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2章 以献

第2章 以献


窗外车水马龙,街道上恢复一往的拥挤热闹。周以知微抿着唇,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侧头看她,他的情绪很淡,唇线拉直,看着有些慵懒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人没注意到这边的状况,自顾自的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虽然和他同在芷州大学,但自从大二后,周以知很少再看见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好像一直忙于做别的事,他不住在学校宿舍,自己在外面租了一所公寓,平时除了上课基本就不在学校。尽管他们在同一个系,但周以知很少看见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收回,周以知看着眼前的人,虽然他就是陆清献,但跟以前也大不相同了。曾经的陆清献桀骜而又勇敢,而现在取而代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成熟和稳重,更多的,是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想挑起话题,不让氛围太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正在看食谱,没往她这儿看,周以知见状才想起他还没吃早饭。他随意点了几样就把食谱给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停顿几秒,又冒出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套近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无语,她只是不想冷场而已,况且,如果他们不交流自己干自己的的话,林与阳也会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未见的同学相逢,常理说都该寒暄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就是――”周以知被他那么一说,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代替了。“普通同学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盯了周以知一会儿,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扬了扬眉,看起来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找到工作,过几天就入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点了点头,意味深长的嗯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断的尝试着找话题,她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话。但陆清献一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,她一瞬间有了一种被人当成傻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难道觉得自己是在跟他套近乎吗?从陆清献进来开始,脸上高冷的表情就没有变过,就像是垮不下的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眼里看来,周以知就像是跟一个有语言障碍的人沟通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尝试多次无果,周以知也懒得再说了。她舔了舔唇角,想着再坐一会儿就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说了很久的话,周以知现在嘴有些干。她从桌上拿了一杯水就喝,感觉到有微凉的水流过喉咙,嗓子顿时又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杯水喝完了,周以知满足的将杯子放回桌上。她刚倾身打算拿卫生纸擦擦嘴,余光却注意到陆清献正盯着她看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停下动作,她往自己身上看了看,觉得没什不妥,缓缓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眉梢挑起,似是极为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话冰凉凉的,带着几分厌闷道:“那杯水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对面的人也停下交谈往这边看过来。周以知欲哭无泪,桌上的杯子都长一个样,长时间下来他们四人都没喝几口,很难分清哪杯是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她和陆清献的杯子靠的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场面鸦雀无声,气氛很是尴尬。周以知从来没感到这么难熬过,她的手指在头上轻挠着,思考着该怎么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旁边的人有些不耐烦了,见她久久不冒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声音低哑,很自然的给周以知台阶下:“好像是我看错了,这杯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林与阳他们便也没再继续注意着这边的情况。周以知松了口气,幸亏陆清献救场,不然她得被这气氛弄得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往陆清献的方向看,刚好服务员把他的早餐送来了。他解开紧紧扣着的领口,将修长的手从口袋里伸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极了贵族准备就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没好意思向他道谢,说出来只会更尴尬。她扭过头,不打算继续看他吃东西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,已经八点多了。林方平他们也该醒了,怕他们等会看见周以知不在会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发了条信息过去,心里琢磨着这个时间点也该回家了,但是看见林与阳和沈奕阳聊得不亦乐乎,她索性发微信跟林与阳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看到信息后,收拾了一番跟着周以知走了,留下两个大男人在那享受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后,林方平和蒋淑也都起床了,餐桌上的碗筷还没收,看起来是刚吃过早饭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淑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剧,林方平坐在阳台上看报纸。见林与阳回来了,两人的注意也投入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放平脸上挂着笑容:“小阳回来啦?也不跟我们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川怎么跟你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眼神示意了周以知一下,让她保密关于沈奕阳的事,周以知会意,用手偷偷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喊阿川出去吃早饭了,你们不是还没起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弯唇笑了笑:“与阳早上给我打电话,看你们还没醒,就带我出去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淑和林方平没再问,林与阳把行李放进了房间,周以知坐在蒋淑旁边也百无聊赖的看起电视剧。

