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8章 以献

第8章 以献


回到包厢后,他们差不多都吃完了。此刻正收拾东西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几个男同事都喝得有些醉醺醺的,宋南泽看起来状态也不太好,被人强行灌了几杯,脸已经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坐到叶诗悦旁边,等他们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放下手机,问她:“你刚刚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如实答道:“去外面透了口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脸察觉出猫腻的表情,“那你怎么和陆清献同时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抿唇,“刚好碰到了,聊了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觉得自己再问下去不太好,叶诗悦换了个话题,“等会儿你还去ktv吗?我不太想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不怎么想去,工作了一天她也累了。况且明天还要上班,唱完回来的话大概要弄到凌晨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还会被灌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直接了当,“我不去了,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出口,其余人都起了身,应该是打算走了。周以知也拎起包站了起来,宋南泽在她前面给她让道,很有绅士风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脸红彤彤的,像个醉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朝他点头道谢,微曲着腰从他身边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着他们一群人出了酒楼,周以知商酌着该怎么和他们说不去ktv的事。她组织好语言,刚想找宋南泽推辞,但他一直被其他人拉着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聚集在外边,周以知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有人还扯着嗓子在那跟宋南泽打趣,大概是醉了发酒疯吧。叶诗悦说自己要上洗手间,又重新跑回了酒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无聊,摁开手机看了眼时间,八点半。差不多该回家了,周以知往四周看了看,发现陆清献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,也没被人拉着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干脆和他说一声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是总裁,和宋南泽是同样高位的,应该可以让他转告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到他身边,似是注意到动静,陆清献把低着的头微抬,将手机屏幕熄灭放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来人是周以知,他便也没多拘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睨着眼,就这么静静地观望着她,似是在等着周以知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,待会儿的活动你还去吗?”周以知小心翼翼地问着他,就算他要去的话,她也好找个借口跟陆清献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没回答,反倒问,“怎么?你不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陆清献不按常理出牌,周以知也就不藏着掖着了,干脆就告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“嗯,太晚了,明天还要上班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陆清献直勾勾地盯着她,眼里的意味不明。“我跟他们也不熟。”周以知说完这话,莫名的不敢直视他的眼,低下头去,看着脚下的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恍惚的听见他低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也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抬起头来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陆清献,还没分析完这话里的信息量,他便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对着周以知,只看得见他宽阔的脊背和后脑勺。陆清献语气很是自然,仿佛刚刚的话并不是他说出来的,“等会儿我送你,别误会,只是方便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貌似是朝着宋南泽的方向走过去了,果不其然,陆清献在他耳边低语了些什么,宋南泽还往周以知的方向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有些难言现在心里的感觉,就好似被人浇了一盆凉水。当听到陆清献说送她的时候,不可否认,周以知确是有些感动,也或许是别的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的那句“别误会”,属实让周以知心里不太好受。就像是,陆清献在极力地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说送她回家的是他,让她别误会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周以知觉得,自己像是被人掌握的船舵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陆清献又走回了原来的位置。周以知见状也把手机熄灭了,放进了口袋。看着他步步逼近,手里还晃着车钥匙,周以知才突然想起叶诗悦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?

