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5章 以献

第5章 以献


双休一下子就过去了,林与阳两天都没有回来,按照陆清献的说法周以知拖延了两天时间,但是林方平和蒋淑已经严重怀疑了,下次就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泡好得差不多了,怕穿便服会被上级批评,周以知还是换上了正装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前两天的事,周以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清献了。况且,她还断了片,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会说了些什么吧?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做了点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敢再想了,今天尽量躲着点。想着自己一周也见不到他几面,周以知也并不是很紧张,只要自己不往上层走,陆清献不往下层来,他们俩就见不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到位置上,穿了一阵的休闲服,现在换上裙子还有些不太适应,像是被束缚了一般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公司规定了不准穿便服,但她穿了这么久的便服,却没任何一个领导批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出缘由,周以知也只好作罢,可能太久没人破规,忘记了吧。虽然现在已经转正,但周以知不能停留在正式员工的阶段不动了,她得继续往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层薪水以及舒适的办公室像是诱惑一般吸引着她,整个人仿佛打着鸡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了一上午也没见着陆清献,周以知也把那件事忘到了九霄云外,心想着今天是遇不到他了。她靠在座椅上,眼睛撇了眼电脑下方的时间,临近饭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了好一阵,周以知肚子也饿了起来。她开始商酌着中午该吃些什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情莫名的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没有遇到陆清献,不用思考那件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周末的时候被派去紧急出差了,所以周以知今天中午只能自己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想不到该吃些什么,她打算先下楼,看看有哪些好吃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到电梯前,另一座电梯在维修,所以只有一辆可以坐。电梯刚好停在了陆清献所在的那一楼层并且暂停了一会儿,然后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紧张,应该不会那么巧吧?

        红色的指示灯停了下来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出现的是几张较陌生的脸并没有看见陆清献,周以知松了口气。可她刚走进去,电梯就发出了刺耳的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超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无一不看着她,周以知只好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抱怨这个电梯了,制恒那都好就是电梯太小了。平时两座电梯都会挤满了人,如今还有一座正在维修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又重新上来,经过她这一层的时候又径直上去了,恰巧还是停在了陆清献所在的楼层。周以知已经开始不耐烦了,懒得再顾忌那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等会是谁她都要上去,况且,也不一定是陆清献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门再打开的时候,里面非常的空旷。周以知心情才舒畅了一些,可当她看清了里面的人,刚伸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他长的很高,比周以知高了一个头,这副样子很是冷峻。

        画面就这么僵持着,他看着她,她看着他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秒钟后,电梯门开始合拢,周以知想着自己还是坐下一趟吧,虽然她的肚子已经饿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将关闭时,门又打开,周以知还有些不明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的语气极近威胁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只好认命,僵着身子像机器人一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礼貌性地向他问好:“总裁中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只是点了点头,一如既往的高冷。

