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第5章


装着香槟的高脚杯微微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未婚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字敲打着苏凛的头,像是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觉得头疼,哪怕现在回想起来,她都忍不住质问:自己真的做对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那天她该径直离开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要回头,不要去找傅云薄,不要再想什么讨回公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就是不服气!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傅琛在利用完自己走过剧情后,自己就要像丧家之犬一样离开啊?!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自己被当工具人一样用完甩,他们却能幸福美满的走到一起?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可能……到了最后,自己还是逃脱不掉死亡的命运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小说里不是有强制力这样的东西吗?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本人没有意愿,但强制力就会迫使一些事的发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本想离开酒店,但下楼的短短一分钟里,苏凛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分析这脑海里的信息,重新整理了已知的全部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的剧情里,尽管自己已经亲眼目睹了那个吻,可心底仍旧不愿意放弃男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放不下这么多年的感情,在痛苦纠结了一阵子后,还是选择了原谅傅琛,并选择和他继续走下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家虽比不上傅家,但家境也算殷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她成绩优异,为人踏实,对孙子又是真心的,因此,苏凛是老爷子首肯的孙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仰仗这一点,从此以后两人能携手共度,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自己也可以帮助男主,让他能继续角逐公司的竞争,赢过他那小叔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两人没有分手,拉扯了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傅琛怎么可能和女主断绝关系?不过是做的更加隐秘,更加谨慎,更加小心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女主继续藕断丝连,而苏凛忙于学业,也无暇陪伴,只能相信一个接一个的谎言,再也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每一个特殊的日子里,女主都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男主敷衍完自己后,他马上转身和女主共度甜蜜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高考结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考取了不同的大学,两人彻底异地,这给女主提供了更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暗中苟合,并在发生一系列事后,发现不能再继续欺骗自己,于是两人私下秘密领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对此苏凛是完全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学四年,当傅琛回来时,苏凛还以为自己是傅琛的女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的她是影视界的新星,前途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那个越来越频繁出现的入侵者,堂而皇之的向自己宣誓主权,苏凛越发恶毒的拆散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在苏凛期待的婚礼上,女主再次出现,却爆出男方已经和她结婚了。而苏凛,从正牌女友,一瞬间变成了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。

        梦中的婚礼变成了噩梦,甚至招致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,最后只能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迅速发酵,在网上也引起了议论,公众人物的每一秒都在众目睽睽的审视之下。谣言愈演愈烈,没有人站在她这边。甚至家人走在路上都要被人吐口水!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最后,她愿意妥协,二女共侍一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琛,只要你愿意和我结婚……哪怕只是表面夫妻,哪怕之后你都要去找陆咏嘉,我……我都可以……所以求求你……你就当怜悯我,和我结婚好不好?你就当是我这么多年复出的一个回音,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卑微的祈求着,这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婚礼继续,她才能告诉天下所有人:她不是小三,她是守护了男主大半辈子的正牌女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爱他,哪怕卑微如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一场婚礼,她就还能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男人依旧决绝的拒绝了她:“我这辈子,只会爱一个人,只会和一个人结婚,而那个人,只会是陆咏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甩开了她的手,轻易的像是拂去一片尘埃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在唾弃和铺天盖地的诬蔑和咒骂声中,在男人决绝的目光与拒绝中,女人自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她终于为自己做了一件事,结束了可悲可笑的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一切的苏凛热血上脑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狗屎剧本啊!

        写这个人脑子有病吗?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做错事让法律制裁我!而不是公然喂shi!”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气的苏凛停下了离开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而回到了热闹的酒店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宴会的一角,隐隐可以听见老爷子的怒斥声!

        “傅琛!这就是你给我这个老头子八十大寿的惊喜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消消气,孩子不懂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都要成年了,还不懂事?!还是你在暗示我老眼昏花了,当年瞎了眼,选了个不懂事的人做继承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上了年纪,换做年轻时的他一定会用拐杖敲眼前男人的头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气的跺脚,中年男人一时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他心底,也多少想促成儿子和自己好友的女儿走到一起吧?

