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扔了


别苑大门。

进屋的男人数分钟后折返出来,他抱着温暖。见状,秦木兰喊住他:“傅承御!”

秦木兰的住所周围保镖不少。

强行从这里带着人出去,硬碰硬肯定不现实。

傅承御将怀里抱着的温暖交给林助理,示意让他先把人抱上车。夏普走上前拦了林助理的路,傅承御则看向秦木兰,道:“来的路上我联系了先生,说您有事找他,让他来皇庭别苑,他应该快到了。”

闻言,秦木兰本能转头往林荫道看。

在她心里,代尊比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。这些年她暗中处理了很多人,不论男女,都是些跟代尊传出议论声的人。

她不敢让代尊知道。

怕影响自己在代尊心里的形象。

傅承御:“先生若是知道别苑发生的一切,他应该会觉得您不信任他。凭借子虚乌有的传闻,就定下他和这个新来的有特殊关系。”

“为了一个小角色,破坏了您和先生的夫妻感情,值得吗?”

秦木兰抿唇。

见她动摇,夏普刚要说什么,秦木兰便斜了他一眼示意让他闭嘴。她沉了沉气,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,勾唇道:“如果让我知道她对尊不轨,连同你,我也一起处理。不要以为在国际上有了名气,站稳了脚跟,就有资本跟我们唱反调。”

“傅承御你记住,一日是仆终生是仆,你跟代公馆内的佣人没什么两样。”

傅承御脸色不变。

沉默不语。

他朝秦木兰礼貌颔首,随后离开了别苑。

车影走远,夏普才敢开口,他恭维道:“太太,您就这么轻易放过温暖了吗?先生受她迷惑,今日傅少过来要人,说不准就是先生授意的!”

代尊对温暖的确不同寻常。

至少在秦木兰印象里,他对任何养子女都很薄情,甚至连他的亲儿子盛世他都下得去狠手。唯独温暖,从她进代公馆开始,代尊就有意为她铺路。

秦木兰的眼里容不下沙子。

斩草一定要除根。

在代公馆内行事终归不方便,会引起代尊的注意。她要把温暖除掉,不是现在。

秦木兰给了夏普一个眼神,男人立马舔了上去。认真听着对方的吩咐,信誓旦旦保证:“太太您放心,我一定办好这件事,替您除掉烦恼!”

与此同时。

宾利车厢里。

车座放平,温暖趴在上面,苍白的小脸皱得很紧。车子行驶偶有震动,她吃疼地倒吸凉气,却咬住牙关没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傅承御侧眸睨了她一眼。

她是代尊的棋子,一颗还在驯化,年纪不大且又不太聪明的棋子。她的目标对象是他,但是她没能力搜集到该有的消息情报,还让自己成了秦木兰的眼中钉。

愚笨至极!

车子开回了西园林别墅。

私人医生来客房为晕过去的温暖输液,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。她被关在皇庭别苑三天三夜,没进食也没喝水,整个人虚脱得仿若掉了层皮。

她身上还有密密麻麻的针孔。

无法细数到底有多少个。

-

温暖第二天醒了,身体过于虚弱无法起身。每一寸皮肤都在痛,稍微碰一下就疼得她打哆嗦。

一直到第四天。

她才勉强能够下床活动,不需要打止痛针也能站稳了。

在佣人的带领下,温暖吃了半碗小米粥。她朝客厅走去,走到门口便望见坐在沙发上的傅承御。

男人穿着休闲的家居服,姿态慵懒。

少了平日里的冷漠疏离,平添了几分生活中的烟火味儿,看着平易随和了些。

温暖走了进去,在距离他半米的地方停下脚步。她顶着一张蜡白的脸,试探般问候了声:“傅少。”

她没什么底气。

第二天醒来时她就从林助理那得知是傅承御救了她。

但是他始终没现身。

半分钟前在客厅门口瞥到他的身影,温暖还以为出现了幻觉。

“坐。”

“……”他嗓音磁性悦耳,温暖稍怔,随后听话坐下:“好的。”

她坐在他对面,中间隔了张茶几。

从她进来开始傅承御就没抬过头,一直在翻阅他手里那本法律学书籍。温暖抿了抿唇,主动交代:“傅少,您又救了我一次。”

“太太误会我和先生有别样的关系,我上周五结束金融学课程,在回北园林的路上被人打晕了,醒来就在那栋别墅里。”

“不管我怎么解释,太太都不相信。我以为我会死在别墅里,没想到——”

“会有怨种去救你?”

傅承御接话,同时掀开眼帘扫了她一眼。

温暖挺直背脊,立马解释:“不是的,对您,我一直抱着感恩的心……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瞒着您。”

“三个月前您在北园林把我带离,先生就找了我。他可能觉得我和您走得比较近,就吩咐我留意您的一举一动,按时与他汇报。”

“我身处代公馆,无法拒绝先生的交代,但是我从未泄露过您的行踪和消息!”

“……”

厅里安静了半晌。

只能听见男人翻阅纸张的摩挲声。

傅承御抬眸,看见对面女孩紧张又惶恐的脸色。她好像特别在乎他的想法,怕他不相信她。

他端详了她数眼。

冷漠移开视线,平淡道:“人性本恶,无论在哪,面对的人是谁,都要懂得反击。弱势的时候可以巧取,强盛的时候可以豪夺,但是不能不作为。”

温暖认真听着。

她站起身,犹豫了半晌,慢慢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东西。握紧在掌心里,随后倾身一点一点放到傅承御面前的茶几上。

男人抬眸。

看到了那小玩意儿,是个平安福。

f国信仰佛教,全国各地有很多寺庙。大家也会不约而同地为亲人朋友去求一个平安福,保佑他们平安。

温暖:“这是我一个星期前在南山寺庙买的。”

她紧了紧攥在身前的手,没再往下说。女孩左右看了几眼,“打扰了您几天,我就先回北园林了,谢谢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助理从外边进来,“傅少,温小姐走了。”

男人嗯了一声,将书合上放在旁侧的高脚桌上,随后起身往楼上去。林助理眼尖地注意到了茶几上的平安福,不用想也知道是温小姐留下的。

他喊了傅承御:“傅少,那只平安福……”

“扔了。”

“平安福带有南山的标识,南山的符很难求,说明去求符的人很希望您能平安健康,傅少您——”

对上男人的冷眸,林助理闭了嘴。

傅少的意思他明白,温小姐只是一个不重要的人,一个于他而言没有半点份量的小角色。之所以和她接触,纯粹只是想跟代尊周旋。

对于温小姐本人,傅少是不屑且不放在眼里的。

--

--

【留言里有人问:怎么写温暖和傅的内容了?

大白答:写正文的时候答应过会补番外,不仅是温暖承御,还有盛世重生到唯一小时候的番外都会补全(其实我也可以不写,到了番外收入大幅度降低,看的人也不多,但是之前答应过啦,所以都会补全)

昨天我回老家拔笋啦,就请了一天假~(=^^=)】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4514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