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我再换个人间住下 > 人间道!公正道!

人间道!公正道!


听到王大夫无意间提起了苟胜,江顾安心里又凄凉了一瞬,此时屋里只有江虎和江顾安两人,江顾安看着江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喊了他的名字,可江虎懂了,毕竟是养了这么久的孩子,他知道江顾安是个什么样的人,爱笑爱玩一股子匪气,可最重要的是讲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自己,能交给他的所有东西了,兵卒里最纯粹的兄弟义气,在这方面讲真的,江虎觉得自己都不如江顾安做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干什么,你江叔我没本事,为苟胜做不了什么,能做的也就是告诉你最基本的真相,我不拦着你去做,毕竟你也长大了我只嘱咐一句话,别丢了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重重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就这样坐在江顾安对面,他一点一点叙述,将自己知道的事,和江顾安完整的说了一遍,江顾安尽管现在依旧虚弱,可他双手还是用力握死,不断颤抖,双唇紧咬,手背表面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继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昏迷这几日,我到处托关系上下打点,也算是问到了一些东西,首先当日在场的人确实是镇国侯的世子,叫刘义。至于具体是苟胜先挑衅夺宝还是刘义先动的手这我就不知道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咬牙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信苟胜!”

        简单四个字,便就无需在知道当时谁先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从衣服内侧掏出了几张写满字的纸交给了江顾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衙门验尸房对苟胜的尸检记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接过纸章仔细看去,字迹有些潦草应该是摘抄下来的,可那不影响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颅骨破损,脊柱破损严重,胸椎碎裂、腰椎突出,骶椎碎裂,胸部胸椎、肋骨碎裂…各种各样的伤,全身上下几乎就没有完整的骨头……江顾安越看越难受到最后看不下去了将纸扔到了一旁,满眼血红,心疼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出于自保?主动挑衅?简直就是讹言谎语!就这种实力对比,苟胜是多傻才会主动挑衅能吗?能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在一旁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不能又怎么办,我们都知道事实可又有什么办法,人家是世子身份显贵蟒袍护身,他随便杀个人那还不是抬抬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看着江虎,他没想到江虎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又怎么了!杀人犯法本就是朝廷定的法理,他犯了法就没人敢抓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看着眼前那单纯没经过现实打磨的孩子,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理?他们就是制法人,定这些不过是用来拘束管控我们这些凡人的,就是他们真犯了错,随便改动改动制造一下舆论,就能找一个无辜的人替他们顶上,时间长了他们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的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看着默默不语的江顾安,痛下心来他有必要告诉这个孩子,他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还要定这些没用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愣了一下,挠挠头构思构思语言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间很大包容性也很广,无论是修士,妖魔凡人……都在同一处天地生活,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秩序规矩,弱肉强食混乱无比,每天都会有无数人死去,其中最多的就是咱们普通人了。当时的统治者这一看不中啊,就联合各方有头有脸的人聚在一起讨论出了一些规矩,比如修士不可随意滥杀无辜之类的,此后便就有了咱们现在所熟知的律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又叹了口气继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还是有一些人不遵守,但总好过以前,那年代百姓都是吃了上顿饭,下顿就去下面吃了,这就是现实,你没办法去反抗,咱们没权没势的平民就只能任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低沉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苟胜就是所谓的牺牲品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继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江叔你说这么多,本质就是人间还有律法条文,还有人在遵守律法是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虽然他想表达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眼神冰冷,神情坚定,他抬头看着江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狗屁道理,我江顾安不认,我江顾安是个讲道理的人,既然人间白纸黑字有法可依,有道可论,有人在遵守,那有罪便就是有罪!我管他什么人?强权势力也好,皇亲国戚也罢,就是那九重天地之上传说中的圣人滥杀无辜,我也要为枉死之人争上一争!这就是我江顾安的道!人间道!公正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被江顾安的话惊道了,他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,参军报国为的不就是这些吗,那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再看看现在的自己被现实压垮,被权利玩弄,随波逐尘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外面传来老者大笑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好一个人间道!好一个公正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内两人回头看向外面,一老道士缓缓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是那天救江顾安的老人,原来江虎怕在出意外还找了老道士,他本以为这位不会来的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笑完,看着江顾安,眼神似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倒是透彻的很,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年轻一辈却没人想得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下床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江顾安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恢复淡然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,俗理就免了,我看你也没什么大碍,说的那么严重,还麻烦我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就怕万一吗老前辈,您来了我也安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没看江虎,他盯着江顾安语气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,是心里话吗?你这样的我见多了,可最后都变了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包括我自己,这是老道士自己内心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顾安同样认真只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首不渝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士嘴角上扬了一下,他在江顾安身上看到了更多,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人家跋山涉水的来,也懒的在回去了就从你府上住下,免得再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就走出屋内,正好碰到了从医馆取药回来的白玄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高人怎么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虎插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来的,你赶紧安排一间屋子给前辈住下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玄凡哦了一声,带老道士下去安排房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虎看了一眼江顾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志向不错,放手做去吧,别把小命搞丢了就行,还有今天晚上是苟胜下葬的日子,送送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年代下人下葬不能白天只能晚上,以此来显示权贵人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江虎也是自行离去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32220/80419752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