        怕叶诗悦等会儿找不着她人,周以知温声说道:“那个,我去找下叶诗悦,和她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点头默认,面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重新将手机拿出来,她往四周望了望,除了那群围着宋南泽聊天的人和自顾自玩手机的同事就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圈没找着叶诗悦,周以知有些莫名的不安。她拨通叶诗悦的号码,那头却迟迟没人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嘟…嘟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无人接听,这让周以知更加心慌起来。也不知道是内心作用还是怎么,她总觉得出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跑到陆清献身边,手里还握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略有些着急,眉头微皱着,双颊微红,“叶诗悦不见了,她说去上厕所,现在还没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听到这话,沉默了几秒钟,“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七八分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吞吞吐吐地说:“是不是……那个,就你们女生那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愣了愣,有些没听懂,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了想叶诗悦最近的状态和举动,“应该不是,她最近都没去几趟厕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有些困倦的样子,“走吧,去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长腿一迈,便朝着酒楼走去。周以知回过神,小跑着追上他的脚步。他走路的速度适中,但对于周以知来说的确有些快了,一路上她都小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身后的人追不上自己的脚步,陆清献便把步子放小了些,停下来等了她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边走着边在手机屏上拨着叶诗悦的号码,可依旧没人接听,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看了她一眼,“还是没人接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呆呆地看着屏幕,像个机器人般走着,“没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抽过她的手机,放进她口袋里,说话没了平时的不屑,“那就别死等着了,你去厕所找,我去别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才回过神来,吸了吸鼻子,“好。”尾音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他们兵分两路,周以知跑到一楼的厕所,叶诗悦应该会在这里。她走进去,酒楼的厕所也很干净,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手台前还飘着薰香,两朵结白的花插在香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轻呼着叶诗悦的名字,“叶诗悦?你在这里吗?叶诗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久久没人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转身准备走出去,放弃继续在这里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是叶诗悦的声音,周以知立刻转了头,靠着余音来判断叶诗悦的位置。没一会儿,她在一处隔间里找到了叶诗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情况很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瘫坐在马桶盖上,脑袋悬着,往日里鲜红的唇变得惨白。周以知蹲到她身边,抓着她的手,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“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张了张嘴,“痛……痛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尝试着扶她起来,发现叶诗悦裙子后面有一大块污血,看起来很严重。她整个人仿佛都虚脱了,将重力全托付在周以知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把自己的外套脱了,系在她腰间。随后,便搀着叶诗悦往外走。到了酒楼门口,几个服务员见状,热心地跑来询问,帮着周以知一起将她扶到了员工休息室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看见陆清献,周以知站在叶诗悦身边陪着她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周以知又打电话给陆清献,通知他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陆清献也到了休息室里。他见周以知坐在叶诗悦旁边,一动不动的。便走过去,想问她待会儿是把叶诗悦送回家还是怎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喊了她一声,周以知没应。他用手将周以知的身子转过来,才看见,她眼角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长发挡住了周以知的脸,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有些不知所措,声音放缓了些,“喂,你哭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都还有些没缓过神来,她在旁边站着站着,眼泪莫名其妙地就流下来了。满身的疲惫感顿时倾泄出来,她忘不了叶诗悦刚才那副无力虚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抹掉眼角的泪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“没,就是困了。打了个哈欠,眼泪就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明显没信,但也没拆穿,就配合着将这件事淹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眼叶诗悦,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言简意赅,“痛经,应该没什么大碍。但我还是想带她去医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没说话,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。很是体贴,“九点了,我跟你一起送过去,晚上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头,朝他笑了笑。稍后又和陆清献一同将叶诗悦送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医院没多久,周以知被医生喊去沟通病情。主治医生是个中老年的女人,看着经验十足。她取下口罩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:“病人虽然并没有很大的问题,但这已经对她的身体素质产生了影响。这次痛经主要的原因多半是由过度劳累和饮食不当产生的。”她顿了顿,又劝诫,“你们年轻人工作是忙,但也不能垮了身体,身体是工作之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一应着医生接下来说的话,却始终不发一言。她自己的精神都有些恍惚,只记了一些重要的话,别的她大多没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,她太累了。但周以知真的被叶诗悦给吓坏了,刚看见她坐在厕所里时,周以知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叶诗悦吊儿郎当的,但工作起来命都能拼掉。之前周以知就听她说过,她的身体不太好,小时候经常感冒发烧。早知道,周以知就应该多关照一下叶诗悦,今天竟然也没发现她的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些许自责感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啊……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叶诗悦坐在床上,正打着点滴。周以知坐在床头,皱着眉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不舒服怎么不早点说?我可以陪你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说话都不带劲儿,没有平时那般悦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别过头,有些惭愧,“本来以为没什么大事,想着忍忍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刚想开口,陆清献却在此时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凉凉的,眉梢挑着,“周以知,你还回不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他,有些犹豫,“悦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打断她,笑了笑,有气无力的,“好了,你回去吧,我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只好站起来,她估摸着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跟着她们奔波了一路,他或许也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考虑到陆清献,告了别后便跟着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医院外的露天停车场,周以知刚把手搭在后座的门把手上,陆清献冒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几近威胁,“坐前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不知道他要干嘛,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妥,便顺从地坐到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发动车子,专心致志地倒车,样子冷峻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。周以知努力让自己做到心无旁骛,扭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向前驶着,车内气压有些低。陆清献始终沉默着,让我坐前面干嘛?又不说话,不尴尬么?周以知有些别扭,眼睛一直盯着车窗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陆清献停了下来。周以知有些不明状况,才把头转回来,看了一眼前方。原来是红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想继续看外边的风景,陆清献伸手递给她一样东西。方方面面的,透明的玻璃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周以知那瓶丢失的香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拿出来就散发着栀子香,周以知借接过香水,有些疑惑,为什么在他那里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慢条斯理地道:“上次你落我车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抿唇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盯着那瓶香水看,和她印象里的一模一样。但是这香水已经丢了两天了,陆清献怎么现在才还给她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,别人总裁都亲自还给你了。你不但不觉得感激,反倒还怀疑。真是太小肚鸡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如果香水是陆清献找到的,那他岂不是知道我是拿香水除去臭味的了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再多想,反正他也没提这茬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灯结束,陆清献重新踩动油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还在出神,注意力全集中在叶诗悦那件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我刚刚为什么喊你回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看他,有些不明所以,不是你想回来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缓缓地道:“因为你想回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挑了挑眉,有些无语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道:“因为叶诗悦她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到这话眉头一跳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他平时怎么没这么关心叶诗悦?听起来总有种,像是护妻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补充道:“你别想歪了,这是常识问题。她生了病,本来就需要休息,你在那叨半天,她还怎么休息?”然后,他又放回平时跩上天的语气。“这和工作上的是一样的,金融业里,你做员工需要时刻察言观色。做到让那些上司满意,你升职的几率才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头,似是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干就行了,早点到高层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感到倍受鼓舞,这话竟然能从他嘴里说出来。想起之前,陆清献老是损她,还和宋南泽说自己不太聪明。这让周以知觉得不可思议,这反而更让周以知大受激励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云尚公馆,周以知拿着钥匙开门,听着钥匙在门锁里“咔咔”的响声,她莫名的想起刚刚陆清献在车上对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[你好好干就行,早点到高层来。]

        早点到高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早、点、到、高、层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高、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越想越不对劲,这话明里实在鼓励她,怎么感觉话里的意思是,想让她早点去高层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劲;

        太不对劲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7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