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发烧


  晚间下起了雨。

  越下越大。

  豆颗般的雨点敲打着玻璃窗。

  晚餐结束,乐宝帮着温暖收拾了碗筷,便回了自己的小房间,没跟尤金打招呼。孩子不亲近舅舅,谁也没办法。

  好在尤金也不计较。

  外头雨太大,停车区距离楼下有点远,温暖拿了把伞,送尤金下楼。

  电梯徐徐往下降。

  密闭的空间里,尤金开口说:“暖暖,哥哥明确告诉你,就算你不忍心下手,我们也不会轻易与傅承御和解。”

  “灭族的仇恨,无法和解。未来有一天,一定是双方对峙的局面。哥哥不奢望你能多帮忙,但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出卖哥哥。”

  温暖紧抿嘴唇。

  沉默不语。

  如今在所有人眼中,包括哥哥,都认定她是一个没心没肺没骨气,为了男人可以背家族、忘恩负义的耻辱。

  尤金侧身。

  伸手握了握温暖的肩膀,“不可否认他是个很优秀的人,你十五岁进代公馆接近他,少女情窦初开无法自制哥哥可以理解。”ωWω.GoNЬ.οrG

  “我们是兄妹,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。哥哥不会怪你,等结束了傅承御,让他付出了应有的代价,咱们就回芬兰定居。”

  温暖没说话。

  半晌过后,才点了点头。

  走出楼栋的大门,寒风卷着冷雨吹了过来。温暖送尤金到车前,看着车影消失在小区门口,她才转身折返。

  没走几步,余光便瞥到一个人影。

  她定睛望过去。

  雨幕中果然站着一个人。

  温暖眉心一拧,握着伞柄的手骤然握紧。她迈开步子跑了过去,跑到傅承御跟前,举高雨伞将他罩住。

  男人浑身湿透。

  没落下的雨水顺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一滴一滴往下落。

  温暖望着他,仔细扫了数眼:“大半夜的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“修车。”傅承御又补充了句,“车坏了。”

  他嗓音平淡,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在说假话。

  温暖:“我给林白打电话。”

  傅承御:“他还在f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对视了十几秒钟,得到同意,傅承御跟在温暖身后进了门。

  玄关处。

  温暖将尤金的拖鞋递给他。

  见他迟迟未接,温暖:“家里只有这一双男士拖鞋,要么穿这个,要么穿我的,要么不穿。”

  半分钟后。

  傅承御穿着温暖的粉色兔子拖鞋进了屋。

  她带他去了浴室。

  指了沐浴露洗发水和花洒扭动的方向,然后关上门离开。

  温暖去了厨房,洗净生姜削皮切片,加上红枣一起大火煮沸,小火慢熬。约莫十来分钟,有人按了门铃。

  是给傅承御送衣服的。

  她接了过来,道了声谢谢。

  温暖走去浴室,打开干区的门,几步外磨砂玻璃上倒映的男人高大的身型轮廓装进她眼睛里。

  她本能多看了几眼。

  回过神,才蓦地收回视线,重新迈开脚走过去:“你的衣服我放在门外椅子上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洗完澡去餐厅,我煮了姜茶。”

  “好。”他应着。

  -

  温暖煮好姜枣茶。

  倒进碗里。

  端着从厨房出来,以为他还没洗完,却不料他早就在餐厅里了。坐在乐宝的餐椅位置上,有那么一瞬间,温暖觉得他很乖。

  她走上前,将姜茶递给他。

  男人接了过来,摆在桌上的同时,还帮她拉开了自己旁侧的椅子。

  温暖坐下,说:“家里冰糖没有了,兑了点蜂蜜。”

  傅承御喝了几口,“挺好喝的。”

  餐厅里安静了一会儿。

  窗外大雨还在下,雨声淅淅沥沥。

  傅承御拿着瓷碗,道:“这几天天气恶劣,不止榕城,国外其他地方也很糟。昨天好几趟国际航班都发生了意外,有一趟坠了机。”

  温暖:“我在新闻上看到了。”

  闻言,傅承御手上的动作停了。他偏头看她,男人刚洗完澡并没戴眼镜,眼眸眸光没有任何遮掩,就那么直白地注视着她。

  也是这一刻。

  温暖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楼下。

  还淋雨。

  车子真的坏了吗?

  不见得,多半是有人在扯谎。

  昨天傍晚接了乐宝放学,温暖就看见了那则有关“国际航班坠机”的新闻,傅承御就是搭乘那架飞机回榕城的。

  她第一时间打他的电话,无法接通。

  已关机。

  她又打林助理的电话,对方也很焦虑,说没有任何消息,救援队还在搜救。

  紧接着,她又联系了在f国的喻唯一。唯一说盛总正派人去搭救,很快就会有结果。

  她等了三个小时。

  等到了唯一发来的信息:“傅律师性命无恙,轻微擦伤,住在卡泽当地医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半晌。

  傅承御又开了口:“你和尤金关系很好吗?”

  他记得,在f国的时候,尤金出现过一次,是在饭局上。当时温暖也去了,事后他就觉得尤金看她的眼神不对。

  他从卡泽飞回榕城。

  飞机落地就来了小区,便看见尤金上了楼。

  之后温暖亲自撑伞送他下来,两人并肩在一个伞下,在说话,隔得远,傅承御也听不见他们俩在说什么,但是看起来比较亲密。

  对于傅承御的问题,温暖没有立刻回答。

  她看着他,道:“傅承御,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  唯一说飞机坠机他产生了脑震荡。

  行事方面可能会跟平时有差异。

  确实有差异。

  差得还挺多。

  特意跑到她楼下等了这么久,只是为了告诉她国际航班发生了意外,变相来说就是想跟她说他发生了意外。

  看到她送尤金下楼,他就下了车去淋雨。

  换做是平常,傅大律师不会做这种幼稚的事。

  温暖没跟他多掰扯,她拉开椅子准备离开,“等会儿雨小了你打车回北辰三角洲,楼下的坏车明天请人来拖去修,另外——”

  手腕被人擒住,温暖顿了半拍。

  他握得很紧。

  手掌炙热的温度传到她皮肤上,险些将她灼伤。

  温暖低头看他,另一只手摸向他的额头,滚烫,“你发烧了,你在楼下淋了多久的雨?”

  他没说话。

  只抬着头望着她。

  温暖以为他要说点什么,正准备听的时候,就看见他倒了过来,双手抱住她的同时靠进她怀里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557161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