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3章 以献

第3章 以献


会议室里气氛很凝重,像是降到了冰点,让周以知有些坐立不安。她站在一边听着,对于这方面事情她没有任何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脑子转的快,在会议前,问了几个前辈后就差不多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持续了很久,大多是陆清献在发言,其他人予以评价和附议。那一刻,周以知觉得,自己跟他的距离太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是个成功的人,闪闪发光的耀眼的太阳,无论是在哪都是最出众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太听得懂,几小时过去,她都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晚上八点,会议结束了。会议室里只留下几个人,与一开始满满堂堂的情形形成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在整理资料,坐在电脑前,手飞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。她注意力集中,完全不管其他无关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敲完最后一个字,她的神经才放松下来,合上电脑,周以知才发现会议室里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几盏灯点亮着,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幽暗密闭,周以知不禁背后发凉。挎着电脑就赶紧走,这一层除了会议室,灯全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看不见五指,周以知没带手机上来,只能摸着东西前进。不知绊倒了什么东西,周以知也随之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吃痛的捂着膝盖,皱着眉啧了声。感到身后有脚步声,周以知提高警觉,不敢出声,感觉自己身处于恐怖片的现场,只能她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在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男声,听着有些淡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声音以为是高层的职员,想让他开个灯,方便自己下去。她站起来,把包臀裙往下扯了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新来的实习生,周以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沉默须臾,迈开步子不知走到了何处,就在周以知以为他要走之际,灯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漆墨黑的楼层顿时充满光亮,周以知被灯光刺得眼睛睁不开,手挡在眉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朝她走来,周以知缓缓睁眼,看清了来人。是陆清献,他换了身衣服,头发也梳了下来,不像刚刚会议上那么庄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没有表情,皮肤冷白,看起来有些让人发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停下脚步,质问:“你在这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整理会议记录。”周以知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了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态度很不好,和之前的慵懒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没再回话,周以知想问问他为什么还没回家,脱口而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打断她的话:“叫总裁,实习生进了公司就得意忘形?

        “直呼上司的名字,我现在就可以把你开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很冷淡,语气里带了刻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噤了声,她被陆清献这句话吓住了,那强大的气场顿时把她轰出了八米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什么要这样说?

        装作不认识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懵,有些懊恼。她不明白陆清献这样做的目的,难道是嫌自己是个实习生,说出去太丢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说,他在维持自己高冷的形象,虽然已经没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低着头,细声道:“那,总裁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周以知转了身走到电梯处。她只想赶紧逃,实在是太吓人了,陆清献那张脸没有任何表情的冷眼看她,像个恶魔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下至自己所在的楼层,周以知有种解放了的感觉。同事差不多也走光了,所幸,叶诗悦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到自己的位置,她不打算把刚刚的事说出来,有些难以启齿。叶诗悦正在加班,虽然她平时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的学历和周以知不相上下,做事也是宇宙无敌霹雳级的靠谱,甄幂对她挺赏识的,似是已经打算好把叶诗悦转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抱怨道:“我不明白,为什么要喊我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还有些不明状况,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只知道她今天被喊到上层去了,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录会议资料,那些上司走得比我还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常,你被喊上去的时候,就要做好忍辱负重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双目始终不离屏幕,周以知也不再打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邮件发送过去后,她就打算回家了。叶诗悦和她不同路,她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大厦后,周以知站到路边拦车,打算乘车到地铁站,再坐地铁回家,可能是因为时间太晚了,马路上没有的士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边的路灯发出昏昏暗暗的黄光,夜晚与白天完全不是一派风景。周以知不能喊林与阳来接,她自己也没有车,平时也是坐地铁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只好死等着,寒风拍打在她的腿上,薄薄的丝袜根本抵御不住,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需要,周以知可能永远都不会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好半天,周以知都想走到地铁站去了,正打算离开时,一辆黑色的车突然停在面前,那人降下窗户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的脸随之露出来,他抬了抬下巴,示意周以知上车。见状。周以知也不委婉了,直接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以后也是自己的姐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刚上车周以知就后悔了,后座上还有个人,陆清献倚在窗边,捏着眉心,样子很憔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靠着另一边坐下,正襟危坐。沈奕阳也没问她家在哪,朝着一个方向就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大概也知道原由,便没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三人都没说话,车内只有轻音乐的响声。气氛很微妙,周以知也是好做做样子玩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云尚公馆后,沈奕阳把周以知放下车,周以知郑重的朝沈奕阳道了谢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却摆了摆手:“别谢我,谢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,沈奕阳就疾驰走了,与刚刚送周以知回家的速度完全不一样,现在的速度更像是在飙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有些迷惑,为什么要谢陆清献?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狂风拍打过来,周以知才吓得赶紧跑回了家。高跟鞋很是蹩脚,穿着一点都不舒服,真不知道上个班怎么这么多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到了玄关处,脱下高跟鞋,脚后跟传来一丝刺痛,她看了看,脚后被磨出了血泡,已经溃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皱紧了眉,很是烦躁,她换下拖鞋走了进去,林方平和蒋淑貌似已经睡了,只有林与阳的房间底下还露出光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,林与阳正在玩手机,脸上还敷着面膜,见周以知回来了口齿不清的说:“阿川,怎么回得这么晚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把今天的遭遇都和她说了一遍,林与阳把面膜丢进了垃圾桶里,不厚道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惨呐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无心回答,只觉得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今晚是阿阳送你回来的咯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点头,不知道该不该说沈奕阳走前对她说的那句话。想了想,还是闷在了心里,不然又会牵扯出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洗完澡,周以知回到自己的房间,褪去满身的疲惫,坐到地毯上拿棉球沾了点碘伏在血泡上涂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明天是穿不了高跟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包扎过后,周以知就爬上了床,睡前翻了翻手机,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微信列表里还有陆清献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次对话还是两年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奇的点进陆清献的朋友圈,好家伙,什么都没有。除了一只猫的头像外,几乎都是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进他的头像,像是随手拍的,一只橘猫趴在沙发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她摁灭了手机,回想起今天陆清献对她的态度,他既然要装作不认识我,干嘛还要载我一程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自己有些白眼狼了,人家送了自己一趟,她倒还挑人家的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可能,是因为大二的那件事他还心存芥蒂?