        借着他们都在的机会,周以知打算把自己被制恒录取的事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妈,我被录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淑一听这话就开心了,林方平也有些惊喜。纷纷停下手中的事,把注意力全集中在这方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?阿川,哪家公司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制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听到这个名字,捏着下巴思考了下,微微皱眉,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激动的说:“制恒?那家公司很厉害的呐!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淑不了解这些,迫切的询问林方平:“是吗?我不太清楚,老林,这公司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静观他们的表现,不知道如何将以后要搬走的事情说出口,她觉得早一点说比晚说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正津津乐道,讨论着制恒的经济状况和在商业圈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,她走到林与阳房间里,躺在沙发上,林与阳正在把行李箱的衣服放进柜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着天花板,细声到:“我想搬出去……等我工作了一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有些惊讶的看着她,手里的动作停下,然后坐到她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想搬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想把实情说出来,如果林与阳知道她是因为愧疚才想搬出去,那周以知就不可能搬出去了。林与阳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,但又没什么理由可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早点经济独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见她这样,也不劝了,她知道周以知绝对不会被她劝得改变想法。从小到大,周以知有什么下了决心的事,就一定会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须臾,林与阳还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,小心的问道:“以知,今天那个人。陆清献,你们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总觉得今天在咖啡店里的气氛不太对,他们三个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一样,自己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局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见她好奇的模样,坦言道:“嗯,他高中的时候是我同桌,关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点了点头,又问:“那为什么感觉你们……看起来不太友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今天他们两个都没怎么说话,一直压抑着,根本没人能想到他们以前的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并不想道出那一段过往,言简意赅道:“就是,发生了一些事,然后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周以知的情绪,林与阳知道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一些故事,但她也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,房子里已经没有一点声响,所有人都进入了睡梦中,只有床头的夜灯发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闭上眼,脑子里就是今天早上遇到陆清献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里满是凉薄,身形高大消瘦,宽肩长腿,陆清献喊出她名字的时候,周以知还觉得有些虚幻和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,捋了捋思路:首先,我和林与阳还有她对象一起吃早饭,她对象刚好是陆清献的好基友,其次,沈奕阳接了个电话,陆清献就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明明知道他们之前的那些事,为什么还要喊陆清献来?

        但想起沈奕阳打电话时说的话,貌似是陆清献自己来了,但不知道她在这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停止思考,她已经两个白天一个晚上没睡了,现在困的很,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梦里却浮现出一段回忆,是大二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的冬天雪下得很大,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雪,直至夜晚也仍旧似鹅毛般向下倾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田径场边的小亭子里光线很暗,陆清献低着头,垂眸下来,根根分明的睫毛微翘着,他的唇角没有一点幅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雪落在他的头上,肩膀上,顿时变成了一个白发老人。周以知取下他给她系上的围巾,递了过去。不知道在陆清献耳边低语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声音细不可闻,却又像冰锥一般刺击着周以知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算是栽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的话里带着自嘲的意味,他轻嗤一声,将围巾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梦的最后,是少年单薄又孤寂的背影,却不曾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,周以知按照制恒告诉她的入职时间准时报道,她第一眼看到制恒时,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大厦耸立,直入危云,看着气派又宏伟,还有一块近三米的牌子,上面硬生生的刻着四个字:制恒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座楼,周以知莫名的有些腿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到公司内,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在她身上。这是周以知第一次穿职业服装,白色的衬衣,黑色短款包臀裙,还有一件宽大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性感又妩媚,气质顿时成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完一系列入职流程,她就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。一切还有些不适应,一层楼的空间很大,感觉容得下几百个办公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着胸前的工作牌,上面有自己的照片,还印着“实习生”三个字。她有些欣慰,自己已经有了工作了,她的人生顺利的进行到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人入职第一天没什么工作要做,简单的熟悉了一下同事和内部环境,周以知剩下的时间就待在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周以知也跟同一层的同事熟络了起来。