        否则怎么会同意两人住在一起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儿子会处理不好这段感情,反而惹出一堆事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气坏了,孙子脚踏两条船的事传出去,他老脸还要不要了?!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疼惜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孩子是他从小看着和孙子一起长大,什么品行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是个急功近利的小人,这次的事他或许就不会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人家是个好孩子,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从初中开始就一直鼓励他好好学习,督促他进步。生病了,自己跑几公里给他买药。傅琛身体不舒服就替他背画夹,扛工具,给他打饭洗碗,一路走来这才考上了好学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转过头就发生这种事!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正痛心呢,苏凛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装革履的男人迅速打断了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只有几面之缘,但苏凛知道说话的男人是傅琛的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:不许套近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收起了脾气,语调婉转而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垂下泛红的眼眸,双手交叠在身前,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来都来了,还没对老人家说一句祝贺就走,有点……虽然有些唐突,但是,爷爷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勉力撑起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易碎的笑容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一生收过无数珍贵的藏品,可这一声真切的祝贺,却是什么都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她受了如此耻辱,还要把礼数尽到,心中更是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糟蹋了一个好孩子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孩子,爷爷知道了。谢谢你今天能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爸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爸爸急切开口,像是提醒他不要被这种人的小伎俩给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老爷子却冷眼扫了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眼,足以说明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来都来了,不如留下吧。等会儿还有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像是疼爱自己孙女似得挽留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了笑,又小心翼翼的窥探了一眼男人的眼色:“还是不了吧……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今天是我大寿,还能有人不给我面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冷睨了一眼,话已至此,傅爸爸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寸进尺,也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谢谢爷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自觉找了个空桌坐下,如老爷子所说,这里好吃的应有尽有,高档菜摆满了一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都不是自己想要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房间的一角,依旧能听见傅家议论着傅琛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会儿,女主陆咏嘉也出现了。傅琛牵着她的手,老爷子和家里人围着他们俩数落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看起来,就像是暴雨里的孤舟般,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傅琛的态度惹恼了老爷子,隐约可以听见分手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手这两个字,显然也是刺激了傅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傅琛走向台前,抢过了台上讲话用的话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欢迎各位来参加爷爷的寿宴。除了这件事,我还有一件喜事想告诉大家。我有女友了,就是我爸爸的好友的女儿,陆咏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的这一重大发言,引得在场的傅家人一阵惊呼!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是干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“疯了!他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老爷子气的不停的砸着拐杖!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!

        傅爸的脸色也很难看,但还是先搀扶着老爷子先回房间休息去了。毕竟今天老人家大寿,他不能让父亲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爷爷和爸爸仓皇离开的背影,傅琛报了一箭之仇般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都要阻止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他就让事情变得无法阻止!

        台下传来隐隐的骚乱,他们明明看见傅老爷子的孙子,是带着另一个女孩来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会儿,却说和另一个女孩子交往了?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头雾水,也不知道傅琛说这事的目的,却也只能顾及老爷子的颜面,淡淡的鼓着掌,算是祝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只顾着自己舒服,却没有想过,这样一句不过脑的说话,将苏凛置于何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还记得那个站在墙角,不发一言,默默等待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同情的视线都投向了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灼热的视线伴随着窃窃私语,不时还有几声讥笑,苏凛藏在桌下的手紧握成拳,微微发抖,液体接连打在了手背,滚落在红地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是傅云薄走上来,抢走了话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闹够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冷的盯着自己的侄子,眉头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不屑的哼了一声,显然并不为自己的行径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这样,他就没有必要继续隐瞒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偷偷摸摸,背着良心债,不敢做真实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他终于得以向世界宣告自己的真爱!他正大光明!

        议论声中,苏凛走上了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望着傅云薄,用刚好可以传递到话筒的声音说道:“傅先生,刚才我的提议……您想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头没尾的话说的大家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浮现了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扭曲着眉,像是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凛,继续照着自己步调向前迈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忘了吗?那我就再说一次……”她拖长了音调:“我喜欢您很久了,可以请您和我交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重量级的消息,引得全场一阵抽气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姑娘是认真的吗?!

        她竟然向人中龙凤,未来傅家的继承人告白了?!疯了吗?!

        不去理会下面质疑的眼神,苏凛吸了吸鼻子,垂下眼帘,神情寂寞又悲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给您添麻烦了,可是……可是、叔叔,我其实喜欢的一直是您,不是傅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语,让一旁的当事人都变了脸色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……喜欢傅云薄?!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难掩激动的情绪,她说的恳切,眼神亮晶晶的:“从您回国的第一天,我们相遇的时候,我就对您……可您是傅琛的小叔叔,我们的一切都悬殊太大……我怎么配有资格呢?所以,这些年我一直在欺骗自己,以为只要和傅琛在一起,就能忘了您……毕竟你们还是有两分相似……可是今天,当傅琛亲口告诉我,他对我毫无感情只喜欢陆咏嘉的时候,我却一点也不在意,反而有几分窃喜,因为那一刻我就知道,我果然还是忘不了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悲戚的苦笑起来,晶莹剔透的泪水含在眸底,波光闪烁,眼神深情又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我说了这些,可是……今日之后,或许我们再也不能相见……这或许是我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了。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想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……就算你讨厌我也没关系……我只是想让您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眼眸微垂,泪珠便滚滚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藏于眸底深处的,是一抹深不见底的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闹剧也无所谓,苏凛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自己的人生,也注定是场闹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尽情放肆一把,狠狠羞辱男主一次也是好的!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打心底的不服这个小叔叔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觉得这个男人不可一世,傲慢的不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讨厌这个高自己一头,总在说教的男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自己就偏要用傅云薄恶心他一次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被人嘲讽痴心妄想,就算被傅云薄当众羞辱,她也算是忤逆了天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是小小的工具人,在剧情面前所能做的小小的抵抗吧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已经想象过一百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或许会毫不留情面的戳穿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会冰冷的推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会用他冷酷的声音羞辱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会轻蔑而残酷的践踏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没有推开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相反,他搂紧了自己的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忘了向大家介绍,这位是我的心上人。苏凛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53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