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15章 傅承御拒绝

第415章 傅承御拒绝


此话一出,厅内轰动起来。

众人不约而同起哄一番,又懂事地纷纷安静下来,将时间给到主角们。

就在大家都期待着傅律师那句“好”的时候,他却说:“温暖,我不喜欢你,我们俩不合适也没有可能。”

宴会厅里骤然安静。

照明灯亮起。

大家聚集目光落到温暖身上,这是她二十岁生日宴会,本来应该是最光鲜亮丽的主角,此刻却表白被拒。

这边。

当灯光亮起那刻,傅承御明显看见温暖白下来的脸色。

她眸中的期待亮光还未完全升起就破灭,扬在唇角的弧度慢慢僵硬。她动了动唇,想说什么却迟迟没说出口。

睫毛眨动得厉害。

抱着礼盒的手也微微颤抖,指腹握紧礼盒边缘,指甲隐隐泛白。

温暖喜欢傅承御。

这是她进入代公馆四年时间里谁都知道的事实,傅承御本人也清楚。今晚她借着自己的场子鼓足勇气表白,他却冷漠地拒绝了。

本来是一场豪门里的奢侈宴会。

如今成了一桩八卦。

众人血液里吃瓜的基因疯狂窜动,交头接耳窃窃私语。

之后。

傅承御离开了宴会厅,一直待在人群中的田甜冲了进去,将杵在原地没动的温暖拉走,回了二楼套房。

收尾的工作是秦木兰来做的。

与宾客们礼貌致歉,酒店工作人员帮忙送了客,秦木兰也去送秦家人离开。随着宾客散去,厅内完全静了下来。

管家走去贵宾席沙发那边,走到代尊身旁,“傅少对温小姐应该是有感情的。”

代尊沉默不语。

心里有数。

傅承御独来独往惯了。

除了儿时与盛世交好,还没看见他跟其他人多说两句话。

对于温暖。

也许在他自己都还没察觉到的情况下,身体比他的脑子更早地接受了她的靠近。

他没答应不是不喜欢。

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。

不懂男女之间的爱。

因为,从小到大没有人爱过他。

另外,温暖是他准备的人,傅承御也早就知道她是他派过去的。傅承御不会回应温暖的示爱,更加不会在公众面前,在代尊面前回应。

再者就是——

这四年温暖始逐着他的步伐,他看多了她爱慕的眼神,他觉得不管怎么样温暖都会始终追在他身后。

-

与此同时。

宾利慕尚车内。

林助理开车,往圣菲洲方向驶去。温小姐点蜡烛许愿那会儿,他也在宴会厅。听到温小姐告白,他还兴奋了一阵。

以为先生会答应。

没想到……

林助理第三次从车内后视镜看向车后座的男人,他是真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要拒绝,而且说的话很伤人。

温小姐自进入代公馆起就爱慕先生。

每一个动作,每个眼神,都充满着少女最单纯的爱意。旁人都感受到了,他不信先生没有感受到。

而且,先生明明也是有点喜欢温小姐的吧?

不喜欢的话,不会次次回家都给她带她爱吃的半熟芝士小蛋糕、不会在她半夜饿的时候给她煮加了荷包蛋的西红柿鸡蛋面,更不会把两人的合照放在钱包最内的夹层里!

这是他无意间看见的。

当时还震惊了许久。

带着无数个问好,林助理试探地开了口:“先生,我觉得温小姐人很好,为什么不接受她呢?”

“您也知道,今晚的生日宴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秦木兰是着急把温小姐的婚事定下来,宴会厅里肯定有一个是温小姐未来的丈夫。”

“她喜欢您喜欢了四年都没捅破这层窗户纸,这次肯定是知道自己要被嫁出去了,不想嫁,才鼓起勇气向您告白的,您却——”

窗外的暗夜仿佛与车厢里的男人融为一体。

林助理没再继续说。

他怕先生生气。

他收回视线,专心看向前方的路,握着方向盘去认真开车了。

但是,心里还是酸酸的。

温小姐是个很好的人,这次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如此冷漠的语调利落拒绝,不知道心理是什么感受。

-

傅承御处理完圣菲洲的事回首都是三天后。

往常他出门。

无论去哪,温暖都会发信息打电话。即便他不出门,她的信息也会发过来。

提醒他劳逸结合。

让他按时吃饭。

他们俩的私人聊天框里谈的都是生活琐事,几乎没谈过工作。这三天,温暖除了昨天发了他一份她负责的那块律师所的金融资料表外,没发其他内容。

深夜。

宾利车驶入西园林别墅。

傅承御下了车,男人往院内走去,手里照常提着一份从好利来买的半熟芝士蛋糕。

他进了门。

将糕点给了身旁的管家,随后换鞋。

玄关的拖鞋是两双,一双粉色的,一双蓝色的。因为温暖在别墅里住,久而久之就有了很多女性用品,包括拖鞋。

一般他回来的时候,玄关都是没这双粉色拖鞋的。

因为她在家穿着。

傅承御:“她还没回来?”

管家握着手里装有小蛋糕的盒子,他望了眼屋内,而后才回答:“先生,温小姐前天晚上就搬走了,回北园林了,她没跟您说吗?”

她没跟他说吗?

她还真没和他说。

这几日他没有接到她一个电话,唯一一条信息也是工作上的资料。

拒绝了她,她在闹脾气吗?

傅承御自认为对她没有情感上的意思,但是此刻有些胸闷气短。男人烦躁地扯了扯领带,交代管家把蛋糕扔了,而后便径直离开去了楼上。

-

翌日。

律师所有晨会,傅承御没去开。

林助理开车,离开西园林别墅去了大礼堂。那边正在上金融课,但是没看见温暖的人。

田甜在。

课后铃声响了,见田甜出来,林助理走上前喊住她:“田小姐,今天温小姐没跟你一起来上课吗?”

闺蜜之间共气连枝。

傅承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冷情地拒绝了温暖,暖暖那晚在酒店里哭了一夜。此刻,田甜剜了林助理一眼,“上没上课关你什么事儿?”

林助理:“?”

怎么回事。

一副好像他杀了她全家的表情。

田甜绕过他正准备走,余光却瞥到不远处一抹身影,大忙人傅律师。

他也来了。

像是想到什么,田甜停了步伐,转头故意大声与林助理说:“你说暖暖啊?她去主楼找先生了,商量换搭档的事。”

“代公馆不止傅律师一个从事律师行业的人,司少能力不及傅律师,但也远超普通人。暖暖高攀不起傅律师,以后要跟司少搭档了。”

“先生也同意了,他们俩今天就是去主楼办手续的。因为要交接工作嘛,把事情都交接清楚了,以后也就不用来回拉扯,省了麻烦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622927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