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03章 这女人有点东西

第403章 这女人有点东西


傅律师是会做饭的。

他比傅承御晚两年进入代公馆,听北园林的管家阿姨韩婶说,当时跟傅承御一起住在北园林洋房的还有个人,是先生的亲儿子。

不清楚叫什么名字。

只知道那是先生和先生已故的前妻生的儿子。

太太不喜欢小少爷,故意下手虐待他。傅承御因为帮了忙,就被连坐了。韩婶说,当时太太吩咐不准给小少爷和小承御饭吃。

饿了他们俩差不多一周。

韩婶担心坏了。

太太终于在一周后松了口,她连忙跑去洋房给两个小男孩送吃的。把上下楼层每一间房都搜遍了,都没看见这两人。

最后是在小厨房里看见他们的。

韩婶跑到门口,就看见年长小少爷两岁的小承御站在锅炉前,手里拿着筷子,动作不是很熟练地搅拌着锅内的面条。

小少爷站在他身旁,昂着小脑袋眼巴巴地望着他手里的面。

小承御小心翼翼把面条夹出来放进提前盛好面汤的碗里,然后夹起其中两根,吹凉了递到小少爷嘴边。

小少爷立马张嘴吃了,眼睛亮闪闪地夸他:“吼吼吃。”

小承御也尝了一口,“比昨天的好吃点了。”

那年,小少爷三岁,傅承御五岁。

后来小少爷离开了f国,傅律师就没再进过厨房。所以在大家印象里,傅承御不会做饭,也从未下厨。

司宴是怎么知道的?

他进代公馆时,恰逢着小少爷离开f国。据说小少爷当时受了很重的伤,精神方面也不太好,被外婆匆忙接走的时候,傅承御还在大礼堂上课。

听到这个消息,七岁的小承御就中途离开礼堂,跑回北园林洋房煮了碗西红柿鸡蛋面,捧着面碗一路跑到公馆大门口。

没追上小少爷。

只看见已经走远的车影。

当时面撒了一地,司宴刚好经过,听见傅承御小声呢喃了句:“盛世,一定要活着。”

那之后,孤身一人的傅承御性格就变得十分古怪。

孤僻冷漠。

默默无闻的同时,不给自己任何喘息的机会,拼命地往上爬,终于在2012年的威廉家族案件中一举成名,如今是2016年,他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愈发稳固了。

对于傅承御,司宴羡慕却不嫉妒。

他拥有的一切都是他该有的,他凭借自己的心血得来的。世界上本来没有路,靠自身走出一条路的成功人士都应该得到尊重。

小少爷是傅律师儿时的玩伴。

算是他孑然一身待在暗不见底的代公馆里的精神寄托,所以他事事站在小少爷那边,给小少爷煮西红柿鸡蛋面。

时过境迁。

傅律师又煮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。

比曾经那碗添加的“料”更多,加了一个亲手剥且剥得很漂亮的水煮蛋,烫了两棵绿油油的小青菜。

晚餐那会儿司宴就看出来了。

傅承御是故意换了温暖的牛排,换上她最不爱吃的羊排。女孩没办法,只能忍气吞声接着羊排,最后半口都没吃。

都是男人。

男人了解男人。

傅律师就是想整温暖,他不高兴了,也要温暖尝尝苦滋味儿。不过,他没让她把苦尝到底,仿佛知道她夜里会下楼翻冰箱,就提前煮好了一碗面摆在餐厅里。

时间掐得刚刚好。

司宴看着他十点五十五分煮好面从厨房出来,十一点零两分温暖下楼。他站在餐厅里,瞥了眼厨房内翻动冰箱的女孩,放下面碗就离开了。

此刻。

司宴目光定格在温暖身上,他盯了她数眼。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这女人有点东西。”

-

温暖回二楼房间是半小时后。

她轻轻关上房门。

走到卧室门口,见田甜还在和虚拟男友聊天。温暖无语:“对着一个ai假人也能聊这么久吗大甜?”

“我男朋友可好了!”田甜坐起身,关了手机托腮道:“要是能找个实体男朋友就好了,聊天太久手痒痒,想上手摸摸。”

她看向温暖。

见对方脱了身上的外套,露出睡裙,田甜爬到床尾望着她:“你出门啦?”

“我有点饿了,就下楼去厨房看有什么吃的。”

“找到什么好吃的了?”

“一盒午餐肉,还是过期的。”温暖一边说一边将头发放下,拿梳子开始梳,“不过我遇上了司宴,他煮了西红柿鸡蛋面。”

“可能是煮完了又不想吃了,他就让给我吃了。说真的,司宴手艺很好,比代公馆的中餐厨师做的都要好。”

“我很少吃中餐,这碗面却都吃完了。汤底都很好喝,番茄煮的很浓稠,还加了虾仁和碎紫菜调鲜,味道真的一级。”

田甜认真听着。

越听越好奇。

到底要多好吃,才能得到温小姐一连两大段话的五星好评?

温暖将梳子放回台面,朝床边走来,“明天要去森林,那边气温低,得多穿件衣服,带着加内胆的冲锋衣过去。”

田甜点头:“知道咯。”

-

翌日。

上午九点半,一行人抵达森林入口。

小路太窄,车子没办法开进去。大家陆续下了车,搬露营帐篷以及桌椅和吃食。

温暖来回第三趟搬椅子的时候,傅大律师已经坐下了。他穿着一件连帽款的黑色冲锋衣,一条宽松的休闲裤,踩着一双简单款的白蓝相间的运动鞋。

一眼望过去,倒是有种惊艳的少年感。

这种感觉仅仅一瞬。

在男人掀开眼帘,她对上他那双冷如寒潭的黑眸时,所有视觉带来的别样情愫立马烟消云散。

她走过去,将椅子摆放工整。

夏普他们正在远处搭帐篷,艾依莎在煮咖啡,她将美式咖啡倒入杯中,然后勾兑上热好的鲜奶,调出一杯醇香的拿铁。

另一边,田甜拿了个篮子,迫不及待想去采蘑菇了。

温暖和大家打了声招呼:“我和田甜去林里采一些牛肝菌,两个小时内回来。”

有人应:“行,中午做一个菌菇汤。”

-

太阳徐徐升起。

日光落下,驱散了林中湿冷的寒意。

一个小时前夏普离开了营地,他说去找一些干燥的木材回来,这样方便晚上取暖。

此刻。

距离温暖田甜两人离开已经过了两小时。

有人问:“温暖她们怎么还没回来?不会是迷路了吧!昨天夜里下了雨,森林的路都是湿的,万一滑倒摔下山什么的——”

恰逢此时艾依莎端着她做了十几次,做得最满意的一杯拿铁过来了。

她双手摆在傅承御手边。

顺便拿走了他喝过的那杯水。

男人不知在想些什么,有点走神。他本意是拿水,却拿成了那杯加了奶的咖啡。喝了一口咽了下去不对劲,傅承御拧眉。

见他不悦,艾依莎慌忙解释:“傅少,我只是想帮您拿杯咖啡,是不是味道不好,我帮您换一杯——”

傅承御没理她。

放下手里的咖啡杯,拉开椅子便起身往森林里去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3652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