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6章 以献

第6章 以献


隔天清早,窗外阴沉沉的,像是马上就要下一场大雨。乌云密布,虽然平时也没有出现太阳,但今天要格外的昏暗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化完妆后,提前把雨伞放在玄关的位置,以防今天会下雨,到时候带到公司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吃过早餐后她就出发了,林方平和蒋淑竟然没有再问林与阳没回家的事情,周以知也不好问他们,万一自己又把这件事牵扯出来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了公司,周以知才发现自己忘了带伞。她有些对自己无语,都放在门口了,并且还自己提醒了自己一遍,却还是忘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到位置上,叶诗悦家住得离公司近些,来得也比周以知要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凑过来和周以知聊天:“今天好像有个合作公司的代表要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边打开电脑边应着她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想了想。“我听别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今天莫名的没什么动力,还不想这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。她干脆就专心地和叶诗悦闲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家公司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仔细回忆了下昨天跟别人打听的消息:“好像是竣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锋一转,突然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不是重点,竣辰这次派的是他们公司的ceo,也是董事长的儿子,总之,就是个太子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一应着,说道:“所以呢,他是太子爷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又流露出一副花痴的样子,仿佛垂涎三尺:“主要是他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,但凡是叶诗悦主动聊起的男人,那个男人就一定很帅,不然的话,她也不会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舔了舔唇角,温声道:“你都说了他是个太子爷,权高位贵的,再帅你都只能想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似是给叶诗悦浇了一盆冷水,让她连想都不愿意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满地吐了一口气,向天抱怨道:“为什么帅哥都是我触碰不到的人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苦笑一声,接着又随意和她扯了些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差不多人都坐满了,她们才停下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下班的时候也仍然在下雨,今天上层的人似乎都很忙,也许是忙着接待那个合作伙伴。周以知上去交资料的时候,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,会议室里像是堆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没有看见那个“太子爷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站在公司门口,最近的一家超市离这儿也有些距离,跑过去也会被淋湿。她想等雨小一点再去买把伞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雨却丝毫未小,周以知决定冒雨跑过去。她手握成拳,另一只扯着包链子的手也紧了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只脚刚伸出去,背后却有人拉住她。她随着惯性转身,与那人对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含情的眼,似是在确认着什么。碎发搭在眉前,眉眼只显柔和,像个蓝颜祸水。他身着西装,看起来像是秉公办事的人。他很高,周以知不得不仰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视三秒,那人略有些失落的低下眼,但随机又微笑起来:“抱歉,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有些懵圈,被他这张帅脸吸引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弯了弯唇,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注意到她胸前的工作证,神色一顿。又抬起头与她对视,露出勾人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制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愣了愣,如实答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换了副口吻,稍有些正经:“很荣幸认识你,我是宋南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被他这句话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她舔了舔唇,思量着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朝他笑,“你好,周以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顿了顿,似是在思考着什么。周以知盯着他的脸,长得好生俊美,她不知怎么的想到了陆清献。他总是冷着脸,眉眼锋芒,眸子里透着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人就是完全相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垂眼盯着她的工作证,嘴里说道:“周小姐是经济分析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过神,确认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里带了些玩笑的意味:“看你这么精干,一定很厉害吧?要不来我们公司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话还未尽,陆清献的到来却打断了他们的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话里意味不明,有些生硬:“宋总这是要从我们这挖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您满意的尽管挖,只是这个――”他瞥了周以知一眼,“不太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到这话的时候,肺都气炸了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夸我你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不太聪明?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有苦不能说,只能一个劲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笑了声,解释道:“没有,我跟这位周小姐开玩笑呢。贵公司的人,我怎么敢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总觉得气氛不太对,她不想再多待,只是门外的雨仍不减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笑容可掬,淡淡地道:“你怎么还不回去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无辜,细声道:“没带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陆清献和宋南泽同时往外看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转身往回走,对着周以知说:“自己找别人借,你不会想淋着雨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头也不回的上去了,看样子是去拿伞了。周以知还以为他会好心地说“那我送你回去吧”,果然是空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又变成了最初的两个人,宋南泽又往外看了看,沉默了一会儿,他脱下自己的外套,递给周以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拿我的衣服挡下雨吧,前面好像有个超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接,婉拒道:“不用了,雨等会应该就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笑意不止,把衣服放在她手上,“拿着吧,就当是刚刚冒犯到你的赔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抿了抿唇,朝他道谢,“谢谢你,那衣服明天我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在屏幕上敲击着,抽出视线看她,“但愿明天还能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整个人已经出去了一大半,没听清他说的话,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盯着她的背影,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后,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,怕吵醒他们,周以知走路都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冬季,所以林方平他们睡得都比平时要早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把宋南泽的湿衣服挂在浴室里,打算等会儿把它洗一遍,她看电视剧里的人借了别人的衣服都是洗了一遍再还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漱完后,她把宋南泽的衣服洗干净挂在阳台上风干。又莫名的想起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他?

