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59章 领证结婚

第459章 领证结婚


  温暖进了屋。

  她跟在林助理身后,沿着走廊朝客厅走去。

  这套大平层面积宽阔,尤其是一楼。梁顶挑高的设计令室内看起来无比空旷,冷淡的气压随即而来,再加上冷色调的布局,空气都蔓延出压抑感。

  仅有的颜色,就是花瓶中插着的新鲜粉百合。

  进入大厅。

  入夜的榕城霓虹灯逐渐亮起。

  温暖目光定格在坐在黑色英式沙发座椅的男人身上,他的背后是万家灯火。五官神色则隐没于光影之下,冷峻没什么表情。

  她看他的时候,他也在看她。

  在傅承御的注视下,温暖走近。她没有先坐下,而是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,双手递给他:“这是DNA检查单,上面有乐宝和你的基因对比数据,你看一看。”

  男人没说话。

  伸手接了这份文件。

  纵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,但他还是垂眸扫了一眼检查单,以及检查结果的最后一行字:“父子关系。”

  温暖又说:“乐宝出生的时候,我让医院把他定为早产儿,说是只怀了八个多月就生了。但其实他是足月的,也就是说没离开F国之前我就怀孕了,是你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晚上——”

  她顿了一下。

  本能往前靠近,担心对方厌恶,走了半步又停下来,“乐宝患有先天性的疾病,需要进行骨髓移植。亲生父母之间配比率最高,我救不了她,但是你的骨髓可以。”

  “傅承御,你可不可以施以援手救救他?看在乐宝是你的儿子,你们俩有着相同的父子基因,血浓于水的份上,给他一次活下去的机会……”

  女人有些哽咽。

 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带着颤音说出来的。

  “啪——”

  傅承御将手里的DNA文件扔在桌上。

  温暖心里一紧。

  果然,下一秒就听见男人薄冷的嗓音:“检查结果可以造假,你也可以说谎,这都是你最擅长的事。”

  “乐宝真的是你的儿子,你可以重新去做DNA检查,让你的人……”

  “我没有时间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暖哽住。

  他的时间很宝贵,享誉国际的大律师,别人请求和他见面都是要付钱的,以秒计算。检测DNA这种小事,是在浪费他的时间。

  也可以说,他并不稀罕这个儿子。

  温暖张了张干涸的唇,想再说句什么,几番张合却发觉喉咙酸涩嘶哑,吐不出半个字。

  他三个月前可以遣返道森医师,断掉乐宝活着的希望。

  如今就能不捐骨髓。

  就在这时,林助理忽然端着一杯泡好的玫瑰花茶过来。他把茶水递给温暖,道:“F国大选已经拉开帷幕,事情繁琐,先生近期就比较忙。”

  “不是没有时间去做基因比对,只是要帮着盛总处理事情。也是因为最近太忙了,先生没休息好。”

  所以,说话时词不达意。

  这句话林助理没说,听的人却听懂了。

  温暖点了点头,她再次看向傅承御,转回正题:“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,只要我能做的,我都会尽最大的可能去完成。”

  “领证,结婚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傅承御到嘴边的“不结婚就不捐骨髓”的话及时止住了,想起刚刚林助理打的圆场,以及这段时间盛世跟他说的话——

  他想了想。

  换了个比较和缓的方式,说:“温暖,我们结婚。乐宝名正言顺成为我的孩子,不用那张DNA检查单据,我也救他。”

  “同样,名不正言不顺,即便有那张医学鉴定结果表单,我不救。你要么让我变成乐宝法律意义上的父亲,要么别找我。”

  “我后天回F国,再回榕城最快是明年年初。你要是同意,明天周五我们去民政局领证,领完证就去医院配合医生抽取骨髓。”

  不给温暖开口的机会,傅承御说话便起了身。

  径直离开了客厅去了二楼。

  等温暖反应过来,下意识要去追他的时候,人已经走远了。

  -

  从北辰三角洲离开。

  温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榕城街道上,第三次转过同一个高架桥时,她接到了尤金打来的电话。

  看到来电,温暖才忽然想起——

 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。

  当年父母入狱,父亲是死刑,母亲是死缓缓期一年执行。两场法庭,对面出席的都是傅律师,他逻辑缜密语言精炼,将威廉夫妇送上断头台。

  她接了电话。

  哥哥喊她回去吃饭,顺便祭拜一下父亲。

  半小时后。

  温暖敲门进了屋子。

  保姆迎她进去,“小姐,少爷和少夫人正等您呢。饭菜都做好了,做了您最喜欢吃的法式牛排。”