        电梯不间断的往下降着,明明里面开着暖空调,却让周以知感觉有些冷。陆清献始终不发一言,这让她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发出“叮”的一声,周以知刚想走出去,却被人叫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把眼镜取下来放进口袋里,随即又看着她:“等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迟钝地点了点头。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去后,她发现陆清献并不在后面。他不是下来吃饭的吗?周以知又回头看了几眼,陆清献确实是没有下来。可能有什么东西忘拿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后,周以知想起中午时陆清献说的话,又坐了一趟电梯上楼。她在心里预言陆清献等会儿要找她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了他办公室的门前,陆清献正在泡咖啡。周以知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他的办公室,今天算是涨了见识,陆清献的办公室里还配置了一个私人咖啡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心里有种难言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叩了叩门,陆清献闻声看了过来。他看清来人,放下手里的杯子,坐到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地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开了门,站在他面前。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,基本上没什么员工在这里,都在抓紧时间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把手叠在腹前,问道:“总裁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咳了两声,直奔主题:“你吐了我一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脑子都快黑了,这种事他就不能委婉一点的说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平复了下心情,这件事让她更加肯定了前两天发的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强壮镇定,硬着头皮说:“那非常不好意思,您是需要我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瞬间觉得自己成了一位礼仪小姐,出口的话比平时要谦卑尊敬好几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咖啡泡好了,杯子中的液体不断向上冒着热气。陆清献悠然自得地走过去,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而后又坐回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头注视着咖啡,手边用勺子在里面调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己清理过一次,只是――”他顿了顿,似是在思考着要不要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些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着听着耳根就红了起来,这都是自己做的糗事。她也逐渐明白了陆清献的意思,大概会让她再去清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陆清献抬头看着她,眼神略有些锋芒:“你再去清一次,最好把味去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机他从抽屉里抽出一把车钥匙,放在桌上,朝她的方向推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出神,没有接过钥匙。她在思考该怎么把味除掉,既然陆清献都说了还有味,过去了两天还没稍降一些,那味应该还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有些无语,拿着钥匙就走啊,还等着我留你喝茶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持续了几秒钟,周以知见这办公室里安静得过分,才缓缓回过神来。见陆清献正一脸不悦的看着她,周以知还有些蒙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往下看了看,看见了桌上的钥匙,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出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连忙拿起钥匙,然后往外走,还毕恭毕敬的跟他说了声“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午休差不多到了尾声,周以知不能耽误工作,想先把手里的工作做完后,等下了班再去给陆清献清理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得早些做完,争取在陆清献下班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位置上,叶诗悦刚好也回来了,她看起来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拉过椅子,重重地坐了下去,像是没了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瘫坐着,不忘跟周以知抱怨:“狗领导……为什么要派我去出差?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的声音很虚弱,丝毫没了平时暗地里骂甄幂的狠劲。看样子她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停下手里的工作,说道:“有这么累吗?你这样让我以后都不敢去出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缓了会儿,也逐渐好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做出很夸张的表情,不断地向周以知吐槽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叶诗悦才停下来,她看了眼时间,像是注意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有些惊讶,说道:“以知,那么早你就上来工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诚实地道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露出些许难言的表情:“你可真是个工作狂。要不是你坐我旁边,我可能转正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实的原因周以知又不好说出来,难免会让叶诗悦猜忌她和陆清献之间的关系,而且,这事情说出来她自己都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班后,周以知貌似是第一个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站起来穿上外套,提着包准备走时,才发现人还坐的满满的。就连叶诗悦都还在奋发向上,想着自己工作做完了,应该是可以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她也就早退这么一次,甄幂要说她的话也没什么权威性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叶诗悦道了别后她就走了,甄幂看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虽然对她并没有很大的意见,但也没想到自己转正也仍旧要和她待在同一屋檐下。但是自从上次的事情后,甄幂出了工作就没和周以知说过话,反倒是开始针对叶诗悦了,这也是为什么叶诗悦天天抱怨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气逐渐冷了起来,单靠一件外套抵不住风寒。周以知看到有些同事在外面套了一件厚的外套,所以她也学着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公司里开了空调,所以基本上在里面都不穿外套,只有回家的时候会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在便利店里买了条毛巾和一瓶水,在地下车库找到陆清献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辆黑色的宾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车很是符合陆清献的气质,显得矜贵又高级,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常常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仿佛任何事都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门,冒出一股味,确实挺冲。周以知把提包放在后座没被呕吐物“迫害”的座位上,然后打湿毛巾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擦了许久,味道是淡了些,又打开窗通通风,但是仍旧有一股淡淡的臭味。周以知也没了办法,实在想不到该怎么遮掩这股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包,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,再估摸一下陆清献什么时候下班。周以知的手在里面翻动着,手机不是为何被压到了最里层,她看见了自己的香水,顿时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点香水会不会好些?

        玻璃瓶晶莹透亮,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,拿在手上就能闻到它淡淡的栀子香。这香味并不是很浓,而且流动性很强,喷一点就能充斥着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记得陆清献好像并不讨厌栀子香,就往车里喷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臭味顿时被栀子香取代,随着分子的运动,满车都是香味。过了一会儿,周以知确认了没臭味了后,才放心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车库,陆清献恰好也从公司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到他面前,手里还提着毛巾和没用完的水,把钥匙递给他:“车里大概没臭味了,我擦了几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周以知又补充道:“如果还是难闻的话,我可以再清理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接过钥匙,然后淡淡地“嗯”了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这种态度周以知已经习惯了,便也自己搭车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周以知翻了翻包,发现香水并不在里面。她又摸了摸口袋,依旧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凭着记忆回想了下,记得自己是把香水放到包里了的,肯定不在车上。周以知有些心烦,怎么突然就不见了,里面还有许多没用完,是不久前刚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周以知只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陆清献又检查了下后座确实是没有臭味了,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自己当时都快把座位的皮擦破了,也还是没有效果。周以知擦了几遍就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又思考了会儿,想不出来他就打算回家了,刚准备关上门,却发现坐垫下有个方方面正正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来看了看,好像是瓶香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喷了一点闻闻气味,发现这和车里的淡香闻起来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明白了,这香水应该是周以知的,她大概是往车里喷了些,才除去了这些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把它揣进兜里,发动车子驶离了公司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10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