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7章 以献

第7章 以献


宋南泽走到她们旁边,俯下身来,一股体香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长睫微动,肤色透着白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已经看呆了,有些不能自拔:“……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还在讨论的人,瞬间就到了眼前,让周以知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平复了下心情,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直起身子,轻描淡写道:“来看看制恒的内部环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交谈,也插不进一句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抬头看他,“那个衣服你拿到了吗?还有,昨天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往四周看了看,眼神又定格在她身上。“拿到了,你为什么不亲自给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又不好说是陆清献要走的,就随意找个理由搪塞过去:“我不认识你,所以就让总裁帮忙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听到这,才想起还没有告诉她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竣辰的总裁,制恒的新合作商,昨天忘记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真的只是来看看的,他转了几圈后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在一旁观看他们对话,等宋南泽走后,她又滑过来,一脸喜悦地看着周以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太帅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略有些激动,“别人之前给我看过他照片,但我也没想过会这么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盯着她笑,脑子里回忆刚刚宋南泽近在咫尺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她们两人一天的话题都围绕着宋南泽,这个合作友人的颜值高得超标,但周以知没多大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十六中的时候,整个学校的叛逆少年,个个独领风骚,就没见过一个丑的。周以知现在对帅哥已经形成了免疫体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宋南泽要请高层同事吃饭,他们决定先吃个饭,再唱个k。本来这件事和周以知没有任何关系,但是在准备下班走人的时候,宋南泽下来找她和叶诗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询问她们要不要一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这个颜狗哪经得住诱惑,自己去就算了,还非要拉上周以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些同事都是分批去的,并且周以知和叶诗悦跟他们并不熟所以打算自己打车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在制恒外边拦了车,跟司机报了位置。周以知和叶诗悦都坐在后座上,不时的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手里把玩着手机,漫不经心道:“我听楼上一个前辈说,宋南泽作为竣辰代表,要在制恒这边暂时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侧头看着窗外,霓虹照在她脸上,“难怪要搞欢迎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似是觉得这样很好,说道:“这样可以天天看到帅哥总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着风景出了神,鬼使神差的冒出句:“陆清献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没太听清她说的话,神色愣了愣,过了一会儿,貌似是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猜道:“应该会来吧,毕竟他是总裁,合作友人的欢迎会,他不来谁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,脑子里开始幻想等会儿会发生的事情。窗外的车水马龙,人流繁络,五颜六色的led灯全部映在瞳孔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闹市热闹,可笑的是,依旧有人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的并不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太喜欢这些聚会,虽然是小型的。但周以知以前孤独惯了,就不太适应热闹了。如果不是之前上学林与阳放月假回来一次,周以知恐怕离抑郁症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内心太压抑了,什么事都憋在心里,其他事情总跟一个男生说也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中的时候,周以知就陆清献这么一个要好的朋友,那群女生就是不愿意跟她一起,甚至是,排挤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,懂的都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就先应付着过去吧,反正酒她是不会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宋南泽发的位置,她们找到了吃饭所在的酒楼,这里离制恒有些远。坐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的车,应该是在偏南区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和叶诗悦进入了他们所在的包厢,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,陆清献不出意外的也在,但意外的是,沈奕阳竟然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副总裁,按理说也该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多想,和叶诗悦一同坐在了靠里的地方,这个位置刚好在宋南泽的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将一张菜单递给她们俩,“我们点过菜了,你们看还要不要加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随意瞄了一眼他们已经点好的菜品,就把菜单递给了叶诗悦。她倒是没什么食欲,等会儿简单扒两口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见这么多生人也放不太开,矜持着也没加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上司有男有女,虽然平时看他们都一副正经严肃的样子,但是出了公司就不一样了,现在也都聊得正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和坐在她旁边的女同事聊了起来,周以知懒得一同攀谈,就装模作样地玩起手机,不然就她一个人傻傻地坐着,怪尴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饭店上菜的速度太慢了,周以知滑了好一阵的手机,桌上仍旧只摆着几样配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菜品才陆续地上齐,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,看着明显比普通的饭店要高些档次。但这些东西,周以知看着,胃也丝毫不起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便填了填肚子,周以知感到有些反胃,不知是不是包厢里太闷的原因,她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整个人都顺畅了不少。她走到洗手间旁的露天小阳台,原以为这里会没有人,周以知却看到朦胧黑夜中有一点猩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个男人在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别人先到先得,自己也不好待着,那人应该想要些私人空间。她刚转身准备走出去,就被人叫住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以知?”男人声线有些低哑,尾音稍稍拉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向那人,身形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人朝她走进了些,黑影逐渐从他脸上散去,昏黄的灯光将他脸部的曲线一点一点勾勒出来,隐晦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陆清献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见是他,也不打算走了。这么一算,自己好像已经有两天没和他单独说过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到栏杆旁,与他并肩,“你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怕他一会儿又拿上司的名号压她,提前说了句,“现在是下班时间,没必要喊总裁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掐灭了烟,随即看了她一眼,“嗯,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附身倚在栏杆上,用极为慵懒的语调,“下班了,我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他这一副累兮兮的模样,没忍住问:“陆清献,你很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否认,只是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借着这夜色的氛围还是真的同情他,周以知冒出句:“累了就休息会儿吧,别给自己太多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听到这话低笑了声,似是觉得她说的话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一会,停下来,“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听起来好似在说周以知什么都不懂,但感觉又是在和她开玩笑,话里并没有多少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反倒有些……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知怎的,也被他这点情绪感化了,也有些郁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侧头看她,似是想起了些什么,说道:“那天晚上你喝了酒,说了些奇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惊,生怕自己说了些不该说的,心里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要搬家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神色顿了顿,缓缓解释道:“没有,之前听我爸妈说要搬家,后来又不搬了,可能是喝了酒随口一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没再问,多半是信了周以知瞎编的胡话。其实她也不是不想跟他说,只是觉得没必要,毕竟他们现在也不算熟,顶多算上司和下属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这次交谈的机会,周以知把堆积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,你从大二的时候,就开始工作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先是顿了顿,又莫名的笑了下,轻轻地嗯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努力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须臾,声音几乎细不可闻,“为了以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没太听清,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忽的直起身子,拍了拍棉服上的灰,做出准备离开的姿势,“他们应该快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站好了些,舔了舔干燥的唇,“嗯,先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嗯了声,随即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跟在后面,回想他们刚刚的对话,如果她没听错的话,好像是,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以后?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