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第10章


偌大的操场上架了两个敞篷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导演编剧共用一个帐篷外,另一个敞篷下坐着三个人,他们带着墨镜,坐姿端正,气质与其他人不同,应该就是主演一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敞篷外的椅子上还有两三个准备试镜的同学。她们垂着头,或背台词或四下张望或抖腿,每一个都脸色苍白,看起来很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按照顺序坐在最末未的位置上,终于能翻看着手里的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的爱你的!胜过那个女人!我为你可以做任何事!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求你了!不要丢下我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台词,苏凛苦笑了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女配剧本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合适自己……各种意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拿出职业的态度,冷静的端详着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句台词,没头没尾。只能从女方的角度思考……台词内容现代,不是古装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也不像是青春偶像剧,剩下的就只能是都市剧。

        职场?娱乐圈?还是家庭伦理?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脑海里预设了几百种情况,并选择最优的进行演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试镜房里传来了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

        凄厉的叫声吓了大家一跳!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!!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?!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生声嘶力竭的哭喊着,听不出是真哭了还是在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论是哪一种,苏凛觉得她都太用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爱你!真的爱你啊!!!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震耳欲聋的声音让苏凛忍不住捂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一瞬同情起了评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女性的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被录取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人激动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答应,那就是拒绝。这是行业里默许的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生显然也意识到了,她马上急道:“我哪里演的不好了?!是我感情不够充沛吗?!我可以再来一次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用哑了的嗓音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柔的声音冷冽了几分:“你连台词都背不完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他没再继续,已经是给她留了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女生继续扯着嗓子:“我拿到这个台词只有五分钟而已啊!而且这个台词也太矫情了,就临时改了一下,这样我演起来不更顺更自然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敞篷里诡异的安静,只有一声嗤笑,而苏凛认出了声音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台词都背不完整,就不要丢人现眼了。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啊?轮得到你这种人来改台词吗?就连我都不敢随便改,你一个素人真把自己当人物了?快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或许是慌了,这才急忙说道:“那我再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滚听不懂吗?!还再来一次?!本事没有,脸皮倒是挺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生被骂的没了主意,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,还能听见里面传来刻薄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嫌台词做作?真以为这剧本轮得到她演吗?有戏拍就不错了!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……把戏演好是演员的本份,再做作的台词,你演好了,才叫本事。嫌这嫌那,不尊重编剧的劳动,真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营帐的编剧听了,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些时候,就见柳雨晴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敞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步伐沉重,面如死灰,像是丢了魂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看也知道,她肯定演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她在里面被奚落的样子,大家在心里疯狂鼓掌,在座的看也不看她一眼,只觉得她活该,甚至故意窃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雨晴没脸留下,只能红着脸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理会她,只是沉下心来,更认真的研究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一个个进去,一个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去时,她们愁眉不展,出来时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太过紧张出错,就是根本达不到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到后面压力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轮到了苏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进入敞篷,她礼貌的朝三人鞠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们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抬起头打量着小小的敞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正中间的男子二十出头,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,坐姿却很挺拔端正,一袭白衬衫干净又清爽,手袖微微挽起,露出了匀称白皙的胳膊,看气场应该就是那位视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镜遮去了他清秀的面庞,只能从偶尔露出的眉眼和轮廓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唇角微微扬起,似笑非笑,礼仪性的问候着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应该就是新人爱豆廖玄了。浅蓝色的卫衣略显臃肿,他抱着胳膊,头微微下垂,见了人也不说话,看起来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边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看也不看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见了苏凛,邵蓝音的眼睛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苦于找这个小贱人报仇呢!她就送上门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东影的大学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在面试自己的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在她脸上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拿起她的资料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知道她阴阳怪气的想做什么,率先一步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的。蓝音姐还记得我吗?真是令人高兴,之前有幸和蓝音姐一起拍戏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加重了荣幸一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片场我学到了不少东西,还要谢谢蓝音姐,让我留下了宝贵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准备好了的话,突然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看似没有威胁的笑容里,却透出一种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绝不会任人欺负的!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她泼人咖啡的视频还在手里,她就有可以和邵蓝音正面刚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在心里哼了一声,这个剧组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挤进来的,她怎么能因为苏凛这种人而被赶出去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天选的剧组,不是每年都会有的!

