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380章 番外二:婚礼2

第380章 番外二:婚礼2


烟火升空。

迸射出五彩的火光,开启了晚宴的欢腾氛围。

喻唯一陪着盛世跟主席位上的贵客闲聊了一阵儿,而后回房间换了条晚礼服。折返草坪会场时,见林夏夫妇跟孩子玩闹。

乖乖和小泡芙都在。

没见到乐宝。

喻唯一走了过去,摸了摸儿子的小肉手,道:“乐宝没在这一起玩吗?”

林夏:“半小时前傅律师带乐宝走了,傅律师应该和盛总打了招呼,唯一你不知道吗?”

半小时前她在跟客人聊天。

没注意到这些。

林夏又说:“是乐宝想提前走了,他不放心他妈妈一个人在医院。”

说不放心也不太准确。

恰当来说,是孩子看到婚礼现场热闹非凡的场景,心底联想到妈妈躺在安静无人的病房里,他心疼妈妈罢了。

所以想早早回去陪妈妈。

温暖四个月前在国际公海区域受了重伤,连夜用私人飞机送回f国首都医院抢救,转入icu两天,医生下达了最后的通令,让家属准备后事。

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她的心脏检测仪有了起伏。

乐宝伏在她床头拉着她不放。

命保住了,但是人没有醒过来。到今天也有百余天了,期间很多医生都去看过,没人能保证她能醒过来。

“……”

温暖出事后,林夏也从莫西故那得知了事情的原委。

以及上一代的恩怨。

她靠近唯一,轻声道:“我感觉这样也挺好,保住了性命一直沉睡。若是醒过来,知道尤金被傅律师以恐怖犯罪事实成立的罪名送进了监狱——”

那真的就是:

整个威廉家族上下,除了她本人,其他所有人都折在傅承御手里。

她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?

她会始终活在道德谴责的阴影里,孝义和感情会将她的身体拆成两半,一半是对威廉家的愧疚,一半是对傅承御的情不自禁。

无法选择。

死是她最好的解脱。

如今不生不死,许是想给年幼的儿子留个‘妈妈未来能醒来’的慰藉和希望。

对于林夏的言辞,喻唯一没回答。

她微微抿唇。

望向远处天边被烟火渲染的夜色,不禁想起曾经和好友们玩游戏的画面。

他们一伙人去露营。

围在一起玩牌,输了的人真心话大冒险。

温暖当时抽了张真心话,题目是:“有没有打心底里羡慕的人,如果有,是谁?”

她说是唯一。

理由是什么大家没追问。

喻唯一当时多看了她几眼,夜里众人都回别墅房间休息了,她和温暖在露天阳台多待了会儿,看星星。

那天晚上聊了许多。

很多话喻唯一记得不太清了,只对一部分有印象。

温暖看她的眼神,眸色很淡,莹白的月光映照下有浅浅的笑意。那种眼神,是很单纯的羡慕却不嫉妒。

温暖说:“被爱的前提是自己本身很好。”

“唯一,你和夏夏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。你很聪明,待人接物的温柔感刻在骨子里。夏夏直爽大气,很容易接触。”

“我是个卑劣的人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如果真的有神明的存在,他们也只会保佑那些值得的人,我本身就不值得。”

她自责。

那时喻唯一以为她自责的对象是乐宝。

因为她孕期失调,从而导致孩子出生后患有先天性疾病,还有轻微自闭症。

后来才明白,她是愧疚自责。但对象不仅仅是乐宝,还有她的原生家族。

她回榕城这两年和傅承御相处,温暖有无数个机会可以杀了他。

她没能下手。

一边被推动着去报仇,一边不忍下手。于是,她把所有的罪责归咎在自己身上,怪自己没办法为家族手刃仇人,痛恨自己对傅承御下不了狠手。

“……”

“呀!泡芙你怎么抢乖宝的东西,把弟弟的奶瓶还给他。”

林夏的声音让喻唯一回过神。

她抽出思绪,偏过头便看见小泡芙手里抱着乖乖的奶瓶。育儿嫂冲好奶粉过来,刚给乖乖喝了几口,就被小泡芙抢走了。

林夏把奶瓶从女儿手里拿回来。

小泡芙‘哇’地一声哭了。

坐在婴儿车里的乖乖听到哭声,蓦地昂起小脑袋瓜子朝泡芙望过去。见她眼泪哗哗流,小男孩的嘴角也瘪了下来,眼眶即刻湿了,跟着哇哇哭。

乖乖从生下来就很听话。

几乎没哭闹过。

第一次见儿子仰着头,小双小手扒着哭花的小脸,喻唯一顿了几秒钟。她弯下腰摸摸孩子额前几撮头发,温声喊了他几声也没劝住他决堤似的泪花。

再抬头看泡芙。

哭得像一只被捏碎的瓷娃娃。

林夏把她从育儿嫂怀里抱了过来,正打算哄。喻唯一端详了几眼,按照自己想的那样,将被拿走的奶瓶重新放到泡芙手里。

小女孩动了动小手指。

一双手捧住。

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,一瞬间就止住了哭声。下一秒,另外一道哭声也没了。

众人转头。

垂眸看向旁侧的婴儿车。

乖乖闭上了小嘴巴,顶着一张哭得满是泪痕的小脏脸,望着上方的小泡芙。

黑曜石般的眼眸清澈又有点不聪明。

仿佛表达着:

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哭,但是泡芙哭了,他就要跟着一起哭。

泡芙不哭了,那他也不哭了。

大人们:“……”

孙嫂笑着打趣:“小少爷这么小就知道跟泡芙小姐穿一条裤子啦。”

盛管家附和:“有一句老话说得好,找媳妇儿要从娃娃抓起。”

孙嫂扭头看他,“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句老话?又是你独创的?你以前忽悠姑爷说雏菊花有花语,现在又忽悠小少爷?”

别叫管家了。

直接改名盛忽悠。

这两句话孙嫂没说,但盛管家猜到了。他辩解道:“我这是拉红线呀,如果小少爷能和泡芙小姐结个亲,咱们和莫少林小姐家也就更亲密啦。”

孙嫂给了他一个白眼没理他。

这边。

喻唯一将儿子从婴儿车里抱出来,擦了擦他脏兮兮的小脸,“乖乖喜欢小泡芙呀?妈妈帮你把她拐回家吧。”

林夏偏头,“密谋的时候声音小一点,我们是能听见的哟。”

喻唯一看着儿子,“完啦,泡芙的麻麻不同意……没关系,妈妈到时候帮你出谋划策,争取早日把泡芙带回家哦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72400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