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第4章


六年前的夏天,老爷子八十大寿,傅家举办了盛大的宴会,并择当地最高档的五星酒店为寿宴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傅家的老老小小,当天到场的还有各路精英。

        场面之大,可谓大佬云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位入场的人都带着价格不菲的礼物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,每一张嘴里都吐露着真挚的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集团掌门人的直系孙子傅琛,他不喜欢那样的场面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客套在他眼里是如此的虚伪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从旁看着,都会忍不住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舒服。先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皱着眉,头也不回,匆匆离场,丢下了为了他盛装打扮的女友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觉得很尴尬,她想跟过去,却被傅琛阻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休息一会儿就好。别跟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他有些泛白的脸,苏凛体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身体不好,常年泡在药罐子里。长辈们也体谅他,允许他做自己喜欢的事,不让他背负过重的家族。而家业的重担又需要有人承担,于是,继承人的称呼自然就落在了他的小叔叔傅云薄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正值大好年华,又在国外进修管理多年,颇有成绩。近些年回国后,在公司办事又有模有样,他手下的项目盈利都非常可观,加上做事认真,内心刻板却不胡来,老爷子才有意让他继承家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商业成绩赫赫的有为青年,一个是只知道埋头画画的毛头小子,该靠拢谁,各界大佬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没有人理会傅琛的离开,而是围着傅云薄,互相碰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本来就和酒会没有关系,只是因为傅琛才会出现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傅琛,她只能格格不入的站在墙角,望着这些和自己无关的辉煌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泡已经磨破,又磨出了新的血泡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遏制的呼吸让苏凛数次晕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紧,傅琛回来就好了……她这么宽慰自己,指甲深深锲入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没有人理会她,她也不敢贸然和别人搭话,只能呆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小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小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觉得窒息又丢脸,可更多的还是担心。傅琛这么久都没出来,不会是昏过去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忍着疼,扶着扶手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画室门口,苏凛数次举起手又放下,她不想打断少年的休息,可贸然推门又不太礼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传来细细梭梭的声音,她以为他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惊喜的推开门,可迎接她的,却是冲击性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虔诚的俯下身,亲吻着男孩,如梦似幻的画面,本应是美好的。而睡梦中的男孩却是自己的男友傅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瞪大了双眼,颤抖着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没有说话,只是不舍又期许的朝身侧的男孩投去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认得她,少女是傅叔叔的商业伙伴,陆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父母双双失联,陆咏嘉不得不暂寄宿在傅琛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高中开始,两人就形影不离,同吃同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女友的苏凛对此表达过几次不满,毕竟同一屋檐下,发生什么都不奇怪,可傅琛每次都说自己多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傅爸爸也不喜欢自己过多追问他们的家事,苏凛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一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咏嘉对于自己被抓包的事羞愧不已,她烧红了脸,却又鼓起勇气昂起了胸:“苏凛……事到如今,我也不想瞒着你了……我、是真的喜欢傅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知他有女友还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有一瞬的哑然,然后轻声鼓囊了一句:“你们可以分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qnmd的吧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抬起手,脸色阴冷到了极点。可扬起的手臂却迟迟没有挥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已经因为一系列的动静被吵醒了,此时他正握着苏凛的手,不让她挥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着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瞪着他,用红了的眼眶审视着这个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说话,可苏凛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即将被东影录取的新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劣的演技掩不住她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她自我欺骗,自我催眠,以为以为都会好起来的……可现在,她什么都知道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不会变好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个女配的结局,早就写好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先下去。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对自己不同,傅琛柔声宽慰着女孩,让她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少女的身影擦肩而过的瞬间,苏凛甩开了傅琛的手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喜欢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她搬来那天你就喜欢上了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么喜欢她吗?!喜欢到,把她画进你的设计里,把你们之间的亲吻画进画里,把你们的过去刻在你的作品里!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凄厉的喊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一直都知道!

