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10章 以献

第10章 以献


车外还有街市的喧闹声,与车内形成对比,里面静悄悄的。前面的人竟耐心地等着周以知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思量着该怎么回答,说“后悔”吧,又会让人觉得自己对陆清献心有余悸。说“不后悔”吧,又显得自己太过绝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抿了抿唇,干脆来招“反将一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不后悔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有些太牛里牛气了,周以知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,多半有些过于装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貌似是被她这话问得接不了下句了,便不再做声。沉默须臾,他又道:“陆清献从大二那年开始,死命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顿了顿,内心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猜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渐渐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觉得是自己太差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像是一剑刺在周以知心上,换作以前,她一定觉得不痛不痒。她猜到了些缘由,脑子里浮现出那些原因,冲击着大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尾音消逝,周以知突然回想起大二的冬天,她和陆清献的邂逅――

        灯光昏暗,十二月大雪纷至沓来。厚厚的雪层堆积着,像一大块糖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凛风吹过,让周以知不禁打了个寒战。细小的雪花落在肩头,又迅速融化,一切都银装素裹。这天气很坏,黑压压的,看着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觉得,是这天空过于浩瀚,而人类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华灯初上,家家灯火通明。只是这凉亭内有些太寂寥了,两人都沉默着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记不太清了,对话的内容都有些混淆。过去了太久,她以为自己已经释怀了,却没想到,这疤连痂都没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陆清献最后的几句话还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垂着眸,不知是不是不敢对上她的眼。头发细数被雪花打湿,耷拉在眉前,他穿的单薄,似是急着出来,外套都忘了带一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了往日的放荡不羁,语气凉凉的,像是被勾走了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用心对待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来,扯着嘴角,丝毫不吝啬的自嘲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老子算是栽在你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身离开,不忘丢下一句,“你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过神时,有种恍然如世的感觉,不知道她刚刚出神的这会儿过去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座的人也没提醒她,他把话说完就不再做解释了。也不知道沈奕阳在想着什么,就只是说这些话来让周以知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刻意,但又像是无意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他也为陆清献打抱不平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断抠着自己的手,全身紧绷着,“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两声,让人有些窝火,“不干嘛,就是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这两年过得挺不好的,除了工作就是学习工作的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他的这些变化是源于你,就希望,你们两都看开点,把关系处理好也不是个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莫名的松了口气,“我知道,我也想把关系搞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奕阳有些吃惊地看她一眼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的不妥,她赶忙纠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只是,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多说别的,淡淡“嗯”了声,手在方向盘上挪动着,专心驶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渐渐收回思绪,想着也没用,都已经过去了,又不能穿越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目光应该放到现在,珍惜当下光景。而且,连沈奕阳都说了,他们可以把关系处理清楚,这才是眼下最为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司,周以知把包放在座位上后,便去甄幂的办公室里给叶诗悦请了个假。

