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37章 非常喜欢

第437章 非常喜欢


  温暖拿起镯子。

  翡翠冰凉柔和的触感从她指尖蔓延,镯子不重也不轻,她放在掌心握了握。

  “我上楼换衣服。”

  “……”脑袋覆上重量,温暖微怔,转过头只看见男人走远的背影。

  他脱了西装外套,穿着衬衫和西裤。这一眼望过去,男人二八分的身材,宽厚的背脊,窄瘦有力的腰,其余都是腿。

  温暖定定地注视他许久。

  她抬起手盖住自己的头顶,发丝上仿佛还留有傅承御手掌的余温。刚刚他说完话走的时候,摸了一下她的脑袋。

  他摸她头?

  再次回想到他掌心的温热传递到她发丝头皮的触感,温暖不自觉蜷了蜷手指。

  恰逢这时林助理进了门。

  见她在客厅撸猫,林助理走上前打了声招呼:“太太。”

  温暖回过神,礼貌微笑朝对方点头。

  “太太,您今天出门遇上了卢太太是吗?”

  “恩。”

  “先生最近都会留在首都,不出差工作。”林助理补充道:“卢森脑子有问题,他一年前找先生处理他和卢太太离婚的案子,如今卢太太答应了,他却不肯了。”

  “还一直费尽心思想让先生放弃卢太太的离婚诉求,先生没答应,他就剑走偏锋试图绑架您来让先生服软。”

  “圣菲洲那边的工作还没结束,先生担心您就提前回了首都。谁知在回来的高速路上,接到卢森的信息,他说您在他手上,让先生立马赶去茶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越听,温暖眉心蹙得越紧。

  联系她昨日收到的文件,应该就是卢森寄来的,只是她没信对方的话前往文件所写的地点。

  林助理又说:“好在是一场乌龙,卢森并没有这个胆子绑架您。不过,他这虚晃的招式还真唬到了先生,接到卢森消息的那刻,先生立马让我下高速走国道回来。”

  “我生平还是第一次开这么快的车,感觉现在手里还握着方向盘。先生还调遣了许多人,生怕卢森伤害您。”

  “事后想来,这实在太荒谬了。随便一想就漏洞百出的谎言,先生却真被卢森骗了。只能说,先生是担心过盛,乱了阵脚。”

  闻言,温暖拿着翡翠镯子的手微微收紧。

  她下意识抬头。

  朝傅承御上楼离开的方向望了几眼。

  他很奇怪。

  从他带着她去品牌店试穿礼服那晚开始,他就莫名的奇怪。奇怪到温暖有些不适应,甚至慌忙逃跑。“……”

  她思考过他的动机。

  想了很多次都没有想明白。

  此刻,温暖犹如绳索打结的大脑,里面某根线忽然清明了,她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  女人盯着无人的二楼楼梯口好半天,而后移开视线,转眸看向半步外的林助理,脱口而出:“他是不是喜欢我?”WWw.GóΠъ.oяG

  林助理怔了一下,笑出了声,惊诧道:“太太,我以为您知道的。”

  他以为只有先生不懂。

  没想到太太也不懂。

  林助理注意到了她手里的镯子,解释说:“昨天晚上先生本来要去参加局会,听说圣菲洲拍卖行展出了多年前温家的旧物,先生便中途离了席。”

  “到拍卖行的时候,这只镯子已经被人拍走了。先生找到了买家,花了好些功夫才把镯子拿到手。”

  “可他说……”

  “先生肯定不会让您知道他费了心思才拿到镯子。”林助理打断她的话,笑道:“先生上次出差,带了个礼物给您,您似乎不太喜欢,他虽然没说什么,但都记在心里。”

  上次。

  温暖想了想。

  好像是她还住在北园林,他们俩还没办订婚宴的时候。

  有次傅承御去洋房,拿了个小玩意儿,是个水晶打造的摆件。他进门半个字没说,把东西摆在桌上,然后就让她选礼服样式。

  被迫接受这桩婚姻,气都气死了。

  当时看见他那张脸都烦,怎么可能留意到他一声不吭放到桌上的小物件?

