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389章 番外十一:暮年

第389章 番外十一:暮年


盛世有提过再买一只小狗,唯一拒绝了。

某种程度来说,喻唯一是个胆小的人。小狗的生命大部分都只有十来年,糕糕活到18岁已经是奇迹了。

她不想再体验失去的滋味。

于是切断源头,只要不拥有,就不会害怕失去。

-

2043年,盛世退位。

长达十五年的总统生涯就此落下帷幕。

他连任三届。

在第四届大选开幕时,民心所向的还是他。全民选票,得票最高的也是他。出于对后续年轻人的提拔,以及对盛总统的关护,内阁议员们全票通过让他退位。

这十五年里,总统夫妇为f国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国家一共45个州区。

最贫困的州也在十年前成功脱贫,如今已然发展成为新兴的旅游大州,土著的本地人民过上了物资充足的日子。

退位后,盛世与喻唯一前往南半球的国家度假。

游玩了十五个国家。

没到一年,盛世又被请回了f国。主要是现任总统资历尚浅,当政不到位。现任总统夫人的能力欠佳,前人太优越,以至于后来的人哪哪都不如意。

原本发展起来的几个州区,经济又倒退了。

回首都的路上,喻唯一和盛世去了一趟地方州县,见到一部分压榨地方人民的地头蛇和官商黑户。

上面的管控松乏。

下面就直接烂到根。

那天后。

喻唯一和盛世仔细商量了,她还是点了头,答应他任内阁首要议员的职位。比起先前的总统公务少了些,但也没少多少。

她替他分担。

两人共同前往政府部门工作,一起回家。儿女的教育也规划着,工作日是抽不出时间去管了,但每个周末,他们会留在家里陪伴孩子。

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60年。

f国从一个刚步入发达国家行列,各项管理都还不全面的国家,在盛世夫妇身体力行的领路之中,花了足足32年,在国际上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就连那最贫困的州区,如今也成为别国不敢轻视的对象。

f国的人民出国,都能得到他人十足的尊重。

这是国家带给他们的底气。

在离开f国的前一夜,喻唯一盛世坐着观光的露天环城大巴车,绕着繁华的首都城转了一大圈。

看见许多景象。

有所依、不孤独的高龄老人。

没有高额房贷车贷,薪资待遇优良,白天六小时工作,晚上呼朋唤友的闹腾年轻人。

足球场、篮球场等各个运动场所出现的青春洋溢的学生。

以及婴儿车里健康可爱的人类幼崽。

“……”

最初盛世和喻唯一并没有太大的抱负。

成为总统夫妇并不是他们俩的人生目标,只是当年为了制衡抵抗代尊的筹码。

后来坐上这个位置。

身在其位,那势必得尽职尽责。

如今欣欣向荣的画面,正是对他们俩这三十几载的最佳反馈。付出的时间和汗水成了正比,贡献的青春有了最值当的回报。

-

儿女们已经成家立业。

盛世和喻唯一离开f国之后,回到了故土榕城,依然住在御园。

那栋他们俩结婚的新房别墅。

莫西故也从模式集团退休下来了,他事事听从林夏,也从京城搬来了榕城。傅承御和温暖、许特助宋纯也都在。

朋友们闲暇聚餐,喝喝茶水,聊聊天。

这天。

风朗气清。

御园后院热闹非凡。

草坪上摆好了bbq的食材和桌椅,烤架也都搬了过来,添加好无烟木炭。

莫西故去盛世的酒窖拿了瓶上好的红酒,一瓶值千金的品类。他每次来都要坑盛总几瓶酒,用他的话来说就是:“世哥有钱,豪横。”

他倒了几杯。

先给盛世递过去,喻唯一挡了:“他不喝酒。”

盛世坐在妻子身旁,搂上她的腰肢,附和道:“嗯,最近有点咳嗽,不沾酒精。”

早在十年前,喻唯一就不许他喝酒了。

盛世公务很是繁忙,年轻的时候把身体忙倒下了。那时是没什么大碍,养两天又恢复了气力,其实早已落下病根,年纪大了就显现了。

要说健康。

他们这群人里莫西故身体最好。

接手莫氏集团的时间晚,经常带着媳妇儿周游世界。莫父去世后,他完全接管公司,管理了不足十年,泡芙就跟盛奚结婚了。

公司就给这年轻小两口去操持了。

他又落得了清闲。

又带着林夏到处去玩。

据说前阵子两人去了北欧原始森林,露营期间遇上了野生的大熊。好家伙,60岁的莫影帝连着跑了六七公里没带喘气的。

这运动量放在如今的盛总和傅律师身上就不太行了。

“……”

喻唯一拉开椅子起身,“我进屋洗点水果,你们先聊着。”

林夏和宋纯跟她一块儿去了主楼。

厨房。

水池蓄满了干净的水。

喻唯一将要清洗的草莓放进去,林夏从消毒柜拿了两个白瓷盘过来,她站在喻唯一身旁,看了看女人的侧脸。

岁月不败美人。

她依然如年轻时候那样风姿绰约。

女人见了都喜欢的容颜。

林夏注视着她,抿了抿唇后找了个话题:“暖暖今天没来哦。”

宋纯听不懂言外之意,没心没肺道:“林夏你失忆啦?暖姐在群里说了千颜(小汤圆)生子,她去医院照顾儿媳妇千颜了呀。”

“盛总和唯一没去是因为盛总身体不佳,所以唯一就留在家里照顾盛总……”

被林夏瞪了一眼,宋纯也意识到自己嘴快了。

捂了嘴没再说。

喻唯一心思敏锐细腻,又怎么会不知道林夏是故意在寻找话题,试图转移这个点。她没什么好掩饰的,抬眸与林夏说:“没关系,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。”

她如此平静淡然,林夏便松了口气,道:“我听西故说盛总上周又住院了,具体是个什么情况?没有很严重吧?”

“老毛病了。”

“……”林夏没再开口。

所谓的老毛病,就是肝硬化。

查出这个病是在五年前,赵医生说盛总是年轻的时候落下的病根累积下来的。以前定期做体检都没查出来,五年前的一次f国议员大会上,他发表意见时忽然晕倒了,去了医院被定为早期肝硬化。

目前的医学条件还无法治愈。

只能靠治疗和服用药物来延缓病情和减轻病症。

另一边。

媳妇儿们都离开了草坪。

待女人们的身影走远,傅承御才看向对面的盛世,道:“没事吧?”

盛世嗓音平淡:“没多久了。”

莫西故手上的动作停住,眉心紧蹙,“半年前赵医生不是还说找到了合适的中药配方,有治愈的小概率吗?”

几人无言。

安静得能听见一旁炭火炉里“呲呲”的火花声。

他偏头左看了眼傅承御,右看了眼许特助,这才恍然觉悟,赵医生的话是假话,用来安慰唯一嫂子的好听的话。

盛世面色如常,没什么变化。

也不惧生死。

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唯一,妻子虽然已经年过六十,但他依旧担心她出门会迷路。

会掉进下水道。

下雨天不知道往家里跑。

怕他不在,有人会欺负她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6224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