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宝贝乖我服软,傲娇盛爷沦陷了 > 代尊重生【4】

代尊重生【4】


盛明月收好纸条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下床,走去客厅,找了一个空花瓶装了些水,随后把那支香槟玫瑰放入瓶中。环顾四周,把花放在窗柩前,晨曦的微光刚好洒在花瓣上。

    放稳妥。

    盛明月用手机拍了张照,发给了代尊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榕城市中心某写字楼。

    安静的办公室响起一道特别铃声,代尊停下手里的工作,拿出手机点开信息。明月发来的:“花很漂亮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代尊:“厨房保温柜里有银耳粥,记得喝。”

    明月: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看着信息弹出来,代尊等了十几秒钟,确认明月没再发消息了,他才将手机关上。此时,站在门口的宋助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以前在F国,先生都是以事业为重。

    有工作就会率先处理。

    如今,万事都得为盛小姐让步。何时何地无论先生在做什么,只要接到盛小姐的电话和短信,他都会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去回复她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宋助理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办公桌前,汇报道:“先生,晨会十五分钟后开始。下午有一个饭局,权董事长邀请您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盛明月从榕城大学离开,有了昨天被恶意鸣笛别车的经历,她驾驶宝马车更加小心翼翼行驶在下班高峰期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摆在中控的手机还在通话。

    驶过这个十字路口,盛明月与电话那头的代尊说:“今天好幸运!我全程开30码也没有车滴滴我,等红灯的时候也没人硬挤过来加塞。”

    代尊回道:“说明你技术提高了。”

    盛明月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她尾音上扬,没看见她人,代尊都能想象到她脸上雀跃的表情。光想着都觉得她很可爱,再开口时男人话音藏了笑意:“开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两公里就到IFS了,我前几天送了相机过去洗照片,老板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洗好了,我现在过去拿。你下班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从公司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家,爸妈送了些包好的饺子过来,放在物业处了,你进小区的时候记得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挂啦。”盛明月说。

    “开车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哦。”盛明月应着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迈巴赫车厢里。

    听到“嘟”的挂断声,代尊才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。坐在驾驶位上的宋助理看了眼远处刚转了弯驶入IFS地下车库的那辆白色宝马,随后偷偷看了眼后车座的男人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先生还在茶馆谈事情。

    收到盛小姐的信息,她说学校的事做完了准备回老宅,先生就提前结束了会谈。在榕城大学门外等了五六分钟,便看见盛小姐那辆宝马车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就跟在她后方。

    一路护着她给她开道抵达IFS商场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几下,宋助理接完电话转头与代尊说:“先生,秦宗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,说暂时不与您合作。”

    代尊“嗯”了一声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宋助理挺疑惑的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先生联系他,表明要继续做大公司的时候,他就很惊讶。先前明明都做好了所有打算,要留在榕城跟盛小姐结婚过平淡的日子。

    今天又答应跟权董事长吃饭。

    权氏企业就是一个末流的小互联网作坊,规模不大,员工数量少,看不到什么发展前景。这几个月来,权董来约见先生多次,先生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今天忽然就应邀去吃饭,还直接在饭桌上谈成了合作。先生甚至主动融资,买了权氏大半的股份……

    像被人下蛊似的。

    谁都不看好的小作坊,先生却觉得是个宝。

    午后还参加了一个跨国合作案的饭局,秦氏集团那边派了副总秦宗过来赴宴。先生一向不喜跟人攀谈关系,今日却私下与秦宗多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有意跟秦宗合作。

    这一点,宋助理更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放眼国内外上流圈层,世人只知道大财阀秦家有位小姐秦木兰,无人在意平庸的少爷秦宗。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:

    与秦木兰合作,那就是收益的保障,往上走的天梯。

    秦宗……

    一个活在妹妹光芒底下的废物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先生真的变了好多。无论是与人交往,还是管理公司做的决策,都让人匪夷所思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宋助理悄悄往后车座方向瞥了一眼,男人正认真地翻阅着手里的“中式餐点”菜谱,又琢磨着今晚给盛小姐做饭呢。

    先生从小在F国长大,吃的都是西餐,与盛小姐饮食习惯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很少吃中餐,没时间做也不会做。

    来榕城后倒是很喜欢看中餐菜谱,工作之余便学习实践。先生似乎特别喜欢为盛小姐做什么,比如:做餐点。

    他上个月学会做银耳粥。

    盛小姐尝了,说粥的味道很好。那一整天先生都很高兴,高兴得出门上班的路上走错了道,开会的时候就迟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盛明月提着装有相册的盒子搭乘电梯到了车库,驾驶宝马车离开商场。

    暮色降临。

    榕城的夜生活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街道上车水马龙,盛明月等了半分钟,打了方向盘驶入机动车道。余光瞥向左后视镜时,扫到后方一辆灰黑色的迈巴赫。

    她及时变更车道。

    为后方那辆昂贵的车子让行。

    盛明月转回头,集中注意力看向前方路况。驶过十字路口,走了一段距离,她又看见那辆迈巴赫了。

    代尊换新车了?

    这是涌入她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盛明月一边低速行驶,一边从车外后视镜去看背后那辆车。她试探地踩了踩刹车,后方的车也跟着降了车速。

    懂了。

    他换新车了。

    说什么才下班,实则一路上跟着她。

    难怪,下班高峰期车流这么大,她四周却空旷,来往的车辆都在让行。都怕蹭到那辆迈巴赫,赔偿费都够买辆小奔驰了。

    盛明月眉眼上扬,唇角弯弯。

    她伸手按了中控屏的按钮,拨了置顶联系人的电话,对方秒接。没等他开口,盛明月以打趣的口吻率先说:“跟了我多久了?”

    代尊坦然:“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盛明月:“你在学校门口等我?”

    代尊:“嗯,看着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盛明月握着方向盘,又说:“我技术挺好的,考驾照的时候都是满分过,不用太担心,新手上路有个适应期,我很快就能进阶成老司机了。”

    他工作忙,还要他操心这些小事,她舍不得。WWw.GóΠъ.oяG

    盛明月话音刚落,那头男人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:“我担心旁人欺负你,怕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人都能独立自主。

    明月也不是什么软弱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她好好地开着车,有人恶意在后方鸣笛催促,在她面前加塞别车,而她作为新手司机手足无措的样子,代尊就很心疼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里,这或许是一件特别小的事。

    小到不足挂齿。

    说出来甚至有点矫情。

    可,在他心里却是一道坎儿。

    所以,上辈子婚后在F国的那二三十年,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。起初还有点感觉,会因为自己无能保护不了她而心脏疼痛,渐渐地便麻木了。

    后来秦家倒台。

    盛世顺利成为了总统,明月被接到儿子身边。他躺在冰冷的ICU病床上,听着机器的滴答声,弥留之际看见她站在床边。他用尽力气想再牵一下她的手,却连她的手指都没碰到。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最后只说了一句:“我给你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,再也没有人会欺负你了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44092/8552593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