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09章 二十年起步

第409章 二十年起步


傅承御说完径直离开了庄园。

他走时瞥了眼温暖,得到他的眼神,女人立马抬脚跟上,顺带拉走了一旁呆滞的田甜。

远离嘈杂是非地。

一直到傅律师身影完全消失,待在旁侧组团做隐形人的众人才松了口气。耳边持续回旋着艾依莎的怒吼,她还在咒骂温暖。

傅承御开了口,明确说了二十年,时间只增不会少。

艾依莎也清楚明白这一点。

但是她依然要过嘴瘾,试图最后在言语上扳回一成。说什么,就算她进去二十年又怎么样,出来之后她一样要温暖付出代价!

林助理扼着她的双臂。

看着女人扭曲狰狞到粉底都盖不住的面色,他叹了口气,索性跟她说实话:“艾依莎小姐,您和先生接触的少,也不了解律师行业。”

“我明白告诉您吧,只要是经过先生的手的案子,他说二十年,那这人肯定这辈子都出不了监狱,会牢底坐穿。”

“服役的过程中,你可能会莫名参与到打架斗殴的事件里,甚至被卷入越狱逃跑的恶性行为中,这些都会加重你的牢狱时间。”

慢慢地。

从二十年变成二十五年,再是无期徒刑,永久监狱床铺。

闻言,正在嘶吼的艾依莎犹如泄了气的皮球,瞬间蔫了下来,整个人丧失了力气般往地上掉。

她怕了。

这一刻终于慌了。

女人神色惶恐,喃喃自语:“先生会救我的,我是先生名下最有希望出成绩的养女,先生一直很器重我的……”

围观众人摇了摇头。

陆续离开庄园。

她怎么还不懂呢?

一百个艾依莎,也比不上万分之一的傅律师。一个微不足道的艾依莎,根本不值得先生和傅律师起争执。

相反。

先生为了拉近和傅律师的关系,百分之一百会做这个顺水推舟的人情,让傅承御随意处置了艾依莎。

经过这件事,大家心里逐渐明白一个道理:

温暖和傅承御关系不一般,两人私下极有可能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,成了盟友。所以,不要再拿捏着温暖软弱可欺这一点去打压她了。

夏普就是下场。

这之后,温暖过上了比较舒坦的日子。

明面上的蓄意加害没有了。

身边所有人都成了友好且热心肠的好人,就连平日里去大礼堂学习,走在路上,都有人跟她亲切打招呼。

虽然虚伪。

但不用再招架“夏普党”刻意针对的伎俩,节省了不少时间。

-

这天夜里。

温暖和傅承御先后进入主楼书房,代尊找他们商谈了一些事情。夏普的能力在北园林排得上号,如今他意外身亡,他手上未完成的事情都得转交给温暖去做。

毕竟他们俩主攻的都是金融行业。

从主楼离开,温暖上了傅承御的宾利车,对方说送她回北园林。路上,车厢里很安静,驾驶座上林助理无声地开着车。

温暖看了眼旁边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处理工作的傅承御。

车内无光。

借着窗外偶尔透射进来的路灯,她看见他阴影下的侧脸,立体冷峻。

温暖不敢打扰。

她随手拾起小桌板前的平板,打开就是国际新闻。报道的正是两天前发生在挪威原始森林地界,野兽黑熊袭击人的事件。

法医检查了夏普的伤。

他右手中弹,浑身都是撕裂啃咬。

警方给了最后的结论,说是:“右手遭受枪伤导致大量出血,血腥味儿引来了野兽。”

挪威林业局负责人提醒大众:“最近野兽出没频繁,已经有人死亡。劝导广大市民出行尽量选择人流密集的森林,珍惜生命。”

温暖正滑动页面游览着英文字样。

下一秒。

平板界面忽然跳转。

一张截图的画面,上面清晰记载了“xx药粉”的罐装图片和购买日期以及渠道。

最下方还有收货地址和收件人。

虽然没定在代公馆,也用的是虚假名字,但温暖明白了。傅承御故意将截图调出来让她翻看到,自然是知道这药粉是她买的。

温暖关闭平板。

她偏过头,看向男人的侧颜。从她的角度,刚好能看见他清晰分明的下颚线,高挺的鼻梁,深邃的眼部轮廓,薄而微抿的唇。

冷情的神态。

无法靠近的疏离感。

温暖吸了吸气,坦诚道:“在去挪威的前一周,我通过一些非法渠道买到了那一小瓶药粉,说是可以吸引野生动物。”

“我的目的只是想自保,也是你教我的,不能一味地软弱,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懂得反击,否则他们会持续欺辱我。”

“当时在挪威森林你及时赶到,打伤了夏普的手救下我。后来你过敏晕倒了,我趁着夏普痛得使不上劲,就把药粉撒在他身上,然后带着你立马离开了。”

“他要杀我,如果我不狠下心让他重伤,下次我就没这么好运活下来了。你能救我一次,不能救我一辈子,其实我也没想过他真的会被黑熊咬死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——”

“那你就不动手了?”傅承御忽而开口。

“……”温暖抿唇。

她微微低着头,垂着眼眸没去看他。

随后,男人磁性的嗓音传了过来:“你学得很好。”

温暖抬头,圆而亮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他,轻咬了一下嘴唇,小声说:“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心机很深,手段残忍。”

说着,温暖又从斜包挎里拿出一个小u盘。

她小心翼翼,双手递到他跟前,放在他笔记本电脑旁侧。

“这是昨天先生给我的资料,有关代公馆名下百家金融企业的内部资料。我怕先生发觉我背叛了他,所以昨天就没第一时间给你。”

“明天也到了我每月一次按时跟先生汇报你情况的日期了,我会把你前往丹麦政经论坛会、私下给挪威伯爵夫妇处理经济案的事报给他,其他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。”

她坐在椅子上有些焦虑。

语调略快。

面容和神色都显露忐忑慌张。

仿佛他的信任于她而言很重要,所以她试图用这么多段话语来彰显对他的忠心。

其实。

傅承御已经不怀疑她了。

他自然知道她是代尊派来监视他的人,如今也相信她背叛了代尊,倒戈归了他。毕竟,她大到u盘资料,小到偶然遇到代尊,互相说一句早上好这些小事都要详细告诉他。

而且。

前几日林助理的母亲送了林助理一个一模一样的平安福。

从南山求来的。

跟三五个月前温暖小心翼翼送给他,但却被他扔掉的那样一样。

也是那天傅承御才知道,求这个平安福到底有多难。三万多个台阶,必须一步一步走上去,最上方的三千个阶梯,还需要一步一跪一叩首。

林助理的母亲费了整整两天才求到符。

温暖只会多不会少。

林母说:“如果不是为了最在乎的人,谁会费这么大的心思,跪破膝盖去求一个平安福?就是心里不安,想让他平安健康,才求了这么个慰藉。”

“……”

傅承御偏头看她。

借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灯光,他看清她澄澈眸中的紧张。

男人目光下移。

看向她穿着平底小白鞋的脚。

有裙摆的遮盖,但也不能完全盖住她脚踝的擦伤。两天前在挪威森林,她背着他从林中深处走到大路。

田甜说她脚都磨出血了。

她倒是半个字都没吭。

傅承御收回视线,继续对着笔记本电脑敲字,口吻平淡与她说:“明天早上九点林白去北园林接你,去南山拜佛。”

温暖只管点头,“好的。”

前排驾驶座上的林助理听到这话:“……”

先生是之前扔了温小姐送的平安福,这会子不会又想重新去求一个吧?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2944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