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1章 以献

第1章 以献


天刚蒙蒙亮,窗外的天空还是白茫茫的一片,太阳被云雾遮挡只发出淡淡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芷州正值秋季,气温却已经降到个位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几乎一晚没睡,她昨天把自己的简历投给了各个公司。直至她等到今天早上,仍旧没有信息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毕业没多久,急着找一份工作,她想尽快经济独立,然后从家里搬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床上又辗转了一会儿,周以知爬起来,她完全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房间里出来,客厅里很安静,只有寂寥的光从阳台里照射进来。看样子,林方平和蒋淑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的迈着步子,不敢发出声响吵醒他们,走进卫生间把门关上。她看着镜中的自己,已经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学生蜕变成了成熟的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挤出牙膏,失神的刷着牙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只想离开这里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并不是她的家,却也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和蒋淑并不是她的父母。周以知的亲生父母——周济良和凌柔,早在七年前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于车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她才十四岁,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。而老天爷却不放过她,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有亲人了,唯一的父母也不在人世。好在,有人愿意收养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到现在都还记得,林方平对她说的那些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川啊,你爸妈……都不在了啊。以后就跟着叔叔一起,蒋阿姨和小阳也都会关心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坚强啊……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川,从现在起,我就是你的爸爸,蒋阿姨也是你的妈妈,小阳是你的亲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来做你的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眼里那个顶天立地的林方平,却在那一刻落下了眼泪。不知是同情她的遭遇还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时那么的无助,绝望,被眼前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带来的希望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有理由,也没有义务。他们只是爸爸的同事而已,朋友而已,不需要收养她。但是,如果他们不做为,那周以知现在就在孤儿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周以知不禁的有些愧疚。林与阳是林方平的亲生女儿,但她却和周以知享受着一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外人,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

        最难接受的是,林与阳不但不把周以知当外人,还欣然接受这一切,包容她,同情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周以知才想搬出去。她觉得,自己没有脸,待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欠的太多了,要用一辈子来还这七年之养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完,周以知刚走出浴室,蒋淑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。周以知以为是自己吵醒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吵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话里带了些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蒋淑朝她笑了笑,意思她自己并没有被吵醒“阿川,起这么早饿了吗?我去给你做点早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川,是周以知的小名。周济良生前一直这么叫她,意思是想让她像川流一样,永不停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饿,妈,你再去睡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拦住正要往厨房走的蒋淑,现在才六点钟的样子,平时蒋淑这个点都在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再去睡一会儿。”她打了个哈欠,看起来睡意满满。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说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阿川。昨天你说在找工作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想起还没有公司给她答复,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等。”她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淑没再多说,转身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又在厨房里转了一圈,面包已经吃完了,蒋淑还没有去超市买新的,回了房间,想看看有没有公司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到书桌前,打开电脑。没一会儿就开机了,没让自己失望,有一家公司回复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进邮箱,双眼紧紧注视着那条回复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制恒,周以知略有耳闻,它在金融公司里处于相当高的地位。其他中等公司三年的总收入才抵得上它一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应聘的是经济预测分析,虽然她的学历再好,也根本应聘不上这么大的公司。她一时有些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眼,再次睁开,重新读了一遍制恒发来的邮件。一个字一个字的看,并且读出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女士……经初审合格……竭诚欢迎您加入本公司行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是真的了,制恒应该不会搞错吧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有些不敢相信,但很快就被成就与喜悦替代。她坐在电脑前,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定了制恒给的入职时间后,就关上了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睡个回笼觉,昨晚因为工作的事情一直睡不安稳,早上起来眼下已经是青灰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却完全睡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扭头看向窗外,因为下雨的原因,玻璃上满是雨珠,由上往下,形成细长的流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摁开手机,屏幕显示着一条信息,是林与阳发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:醒了吗?[疑惑]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她“醒了”,那头没有立马回复。林与阳比周以知早一年毕业,现在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月前被调去柏城出差,今天差不多也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振动,响起了电话默认的铃声,来电显示是林与阳。大概是看周以知已经醒了,直接打个电话方便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声音有些急促,传来风声和汽鸣声。显然是在街上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:“阿川,我下飞机了,爸妈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。”想了想,周以知又补了句“妈妈刚刚起来了一会儿,又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等会我们出去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在床上又回了回神,就爬起来收拾一番准备出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房间算大,放下一张巨大的床后,还有剩余的空间放下一张书桌和化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镜子前,看着里面的自己。虽然是素颜,但白皙的脸上几乎毫无瑕疵,眼尾微微向上勾起,红唇饱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妖娆的丹凤眼,光是盯着人看,就能把魂勾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简单化了妆,走到衣柜前随意挑了件风衣就出门了,因为是见熟人,而且也算是她的亲姐姐,所以周以知没有过多的包袱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天差不多全亮了,万里无云,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林与阳说的地点,周以知到了一家咖啡店,距离家里并不是很远,打车十分钟的样子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店子的装修很简约,偏中世纪风格,黄色的灯光充满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橱窗的镜子,周以知看到了林与阳,她坐在最靠里的位置,此刻正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进去,林与阳看见她来了,便放下手机,一个月没见,林与阳看起来精神了许多,富有朝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笑:“阿川,想不想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喜欢开玩笑,看起来不太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附和她:“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肚子饿不饿?要不点些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正好没吃早饭,喊来服务员要了一个牛角包和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看起来像是有什么很开心的事要说,脸上笑意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服务员将点的东西送了过来,周以知先拿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川,我恋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来的有些意外,周以知还没做好准备,被咖啡呛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受控制地咳了起来,林与阳赶紧抽过一旁的卫生纸递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擦去嘴角的咖啡,周以知调整了下状态,如果这句话是在聊天时说出来的,那周以知才不会这么大反应,但碰巧赶上了她喝咖啡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看她的表情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此时眉头微皱,嘴巴微抿,看着有些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很奇怪吗?”她还在笑。“怎么这副表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。就是,比较突然。”周以知放松了下表情,不再僵着脸,其实她也没觉得很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年初的时候,她就发觉林与阳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常对着手机傻笑,有时候一天出去几趟,还会带着一些礼物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女人的直觉,周以知就觉得她已经恋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啊?对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又拿起咖啡,一口一口的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想了想,似有若无的冒出来句:“你可能认识,和你一个高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芷大的,比我大一届。叫沈奕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名字还凑一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周以知感到有些熟悉。好像确实是听到过,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俩现在,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笑了声,有些羞涩:“还能那一步?他现在也在芷州这边上班,对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对我挺好的”,周以知也就放心了,她不希望林与阳会被感情伤害,像林与阳这种充满阳光的人,应该被人热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她对周以知那样,不求回报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闲扯了一会儿,周以知也把自己被制恒录取的事情告诉了林与阳。说巧不巧,林与阳的男友沈奕阳也是制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处于高层,是周以知的上司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电话打破了交谈,林与阳接过电话,听她的言辞,大概是沈奕阳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途中还捂着手机问周以知:

