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4章 以献

第4章 以献


空间狭隘的办公室里,三个人围在一起,显得有些拥挤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在一瞬间凝固了,甄幂狠狠地愣住了,似是不敢相信陆清献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甄主管,你干了三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的语气很冷,出口的话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甄幂迟钝的点了下头,还没回过神来,她哪能想到,自己会被陆清献“逮”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难道会连这种东西都搞错?”他的审问虽然简单,但听起来十分苛刻。“实习生根本就不能写这种报告,就她这点经验,能分析出股票指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心里隐隐觉得,陆清献的话外意思,就是说她能力不够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说,打心底的瞧不起她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警告道:“这种错误再犯……”他转身,丢下一句话。“你就收东西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见状,也跟着走了出来,虽然她不是一个记仇的人,但是看见甄幂被骂,心里还是有一阵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和周以知从甄幂的办公室里出来,其他同事从刚刚甄幂在训周以知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往办公室的方向投入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们齐刷刷的全看着周以知和陆清献,这让周以知脸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知道陆清献为什么会突然下来,还帮她化解了这次麻烦:“总裁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长了记性,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她就牢牢记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,是总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整理了下衣领,随口道:“来视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哦,总裁确实是要搞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探着头,朝周以知挤眉弄眼,大概意思是——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冷着眼,对着面前的人们说道:“热闹看够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哗然一片,那些人又都低下头继续埋头苦干,不敢言语。这热闹可吃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多言,简单向他道了个谢后,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陆清献巡视了一圈后,就上高层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密密麻麻的数字和股票晃得眼睛疼,周以知现在一看到这些就觉得头疼,她再也不想再和金融扯上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撑着脸,回想着刚刚的事。叶诗悦忽的凑来,一脸八卦的样子:“诶,以知,甄幂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人打断了思绪,周以知撇头看了看她,想起刚刚陆清献说的话,温声道:“好像是,她给我找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,刚刚总裁是这么说的。甄主管让我做一个报告,但那不是我能做的范围之内的,然后总裁看到了,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再继续说,脸上的表情很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眯着眼,很认真的思考了下,然后冒出来句:“我感觉这总裁还挺好的,对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特意圈画出来,是“对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对我好?

        对我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脑子里浮现出陆清献那恨不得吃掉自己的模样,跟“好”这个字搭不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一定感觉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看着她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耸了耸肩,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,总之,陆清献这个人真的,太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连是上了两个月班,甄幂都没有再来找周以知的麻烦,只是偶尔让她做几个报告和总结,多半是被上次的事情影响了,怕丢了饭碗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刚好是宣布转正的时间,叶诗悦握着周以知的手,很是紧张,周以知甚至已经感受到她手心出了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知,咱俩必须要一起转正,不然,没有你活不下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一开始还鼓足了劲,握着周以知的力度不断变大,说着说着,又紧张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拍拍她的手,给她顺顺毛,实际上是她抓得太紧了,手有些生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诗悦,别紧张,我会转正的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她们就被喊进了办公室,一同的还有其他几个实习生,里面的气氛很凝重,更多的是紧张和迫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想转正,来这种大公司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肉眼可见,周以知在制恒的每一天,任何一个人都是兢兢业业,她自己一天就要写好几份总结,分析很多次市场经济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是合作者,也都是竞争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不同的环境受到的影响是不一样的,周以知不能确保,如果自己是在一个人心涣散,没人积极上进的公司里,她还能像现在一样有十足的信心转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每个人都热情亢奋,都想往上爬,每当自己在休息的时候,看到别人在努力工作,是一种心理压力也是一种精神鼓励,手就不自觉的开始在键盘上敲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很如愿以偿,叶诗悦和周以知都留下来了,但是有几个和她们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却没能转正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种事,周以知并没有太多想法,她简单安慰了她们几句就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喝着杯子里的温开水,水蒸气缓缓冒出,眼前,叶诗悦正和那些人道着别,难以分舍的抱住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分开,不是很正常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在大街上行走,身边擦肩而过的人,也是在和自己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职场上,这些就更应该看得开。周以知虽然没什么经验,但内心想法坚定,她只需要保持好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,也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叶诗悦才边擦着眼泪边抽噎着回到位置上,鼻子通红,看着还有些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又不是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温声安抚着她,语气温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知,你……你怎么都不伤心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咧着嘴,声音还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这是必不可免的。与其为他们伤心,不如为自己转正而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似是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:“是哦,那确实该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叶诗悦的心情好转,周以知又开始计划着自己转正之后的任务。之前的主要核心是为了转为正式员工,有稳定的收入。但现在看来,她应该要往高层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对于今天转正这件事情来看,她心里已经有了底,她这段时间的努力都是那些领导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周以知并不觉得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,本就属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林与阳为了庆祝周以知转正,刚好第二天是休息日,带着她去西区商业中心吃晚饭,当然,少不了沈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林与阳把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周以知之后,她就越来越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会当着周以知的面和沈奕阳打视频或电话,甚至出去吃饭也从来不会落下他,简直就是黏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早就习惯了,她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店里暖气很足,肥大的羽绒服穿着很热,周以知干脆脱了棉袄,只留下一件修身的打底衣。贴身的衣服勾勒出优美的曲线,将她修长的脖颈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店里的人,无一不例外往她们这桌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沈奕阳也来了,后面还跟着陆清献。看样子应该是急匆匆赶来的,陆清献脸上带着不耐烦,似是被人硬拉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见他时还有些惊讶,但很快又恢复原样,毕竟是自己转正的日子,作为上司,陆清献应该是有理由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多半应该是沈奕阳拉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和上次一样,一张桌子两边是连体的长沙发,陆清献也还是和周以知坐在一起。但这次他们并没有发生“冲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刚坐下,冒出一句完全不像是会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出神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正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朝他笑了笑,很真诚的感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没再回话,掏出手机漫无目的的把玩着,对面的情侣依旧不把他们当人,疯狂的撒着狗粮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干脆原地结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起点好了菜,各自做着各自的事,周以知最近喜欢上了玩游戏,是叶诗悦推荐给她的。周以知对游戏这类东西并没有兴趣,但是在叶诗悦的再三强调下,她还是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外的是,这款游戏她还挺喜欢的。几周下来,周以知就上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屏幕里五颜六色的画面,周以知的手快速的在上面按动,表面上她得心应手,其实内心很慌张,技能按键都是乱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疯狂输出下来,周以知的人物角色被干掉了,很快,那一局就输了。她开始有些郁闷,一个游戏她都玩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干脆不玩了,放下手机,看看周围的情况。林与阳和沈奕阳不知道在聊些什么,周以知很明显的看到,林与阳耳根赤红,沈奕阳坏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不知道又在说些什么小情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无意扭头看向陆清献的方向,发现他并没有在看手机,只是闭着眼休息,看样子很是憔悴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个工作日,陆清献几乎是整天都待在办公室里,每次有机会上到高层送资料,周以知都是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到他,在电脑面前敲击着,旁边总是堆满了合同和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是什么时候当上总裁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大二那件事过后,周以知就很少再看到他了,会不会是从那段时间开始,他就已经在为自己的事业努力了?

