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第3章


豪车内,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姿笔挺,坐在了最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精心修剪的碎发错落有致,每一根发丝都有条不紊,隐隐散发着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英气的剑眉下,浅茶色的眸底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挺的鼻梁配合着深邃的轮廓,两片薄薄的唇性感明艳,高贵的气质举手投足都足以让人深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扫了一眼他的腿,又极快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钻入豪车,才坐定,苏凛就翻了个白眼给身侧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不要到学校来接我。让人误会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西装革履的男人目视前方,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……!”到了嘴边的话,最终还是化作一句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和他,理论不出个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可以肯定的,就是自己和眼前的男人,并不是大家口中的包养关系。甚至要比那要复杂的多,但是……谁又会相信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没有什么,比''土豪金主包养女大学生''这种内容,更能吸引大家的眼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盯着他,眼底有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盯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说话,继续用鄙视的眼神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今天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换言之,没有下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这才收起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有奇怪的流言就不好了。你我都是如此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包养女大学生这种事传出去,就算是商界精英也会有所影响吧?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淡然的举起镶钻的拐杖,敲了敲面前的玻璃,示意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隔音板缓缓上升,将前排与后座分成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声音才从身侧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需要考虑这些。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拄着头看窗外的风景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佬都这么说了,她自然也不会多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……就算真翻车了,这个人也一定会想办法平息所有谣言吧?

        豪车缓缓前行,平稳而安定,像是根本没有动。只有窗外的景象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进剧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什么秘密,她不需要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诡异的沉寂着,双方都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要再接这种低质量的网剧了,只会耗费你的星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在你身边玩儿梗就不是耗费时间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对着窗里的倒影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她想起了什么,皱着眉望着他:“那些通稿你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那些通稿,邵蓝音不会刻意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没有回避她的眼神,只是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在问:你认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转过头,盯着窗外变化的景色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发的通稿……那到底是谁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“该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清的声音近乎命令的提醒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回了回神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负气的自嘲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这个和自己纠缠的男人——同时也是坊间传闻,号称白月光是温蜜的大佬——正坐在自己旁边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对自己来说,他还有一个更令她讨厌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自己前男友的叔叔: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他多么的令自己不适,可论演戏,苏凛是专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她美目流转,眸底的光芒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神,她已经成了那个最讨厌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两人之间有明显的年龄差,可苏凛却凭借演技轻易的跨过了年龄的障碍。甚至是被附身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望着傅云薄,似笑非笑。眸若灿星,面似桃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手投足都像极了温蜜,有种独特的矫情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朱唇请启,气若幽兰,轻轻吐纳着男人的名字:“云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呼唤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极了爱侣之间的亲昵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演技里没有丝毫的虚伪,仿佛就是温蜜本人。就连唇角那似笑非笑的微笑唇,都被她一一仿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苏凛想吐,但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一般不是很恶心,她都不会吐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男人凝视着她的眼睛,唇角有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嗓音简短而暧昧,像极了一生的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冷冽的眼角都温柔了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在心里冷笑,从进车到现在,只有这个瞬间,他肯直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和自己相见时的冷硬,这一刻的他更加鲜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的传言大概是真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心底苦笑了一秒——为什么她总是遇到这种事?难道在做替身方面自己很有天赋吗?然后又撑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见我……不辛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用温蜜的语气体谅的说着,纤长的指尖绞着发尾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吸了一口:“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望着他,心里满是腹诽。

        给点反应行不行?你这样我很难演下去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苏凛只能把他极少的回馈,当作是自己磨练演技必须踏过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理解为……不辛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轻笑,带着几分雀跃,还有些许试探,她散发出少女独有的恋爱感,却又透着超出年龄的成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更年轻的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定了餐厅。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薄给的都是最好的,怎么会不喜欢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觉得答案很做作,但温蜜肯定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退有度,谦虚礼貌,就算是和这样的天之骄子恋爱,也绝不会拿捏不好距离感,黏着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做事体面,说话也很亲切,可苏凛不知道为什么,越了解她,就越感觉……这只是人设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豪车很快就停在了高档餐厅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下车后,有条不紊的拿出了后备箱里的器械——结构精巧的轮椅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风景,保镖们上前,搀着傅云薄坐上了轮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着走上来,走路的姿态也婀娜妙曼,完全不像是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然的接过保镖手里的扶手,推着他,在经理的带领下进入了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水晶吊灯不分昼夜的敞亮,四面都是落地窗,充足的光线使餐厅随时都光芒四射。白色的椅子和桌布在阳光下白的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在保镖的护送下到了顶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全城风景最好的地方,八十八层的顶楼空气清新,视野广阔,可以环顾整个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露天餐厅被透明的玻璃笼罩,周围布置着最新鲜的花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径直将傅云薄推向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巧精干的圆形餐桌上放着时令鲜花,以及白色的蜡烛和银色的餐盘。除了新鲜烤好的小面包外,纤细的高脚杯里已经倒好了两人要喝的酒水,餐前小吃也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保镖的帮助下,傅云薄得以坐上餐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则识趣的坐在了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二人坐定,傅云薄扬起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保镖会意,带着服务员离开了现场,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周围没有人,傅云薄才再度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对网剧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的提问让苏凛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这人母单吧?

