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我再换个人间住下 > 喝什么宝来着

喝什么宝来着


少年名叫江顾安,是一个吃百军饭长大的孩子,江顾安本出生在一个邻近大山的小村子里,父母疼爱,两人都是猎户靠打猎为生,虽说生活很是清苦,但维持温饱足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年他四岁,天还是蓝的,水也很清澈,村子里的孩子依旧炸着牛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天中午,村子遭受到了妖怪的袭击,在一片凄厉惨嚎中,整个村子的大人和老人都被杀害,血流了一地,倒映出惨红的太阳诡异无比,年幼的孩童也都被妖怪捉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巧附近有一队驻扎军正在巡逻,听到动静迅速赶了过来,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赶到之时,村子里已经一片狼藉,土壤早已染成了红褐色,血腥味在空气中回荡,久久无法散去,偶尔看见房屋建筑上,挂着一些早已辨认不出的肢体部位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巡逻队在短时间内,迅速检查了一遍村子,确认没有活口,这时有一个士兵发现蹊跷疑惑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里没有孩童的尸体啊,村子里不可能没有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士兵愤然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直接都生吞了吧,这群该死的畜牲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大叫江虎三十岁是驻扎军的统领。江虎眉头紧皱了一下自己又在村子里看了一会,走到一处房屋下思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,你们看这里,这有被拖拽地痕迹应该是麻袋之类的物品,在看痕迹方向,是延伸至村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摸了一下手中长刀,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据我所知孩童精魄对于这些妖怪来说是大补之物,我感觉孩子们应该是被抓回老巢,慢慢享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士卒拳头握的嘎嘣作响,把长枪插进地里恨恨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呢老大,咱们去端了他们老家,万一还有孩子活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也知道时间的重要性,没犹豫指挥着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李老鬼你带几个人去驻地叫人,我会沿途做记号,老彭咱们几个走,就顺着拖拽的痕迹向下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众人行动,村子不远处就是一片树林,枝叶茂密,大风吹过,万木倾伏,有如大海里卷起飓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等人,在树林里穿插行走四处碰壁,有好几次都失去了拖拽的痕迹,只能东走西碰地撞一撞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算是老天开了眼,江虎等人穿过一处草丛在两处大山之间,发现了妖物的老巢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那也是个暴脾气血气方刚,没管自己手下人多人少,一声令下就带小队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遇到大量妖群,几人怕都很难活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好山洞里面就只有一只妖物,人的身子蝙蝠的头,一看就是只蝙蝠妖,那妖一丈余高,通体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蝙蝠妖看见江虎等人,也不说什么废话,直接亮出獠牙和江虎等人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妖物明显刚化形不久实力较弱,所以急需人类孩童精血培元固本,也是让江虎他们碰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一军统帅实力自也是不凡,单只他一个人就牵制住了比他高一头的蝙蝠妖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等人围拢在四方结出阵型,左手持盾牌,右手持长枪,进退有度,攻守兼备,配合江虎实现绞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蝙蝠妖不动,他们也不动,但凡抓住机会他们就会上挺枪尖突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这头蝙蝠妖浑身就被戳满了枪眼,血流遍地,江虎趁机一个快速挥砍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刀精确无误的劈在了蝙蝠妖头腹交接之处!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蝙蝠妖的脑袋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老彭紧忙去四周查看,寻找孩子下落,不一会只见老彭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婴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彭有点哽咽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十七个孩子……就剩这一个还有口气了,应该是吸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彭说不下去了,嘴角有些抽动,心里有股火出不来,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又狠狠踢了,已经化为蝙蝠本体的妖物几脚,极快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还有没有妖物在四周,老彭把孩子快带回去看看还有的救吗,剩下的人,把里面那几个孩子也带上,送去村子里一起埋了吧,也算是让他们家人团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军营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是被军中的老军医从阎罗殿上抢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精魄被蝙蝠妖吸了大半,现在能活着就已经是个奇迹了,江顾安的头发也因此变成灰白色,就连体内,都还存有蝙蝠毒每年二月都会经历一场病毒反噬,钻心噬骨,所以身体常年虚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没有名字所以跟着江虎姓江,江虎也是个粗糙汉子,没文化起名真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叫江狗,后来去城池驻守的时候,手下士兵听不下去了,偷摸带着江狗进城让有文化的先生,又换了一个名,这才有了现在的江顾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钱方一路带着小队和一大帮土匪,跟观光团似的,陪江顾安游山玩水。他们紧赶慢走的,也还是在临太阳擦边前,才赶到了金陵城

        江虎,在出门前特意嘱咐过钱方,说最近不太平晚上经常有大规模的妖物邪魔出没,让钱方等人一定要在天黑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江顾安这个小混球,一会喊累了要休息,一会去捉青蛙,一会又说人又三急,呜啦呜啦的一大堆事,给钱方气的,差点给江顾安绑起来扛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陵城,位处两洲交界处,若从北门出去便是进入中洲,若是从南门出去那也就到了东洲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陵城是座小城池,常驻人口不超过五千人,可因为地理原因,经济贸易倒是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捧着刚抓的青蛙,其实那是一只蛤蟆,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迈入了这个富饶热闹的小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在告辞,钱叔杀人一样的目光后,没有回军营是直接奔着白府跑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府是金陵城城主的宅院,江顾安等人是十年前奉命前来驻守的军队,这两家接触,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接触当中白城主白无涯,非常喜欢江顾安,经常拿他和自家儿子做比较,每每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了,废了这孩子,夫人要不再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府离城门不算太远,江顾安小跑几步很快就能跑到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毕竟他那白毛显眼,走到哪里,都是这做城里最靓的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天刚刚黑下来,路边行人还有不少,看见了白毛江顾安,都纷纷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为人善良,经常帮助贫困的百姓,因此不少人都很感激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一路下来嘘寒问暖的,也是费了江顾安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来到门口江顾安没进去,他四处撒嘛然后找了一棵大树靠住,随后弯腰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该……运动……运动了哈,累死我了,感觉也没跑几步啊,我怎么感觉身体好像被掏空,浑身无力,哎好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身体越来越虚了,看来以后要偷喝虎叔头的酒都费事了,哎对了我记得彭叔说要想身体好就要喝什么什么宝来着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缓了一会,一边心思什么宝呢,一边走到白府大门口,用力推门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推门的声音有点大,把在里门旁边睡觉的门童吓了一跳,直接从椅子上滚了下去,门童正要发火,看是哪个扰了自己娶媳妇的美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……我的屁股啊,是哪个小……额小江少爷啊,小江少爷回来啦,哎呦,咋不告诉我一声呢,我去接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童一看是这位爷,屁都不敢放臭的了,说话都有点结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并不是说,江顾安平时很嚣张经常欺负人,只是在这金陵,有护城军护着他,城主也对他喜爱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两股势力在背后不说别的,就在这里,谁敢怠慢了这位,就算江顾安不计较什么,可被江虎知道有人欺负自己娃子,那就不是一回事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220/8041976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