        苦干了一天,下班的时候人都有些恍惚。她总觉得,心里很是不好受,可能是因为沈奕阳今天说的那些话吧。那些压抑着的愧疚感一瞬间全都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收拾好东西,正准备走的时候,又瘫在座位上不想动了。她仰头看着天花板,什么也不想,就那么静静地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像欠了很多人,欠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周以知一辈子也还不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以知?你怎么还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打破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直起身子站起来,回头看来者是谁。看到宋南泽那张笑脸时,周以知才稍稍放松了些。他貌似也是刚下了班,手里拿着大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礼貌地弯了弯唇,“嗯,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看了眼她旁边空着的位置,说道:“今天听到有几个同事说,昨天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同事进医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脑海里再次回现昨日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她抬了抬眼,“对,身体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点点头,长长地“哦”了一声。沉默两三秒,他似是在找话题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很耐心地等着他开口,但她也没多把注意力放在这方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住哪?”他憋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尚公馆,在东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提出邀请,略有些紧张。“那要不一起?你肯定要去地铁站的吧,我刚好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缓解尴尬般的笑了笑,“一个走挺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不好拒绝,大概摸清了他心中的想法。一个公司的总裁怎么可能连辆车都没有?可能是为了能和她一起走,刻意没有开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头,“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的心情莫名的低落,叶诗悦没来,一天下来她也没说几句话。他们之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,一直走到公司外面仍旧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压天空,尖细的月牙也隐匿其中。从这里能看见繁华的那一块街道,亮着密密麻麻的光,交错着,点缀在视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走了好一会儿,宋南泽突然开口道:“我之前没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侧头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像我一个故人,给我的感觉和她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说的时候嘴角微微仰起,看着很是轻松,以一种最悠闲的状态。就像提到了自己很喜欢很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不语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他们前天第一次相见的时候,她就已经有了这种猜测,宋南泽看她的眼神与常人不同,含着十分多的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许是与他心里的那个人相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闭上眼,眼睫上沾着细小的水珠,空气中飘着雨雾。“所以,我看到你的第一眼,就把你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温声道,“那你的那个朋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宋南泽的情绪淡了下来。周以知意识到自己问了些不该问的,他们之间八成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联想起自己和陆清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。”他语气淡淡,眉眼平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顿了好一会儿,她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原因,感到有些可惜,年纪轻轻的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安慰道:“那个,你别太伤心了,有些事都是无法预料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周以知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,觉得自己越说越多,宋南泽反而会更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觉得苦恼,宋南泽忽地笑了声,喉结上下滑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挺好的,刚好提到了就跟你说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见状也放松了心情,点头嗯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两人聊了些什么,周以知回到家后就没了印象,大概是宋南泽跟她提了一些搞笑的事情逗她笑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都不愿意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趴到床上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蒙眬之际,她听见林与阳回来时搞出的动静,没一会儿,房子里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静谧,充斥着整个房间。她没开灯,黑暗笼罩着。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消了声,仿佛身在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街市的吵繁华,没有万家灯火的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,划过窗户,带动周边的树叶。

        静邃,带走这一天的压抑,那些负面的情绪全都涌出身外,周以知的一切感受全被放大,消耗,最后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意识回来时,大概已经十一点了。其他人应该都已经陷入梦境,周以知从衣柜里拿出衣服,蹑手蹑脚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花洒,水扑欶欶流下,冲走满身的疲惫。暖气充满浴室,覆在玻璃上形成水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擦净一部分镜子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肩,细腰,虽然胸不太大,但有个翘臀弥补。如此迷人的身材,再加上她这张脸,说是“难得一见的美人”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想起宋南泽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像他的故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很、像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能宋南泽也是因为她的外貌,才会主动与她周以知相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洗过澡后,周以知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。微博里给她推荐的帖子越看越无聊,总是那几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此时,叶诗悦回复了她今早发过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:ok,我明天就出院啦![庆祝]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在对话框里打着字,回的比平时要简洁。仅回了一个“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也没再回复,大概是发完信息就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退出聊天界面,停在了微信主屏幕上,看见排在第二行的陆清献。周以知鬼使神差地重新进入微博,搜索制恒的官方微博账号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大多是一些关于公司内容的推广和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自己之前在咖啡店里刷到的那条微博,将信将疑地往下翻了翻,眼睛不放过任何一点关于陆清献的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官网微博下边,有一条和陆清献相关的。同年十月十一日,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大概是在介绍制恒新上任的总裁,说了一堆拍马屁的话。但仔细一读,发现用这些词来形容陆清献,也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那天是他刚上任总裁吗?

        才上任一天,就牢牢记在心里了,周以知想起自己那次做会议记录的时发生的事,他干脆跟全世界宣布一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视线下滑,停在那张配图上。陆清献衣着正式,眉眼锋芒,看起来经验饱满,犹如久经沙场的将军。梳着背头的他,更显严肃和矜贵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貌似是在发布演讲,前方立着几个小型话筒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看了好一阵,周以知退回微信,才发现陆清献昨晚给她发的信息自己还没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组织了下语言,打了一串字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考虑好了没?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跟陆清献有些话题可聊,就当是遵循沈奕阳的建议,以这种聊天的方式,渐渐的处理好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他们之间的关系,

        压根处理不好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