        一切从宋南泽抓住她开始就有些虚幻,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宋南泽看她的眼神却带着另一种情感,就像是――

        久别重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脑子里是他那张帅脸,要说颜值,陆清献是肯定要高于他的,只是吧,谁会不喜欢看一张笑盈盈的脸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陆清献那为数不多的笑容,但周以知怎么记得,他以前好像并不是这样的?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十六中的时候,陆清献虽然也为人淡漠,但却不似现在这般冰冷。他是学校里最受女生喜欢的人,那时候周以知和他做同桌,关系较好,因为这个她还被人针对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经常打架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,有时候就会让周以知给他擦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久了,每次陆清献只要脸上挂了彩,周以知就自觉地从柜子里拿出棉签和碘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现在的他,怎么看都是一副冷血无情的样子。像是被人硬生生的从骄阳里拉入寒冰,时间铸成他锋利的眉眼,棱角分明的脸廓带着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确实不知道他这两年经历了什么,让他性情大变,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少年,连被人用手指一下就会和他干架的少年,已经变得如大山一般稳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桀骜不驯,这个词离陆清献的青春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了下时间,周以知给林与阳打了个电话,询问她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很快就接了,传来轻快的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阿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么久没回家,周以知也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好气地道:“你怎么还没回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似是被她这语气逗笑了,电话那头传来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继续说:“林老爷子那边我可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带着笑腔:“明天我就回了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恢复平常的口气,“这几天你都在干嘛?为什么不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故作玄虚,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又闲聊了会儿,周以知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脑子里开始思考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时间过得好快。转眼间,自己都二十一了,离周济良和凌柔去世也过去七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林与阳有了男朋友,可能不久后他们就会结婚,到时候还会生一个女儿或者儿子,她就当姑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自己想得有点远,年纪轻轻就想当人家小孩的姑姑了,况且小孩还没出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成为她姐夫这件事,周以知由衷的高兴,庆幸这是一个自己还算熟悉的人,不用去了解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都是朝正轨出发,只是离她自己的目标还有些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居貌似还是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去到公司里,周以知到上层找宋南泽,手里还抱着他昨天借给她的衣服。找了半天,不出周以知的预料,他并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略有些失落地转身走向电梯,却撞见刚好出了电梯的陆清献和沈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步子加快,自己先走了进去,留下陆清献慢慢地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朝他打了个招呼,又低下头往电梯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看见她手里的衣服,大概摸清了前后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欠欠的,像是跩上了天,“怎么,没找到人很失望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疑惑,她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轻嗤一声,满不在乎地道:“他下午来,衣服你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顾虑,愣了一会儿才给他,“那谢谢你,一定要交到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瞥了她一眼,语气不屑,“我又不会私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丢下一句话,拿过衣服就走了。长腿一迈,两三步就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,整个人像吃了火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了楼,周以知像往常一样端了杯咖啡坐到位置上,准备开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见滑椅轻轻挪过地面的声音,不出所料,叶诗悦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知,我知道那个太子爷叫什么名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”周以知笑了笑,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似是怕她听不清,一字一顿地说出来,“宋、南、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就是竣辰的太子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倒是觉得,宋南泽是竣辰的总裁,这样才说的通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诚实地将昨天的事情跟叶诗悦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听完后羡慕起她,“你也太幸福了,身边总是会出现帅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苦笑了下,“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有些失落,“唉,是我与帅哥的缘分……太浅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抿嘴笑了笑,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很幸运的事,都是巧合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问道:“那宋南泽,长什么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仔细回想了下宋南泽的样貌,刚准备开口,却被人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边笑边往前走着,神态有些玩世不恭,像个到处勾引姑娘的妖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长这样啊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