        关于陆清献的事情,自从大二开始,周以知了解的也就越来越少了。或许一开始周以知还会定期问问沈奕阳,但久而久之的,她也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后,林与阳没有和周以知一起回家,她和沈奕阳走了,周以知也不好管太多,只是该想想怎么跟林方平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助兴,他们都喝了点酒,陆清献没怎么参与,只喝了几口,一整局下来,酒杯里的东西还剩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愣是被林与阳灌了三杯,奈何她酒量不好,第一杯就有些不省人事了。周以知喝醉了根本没法回家,陆清献说跟她顺路,干脆就捎她一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饭店外的停车场上了车后,周以知还不太清醒,陆清献只好把她放在后座。她躺在车上,车里飘着一股幽香,周以知只听到一声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区的红绿灯很多,一路上停停顿顿,陆清献全神专注,手指在方向盘上点着,有些不耐烦的等着红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斜眼看了下后座的人,身上盖着厚重的羽绒服,脸上红晕,睡得很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线带了些嘶哑,却不掩柔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回头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闷哼了声,仿佛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干嘛一副……拽上天的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挑了挑眉,沉默须臾,刚准备开口,红灯却变成绿灯了,后面不断传来鸣笛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踩了油门,边注视着前方边回答她,语气有些漫不经心:“怎么?你看不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有马上回,还有些没反应过来。醉意冲击着脑袋,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看不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把我骂一顿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像是思考了会儿,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:“不,不行……你是总裁,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被她逗笑了,知道我是总裁还敢对我有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有沉默片刻,直到下一个红绿灯,陆清献这次倒不觉得不想等,反而来了兴致,这个喝醉的人还不太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转过身,语调比平时要轻快些:“喂,周以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到声音,眯开眼缝: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转正了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认真的道:“嗯,我好不容易争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想起她之前勤勤恳恳的模样,没想太多,她确实挺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重新坐好,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:“那你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记住,我是你的上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林与阳给的地址,陆清献把她送到了云尚公馆的大门口,这里的保安不让陌生的车辆进小区,必要的话还得填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只好停在小区外的马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解开安全带,走到后座,拉开门把手。座垫上的人睡的正香,身体跟着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喊她:“周以知,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完全没听见,仍旧自顾自的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耐着性子,声音大了些:“周以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她稍微动了下,但仿佛就只是给个信号一般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开始烦了,直接把她拉起来。周以知被人打扰睡觉很是不满,皱着眉头,脸上还有两圈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拉起她,让她坐着醒会儿神。周以知忽地抖动了下,接着又收紧腹部,头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感到一丝不详的征兆,赶紧把她往门外拉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声呕吐的声音,一团糊状的物体掉在地上,还冒着热气,看让去很是让人反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抿紧了唇,很是难言出此时的心情,脑子里满是刚刚周以知吐出来的那一幕,他捏着眉心,周以知还垂着头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。

