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9章 以献

第9章 以献


刚打开门,周以知有些疑惑,这么晚了家里的灯竟然还亮堂堂的。她走进去,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眼。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四个人,齐刷刷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和蒋淑脸上还挂着笑,但此刻表情有些僵,他们就坐在旁边的二人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竟然还有三天未归家的林与阳,以及她的对象沈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场面有些尴尬,鸦雀无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镇定着朝里走去,面上挂着微笑。尴尬什么?这是她自己住的地方,别扭的应该是别人。她总算在这方面找回点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在林方平对面,拿着桌上的水壶往杯子里倒水,“你总算是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喝了口水,她以平时最自然的样子面对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料到,林与阳这次回来竟然直接把对象给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亏周以知之前还想着怎么帮她跟林方平和蒋淑解释,这下看,原来是周以知瞎操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:“我才几天没回,你就这么想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看着这俩姐妹的对话,怎么整得比他自己对林与阳还腻乎?

        蒋淑笑眼弯弯的,直盯着沈奕阳打量,“回来了就好,还带了这么个帅气的男朋友,我们阳阳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换作平时林与阳三天不回家,腿都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,蒋淑对沈奕阳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笑脸从周以知进来开始就没变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框着眼镜的眼本来就小,此刻更是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沈啊,听你说,你是制恒的,刚好和阿川一个公司。”他盯了周以知一眼,让她有些不安。“你又是她的上司,你可要多照顾她一下,这孩子上进心不足,老要我和你蒋阿姨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无话可说,她哪没有上进心了?从她寄养在这里开始,林方平管她比林与阳要严格些。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周以知的学习方面也不比林与阳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点头轻笑,卧蚕微微突显,“嗯,我会多关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聊了半天,周以知也一直陪坐在客厅里,听着林方平和蒋淑的轮流转式夸赞。她全程都保持着平静的心态,尽量把自己当个透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直聊到十点半,就直接留沈奕阳住了下来,清理了已经积灰了的客房给他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口有点渴,从房间里出来,想去客厅里倒杯水喝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刚拧开,她看见林与阳和沈奕阳相拥在一起,林与阳头仰起,看着像是被动的在接受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接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的房间就在周以知对面,但不知怎的,今天却没有关门。他们就在门口旁的墙边,关到一半的门挡不住这对身影,她靠在墙上,被人如饥似渴的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很久,以至于周以知在一旁看了半天他们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悄悄地关上门,内心百感交集。虽然这种暧昧的画面她没少见,但是对象换成了自己朝夕相处的姐妹,怎么都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情侣总有些自己的生活,哪里顾得上别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躺到床上,长发细数分散开,额前的刘海也翻到了头顶。看着天花板,她开始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场景,自己好像有些被他们影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想都是想到些网络上的帅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是再和这对情侣多住在一起一天,可能就要疯。

        哪个单身的人经得住这打击?

        正出着神,手机“叮”的响了一声。周以知转身拿起手机,看了眼新发来的信息。有些意外,是陆清献发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周以知在脑子里猜测他发来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次发了条余语音来,周以知有些忐忑的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你明天帮你同事请个假,跟部门主管说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声线低哑,有些撩人,换作是别的女生一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在对话框里敲着字,刚打完的“好”,她又全部删除。也许是受了林与阳和沈奕阳的影响,她莫名的不想这么快结束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人陪着说话也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我解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要聊天的话,周以知又不知道和他聊什么,他们除了工作确实就没什么可聊的了。手指悬在屏幕前,久久按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余光瞥见他的头像,顿时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陆清献,你是喜欢猫吗?[疑惑]

        那头似是没有意料到这突如其来的话,半天都没有给出回应。周以知的耐心一点点消散,就在她打算倒头睡觉时,手机又振动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是,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我就问问,因为我也挺喜欢小动物,就想找个同好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也没多喜欢,老鼠和仓鼠摆她面前都分不清。周以知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心机了,为了能聊天,费尽心思的找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这次回了条语音来,周以知还有些期待,缓缓的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周以知,你睡不睡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天不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依旧很欠揍,吐字慢悠悠的,不急不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顿时没了兴致,真是聊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简单给对方回了一个“睡了”,便退出了对话框。扯过床头的充电线,确认手机充上了电后,周以知才关了灯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脑子里想啊想,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切实际了。从咖啡店那天开始,周以知的人生轨迹就好像改变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进了制恒这个大公司,后来沈奕阳成了她姐夫,再后来便是遇见陆清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大二那次闹得很僵,就像是被砍断的树不能重新生长,带着泥泞和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周以知是有愧疚的,更多的是后悔。如果那个时候她把话讲开了,他们现在的关系可能会像以前一样,甚至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叶诗悦的事情,不禁让周以知回想曾经高二的时候――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进十六中便被称作校花,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嫉妒心在内心萌芽,发酵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周以知被孤立,排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嫉妒的人会造谣,会说碎话;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这样,但她很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,这个天之骄子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和她关系好,

        那群人就更气了,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连陆清献都会喜欢她?!

