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章 同居


那天之后,温暖和傅承御重叠的轨迹愈发多。

北园林只有温暖一位专注金融行业,很多场合,傅承御都得跟她一起出席。

两人一同参加商会,一同进出名利场,一起在律师所筹备官司案子,一起陪同代尊见商政军三界的贵宾——

几乎形影不离。

一天二十四个小时,夸张地说,除了睡觉的八小时外,其他时间他们俩都同框出现。

春去秋来。

这是温暖来代公馆的第四年,公历2019年。

去年2018年下半年发生了一件大事,f国大选中,备受瞩目的候选议员代尊,作为最有望当选总统的人,却遗憾落选。

谁都不知道原因。

温暖也不清楚。

她有试图在代公馆内部打听,但这个消息瞒得太好,一丝风声都没漏。

有传言说是熟人作案。

不管如何,能在这个特殊时期,一举将风头正盛的f国议员之首的代尊拉下马,让他骤然落选,对方都是个有本事的人。

很有本事。

她先前有想过去联系这个人,毕竟他们的敌人都是代尊,如此就可以联手。

可惜,根本挖不出消息。

-

雨下了一夜。

屋外的芭蕉树被打得’哗哗‘作响。

西园林独栋别墅内。

客厅灯光亮着。

温暖和田甜隔着一张茶几相对坐着,两人随意瘫坐在地毯上,手里拿着不同的文件资料,犹如两根蔫掉的茄子。

田甜撑脸:“温大小姐,看了一整天了,朕眼睛都花了,能让朕休息会儿吗?”

温暖拿着记号笔在纸上勾勒,她给她递了杯奶,“再看几个小时,争取在明天早上把方案做出来,这样下午开庭,承御作为辩护律师就有百分百的胜算。”

田甜接了她的牛奶。

学着她的口吻,喊着’承御‘、’承御‘,一脸不情愿,手却利索地翻动着纸张,继续看这一沓房地产资料。

最近几个月律师所房地产的案子接得好多啊。

她就是主攻酒店和房产管理。

所以啊,每天在忙完先生(代尊)吩咐下来的事情后,还得来西园林帮温暖给傅律师做详细的策划案。

温暖从进公馆开始就爱慕傅承御。

四年了。

一千多个日夜只增不减。

田甜是这么觉得的。

田甜吸了一口牛奶,看向对面的女人,道:“暖暖,下个月就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了。先生说你这几年在公馆能力出众,要给你办一个隆重的生日宴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要什么生日礼物?或者,在那个隆重的宴会环境里,做些平时不敢做,但心里很想做的事呀?”

“比方说,跟傅律师表白心意什么的……”

闻言,正认真勾勒资料重点的温暖停了手上的动作。

她抬头看田甜,冥想了几秒钟,才说:“他一心都在事业上,不谈男女感情。我们俩现在是最合拍的搭档,若是捅破这层窗户纸,到时候他拒绝,或者是给他造成困扰,我们的关系也会僵硬吧?”

“不对!”

田甜否决了她的想法,说:“你看啊,傅律师今年22岁。从他以天才律师的头衔闻名国际至今已有7年了,根基已经很稳了。”

“这个过程中,不少豪门贵胄来向先生商谈傅律师的婚事。前几日我去主楼,发现伯爵夫妇来了,他们有个小女儿今年十八岁,他们就是过来说亲的。”

“你喜欢傅律师,刚好近水楼台先得月,早点表明心迹跟他说清楚。一句话的功夫,在一起了那不就皆大欢喜吗?”

“一直这样拖下去,再过两年先生肯定要谈傅律师的婚事,到时候要是拉一桩联姻,你就彻底没机会了。”

就在这时,林荫道方向亮起了车灯。

汽车的轰鸣声传来。

田甜抬头透过落地窗望了一眼,看见那辆熟悉的宾利慕尚。她将桌上的文件资料装进袋子里,随后抱着站起身:“暖暖,我先回北园林了,资料回去就看,明早之前归总发给你。”

温暖已经很少回北园林了。

她就住在这栋别墅。

在主卧旁边的侧卧,两套居室只隔了一个阳台。

起初是因为两人很忙,在一块儿工作、商讨事情等,忙到深夜,温暖便留下来住一晚。后来愈发频繁以双人组合出席各大宴会,住同一个屋檐下更方便。

加上这栋别墅非常大。

多一个温暖并不占地方,反而还显得有人情味儿。

温暖也起身,“我送你。”

出了玄关大门,两人并肩往院子里走。

温暖撑着伞,雨水落在伞顶,稀里哗啦地敲打着。田甜望了眼被乌云遮盖的夜空,她叹了口气:“自从住到二层,我感觉我是累得前胸贴后背。”

“还有两个月就到了海棠花开的季节了,暖暖,咱们到时候抽个时间去看花吧?我要穿一身最漂亮的花裙子,到时候你给我拍美照呀。”

温暖笑着点头,“好,到时候我们去看花。”

司机在门口等。

田甜上了后车座,温暖将伞收起来递给她。在她收起雨伞的同一时刻,头顶上方盖来一把黑色的伞。

她抬头望去,看见傅承御的脸。

他撑着伞站在她身后。

田甜隔着车门戏谑道:“傅律师今天下班比昨天早,是因为昨晚忙到十一点半才回来被暖暖骂了,所以今晚提前了四个小时吗?”

“拿着你的伞快走吧!”温暖将伞塞给她。

关上车门。

田甜立马将车窗降下来,笑道:“知道咯,不打扰你们谈感情。”

车子徐徐驶离。

看着车影消失在林荫道尽头,温暖才转身往院子里走。

雨水淅淅沥沥。

她一边走一边抬头望身旁的男人,“大甜说话没有分寸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。”

傅承御’嗯‘了一声,没多说什么。

进入玄关。

男人将伞给了管家,随后脱下被雨打湿了半边肩膀的外套。管家接了衣服,偏头看了眼正在换鞋的温暖。

温小姐除了裙角沾了些许雨水外,其余都没淋到。

每次下雨天,先生和温小姐一起回来,都是先生湿了半边肩。

-

傅承御换了家居服从楼上下来。

他进入客厅,就看见温暖盘腿坐在地毯上。一只手拿着文件,一只手拿着半熟芝士小蛋糕,一边看一边吃。

男人倒了杯温水。

放在她手边。

而后弯腰拾起桌上一份文件看了几眼,问她:“吃晚饭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温暖摇头,她将手里剩下的半块蛋糕吃了,又从盒子里拿了一块儿,“我吃你买回来的蛋糕就好了,也不是很饿。”

“明天那个案子对你很重要,我把这些资料看完做好分析,下午开庭你的胜算也大一些呀。”

温暖喜欢吃好利来的半熟芝士蛋糕。

傅承御出门回来,次次都带。

听着她的话,男人冷峻的面容看不出神色转变。细看的话,能看见他眸子不易察觉的眸光浮动,傅承御:“煮面给你吃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2829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