        愧意涌上心头,周以知想替他找个借口,或许他是有苦衷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把被子盖在脑袋上,不再想这些,她现在只需要把现状的生活过好就行了,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天,周以知没穿正经的西装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换了身较日常的衬衣和长裤,脚下一双平底板鞋,头发低盘着,落下几根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随性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和她同时出门,两人一起坐地铁到了西区的商业中心,这里离制恒还有好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芷州市分为四个区和一个市中心,她们住在东区,但公司都在西区,西区离市中心也近些,也比其他三个区要更加繁华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的公司就在这,和周以知告了别后,她就自己进了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打了个车,很快就到了制恒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里的人不论男女,都西装革履,只有她穿得不是那么的正式,周以知可能是第一个打破这条规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电梯关门前挤了进去,里面的人是谁周以知都没有来得及看清。她刚想看看是哪个人这么不厚道,看见来了人还不拦一下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抬头,差点让她把早餐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很意外的是,他居然也没穿正装,一身黑色运动衣套在身上,有几分少年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周以知不是第一个违规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语无伦次:“陆——总裁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撇了她一眼,嗯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离周以知所在的楼层还有一段距离,她看着电梯的显示器,心里默数着楼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穿正装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突然冒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是也没穿吗?仗着官大欺负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——”周以知不想把自己脚磨出血泡的事情说出来,有些尴尬,随意找个理由应付一下“正装洗了,没得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没再追究,也许是嫌麻烦,低下头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门一开,周以知马上就冲了出去,她一秒都不想多待,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陆清献这么吓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松了口气,步子缓慢的走到位置前,悬着的心落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头,电梯里的陆清献很是不解周以知的行为,至于这么害怕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是鬼?

        走出电梯,看见他的人无一不恭恭敬敬,其中甚至有比他年纪还大的人。陆清献一一点头回应,即使他不穿庄重矜贵的西装,不戴金边眼镜,他也是别人眼里的不可触碰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来了还没多久,椅子还没坐热,甄幂就让她写一份报告,未免也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算再怎么需要业绩来巩固转正的几率,也不用安排的这么紧密吧。周以知安慰自己,就当这是甄幂看得起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凑过来,替她打抱不平:“我怎么感觉她自从上次你去整理会议记录开始,就恨不得累死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无奈,叹了口气。甄幂让她写的这份报告,她从来没写过,甚至连格式是什么样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不是弄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操,她不会是嫉妒你吧!?那么大的会议不喊她这个高管反而喊了你,是挺不合常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正在为报告搜索资料,漫不经心的回她:“那天她说,我长的好看,老总喜欢,可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其实并不在意这些,甄幂怎么看她那都不重要,周以知只想转正。制恒的实习生底薪都很高,那正式员工不得数钱数到手软?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时有些羡慕那些高层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小时后,周以知才把报告交到甄幂手中,她翘着二郎腿,有些轻蔑的看着那份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甄幂把文件夹夹住的报告往桌上一丢,报告随着惯性滑动直到边缘,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惊,她马上就要面临工作上的第一次教训,连心理准备都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个实习生,写出来的东西连小学生的作文都比不过!我真的怀疑你那学历是做的,周以知,麻烦你稍微拿出点能让人看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甄幂的话尖酸刻薄,现在就像个泼妇,对着周以知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刚打算解释,低沉的男音在耳边响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的,陆清献竟然出现在下层,他现在不应该坐在办公室里喝咖啡吗?难不成是来看我笑话的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心想不妙,不会要一天挨两顿骂吧?她咽了咽口水,只希望甄幂说的话不要太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陆总裁!我这是,在指导实习生呢,她没什么经验,写出来的东西……简直看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甄幂立马站起来,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指导?

        你管那叫指导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顿时无语,让她对甄幂的看法完全颠覆了,这个女人比她想的要更势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动了动眼,看向桌子上那份报告,又看了眼周以知。狭长的眉眼里透露出一分寒意,唇线拉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那份报告看了起来,周以知感觉自己已经被架在了断头台上,手心不停出着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陆清献放下手里的报告,吐了口气。周以知已经有了赴死的准备。而接下来陆清献说的这句话,让甄幂难以言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眉眼锋芒,一只手插在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甄主管,你找茬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12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