        你就是这么和人约会的?上来就聊工作?这就是事业批?

        每次苏凛都发自内心的好奇,这个男人真的想谈恋爱还是找商业伙伴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跟自己没关系。这个人于自己,从来都是摸不着头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只是仿造着温蜜的思路,漫不经心的拿起餐前小吃,说:“网剧嘛,对于新人来说,应该是不可多得的机会。只要能出镜,能露脸,就是好事。运气好,或许能得到一些赏识。就算结果不好,也不会失去什么。在导演面前混个眼熟也未成不可,总之对于新人来说,一定能有收获……不过嘛,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,没有价值和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似是漫不经心的听着,打开了菜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损耗新人的演员价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她轻笑:“最怕的难道不是没戏拍吗?就算是我,早年不也拍摄过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品吗?说到底,优秀的作品,高涨的人气,自然会带来价值。可如果连作品也没有,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,苏凛也不理会,只是仔细品味着餐前小点,小小一杯的底层是晶莹剔透的绿色汁液,最顶上铺着鱼子酱,乍看之下非常简单,可入口却带来复杂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有一瞬间都快露出本我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看着她,将菜单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大厨是我的老朋友了,他很推荐这里的龙虾套餐。今天似乎抓到了不错的龙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薄你决定就好了~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不接菜单,只是委婉的推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太了解温蜜的口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搜集的信息里,她地摊小吃也可以,高档餐厅也可以……但都只有镜头前的样子,私下到底怎样自己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足够尽善尽美的表现温蜜,她不想出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就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放下了菜单,按下按钮流利的说了一串法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有人投资你剧本,你是怎么打算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取了片热毛巾擦拭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微微有些疑惑,打算向温蜜投资源,所以先拿自己试探她的反映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投资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挑明,也不想去猜男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啊……那就谢谢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耸了耸肩,带了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推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新人,肯定会推辞吧?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,却突然接到了s级的大制作,心里肯定会惶恐不安吧?外界对此肯定也会充满质疑……等待新人的只会是无尽的谩骂:资源咖,背后有人,□□了几个?再多难听的话也有。可我是温蜜啊。不论怎样的制作,手笔,只要我喜欢,我一定会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个女人已经有了可以接纳一切的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男人举起高脚杯,缀饮了一口香槟。然后像是想起什么:“杯子里是果汁。我知道你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用眼神指了指面前的高脚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挑眉,温蜜不喝酒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此她表示一万个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假设温蜜和傅云薄私下真有往来,那他们私下的情况自己肯定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也就依傅云薄本人的意愿,举起了高脚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浅唱了一口,酸酸甜甜,果味浓郁,非常好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够了,停止吧。停止拙劣的模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放下杯子的瞬间,冷清的声音打断了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光火石,苏凛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陷阱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在伪装自己的嫌弃,冷哼一声。难怪狗男人问东问西,合着就是找机会让自己放松,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服气的放下了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只是心情很好的调侃:“你还需要磨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是被你误导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我还谢谢你的指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毫不掩饰自己的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狐狸!迟早有一天,你要拜倒在我的演技之下!这是苏凛这么多年来的夙愿!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餐点如约上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被摆了一道,但不用假装成某人品位美食,也算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毫不淑女的品位着送来的一道道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和傅云薄也甚少有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大部分时间,她和这个男人都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她在假扮温蜜的时候,才会和傅云薄有几句完整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和这个男人厮混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——他们二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即便他是自己前男友的叔叔,那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手里的刀叉微妙的沉重起来,苏凛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注意到了她情绪上的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和傅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经语的话语轻飘飘,可只是听到名字,大脑都如同针扎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短暂的过往是苏凛这辈子都不想回忆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抬起头,有些恼怒的问:“能不提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只是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垂下眼帘,斯文的切割着盘内的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认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结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在顾及苏凛的情绪,小心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却轻蔑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都看到那样的东西了,还要怎么才能继续下去啊?不过我无所谓,我不在乎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没有说话。苏凛拿起高脚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一百万个不情愿,那些画面还是会擅自闯入脑海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5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