        知道傅琛的画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或许,也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吻了!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想说什么,却张着口,半天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和你……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行了……苏凛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委屈如决堤的洪水,淹没了一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泪珠滚滚落下,划过她剔透的肌肤,顺着精细的下颚轮廓滴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让他看尽自己的脆弱,她将头埋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足无措,却又无可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笨拙的想安慰,却半天也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”

        短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适时的出现,打断了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刚“我”了一声,就被傅云薄再次打断:“傅琛,出去。我有话和这位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吱声,显然他也是知道自己不占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没有拒绝,只是沉默着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为叔叔在这个合适的档口出现而松了口气,不用自己面对,而是有人帮自己收拾烂摊子的那种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哭泣的苏凛和傅云薄,两个完全不搭调的人留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诡异的沉默着,隐隐传来少女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行了,别演了。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冷漠的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抬起头来,眼神里没了上一秒的悲戚。

        机灵的眼神乌流一转,眨巴了几下眼睛,把眼眶里的水渍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走了?不能安慰我两句再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调那样轻佻,像是这么多年的感情都只是一句玩笑。有一瞬,傅云薄都要相信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大概是不知道说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一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来说,她的眼泪杀伤性太强。任何人都只能双手举高,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本身就是他有错在先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一句道歉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浓密的睫毛微微垂落,盖住了眸底深处的情绪。唇角微微扬起,有几分自嘲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都看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抬头,直视男人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漠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目睹了全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苏凛和傅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孩子间的欺骗,在成年人的眼中,不过是过家家般幼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已窥见了傅琛的真心,哪怕现在的他什么都不说,可傅云薄就是知道,苏凛早已被他踢出了这场感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慰的话从来不是傅云薄的强项,向来只有别人包装好的经由他审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两个人都不是傅琛的良配。至少现在是他配不上人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演的太过了,甚至虚假。收敛点,眼泪不掉那么早,直视他的眼睛和他对峙。直到他嘴巴开始发抖,忍不住说出实情时,你再哭,效果更好。这样他就会更加怜惜你,因为怜惜,而不会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如夜店老板调jiao手下的服务员般建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不用你来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着说。甚至还比了个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侮辱我可以,但绝不可以侮辱我的演技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苏凛赌上了两辈子的东西,绝不能被一个纸片人质疑!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没有介意她的失礼,任由苏凛拖长了音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——谁要和这种人复合啊!谁他妈爱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吧!反正我不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不出是气话还是真心话,傅云薄也不是来确认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既然如此,只有请你离开了。毕竟你不是这里的宾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稀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翻了个白眼,擦着泪痕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傅云薄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该看的……从一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不该看的那么仔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瞥见了苏凛离开时,那颤抖的指尖,以及继续滚落的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观众,自然也不应该继续演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拙劣的演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甚至都搞不懂,她到底是真的伤心,还是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现在回想起来,傅云薄也只有同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演技……一直很拙劣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现在也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什么不在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在乎的话,会避而不谈吗?

        个中滋味,只有苏凛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在冲击性的事实前,苏凛意识到了这只是故事中的情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么多年的感情却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她的感情被割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半是,在意识到他们都是纸片人后,突然有种超脱的心情。这种心情,甚至让她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多么的滑稽,甚至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居然对纸片人真情实感?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,做了多年女配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想起来,自己说不定就会按照原剧情,无脑原谅男主,跪舔男主复合……最后目睹那两人纠缠,以至于想不开逼死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想把过去的一切都抹除,让一切都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另一方面,是十多年来的回忆和过往,经历。她想割舍,却又不知道割舍后,自己又是谁呢?又能去哪儿呢?她不依旧是这个世界,格格不入的存在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活着,除了衬托男女主的爱情外……没有任何价值吗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复杂,所以苏凛决定暂时不去管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要提那个令人不愉快的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有些埋怨的口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毁了这美好的一天吗?还是日子过的太舒服,想搞个第二继承人来和你抢公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嘲讽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死后,故事可还没结束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顿了顿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忘不掉他,我会很烦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直视苏凛,目光凌厉的刺人。可苏凛却避开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可烦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嘟囔了一句,暗地里不屑翻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傅云薄凝视着她,用一种严厉,却又风轻云淡的口吻:“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心里还有别人,你说对吗?未婚妻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5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