        “沈奕阳等会过来,你介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扫了林与阳的兴,周以知示意她自己并不介意。无非就是看小情侣在面前腻歪吗?这有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林与阳口中的沈奕阳就来了,周以知看见他的第一眼,就知道自己听到他名字是为什么会感觉似曾相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确实认识他,以前读高中的时候经常能看见沈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看到周以知时,眼神明显晃动了下,带着几分意外,但很快便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妹妹,周以知。”林与阳跟他介绍了自己“他就是沈奕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了点头,两人都没有提起,其实他们原来是认识的。就这样默契的配合着,周以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,难免会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周以知是这样想,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陆清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陆清献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应该还在和他联系吧,毕竟他们之前的关系那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二人说了什么,周以知也没听进去,只是偶尔的迎合两句。恍惚之际,周以知看到沈奕阳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几秒钟,他便放下了手机,轻看了周以知一眼,就把所有的注意全部都放在了林与阳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跟他们聊不到一块,干脆让他们聊。自己靠在沙发上看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漫无目的的刷着微博,里面的帖子都很无聊,无非是:某知名明星疑似有地下恋情某知名偶像发布新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爱看这些,因为这都跟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快速的往下翻,企图把这些无聊的东西全都刷新掉,屏幕飞速的向下移动,周以知却莫名的看见一个官方微博发的帖子里,有陆清献的照片和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来不及停下,页面就已经被刷新,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但怎么往下翻都找不到那条帖子了,她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失落感浮现心头,周以知无心再看手机,什么也不想做,她只想在上班前再好好的痛快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林与阳与沈奕阳谈笑风生,那是周以知从没见过的,沈奕阳笑得很真诚,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,稍有些克制有放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她很少见到这个没有表情的人笑,本来性格就冷漠,偏偏还是个面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在林与阳身边却又完全不同,是两颗同时发光的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通电话打来,沈奕阳有些不满,拿起手机撇了眼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了电话,咖啡馆里很安静,可以清晰的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,周以知也被迫的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语气像带了刺,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感觉:“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出来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空,你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和周以知面面相觑,她用唇语问周以知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快会意,用手竖了一个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沈奕阳也和电话那头的人差不多沟通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区中心十字路口路旁边的咖啡店,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就掐断了电话,似是一秒都不想多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温声问道:“阿阳,是有人要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看起来丝毫不在意,看了一眼已经息了屏的手机道:“嗯,我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知道是谁要来,只觉得,吃个早饭搞这么热闹干什么?她等会儿就打算回去了,得先提前了解一下制恒的规章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现在连制恒在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五分钟,咖啡店的门铃又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朝那人招了下手,那人向这边走来。周以知抬眼,刚准备打个招呼以示礼貌,可刚抬头,她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黑的短发,碎发耷拉在额前,一双狭长的眼睛深邃,唇色很淡,如凝脂般的皮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黑色的风衣及膝,看起来矜贵而又高傲,只是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愣愣的喊出他的名字,语气里带了几分颤意,她万万没想到,沈奕阳会把他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应该早就预料到的,沈奕阳和陆清献的关系本来就很好,毕业之后一直联系也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周以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淡淡的喊了她一声,眼神定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林与阳有些不明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请你坐吗?”沈奕阳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此时还站着,高大劲瘦的身体在狭小的咖啡店里有些显眼。只有两张沙发,林与阳和沈奕阳坐了一张,那陆清献,就只能和周以知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有些发怔,迟迟没有挪动位置,陆清献看了她一眼,双手插在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,不欢迎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拉长尾音,嘴里缓缓飘出几个字,语气里带了些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这才回过神,赶紧往里坐了进去,陆清献也坐了下来。他们两人之间似是隔了楚河汉界,与对面的情侣比起来,简直就像是一对仇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欲言又止,她看了眼沈奕阳,沈奕阳扯了下嘴角,意思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他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……是同学。”周以知这才慢一拍的回答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学同学?”林与阳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高中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觉得这气氛有些尴尬,感觉周以知和这个陆清献之间有些微妙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竟然还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她又转头看向沈奕阳,林与阳似是在问这件事情,眼神不断的往对面二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觉得,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,有必要客套一下。而且,陆清献看起来并不太想搭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只是过来吃个饭而已,无论在场的人是谁他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打破了须臾的沉默。陆清献闻言扭头看向她,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,带着熟悉又陌生的情感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1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