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我再换个人间住下 > 通骨

通骨


冲洗身体血迹,倒也没费多长时间,毕竟是个男孩子,没有太多的礼俗讲究,就是风吹的有点冷,冻的江顾安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房内,江顾安换上了一套有点褶皱的干净衣裳,这是江虎在花灯节给自己买的,不算很华丽,就是普通的白色长衣,秀着一朵白花,显的有点女孩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当时,非常怀疑江虎买这件衣服的动机是不单纯的,还躲了他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衣服江顾安很喜欢,虽然它确实很秀气。可这衣服是他为数不多的长辈,给他买的节日礼物,是一个长辈疼爱自己孩子的表现,这让他有了久违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是他曾经拥有过的,可现在失去了,对于一些事情就会很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没有直接出门,而是走向了靠近门口右侧的一个地方,那里有一张供桌,陈设较为简单,一座香坛,一套小孩的衣服。香坛里插着烧了一半的三根香,衣服被叠放整齐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衣服是江顾安的,是当年他被江虎救下时所穿的那一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没有父母的遗物,无处祭拜,他便用这套衣服,来纪念自己死去的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温柔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娘,你们从那头挺好的吧,我来看你们二老了,告诉你们今天过后我可就十八了,你们要是知道我还好好得活着,很定会很开心吧。不过也有个坏消息,可能我马上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江顾安沉默了,他眼里闪过了一丝恐惧,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挺好的,这样我就可以去找你们了,不过我脑子笨,早就忘了你们是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不过,我想你们不会忘记我的对吧,咱们说定了,到那时候我要是真的死了去找你们,你们可不许不认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说完,默默给香换上了全新的,那点燃的佛香很快烧起,缕缕青烟飞起,顺着江顾安头顶飘过,散去……。许久江顾安对着衣服又拜了三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一开始,江顾安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时候,很害怕,他每天都会去找一个,没人的地方哭上一会,来宣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后来他渐渐释怀,正在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村子里,那些已经死去的人,自己现在其实很辛福了,他已经从阎王那里偷活了十几年,本就最没资格去抱怨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正发呆呢,在门外就传来了白玄凡那仿佛按了扩音器一样的大嗓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顾安!江子!你忙完了吗,虎叔来带咱们去开骨了,你在里面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收拾了一下心情推开门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,来了,你猴急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骨,又叫通骨,是人界测试人体内是否存有灵骨的别称。

        平常人身体里会有二百零六块骨头,这是常识,而有些人在十七八岁左右的时候,会灵气复苏体生九变,从而进一步脱离凡胎,衍生外骨。简单点来说就是,身体里会多出来一块骨头,此骨名为灵骨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存灵骨者,可吸取天地灵气,用来修炼自身,这就是人常说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和江顾安两人都已达到了开骨的年纪,今天江虎来就是要带二人去开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刚看了一眼白玄凡,有点想笑但憋住了,他犹豫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炫饭啊,你今天是不是很兴奋,很激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,有点惊讶,忙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我啥也没说啊,你是怎么知道的,你莫不是会读心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,走上前把住白玄凡的肩膀,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我瞎猜的,咱们快走吧,别让虎叔等久了,他年纪也大了最近好像更年期还提前了,脾气臭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其实是非常懒的一个人,平时就算是出门,都不太会洗脸,更别说拾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今天他不仅洗了脸整理了发型,居然还搞一身大红衣服,那样子搞的就像,他今天要结婚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,不愧是我兄弟,今天可是要测试灵骨啊,这么重要的日子,兴奋兴奋也很正常好吧,说不定以后咱们见面就要以道友相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无奈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炫饭道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,听着江顾安的话,不自觉地直了直腰,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昨天你给我的那个,我看了,根据我多年淘宝的经验判断,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真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一脸财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我还以为是破烂,既然是真迹,一定值很多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俗,真俗,你小子就认钱,这东西推测可能是上古,甚至蛮荒的文物瑰宝,怎么可以用金钱来衡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撇头喃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物瑰宝怎么了,从那放着也当不了饭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说话的功夫就已经走到了白府的正门,只见江虎还是一身军装正在门口逗狗玩,苟胜在旁边老实地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富贵,告诉我,你想吃肉干不,来张嘴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叫富贵的小狗摇这尾巴,从江虎腿边来会晃悠,眼看就要吃到肉干了。突然江虎手快速缩了回去,并将肉干送进了自己的嘴里,还吧唧吧唧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吃,嘿嘿,真香啊……这么好吃的肉干,可惜有些狗可吃不到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富贵咬空之后,从旁边哼哼唧唧地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富贵在想,我虽然不是人,可你是真特么狗啊,当时那块肉干离我的嘴巴子只有001公分,但是四分之一柱香之后,掌握那块肉干的男哈巴将会彻底畏惧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有一份可口的肉干放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,狗世间最疼苦的事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我会对那个男哈巴说三个字:给爷死!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正得意呢,完全没注意一旁富贵的眼神已经变了,随后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你个小崽种,敢咬我,苟胜取我刀来!咱们今天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有点无语……在旁边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虎叔,你都多大人了别闹了,咱们快走吧这眼瞅着已经快巳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在看到我们来了后,也没在逗狗玩了,走过来猛拍了一下江顾安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安才几天不见,白净了许多呀,更像个小姑娘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被江虎这么拍了一下,差点直接迎面栽过去,手捂住嘴,咳嗽了两声,小声吐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天吐血能不白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咳嗽的动作不算剧烈,但从一旁站着的苟胜却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倒是没发现什么,看着一旁的白玄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凡啊,你爹前几天去京都了,说什么有大人物要来巡访,这几天回不来,所以这次我带你和顾安一起开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有点失落,可面部不变,平淡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虎叔,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相处多年江顾安一下子看出来了,白玄凡表面下隐藏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也没在逗留,上了江虎提前准备好的马车,苟胜上前坐下,驱赶马车向目的地驶去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220/80419762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