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第462章 上户口

第462章 上户口


  温暖失神地在门边站了许久。

  乐宝先看见她。

  小男孩嘴里的米饭还没有完全咽下,便昂起小脑袋朝她的方向望过去,嗓音奶气:“妈妈!”

  温暖回过神。

  侧过眸子就与病床旁的傅承御对视,视线交织半秒钟,温暖挪开目光。她走进屋子里,走到床边,温柔道:“乐宝吃晚餐啦?”

  “嗯嗯!”小乐宝点着脑袋,如实回:“蜀黍陪我吃饭。”

  男孩放下手里的勺子。

  打着滞留针的小手伸出去,小心翼翼拉住温暖的手,抬头望着她,满眼心疼:“妈妈你没事吗?蜀黍说你太累了在睡觉。”

  “妈妈没事。”

  旁边。

  傅承御拉开椅子起身,把手里的鱼汤给了温暖,“我先出去。”

  他离开了房间。

  温暖收回视线,就看见乐宝的目光还停留在男人离去的房门口。她坐在傅承御先前坐的椅子上,舀了一勺汤,吹凉后递到孩子嘴边。

  乐宝乖乖喝了。

  她又夹了些傅承御剪断好的青菜,喂给乐宝。

  孩子从小好带,不挑食。

  有什么吃什么。

  温暖拿纸巾擦了擦儿子嘴边的汤渍,问:“乐宝是不是很喜欢傅叔叔?”

  “……”小男孩愣住了。

  他抬起澄澈的眼睛,注视着面前温柔的妈妈。乐宝抿抿嘴唇,小烟嗓轻软:“妈妈喜欢,乐宝就喜欢。”

  同理,妈妈不喜欢傅叔叔,他也就不喜欢。

  妈妈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人。

  妈妈为了他吃了很多苦。

  无论做什么,他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妈妈这边。即便,他的确挺喜欢蜀黍。

  对于儿子的回答,温暖没说话。

  她猜到他会这样说。

  他才四岁,却分外懂事,乖顺得令人心疼。无论是孩子打娘胎带出来的先天性疾病,还是他的脾性,温暖都很愧疚。

  她不是一个好女儿,为家族蒙羞。

  也不是一个好母亲。

  先前时常去御园和唯一聚餐,她很羡慕唯一盛总的感情,那是她梦里才会出现的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。

  唯一说她也可以得到。

  她不行。

  被爱的前提是值得。

  唯一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人,值得盛总全部的爱。而她本质卑劣,对不起已故的父母亲人,也对不起祖宗。

  许美玲说,乐宝之所以会遭受这么多苦痛。

  就是因为她造孽太多。

  母亲做的事,报应在了孩子身上。

  温暖也觉得自己没骨气,爱上仇人,还生下带有仇人基因的孩子。早知会这样,她真想回到当年的挪威森林,死在夏普刀下。

  后面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。

  可惜,没有如果。

  “……”

  温暖抽回思绪。

  她低眸看向儿子白净的小脸,嫩嫩的脸蛋儿红扑扑有了不少血色。她伸手摸了摸,笑道:“乐宝是乐宝,妈妈是妈妈,乐宝可以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“再过几天,医生伯伯来检查,宝贝身体好些了出院了,妈妈就带你去上户口,上傅叔叔的户口,以后他就是乐宝的爸爸了。”

  小男孩眼睛一亮,“真的吗?”

  温暖点头,“真的。”

  乐宝从出生开始就是黑户,他没有身份证明。

  仇人的儿子不能上威廉家族的族谱,也不能成为威廉家族成员。温暖这个身份,也在尤金的户口上,许美玲不让乐宝以温暖儿子的身份进尤金的户口本。

  哥哥虽然没有明说,温暖却也能感觉到他的排斥。

  于是,孩子就没户口。

  来榕城之后,乐宝开始上小班。因为户口这个事,弄了很久才把孩子弄进学校,花钱是次要的,主要班上有些小孩很坏。

  时常拿着这些欺负乐宝。

  有些人打小就坏,恃强凌弱,喜欢从打压别人的过程中寻找快感。

  乐宝太懂事,受了欺负也不吭声。他不想给妈妈找麻烦,不愿意让妈妈再辛苦。这些,温暖都知道。

  温暖抚了抚儿子满是针孔疤痕的小手。

  她低头,亲了亲他的面颊,“吃了晚餐,等会儿妈妈买个小蛋糕给你吃,奖励宝贝今天勇敢地跟着医生伯伯进小黑屋做手术,好不好?”

  “谢谢妈妈!”

  -

  半小时后。

  走廊上。

  温暖拉开门走出去,见远处的吸烟区,傅承御倚在墙边抽烟。

  男人五官神色被吞吐的烟圈遮盖,她看不太清。灰白的光影下,他显得有些阴郁,随着年岁的增长和时间的沉淀,他孑然一身略显孤独。

  余光瞥见她的身影,傅律师先一步灭了烟。

  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。

  准确来说是在检查身上有没有浓厚的烟味儿,温暖闻不惯这个味道,她觉得呛鼻。

  走近,温暖率先开口:“不是说明天的飞机离开榕城吗?现在还不走?”

  傅承御:“改时间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暖不语。

  从来没有什么改时间,因为他就没打算明天离开。

  她问过林助理了,对方说他取消了近期半个月的所有行程,工作一概推迟,居住在榕城,等乐宝术后出院再走。

  温暖没拆穿他,抬头注视他许久。

  长时间的定格凝视,盯得傅律师有些不自在。男人薄唇微抿了抿,错开她的视线,下一秒就听见她说:“五年过去了,你跟以前区别不大。还是一样喜欢紧握主动权,掐住对家的软肋,让对方服软。”

  这是他工作的一贯手段。

  这种冷漠果决的态度也带进了他的日常生活里,他待人接物都是这样。

  性格使然。

  明白她说的是什么,傅承御沉默半晌,道:“在改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很恨我,所以来到榕城后一直躲着你,也没敢将乐宝真实的身份公之于众。我怕因为我的缘故,牵连到他。”

  “小暖,我从来没有恨过你。”

  珍珠是光彩夺目的,他只恨自己摘不下这颗珠子,却不恨她闪闪发光吸引他。m.gΟиЪ.ōΓG

  另外。

  他也恨自己五年前本事不足。

  但凡他有如今可以对抗代尊的能力,当年就算她出卖他背叛他,代尊也不能让她从他视线里溜走,还藏了五年。

  听着他的回答,温暖喉咙微哽。

  她深吸了几口气,仰头看他,道:“我想让乐宝上你的户口,傅承御,你会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对吗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55716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