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391章 【温暖傅承御-番】

第391章 【温暖傅承御-番】


2015年。

晚秋。

昨夜的暴雨持续下到今明,代公馆外的芭蕉被砸得砰砰响。

一窗之隔内的大堂座无缺席,管家请他们过来,说先生(代尊)有事要吩咐。众人敛声屏气打着十二分的精神,不敢有任何懈怠。

“扣扣!”

大门被敲响了两声。

管家秦叔推开门走了进来,身后还带着个人。少女扎着一个高马尾,穿着一条简单的小碎花裙,踩着双被雨淋湿、沾了不少砂砾的白鞋。

她很拘谨。

一双手垂放在身侧,指尖攥住裙摆。黑色的眸子胆怯地扫视了大堂一圈,然后快速垂下眼眸。

秦叔侧身与她说话:“温小姐,您在大堂稍坐片刻。”

音落。

少女精神高度集中,连连点头回应:“好的。”

管家离开了大堂。

门从外边重新合上。

温暖收回视线,刚准备转回头,就察觉到无数双眼睛落在自己身上。堂内众人各色眼光的打量和审视令她不自在,冰冷感从脚底传来——

她低头看了眼脚尖。

裙摆在滴水。

鞋子也湿透了。

她脚下的地毯已经被打湿。

迎上席间众人鄙夷和嫌弃的眼神,温暖蜷了蜷手指,稍稍往旁侧挪了几步,站在没有铺设地毯的地板上。

“我听秦叔说,先生最近收养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。”

“注意你的措辞,准确来说是破产家庭里的。”

“好像是圣菲洲首富温家的?”

“首富已经是过去式了,三年前温家破产,温氏夫妇跳楼死了。还剩个孤女,好像被债主卖到红灯区了。”

“她不会是从红灯区出来的吧?”

“我忽然感觉公馆的空气都变得污浊了,我有洁癖,引起我的生理不适。”

“……”

议论声很小。

却恰如其分地能落进温暖耳内,被她听清楚。

少女难堪地抿了抿唇,将脑袋埋得更低。就在此刻,“啪嗒”的闷声将其他人的话语打断,这是书籍合上扔在桌面的响声。

堂内忽然静了下来。

温暖闻声往某个方向看,抬眸的瞬间,眼睛里装入偏僻南侧椅子上的男人。她的目光先是落在他穿着黑色西裤笔直修长的双腿上,随后上移。

看见他指骨分明的手。

然后是一张东方标准的建模脸。

他戴着一副眼镜,眼神掩藏在镜片背后看不清神色。

斯文冷漠、英气矜贵。

像极了京圈里,克己尊礼、旧派儒雅的贵公子。

大堂的门再次打开,管家秦叔走了进来。径直往傅承御所在的位置走去,恭敬道:“傅少,您找我。”

“带她去换衣服。”

秦叔扫了眼那边的温暖,“好的。”

-

温暖换衣后折返大堂。

十分钟前坐在南侧黑檀木单人椅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。

其他人倒还坐在原位。

她避开他们的目光,迈开步子走去南侧。拾起桌面上那本《国际法律和国际社会》,翻开至第一页,看见留白的地方有一行清隽的钢笔字。

落款是:傅承御。

就在她打算翻第二页的时候,一个长相甜美的娃娃脸女生跑到她身旁,提醒道:“这是傅少的书,不要碰,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。”

温暖点着头。

立马将书本合上,把自己碰过的纸张用衣袖擦干净,工整放回去。

娃娃脸女生用手肘戳了她一下,轻声问:“姐妹,你跟傅少很熟吗?”

温暖摇头,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“不会吧?”女生一脸不可置信,又说:“三年前,2012年轰动f国全国的大案子。威廉家族多人入狱被判死刑,就是傅少做的呀。”

“他可是被国际律师界奉为天才选手的律师,这两年名气大得很,你没听说过吗?”

闻言。

温暖眼底闪过稍纵即逝的冷意。

这抹情绪仅仅出现一瞬,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。

温暖依然摇头,“我爸妈去世之后追债的人很多,这两年我一直待在红灯区干苦活儿,很少接触外面的事,不太清楚。”

女生哦了几声。

若有所思。

她拉上温暖的胳膊,笑容很甜:“我叫田甜,比你早来代公馆三个月。大堂里的人都在代公馆待了五年以上,是经过层层选拔留下来的精英分子。”

“我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,加上我iq比他们低一大截儿,他们总是笑话我。我觉得你人不错,咱们做朋友吧!”

温暖应了:“好。”

音落,堂内众人都起了身。

田甜也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温暖抬头望去,见门外走进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。约莫三十过半的岁数,剑眉星目,强大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。

这是收养她的人。

目前f国代家的家主代尊,f国内阁议员之首。妻子是l国总统最宠爱的女儿秦木兰,大舅子是m国内阁首相。

根基深厚。

背后势力盘综错杂,强盛非常。

三年后2018年f国将进行下一轮的大选,他是最有望成为新总统的人。

彼时。

走廊上。

秦叔喊住傅承御,道:“傅少,先生希望您能带一下温小姐,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傅承御不语。

那女人的来头他了解几分。

是半个月前代尊前往圣菲洲与洲长见面,途经红灯区外的证券交易所,见到一个16岁的女孩谈及f国内上市公司的股票数额和流通市值。

提到了代公馆名下的产业。

于是找人查了她。

得知她是圣菲洲首富温家的独生女,三年前温家破产,温氏夫妇死亡,她被追债的人卖进了红灯区。

生在豪门富裕家庭。

从小接受金融方面的高等教育,加上耳濡目染的亲身经历,她在证券投资方面有着很强的实力和天分。

秦叔:“傅少,没其他事我先走了。”

傅承御‘嗯’了一声。

管家离开没几分钟,傅承御进入走廊拐角,便看见多人从大堂里走出,其中就包括那个新来的。

温暖也注意到了他。

人群散了些,温暖朝他走过来。他比她高了一个头,她仰着脖子望他,真诚致谢:“傅少,当时在大堂里,很感谢你。”

她长得并不算很漂亮。

顶多能入眼。

傅承御是这样觉得的。

所以他瞥了她一眼就挪开了视线,冷漠道:“我只是觉得你脏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59481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