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样貌出众,所有人都想认识这个新来的美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常是别人主动跟她打招呼,周以知也会笑着回一个。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她很高冷,周以知是面瘫,没什么表情,没人敢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久而久之,他们也发现周以知其实也是很好接触的,只是她比较内向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和其中一个比她早进公司的实习生较熟,而且她就坐在周以知旁边的位置,叶诗悦很热情,甚至是,热情过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见到周以知的第一天起就主动和周以知说话,邀请她吃中饭。周以知也不讨厌她的这份热情,反而很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了一周后,周以知对公司内部的事务都熟悉不少,对于自己的工作也更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,公司上上下下的高管老总都在场,据周以知听到的,好像是关于要开创一个新的理财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这些跟她没关系,周以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,她连会议室都没进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忽然滑动椅子坐到她旁边,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,用手挡在自己嘴边对周以知低声道:“以知,你知道我们公司最帅的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被她这副样子逗笑了: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莫名的想起沈奕阳,如果不是以前对沈奕阳有些刻板印象,周以知也会觉得他一表人才。他也在制恒,但周以知从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露出一副嫌弃的模样,叹息道:“这都不知道?亏你还上了这么久的班。我们公司的总裁和副总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疑惑道:“我不就上了一周班吗?而且,我连总裁那些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不卖关子了,直接了断的告诉她:“算了算了,一看你就对这类东西的研究没经验。”她有些得意,模样好生可爱。“告诉你吧,就是总裁陆清献和副总裁沈奕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!!陆清献?!!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以为只有沈奕阳在这家公司,陆清献怎么也掺一脚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整个人呆滞住,叶诗悦没注意到她的表情,滔滔不绝起来:“其实最帅的还是陆总裁,陆清献平时笑都不带笑一下,看着就让人寒颤,但是真的好帅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我还有幸看见过他们在会议室里开会的样子。真是太帅了!!我从来没见过那么高雅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陶醉起来,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,周以知无暇顾及这些。她想到之前去吃早餐的时候,难怪陆清献会过来,他们俩大概是住一起,刚好又是正副级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自己和他们在同一个公司,以后见着了得多尴尬,周以知已经想象到那个画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想起自己好像没有见过他们,问道:“那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叹了口气,语气里带了些无奈和失望:“人家官儿可大了,我们这种小实习生怎么可能见得到?他们现在在顶楼喝茶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不再继续讨论,转头又继续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松了口气,既然人家是大官,那么跟她也扯不上关系,她现在在公司的低层,跟他们更是隔了一个世纪之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想起之前,她和陆清献说自己被公司录取的事,虽然没说是哪一家,但陆清献应该知道她被招进了自己的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当时和他打招呼,他认为周以知是在套近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收了收心思,尽量把注意力集中,她得尽快把财务分析做好,保证她能够实习生转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部门主管突然出现,她是个中年女人,锐利又庄重。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人,不断走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到周以知,快步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甄幂语气凝重:“周以知,你做好准备,上层要求你为明天的会议整理记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到这话,就像是化为了石像被雷劈开,她在崩溃的边缘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甄主管,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莫名其妙,为什么会让一个刚来不久的实习生做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形象好,老总喜欢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得极为自然,像是理所应当。周以知也只好认命,也没什么大不了,不过是在那么多上司面前站着整理记录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第二天,周以知突然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的会议,老总是一些油腻身材走样的老男人,哪成想,一整个会议室里都是精干稳重的中年男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个个都看起来凶巴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理了理衣衫,抚平着自己的气息,她推开门,目光应声聚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面部表情平静,看起来经验满满,毫无紧张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到投影幕前,双手叠放在腹前。眼神巡视一圈,最前面的中间那位,应该是董事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旁边就是陆清献,紧随其后的就是沈奕阳和其他高层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梳着背头,看起来毫无违和感,反而体现出高贵感,鼻梁上框着金边眼镜,身上的西装更是整洁矜贵,和以前的他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周以知产生了一种,和他认识是高攀了的感觉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1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