        想起苏凛手里的录像,女人也就只能收了收气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学到东西就好,别跟其他人似得,不带眼睛,脑子也没有。提醒你一句,今天我不是主考官,没有水准的表演,是入不了咱们睿言的眼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还朝一旁的墨睿言投去了讨好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墨镜,也看不清男人的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他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蓝音姐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又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昂起头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站定,垂下眼帘,浓密的睫毛掩住了眸底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眼帘微颤,眸底情绪波涛。

        粉嫩的唇瓣微微颤抖,细碎的声音从齿缝中流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抬起头来,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的声音很轻,像是心痛到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句为什么的询问,如同捡起心的碎片,展示着那些裂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像是在等对面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泪水含在眸中翻滚,水润的波光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你要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惊讶,却又无力,双手失落的垂下,微微摇晃,大概是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羞辱,被践踏,被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眉梢微蹙,使那份悲伤里又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愤怒!

        两种情绪含在泪水里,使女孩的眼睛明亮又炽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注视着前方,在看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满眼的疑惑,不解,愤怒,痛苦,所有的情绪都汇聚在了那张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停歇后,她终于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的爱你的!胜过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发抖的声音依旧透着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似乎又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愤怒压倒了悲伤,受尽屈辱的她只能拿出最后的,也是最卑微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你可以做任何事!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?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体剧烈的起伏着,女孩身形不稳,语调卑微而可怜,仿佛再多一句话,她都会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现场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声音犹如铁锤,砸在所有人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剧本,没有缘由,没有准备,就这么突然的插入了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顾自的加入了苏凛的演出,没有给任何人提示,甚至打断了最后一句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刹那的惊讶后,苏凛的视线终于有了可以停留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继续台词表上的内容,而是开始了自行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三字,却已经是截然不同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最初那小心翼翼的破碎不同,这一次,已经是质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摘掉了墨镜,他眼眸微动,似是畏惧她的愤怒,却又不得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们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究竟,哪里不同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在他说出下一句之前打断了墨睿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,这样演不好,会表现的太过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戏总是有意无意的勾起自己的回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因为墨睿言表现过于和傅琛重叠,苏凛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她更年轻,更漂亮?还是她更温顺,更贴合你的心意?又或者……只是因为你爱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泪水蓦地滑落,她的眼底失去了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答案,早已在她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不想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轻叹一声,似是用尽了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拿起椅背的西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几乎是扑上去,隔着桌子,拽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咬着下唇,昂着头对上墨睿言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悲愤无奈,却又近乎乞怜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一句道歉也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疯了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收起了对她的可怜,从齿缝里吐露的话语也转化成了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来就只想和你说这些……从此以后,你我互不相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女孩手里拽出了西装,也不管会不会变得皱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这样,他们就能切断彼此的关联,永不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疯了?我疯了?!我疯了也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大声的喊着,可墨睿言再也不去看她一眼,背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望着这个铁了心的男人,望着那厌弃自己的背影,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这么多年……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易的抛下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丢下我!求你了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她居然又把错过的台词补了回来!

        可男人却没有回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悲伤、屈辱、愤怒、委屈、无奈,种种情绪再次袭上心头,女孩近乎癫狂的落下泪来,而她眼角的余光,也注意到了桌上的一件东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两人完全超脱了剧本,自行展开了剧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除了紧跟上他们的步伐外,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下一步的发展时,苏凛抢过桌上的东西,一把刺入了男人身后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的一幕让人吓坏了!在场的人全部惊叫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演戏演疯了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刺人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来的武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们的议论声,都被粉丝的尖叫所掩埋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被她突然的举动拽回了现实,哪怕只有一瞬,他也从戏剧中脱离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了手,打断了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了,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那抹浅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戏里那冷硬的男人不同,真实的他似乎更加柔软亲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身来扶住了苏凛,露出了手里的“凶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被折叠过的纸飞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廖玄睡前无聊,把台词表折成了飞机。然后就一直摆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偶然瞥见,就把它当作“凶器”使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喘着气,从演技和回忆中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停止了虚假的泪水,真切的朝男人鞠了一躬,言辞里写满了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时有些冲动,放任感情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笑了笑:“很有魄力的演出。是有相关的经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敏锐的指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她吧。她很适合这个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朝另一个敞篷里的导演和编剧说着,轻易的敲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了那样的演技,没有办法说不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好看的笑了起来,明灿的笑容如同向日葵般眩目的令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另一个声音却响起:“我反对!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