        闷臭味一点一点的传来,陆清献带着周以知先下了车,待会儿再来处理这些污秽。只不过,周以知现在这副样子,怎么回得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过周以知的父母,看起来很温和易近,但是对于家教和规矩方面很重视。之前大学出去唱k的时候,周以知也喝醉了,当晚回去的时候应该被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晚是他送周以知回去的,所以他亲眼目睹了林方平见到周以知的模样是,脸瞬间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马路旁,冷风不断传来,周以知穿的是裙子,她现在全身都缩着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看见不远处有一家便利店,只好先带着她进去,一路上周以知一直在喃喃自语,陆清献一句都听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见她说:“搬出去……有钱了可以搬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哦……我转正了……有钱了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听得稀里糊涂的,不知道她在胡言乱语些什么,周以知走不稳,一会儿往马路上偏,一会儿往陆清献的方向偏。好不容易到了便利店,陆清献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周以知带到椅子旁坐下,在店里买了一罐蜂蜜和一瓶水,让店员帮忙调成蜂蜜水。陆清献长相清俊,店员没少看他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拿上蜂蜜水做到周以知旁边,她看起来清醒了一些,但脑袋显得昏昏沉沉的。见陆清献来了,傻乎乎的挤出一个笑容,像个稚气未脱的小孩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把水递到她手边,说道:“喝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乖,拿起水喝了起来,眼睛一直盯着陆清献看,很是可爱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见她这副模样便不再看她,看了眼手上的表,已经快十点钟了。想起今天晚上的事,他心里暗骂沈奕阳那个混蛋,带着姑娘就走,什么事都抛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说起来,好像是他自己提出和周以知顺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看她一副醉醺醺的样子,陆清献早就自己走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周以知脸色稍微回复正常了些,陆清献就提着剩下的蜂蜜和水带着周以知回她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小区,周以知又开始胡言乱语:“陆清献,你要带我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实话实说:“去你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表情忽然喜悦起来,还拍着手:“你要去我家里玩吗?我要和我爸妈说一声,你也要和你爸爸妈妈说一声,不然他们会担心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被她这话弄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又说:“你要不在我家住算了,明天我们一起去上学,还有与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学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玩意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看她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,明白她是把自己当成同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陆清献一直不回答自己周以知有些生气了,微嘟着嘴:“陆清献,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注意力一直在脚下的路上,他想快点把她送回家,然后去处理那些呕吐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附和道:“行,我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又笑起来,说着一些幼稚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敲响周以知家的门,她才开始消停。蒋淑来开的门,见屋外有两个人,而且有一个并不是自己的女儿,脸上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很礼貌地说道:“阿姨,我是周以知的同事,她喝醉了,怕她路上不安全我就送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淑点着头,丝毫没有怀疑,朝他道谢:“好的好的,麻烦你了小伙子,这么晚了还劳烦你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笑着点头:“没事,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林与阳不在蒋淑又问:“与阳没和你们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这茬,陆清献一时也不知道怎么糊弄,之前沈奕阳说过不能让周以知的父母知道这件事,他也不好道出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只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:“那个,她吃到一半被公司叫回去加班了,说今晚要在同事家处理一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淑没有怀疑,又向他说了几句谢谢后,就把周以知带了进去,陆清献也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再醒来,周以知还迷迷糊糊的,身上的衣服还没换,头有些疼,昨晚发生的事完全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黏黏腻腻,很是不舒服,她先拿着衣服去浴室里洗了个澡。洗完澡才觉得清爽了很多,脑袋也没有刚起来的昏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房间里,周以知才后知后觉的想起,自己昨晚是怎么回家的?还有,怎么跟林方平他们解释林与阳没有回来的事情的?

        她脑子一窝蜂的乱起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先跟林与阳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在哪,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几条未读信息,出乎意料,是陆清献发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指尖有些发颤,她脑子里开始浮现一些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昨晚是我把你送回家的,还有你姐姐的事我也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你爸妈没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条是隔了一段时间后才发过来的,像是在犹豫该不该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以后不能喝酒就别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肯定了内心的想法,她感觉脸上热烘烘的,虽然是昨晚的事情,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发誓,这辈子都不会喝酒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11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