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375章 【大结局】上

第375章 【大结局】上


喻唯一在观察室待了两个小时。

期间出血量很少,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症状,便被医护人员推了出去,转入病房。

醒来时窗外的天微微亮。

喻唯一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模糊的轮廓,过了好几秒钟才逐渐变得清晰。床头不远处摆着一张婴儿床,盛世站在床边,把入睡的孩子放进去。

她记得:

夏夏生了泡芙,最难的就是让泡芙睡觉。小孩子喜欢被大人抱着睡,一放到床上就开始哇哇哭。

她儿子还挺听话?

盛世刚刚放下去的时候挺随便的,就像在放个简单的毛绒玩具。

“老婆?”

给孩子盖好被子,盛世还未直起身,余光便瞥见了躺在床上已经醒了的喻唯一。男人径直朝她走去,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肚子疼不疼?”

盛总学习知识很全面。

孕中如何做胎教、怎么照顾孕妈妈的情绪以及产后有可能会发生的状况,他都提前了解了,正所谓:“不打无准备的仗。”

他知道顺产后,妻子会有几天的宫缩阵痛。

所以最先问她肚子疼不疼。

喻唯一由着他扶她坐起身,她没有说话,安静地注视着男人俊朗的脸庞,看着他认真给她后背垫靠枕,又给她盖好被子。

她往前贴近,在他面颊上温柔亲了一下:“老公,我不疼。”

辛苦他了。

孕期十个月整,他不仅将胎教做得细致,照顾她也是事无巨细。尤其她孕晚期腰酸背脊疼,他不知道在哪学的手艺,每晚给她按一按。

在产房生完孩子那会儿,医生走到她身旁与她笑说:“太太,总统先生在产房外很是焦急,恨不得进来替您生。”

那时她大脑放空,没什么意识。

此刻清醒了,再回想起来心口很暖。她知道他很焦虑,在她临产前的一个月他就开始焦虑了,整宿睡不着觉。

偶尔有几次喻唯一夜里醒来,就看见他在阳台上抽烟。

身旁床位遗留着他亮着屏的手机,上面是各大app和浏览器的搜索帖子。喻唯一点进去看过,将他的搜索历史记录都扫了一遍。

不外乎就是:

#羊水栓塞的严重性#

#再有钱的人也逃不过羊水栓塞,遇上几乎必死#

#剖腹产打麻药遇上恶性高热,人没了#

#顺产期间没问题,待在观察室忽然大出血,抢救五小时死亡#

#生完孩子后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跳楼自杀#

“……”

她看完了这些记录,没有去戳破他的心思,但会在日常生活中悄无声息地安慰他开导他,让他别担心。

作用不大。

盛世还是很担心。

以至于喻唯一前脚进产房,后脚他差点摔倒。见护士抱着孩子出来,说母子平安的那刻,男人就冲进了观察室。

她在观察室睡着了,他寸步不离守着。

此刻。

近距离看着男人轮廓分明的脸,他略微有些憔悴,估计是昨晚一夜没睡,就守在她床边怕她发生什么意外症状。

喻唯一捧住他的脸,又亲了他一口:“我没事了,你去洗漱换套衣服,然后在里面房间休息睡一觉。”

“天亮之后朋友们应该就会来医院,到时候看见你这个模样,笑话你。”

“谁敢笑我?”盛世抱住她,缓缓弓下身子将脸埋入她白皙的颈窝里。再开口时嗓音微颤:“老婆,不生了,以后不生了。”

喻唯一摸了摸他的头发,温柔’恩‘了一声。

-

两个月后。

喻唯一带着孩子睡午觉,她侧躺着,刚有苏醒的意识便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团子。

还在。

她睁开眼,低头看孩子的同时,将手伸到宝宝鼻子前。

感受到呼吸,确定还活着,这才放下心。

借着夏日午后的阳光,喻唯一凝着儿子白白嫩嫩的小脸蛋。他也侧躺着,蜷缩着小身子,小小的一团很是可爱。

刚出生那会儿盛世说他像颗小蚕豆。

养了两个多月白胖了些,盛世说他从蚕豆进化成小煤气罐儿。

喻唯一觉得这个形容很贴切。

确实很像。

她静静看了会儿宝宝,起身下了床。糕糕就趴在床边的地毯上,见妈妈起来,立马叼住她的拖鞋往她脚边蹭。

喻唯一穿好鞋,将儿子抱到一旁有护栏的婴儿床上,给他盖好被子。而后弯下腰摸了摸跟在她身后糕糕的毛茸茸脑袋:“谢谢糕糕。”

狗子“唔~”了几声。

小尾巴摇动。

喻唯一抬头,看见站在卧室门口的孙嫂。

女人拿起床边的一件开衫披上身,而后往门外走。孙嫂即刻跟上,出了房门才说:“小姐,司机去接了乐宝少爷,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
“恩,您在房间看顾乖乖,我下楼接乐宝。”

儿子小名叫乖乖。

没有别的含义,单纯因为他很乖很听话。

喻唯一下楼,让盛管家做了些乐宝喜欢吃的糕点,洗好孩子爱吃的水果。傅承御半个月前去了国际公海处理案子,事情比较繁杂,至少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。

温暖一周前联系她,说是有事准备出国,把乐宝交给月嫂不放心,询问能不能将乐宝送来总统府住一阵子。

乐宝很懂事。

总统府这么大容纳一个小孩绰绰有余,加上喻唯一产后已经快三个月,恢复得很好,照顾乐宝不难。

十分钟后。

喻唯一在院子里接到乐宝,她温柔牵上孩子的手,带着他进屋。

客厅桌上摆着许多吃食。

乐宝不爱说话,安静地坐在一个小椅子上,手里拿着喻唯一和盛管家递给他的水果和甜点,没有什么胃口,但还是懂事地吃着。

可能是做了母亲。

共情了。

喻唯一心疼这个7岁的小男孩。

她给他递了杯水,乐宝伸出双手接了过来,小声说着:“谢谢喻姨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喻唯一回。

厅里静了下来。

喻唯一注视着男孩俊俏的小脸,不禁想起几个月前她还怀着孕时听盛世说起的事情。

温暖和尤金是亲兄妹。

都是二重身份证,造出来的假名字。两人真实的背景,是当年f国盛极一时的威廉家族的仅存在世的子孙。

当年,被称为天才律师傅承御,年仅十五岁,一举将威廉家族攻破。

家主夫妇和几个在家族企业担任重要职位的儿子全部入狱。

被判处死刑。

余下的人策划逃跑,那艘搭载了一百多位威廉家族人口的游轮,夜晚航行至大西洋海域便发生了火灾,引起剧烈爆炸。

新闻报道:“无人生还。”

一个盘踞在f国近两百年的家族自此落下帷幕,隐没进历史的长河。

那游轮到底是意外火灾还是人为放火,外人不知。

盛世跟她说,这把火十有八九是代尊让傅承御去放的。以他对代尊的了解,那厮行事必定斩草除根,不给日后留任何隐患。

变相来说:傅承御间接杀了温暖全家。

“……”

小乐宝还殷切希望爸爸妈妈能和好如初,一家三口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。

大概是不可能了。

另外——

喻唯一隐隐觉得,温暖这次出国去了国际公海,怕是很难再回来。

--

--

【唯一阿世的正文快结束了,番外会补全大家想看的内容】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8816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