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恃弱 > 第11章 以献

第11章 以献


第二天太阳一升起,窗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刚睡醒时,就发觉今天早晨要格外的冷一些。呼出来的气,都变成白雾消散了。她感到有些意外,怎么突然变冷了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从床上坐起来,眼睛还有点睁不开,扭头一看,发现窗外正漫天飞雪。鹅毛般的雪花飘飘落下,堆在地上,渐渐叠成雪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惊喜,下雪天总是给人好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素白的颜色,看着干净又舒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换了身厚重的羽绒服,翻出去年的围巾和手套,化了个和往常一样的淡妆,只是口红换成了豆沙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和外面的空气接触,一股冷气袭来。周以知却觉得一点也不冷,大大咧咧地踩着地上厚厚的雪,一脚陷进去,感觉很是减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出门的时候就用手机软件打了辆车,因为雪天路面湿滑,来得要比平时晚些。公司的大群里也发布了通知,今天可以延迟出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边等了一会儿车,周以知头上肩上都落满了雪,眼睫上也堆了薄薄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车。周以知倚在车窗边看着外边,满大街都是雪,行人都不便走路,万事小心。一片白色中,有着各色的羽绒服,都厚得像个球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司后,楼层内部也比平时热闹些,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走到座位边,她老远就看见了叶诗悦,此刻她正在手里剥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下来,取下被雪打湿的围巾手套和羽绒服,公司今天开的暖气比平时要更足。叶诗悦这才看见她,表情瞬间变了个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将手里剥光了壳的鸡蛋递给她,语气轻快,“给你,刚剥的,还热乎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接过鸡蛋,什么都不想就直接吃了起来,她嘴里还含着蛋白,含含糊糊地道:“刚出院就来的这么早?你还挺勤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弯着眉,一只手撑着脸,“在医院可闷死我了,现在才觉得上班还挺好的,有人陪着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周以知开口,她又道:“诶以知,你爸爸妈妈做了饺子吗?什么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像是笃定了这件事,期待着周以知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愣了会儿,不明白为什么要做饺子?思考了一会儿,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今天是冬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太肯定,“应该吧,但什么馅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诗悦:”没事没事,我妈今年做的玉米馅,一定很好吃!我明天给你带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袋子,递给周以知。“你的外套,我洗干净了,差点忘了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点头,朝她道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的冬至,貌似格外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了一个上午,周以知才把上头交代的任务处理完,她抱着厚厚一沓资料走到陆清献办公室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扣了扣门,不一会儿,里面的人就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推开门,陆清献正闭目养着神。她走到桌前,将那些文件置于桌上,周以知抬眼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今天上午要求的财务分析,我都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陆清献才睁开眼睛,瞥了一眼桌上的东西,慢条斯理地道:“嗯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平时自己送文件上来,陆清献不翻个七八来遍是不会放她走的。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她恍了神,站着迟迟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见她没了下一步动作,疑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我这里的暖气更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过神啊了声,缓缓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里的暖气确实挺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周以知有些犹豫该不该将祝福语说出来,见陆清献耐心骤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急匆匆来了句,“总裁您冬至快乐,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似是有些意外,听到这话还愣了会儿,“噢,你也快乐。”说完,他还弯了弯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模样比平时要温柔了许多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点头,步子轻快地走出去,还贴心的给他带关了门。脑子里满是刚刚陆清献的笑容,她很久都没见过他笑得这么轻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至啊,今晚的饺子会是什么馅呢?

        路过宋南泽的办公室,周以知侧头往里看了看,便又继续往电梯的方向走。本以为宋南泽会在办公室里坐着,但他却忽然出现在周以知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点了点她的肩膀,语气柔和,“你今天的心情挺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眸,还有些不明状况,下意识的啊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见她这反应,不由地低笑两声,额前的碎发也随着气息的起伏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反映怎么这么慢?像个树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顿了一会儿,慢一拍地冒出句:“像树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笑得不停,微微点头,“慢吞吞的。今天是发生什么喜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弯唇,随意扯了个理由,“今天冬至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:“嗯,冬至快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回了他一句,到现在也不知道宋南泽来找她是干嘛,难道就单纯的祝福一句?

