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393章 跟我走

第393章 跟我走


入住代公馆后的生活很忙碌。

温暖上午要前往大礼堂上哈弗商学院教授的金融课程,下午学习社交商务礼仪和国内外文化,包括东方华国的茶文化,晚上还需前往瑜伽馆上形体课。

周末是私人时间。

不受管制。

北园林几乎空了,有些人出门露营或是短期旅游,二层楼的两位便跟随代尊前往部分政商场所,只有温暖在公馆里。

她是新人。

比他们来的时间晚,要学的东西多,势必就得加倍努力。

画完手上的这幅油画,温暖虚心站在一旁听取老师的意见。她很用功,短期的学习画得不算太好,但已经及格了。

从美术室出来,天阴沉沉的看起来要下暴雨。

温暖打算去游泳馆,刚走了几步便遇上金融学马克教授。她弯腰问候了一声,对方停了步伐。他对她印象蛮深的,虽然她才上了一周的课。

她很通透。

在金融和证券投资方面很有天赋。

许多东西一点即通。

马克笑着,用标准的英语道:“温小姐有时间吗?我的证券所有些小事情需要处理,本来是打算让田甜他们上手实践,却不料田甜不在公馆。”

“有的教授。”

“那你跟我走一趟吧,事情也不算多,半天时间就能做完。”

“好的。”温暖应着。

-

夜里下起了大暴雨。

狂风席卷着地上的残叶,窗户玻璃被刮得砰砰响。

温暖撑着伞一路从北园林入口跑进来,到了洋房屋檐下,她收起雨伞,拍了拍裙摆沾着的雨水。

抬起脚刚准备往里走,一行人迎面过来,横在大门口挡了她的路。

夏普抬着头用下巴看她,“北园林有规定,超过10点钟回来算晚归,需要受到惩罚。”

门外风雨大作。

雨水被吹进屋檐里,砸在温暖身上。面前的路被堵得严实,他们没打算让她进去。

温暖抿唇,小声说:“我和韩嫂提前请示过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一头金色长发的西方女子开口,讥讽道:“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勾搭上了马克教授,去了瑞丰证券所做了两桩资金量不小的风投策划案,还全部被采用了。”

“我记得二层的司少是进公馆一年才上手去策划风投,夏普哥也学习了一年半才进证券公司实习,怎么她才来一周就能去瑞丰证券?”

“我记得这个实践的机会是田甜的吧?她半个月前下水救了马克教授的小儿子,马克教授感恩她,所以给了她一个机会。”

“突然就换人了,她抢了田甜的名额?”

田甜躲在楼道后面不敢说话。

金发女人扫了她一眼,她愈发往墙角背后钻。

“在红灯区自带的本事,勾引男人有一套。马克教授学识渊博都能被她勾走,可想而知她功力深厚,几位男性要小心了哦。”

夏普冷呵一声:“这种人倒贴给我我都不要!”

得到夏普的眼神,另一个高瘦如竹竿的男人走了上来,朝门外的温暖吩咐:“北园林里的人每周都会被评估,周日需要去办公楼拿评审表。这周轮到你了,赶紧去办公楼拿。提醒你一句,办公楼十点半熄灯,你还有25分钟。”

众人的目光如同市侩的黄鼠狼,紧盯着她这只落汤鸡。

非得让她掉层皮才罢休。

其实她想进门也不难,但是——

既然他们要玩这种幼稚的霸凌游戏,她就随了他们的愿,正好,有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和机会。

温暖抱着雨伞,乖顺点头。

她转过身,迈开步子准备往前走,余光瞥见夏普走了出来。男人伸出手碰到她的肩膀,还没怎么用力,温暖弱不禁风地从台阶上摔了出去。

倒趴在地上。

冰冷的雨水狠狠地砸着她的皮肤。

屋内的人一窝蜂跑了出来,竹竿男惊慌道:“夏普哥,你不该推她。这要是留下伤口,先生那边你不好交代。”

金发女也说:“普,你要有麻烦了。”

夏普心里也忐忑。

但是,听见自己爱慕的女人说他要有麻烦了,男人瞬间昂起头,一脸不屑,还直接下了吩咐:“谁都不准去扶她,她今晚没拿回评估表就不要让她进门,都回自己房间!”

夏普转身进了洋房。

众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,金发女路过拐角,瞪了眼躲在后方的田甜,警告她:“你要是敢去献殷勤,后果自负!”

人群消散。

大厅安静下来,只听见门外哗啦啦的暴雨声。

田甜依然躲在墙后,眉心紧蹙,担忧地望着倒在夜色雨幕中爬不起来的温暖。

下一秒。

她听见刚走来的安保说:“韩嫂说关照她一下,咱们给秦叔打个电话吧!”

彼时。

主楼书房。

管家敲门进入,屋内代尊坐在办公椅上,傅承御站在他面前,正在汇报事情。

秦叔走近,道:“先生,这周的评估表出来了。”

代尊接了过来。

在男人翻阅表单的时候,秦叔与傅承御说:“傅少您等会儿回西园林别墅吗?顺道帮忙把评估表送过去吧,晚上下大雨,让那些孩子专程来拿肯定会浑身湿透。”

傅承御不一样。

他自立门户,出门开车。

傅承御嗯了一声。

-

黑色的宾利穿梭在雨幕里。

十分钟后驶入北园林林荫道,傅承御撑伞下车,选选便望见大门外的水泥地面上躺着一个人。

温暖起不来。

也不知道趴了多久,余光中感受到一束橙黄色的远光灯。

她慢慢抬头,雨水淋湿了她的脸。模糊的视线里,有一个高大身影朝这边走来,他撑着一把黑伞,西装革履。

离近了。

温暖的目光从他笔直的裤腿缓缓移动到他清晰的下颚,然后是那张冷漠的脸。

是傅承御。

他低头看她,借着屋内窗户投射出来的微弱灯光,他看见她清澈眼眸中闪起来的那一瞬间的光芒。

就好像,他是她的光一样。

傅承御挪开视线,将伞往前移了半寸,盖住了她:“跟我走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5747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