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06章 记仇:你骂我

第406章 记仇:你骂我


楼下。

听管家说傅律师没有大碍,众人纷纷松了口气。几秒钟后,金发女艾依莎才忽然想起自己的男朋友夏普:“普好像没回来,他是不是没从森林里回来?你们谁看见他了?”

“对啊,普哥没回来!”

“我记得他进了森林,说是捡些干的木柴回来,然后就一直没出现。”

“傅少发生意外,咱们都乱了阵脚,匆忙跟着车子一起回了庄园,把普哥给忘记了!车也没给他留,他一个人在森林走不回来的!”

艾依莎起身就往外跑。

厅内其他人也相继站起来,随着她一道返回森林去找夏普。

温暖端着熬好的草药从厨房出来时,客厅里只剩司宴和田甜。她顿了顿,“大家都出门了?”

“夏普没回来,他们去找他了。”田甜看着她手里的汤药,道:“这是给傅少熬的吗?医生说得亏你给傅少服用了草药,不然他就危险了,你也算是救了他一命呢。”

温暖:“说救,还是傅少救了我。我回去拿篮子走错了路,夏普忽然拿着刀冲出来想杀我,傅少及时赶到开枪打中了他的手救了我。”

“什么!”

田甜惊吓站起。

一旁的司宴也抬了眸,往她这边看来。

迎上两人的视线,温暖实诚点头,“傅少把我扶了起来,之后就忽然晕倒了。我怕他出事,先带他出了森林。走的时候看了眼夏普,他只是拿刀的右手中了子弹受了伤,没有其他危险。”

田甜像炸了的锅炉,整个人都冒气。

气得直跺脚。

“夏普那个傻逼男,贱脚底下绑铅球,往贱窟窿里跳,真是贱到家了啊!在公馆里处处针对你,几次陷害你还不足够,还想趁着度假,神不知鬼不觉中杀了你?”

“该不会是上次证券风投大赛,你得了冠军,他自己遗落了u盘演讲失败连前三都没进就一直记恨你吧?”

“他怎么能这么恶心啊!技不如人不想着努力去提升能力,却想着走捷径杀掉胜过他的人来保住自己的地位?”

“世界上比他厉害比他优秀的人多了去了,他能全部杀干净吗?不行,我要写报告给先生,一定要让夏普得到严厉的处罚!”

刚来代公馆那会儿,田甜是最弱的。

夏普等人抱团,她不敢吭声,害怕得罪他们。

如今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她凭借自身的努力从108房升到了106,温暖也从109升到了二层,她们俩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胆战心惊。

不能再让别人无底线欺负了!

田甜气得肩膀发抖,她走上前心疼地握着温暖的胳膊,“我不该贪玩儿,我应该跟你一起回去的。让你落了单,给了夏普行凶的机会。”

“傅少及时赶到是老天爷的庇佑,幸运一次很难保证能幸运第二次。咱们不度假了,明天就坐飞机回国,我们一起去跟先生汇报。”

“必须得让夏普滚蛋,这个人形炸弹只要存在一天,就随时可能爆炸伤害到你。别害怕暖暖,你要是不敢和先生说,那、那我去说——”

这两百天时间来。

温暖和田甜的关系越来越近,可以说,田甜是她在代公馆唯一的好友。有什么好事都想着她,就连升到106房时先生给的丰厚奖励,她都要分她一半。

温暖点点头,“恩,咱们明天就回f国。”

楼梯方向传来脚步声,林助理下楼走了过来,与温暖说:“温小姐,麻烦您跟我去一趟三楼。先生醒了,有事找您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与此同时,三楼主卧。

傅承御靠坐在床头,插着输液针孔的手拿着平板。屏幕的白光倒映在男人五官分明的脸上,衬出他眼眸的清冷。

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指滑动屏幕。

一页一页讯息装入他眼中。

这是f国除首都之外,经济实力最强盛的圣菲洲的内部新闻。说的是2010年圣菲洲首富温家作为主办发,举行慈善晚会。

温家作为21世纪的电商大户。

是第一批吃上网络商业运行红利的家庭,董事长夫妇两人并不是高门显赫家族出身,他们的背景很普通,就是一对普通大学毕业而后结婚的夫妻。

赶上了网络的风头。

抢占了先机。

花了短短二十年时间,赚了传统行业两百年都赚不到的钱,一跃成为圣菲洲首富。

温氏夫妇有一个女儿叫温暖。

豪门绑架案多,两人将女儿保护得很好。花了大量的资金,从女儿出生到家庭破产,都没让她出现在公众眼里。

就连上流圈子都很少让温暖涉足。

主打就是让女儿生活快乐,不受虚伪名利场污浊。

傅承御又往下翻了几页,其中有提到温夫人在慈善晚宴会场邀请了一位特殊贵宾,来自华国榕城,钻研中医的古医生。

温夫人求学于古医生。

算是古医生名下的一位不错的徒弟,她精通药膳和药理,很喜欢研究中草药,温家后院不种花,种的全是各种草药。

可以想见。

出生在这个家庭,在温夫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温暖或多或少也学习到一些有关中草药的知识。

所以她才能在原始森林里,一眼看到治疗过敏症状的草药。

并快速让他服下。

“扣扣!”

房门被敲响了几声。

林助理推开门,温暖捧着手里冒着热气的草药汤水进来。映入她眼帘的是坐在床头的傅承御,男人穿着白色的病服,再加上他虚弱苍白的脸色,显现出病态。

她往前走了几步。

还未完全靠近,就察觉那道冰冷的眸光落在她身上。

女人握住手里白瓷碗的边缘,指腹稍稍用力。她避开他的视线,加快脚步走到床边,将装有汤药的碗摆在床头柜上。

温暖:“这是治疗过敏的草药,刚熬出来的。医生检查过了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趁热喝,效果会更好。”

屋子里鸦雀无声。

男人的目光还一瞬不瞬钉在她身上,仿佛要把她盯出一个大洞。

温暖大脑急速旋转。

当时夏普捡起刀冲过来的时候,她一把将傅承御扔去草堆里,扔他的时候她检查过他实实在在是昏迷了。

不可能醒着。

所以他也没看见她收拾夏普的画面。

那他这样盯着她干什么?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3203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