        须臾,宋南泽从兜里掏出手机,在屏上滑动几下,然后递给周以知看,“加个微信吧,我好像还没你的微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见状,有些迟钝地拿出手机,扫了二维码,“加了,那个,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南泽点了点头,看着手机转身离开,这大概就是他的目的。周以知也没多想,可能宋南泽只是来祝福她两句,然后顺便加个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等电梯来了后,便自顾自地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一切全被正打算召开会议的陆清献看在眼里,他站在办公室的玻璃门边,迟迟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像是自言自语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姑娘还挺花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便起身去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制恒今天下班放得早些,一是因为下雪的天气,二是因为今天是冬至,大家都赶着回去吃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难得回来能看见林方平和蒋淑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那个点他们都进房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屋里,周以知就感受到了温暖的气氛。她边换鞋子,边探头往餐桌的方向看。她已经闻到了饺子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餐桌前,林与阳和林方平已经坐在那儿了。桌上摆了满满当当的菜,周以知刚坐下来,蒋淑又端着一盘饺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饭啦!尝尝我做的饺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将饺子放在中间的位置,个个看着都洁白晶莹的。随着是一阵筷子碰撞声――

        饺子是木耳肉丝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蒋淑应该很早就开始做了,只是周以知没看到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蒋淑啊,这人越来越老,饺子倒是做得越来越好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吃着碗里的,还不忘夸赞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蒋淑朝他翻了个白眼,“会不会说话?不会说话就闭上嘴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果真就闭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着,没忍住就笑了出来,拿纸擦干净嘴边的油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川啊,你看你姐姐都有对象了,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听到这话,也将注意力放到周以知身上,一副看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周以知一时语塞,“看,看情况吧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这儿,蒋淑那话匣子就打开了――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年都二十一了,正是最好看的年纪,赶紧找个对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点头称是,埋头吃着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愿时间流逝得快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方平也掺和进来,“对对对,你们就得早点找男朋友,不然工作忙起来了就没时间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我总不能随便找个男的谈吧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还没遇上吗?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也不好反驳,一个劲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啊,那小沈就不错,你得找个和他差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与阳露出满意的微笑,这不就跟夸她自己一个意思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饭过后,周以知早早的上了床。房间里的空调“呼呼”作响,不停运作着。热气不断由上往下,暖气充斥着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窗户上全是潮湿的水气,迷糊了外界的视线。月光打进来,显得幽静,安谧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忽地回想起转正那晚,陆清献送她回家,自己还吐了他一车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想来,她好像都没有郑重的道过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太草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似乎好像又有了借口,可以跟他拉进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找到陆清献的微信,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击着,打完还重新读了一遍,确认自己的用语无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上次你送我回家的事情,谢谢你了,你看有没有时间,我请你吃顿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没有立刻回,周以知就停在那个页面,等着手机发出铃声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陆清献才回复,大概刚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。他最近经常发语音,可能是懒得打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哪一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语音播放完,周以知也愣了会儿,他送她回家的次数有两三次,她也没有明确说明是哪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喝醉了的那次是个并不美好的回忆,反正陆清献也不知道她具体说的哪一次,那干脆就换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:就是前几天,酒楼的那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: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嫌你工资太多了,没地方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老损人?

        好心全被当狗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沉着气,继续发:不是,就是想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清献这次没再继续“损”她:“行,你自己做决定,决定好了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以知听完,心里才好受些,道了句“晚安”后便熄了屏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只有以这样回报的方式,她才能做到弥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后,手机被一条新信息点亮,只有青涩的两个字,

        晚安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523/8292550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