  “太太,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暖回过神,点了头,“恩,你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  林助理离开了客厅。

  落地窗开着,偶有暖风吹进来,拂起女人鬓角的碎发。

  她低头摸摸猫儿头,芝宝亲昵地用脑袋蹭蹭她的手掌心,软绵绵地“喵喵”叫唤几声。

  -

  这一天温暖有些晃神。

  中午吃了饭,她离开餐厅上楼睡觉。一直到傍晚才被用人叫下来,晚餐是傅承御做的,她下楼的时候男人还在厨房里。

  他炖了牛肉菌菇汤。

  很香。

  做了两份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法式牛排,她的那份没加黑胡椒等调料。茴香和香蒜点缀,还有两颗圣女果。

  用餐过程中,温暖没说话。

  厅里就只有刀叉碰撞瓷盘发出的轻微声音。

  她偶尔抬眸望向对面的人,见他穿着家居服略显慵懒,少了平日里的疏离冷漠,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烟火气。

  他盛了一碗汤,递放到她手边的桌上。

  下一秒。

  两人无声对视,温暖的眸光跌进男人深邃的眼睛里。即使他戴着眼镜,有镜片的遮挡,温暖还是被他的黑眸吸了一下。

  她立马错开视线,低头喝了几大口浓汤。

  察觉到男人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,温暖尽可能地去忽视这道视线。可是存在感太强了,她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。

  等了三五秒钟,温暖缓缓抬起眸子,迎上他的视线。她抿了抿唇,道:“你能不能,不要一直看着我?”

  空气寂静。

  傅承御脸上没什么表情,平静地将视线移开。

  这顿饭吃得并不算好,温暖觉得不好。她总觉得傅承御在看她,目光时不时往她身上落,以至于她食不知味,拿刀叉的动作都不自然。

  于是,温暖没吃多少就放下了叉子。

  她离开了餐厅。

  走的时候撞上了管家,傅叔说了几句有关水电的事情,她空耳没注意听,脚下抹油往二楼去了。

  傅叔原地停留了几秒钟。

  他将视线从温暖离开的方向收回来,随后看向坐在餐椅上的傅承御:“太太好像心神不宁,我刚刚说今晚要对别墅的电路进行检查维修,会停水电半小时,也不知道太太是否听见了。”

  温暖显然没听见。

  八点半。

  她打开浴缸水龙头放热水,脱了衣服踏进去,眼前忽然一黑,水声也戛然而止。

  她顿了半秒钟。

  按照记忆里房间的布局,她摸黑从浴缸里出来,试探地伸手从柜中拿了条浴巾裹上,随后慢慢挪步往外走。

  “咔哒——”

  开门的声响。

  温暖从浴室外的台阶下来,她以为是管家,“傅叔,怎么忽然停电了?水也停了。”

  “喵呜——”

  芝宝一声尖叫。

  它的尾巴被温暖踩中了。

  女人吓了一跳的同时立马后退,事发突然,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瓷砖有些滑,脚下不稳。

  温暖踉跄了几步,黑暗中有人握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身体受力往前跌去。

  脸撞上了他的胸膛。

  温暖抬头,眼睛里看见房间备用照明灯光的同时,也看见了傅承御的脸。她愣了数秒钟,而后反应过来立马伸手攥紧胸前的浴巾。

  傅承御轻咳了声,偏过头:“没看见。”

  温暖手指愈发攥紧,目光也紧盯在他这张斯文的脸上。在灯光亮起那刻,她分明看见他下垂了眸光,往她身前扫了一眼。

  就是那种。

  出于男人的本能,下意识低头看。

  温暖抿着唇没说什么,睨了他一眼,而后大步走去了卧室。

  听着女人脚步声逐渐消失,傅承御才抬眸望向她离开的方向。镜片背后,男人眸色深了一度,垂在身侧的手指指腹无意识摩挲了几下。

  他看见了。

  雪白且圆润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55718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