  温暖换了鞋去了客厅。

  见她进来,正在阳台通电话聊工作的尤金第一时间结束了电话,连忙进来。他去保鲜柜拿了一盒半熟芝士蛋糕,剥开包装纸递给她,“最后一盒原味的被我买到了。”

  “谢谢哥哥。”

  离近了,尤金目光落在她巴掌脸上,“脸上怎么不太好?是不是乐宝那边有什么事?我一直派人在找合适的骨髓,肯定能找到的,暖暖别担心。”

  “你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,贫血的情况怎么样?”尤金又问。

  “还好,每天都有吃贫血的药。”

  “嗯,你贫血是老毛病了,一定不要忘记吃。不然,万一哪天走在路上晕倒了,哥哥又不在你身边,很危险。”

  “我会记着的。”温暖点着头。

  她从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一直在吃贫血的胶囊,已经形成了习惯,不会忘。

  但哥哥总是关心她。

  每次见面都会细致地提醒她一遍,怕她一个人发生意外。

  温暖低头吃了口蛋糕。

  味同嚼蜡。

  抬眸时对上沙发那处许美琳的眼神,对方这次只横了她一眼,没多说什么便起身往后院的祠堂去了。

  祠堂昏暗。

  空气里弥漫着檀香。

  温暖接了尤金点好的香,走上前,弯了弯腰随后插进香炉里。她抬起头,视线里全部都是威廉家族的黑色牌位。

  神龛上一列又一列。

  许美琳跪在垫子上磕了几个头,站起身的同时,说着温暖听了无数遍的话:“我们一定会报仇,让代尊和傅承御血债血偿!”

  听着这些话,温暖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  甚至不敢去看那些排位。

  她在纠结。

  异常痛苦。

  犹豫了十几分钟,在跟着哥嫂离开祠堂,走到门口的那刻,温暖还是开了口,喊住了尤金:“哥哥,我有一件是想跟你商量。”WWw.GóΠъ.oяG

  和傅承御结婚这六个字刚说出口,许美琳冲上前便扇了她一巴掌。

  温暖没吭声。

  口腔里渗出的血她沉默咽进肚子里。

  她没去看气得不轻的嫂子,而是抬头看尤金,再次开口:“只有傅承御的骨髓能救乐宝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在病痛中死去。”

  “那你就去死!”

  “美琳!”尤金及时将她拉到身后,但也没能阻止她愤恨的骂声。

  温暖抿了抿唇,话音很轻,仿佛是在回答许美琳的话,又像是在跟自己说:“乐宝手术成功养好身体,有了能护他周全的靠山……我会去死,我会赔罪……”

  “暖暖,美琳她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尤金握住温暖的胳膊,低头看着她,“你要救乐宝哥哥理解,你和傅……结婚,哥哥……”

  后方的许美琳猛地甩开尤金的手。

 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,抬起手指向远处的神龛,吼道:“你也说不出口吧!你护着她,纵容她生下傅承御的孩子,如今还要纵容她嫁给傅承御?”

  “尤金,你爸妈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!你对得起威廉家族上百口人吗?嫁吧,最好嫁过去再多生几个,多热闹啊!你们兄妹俩,就是没有骨气的贱种!”

  “啪——”

  许美琳挨了尤金一巴掌。

  女人被打偏了身子,捂着脸瞪大眼睛望着身前的人。她剜了他一眼,跑出了祠堂。

  尤金不放心地看了看温暖,最后还是追着妻子出去了。

  -

  温暖忘了是怎么离开别墅的。

  车子撞上了绿化带,警察过来处理现场的时候,她才回过神。

  她坐在马路边上。

  目光空洞,神色狼狈。

  像一条丧家之犬。

  她看着拖车过来拉走了她的车,救护车也来了,说送她去就近医院检查一下。她点点头,跟着护士走了。

  从医院出来已是深夜。

  温暖沿着街道往前走着,走了两个小时,到了乐宝所在的市中心医院住院部。

  隔着病房的玻璃窗,她望向里头熟睡的男孩。

  他在输液。

  即便打着滞留针,两只小手的手背也满是针孔。近期病情加重,小脸苍白,瘦得脸上的婴儿肥都快看不见了。

  温暖收回视线。

  她拿出口袋里的手机,拨了那个长达五年都没拨过的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  对方像在等她这个电话,响铃几秒钟就被接通了。

  温暖率先开口:“明天上午十点半,我会带好户口本和身份证在民政局门口等你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557166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