        是玫瑰,被荆棘缠绕,所以不得不带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讨厌死陆清献了,

        干嘛老喜欢欺负我啊?

        讨厌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某天中午,周以知例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没有预料到,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办呢,没有女生会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急死了,这还怎么回教室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以知,你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?掉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厕所外,少年的声音清脆干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不要他帮忙,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站在厕所里,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把头探出去,怎么没声音了?

        鼻尖却顶上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清献,这是女厕所!”她又急又气,耳根却已经粉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出来?差点以为你人走了,这不来给你收尸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,清俊的脸上打着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她也只能把希望托给他了,

        托给这个眼里只有她的少年,

        她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周以知提着一大袋卫生巾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羞得脸通红,袋子里什么牌子的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人,一边跟着走一边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买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买哪个,怕你用不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经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眼泪星星点点的坠下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我这么好干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手忙脚乱的,不知道怎么哄,哄着哄着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周以知就睡着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嘴角已经微微上扬,脸上还散着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青春的过往,

        便是过去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有回流的水,她只知道,那个少年啊,护了她一整个年少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起床,周以知睡眼惺忪的,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。八点半,还不算晚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往下滑,停在一条未读信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同好友这件事,我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是个未知结果,但她心里却有了一丝喜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心情随之取代困倦感,她开始胡思乱想。陆清献这个人挺好的,除了摆着副臭脸,还有语气跩上天之外,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啊,人家总裁那么好心的送你回家,让你别误会是很正常的。你也别胡思乱想,现在,你们就是普通朋友,应该算得上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萌生一种想法,曾经的愧疚,现在弥补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可以当好朋友,只要周以知努力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换了身衣服,简单画了个淡妆。去柜子里挑外套时,才想起自己昨天给叶诗悦遮裙子的外套还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找到叶诗悦的微信,边打着字提醒她记得带回家,边转身开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餐桌前,还是四个人齐刷刷的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昨天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今天更整齐了,一边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好,她可以坐中间那个主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周以知越来越觉得,自己貌似被排挤了?怎么看,沈奕阳都像是把这当成了自己家一样,坐在那里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下来,蒋淑将一碗面条端在她面前。还是热腾腾的,向上冒着热气,像往常一样给她添了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林家人都不爱吃鸡蛋,只有周以知喜欢。所以家里鲜少有鸡蛋,一般都是给周以知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才觉得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对她太好了,偏着心的对她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低头咬着面,余光瞥见沈奕阳将碗里的肉全数挑给林与阳。没眼看,真是腻死人。林方平和蒋淑看着还欣慰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后谈恋爱绝对不这样,肉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:“赶紧吃早餐了,等会儿还要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起身,把脖子上的领带紧了紧,随后提着公文包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之前还不忘叮嘱,“媳妇儿,今天别去打牌了,等会儿又输,你几局下来都胡不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便拔腿跑了,生怕蒋淑跑过来揪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他们三个朝着门口喊了声“拜拜”,都忍俊不禁。蒋淑把刚举起的鸡毛掸子放回原位,脸有些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林老头子就爱瞎说,我打牌别人见我就跑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异口同声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他们胡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便全都笑起来。小小的早饭局变得热闹,给冬日添了一份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门,三人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扯了扯周以知,“今天早上沈奕阳送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弯唇,“那谢谢姐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一出口,林与阳耳朵就变得通红,把脸埋进衣服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把她的脸掐住,语气近似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就是姐夫,你害羞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这是自己挖了个坑往里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扭过头,这个时候真希望自己是个又聋又瞎的人。周以知几乎可以想象到他们两个在一边打闹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下车后,周以知坐在后座,她一走,周以知就觉得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不太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开到一半,沈奕阳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语气庸闲,却不失正气,“周以知,你大二那件事之后,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每一个字,都敲击在周以知的心上,让她一时语塞。像是正好刺准了心脏,毫无意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悔过吗?

        后、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知道他这么问的目的是什么?是他自己想问,还是陆清献想问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直接的,硬生生的撕开那道疤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6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