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第11章


反对的声音回荡在了操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脚指头想,都知道是邵蓝音在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也没指望邵蓝音真的会放过自己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礼貌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哪里演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漏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煞有介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美甲敲打着桌面上的台词单,甚至是逐字指出来给苏凛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那句祈求男方不要抛弃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知道她想搞事,没想到她会搞的这么低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的遗漏了。”她强调着:“并且之后也补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漏了就是漏了,哪有那么多找补的?干脆大家都记不住台词,然后都说后面会演的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不屑一顾冷笑出声,这会儿她倒是比谁都专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编剧写剧本很辛苦吗?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?一天到晚瞎改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有发声,大家都知道她为什么没能把那句台词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墨睿言突然加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配合他的演出,自己才不得不暂时割裂台词,否则割裂的就是演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会不懂?

        她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当然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是在故意挑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像是还不过瘾,又继续数落起苏凛的罪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突然行凶那段,我觉得演得太过火了,实在是太突兀了,放在戏里只会让人调戏。而且你知不知刚才突然那一下吓坏了多少人?!睿言可是视帝,知道他的身价吗?万一出了什么事,你承担起的后果吗?这可不是赔钱就能了的事,对睿言来说,受伤会耽误多少工作?影响多少进度吗?再退一步,你也没钱赔偿吧?到时候轻飘飘丢下一句没钱你让人家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这次不仅挑拨起了墨睿言,甚至把他的粉丝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邵蓝音的话起了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粉丝也纷纷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刚才万一桌上摆着的不是折纸,而是其他什么尖锐的东西怎么办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他有多少工作吗?!受伤了你能负责吗?!怎么只想着自己出风头,不替别人想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秀演技也不是这么个秀法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弄伤了墨帝你死一万次都不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放她进剧组!让这种疯子离我们家墨帝远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激进的戏也不可能放进电视剧里的!肯定要被删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浪一浪高过一浪,显然是被苏凛刚才的举动激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些声浪声中,墨睿言把手放在唇上,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们立刻会意,渐渐平息了纷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她演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依旧是那君子淡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润的嗓音让人如沐春风,那些被煽动的怒火也都因为他而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的一幕确实突然,但大家刚才也相信了她的演技吧?相信了,她确实是拿着武器来攻击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墨睿言这么一提,大家才意识到,刚才的戏不可能对墨睿言造成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是一张纸飞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苏凛却凭借过硬的演技,让大家信服了,刚才的她就是危险的,可怕的,会作出伤害人的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的话让在场的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看敞篷,只是问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以为是在问自己,刚要开口,身侧却响起阳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好就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廖玄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,他根本没有睡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的发话,又引起了粉丝们的欢呼!

        “廖玄!廖玄!廖玄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浪高到像是要把那些高呼墨睿言的声音都盖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打着哈欠,漫不经心的答:“毕竟你专业的嘛,而且……你都决定了,又何必问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应付不来这种场面,有意回避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和蓝音姐有所分歧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依旧是那笑盈盈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邵蓝音却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大高兴?

        “睿言这话说的……什么叫分歧呢?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你的看法和我的意见,截然相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笑着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不想站在墨睿言的对立面,可墨睿言明显是想要留下苏凛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怎么敢和真材实料的视帝公开唱反调?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只能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问题抛给了廖玄,由他来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安静如鸡,一瞬间,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廖玄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拄着头,神色慵懒的望着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发生的我没看,你能再演一次给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有些撒娇似得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又补充道:“必须和刚才截然不同。我想看你把同样的词,演出不一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给你时间准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还有人等着呢。光是苏凛一个人,就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多的富裕,而且,她也不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看好戏似得抱着头,身体微微后仰,任由椅子两条腿翘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闭上了眼睛,从之前预想的诸多设定里,重新选择了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睁开眼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、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,这一次,她的语气又轻又快,没了先前的那份沉重,反而像是早就知晓男人会来,而那一天,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,在她等待的空隙插入了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声音让苏凛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里闪过一瞬的光芒,然后,又消逝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的爱你的……胜过那个女人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微微颤抖,甚至从悲伤中硬撑着,不让揪心的笑容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却侧过头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你可以做任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握紧了双拳,颤抖的手紧抓衣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拒绝让她更加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乞怜的望着男人,眼底还有最后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松口,自己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就是来说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转过身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手,张着口想说什么,可最终,只是紧握着衣摆,只是垂下头,默默哭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求你了!不要丢下我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声音越说越小,小到他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捂住自己的眼睛,停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男人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门口,遗憾的叹了口气。临走前,又不舍的望了一眼房门,彻底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因为墨睿言的加入,整场表演完整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戏剧已经结束,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没有一个人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廖玄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廖玄已经改变了姿势,他已经端坐在桌上,身体前倾,仔细的观摩着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催促着问,语调依旧是那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撅起嘴,像是陷入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演的是挺不错的。两次的感情都不一样,细节处理的也好……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颇为遗憾的晃动了下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什么?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望着墨睿言,有些输给他似得叹了口气:“我只是觉得,这种演技,只演一个小配角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的话引起了在场人的惊呼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演技竟可以得到这样的认可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的声音使得惊呼声又高了一浪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,作为爱豆的廖玄对演技可能存在误判,他高估了苏凛这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作为视帝的墨睿言,决不可能存在这种误判!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两人达成了共识,一起都认同了苏凛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啊!苏凛也太猛了吧!居然得到两位前辈的认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那可是墨睿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她专业成绩好,但没想到这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牛是真的牛哇!刚才捅人那出戏真的吓到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演技过硬确实是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在班里早就看过好几次了,不过试镜的时候,感觉苏凛更放开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真的,我觉得她以后肯定能出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议论渐渐变了风向,虽说先前的演出确实有些过激,引起了粉丝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苏凛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表演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再挑不出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收放自如,两场戏之间甚至没有过多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专业素养,足以折服一些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编剧和导演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去理会乌泱泱的人群,墨睿言转向另一个敞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导演和编剧正交头接耳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在敞篷里议论着,外面的同学也期盼着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试镜了几个小时,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引起他们的议论和关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关注的对象,还停留在‘可以留用’‘继续观察’的程度,那苏凛的出现,就是现场必须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评价苏凛倒不是很介意,她尽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转向敞篷里,望着那个戴墨镜的廖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丫不是没看第一次吗?怎么知道两次表演的不一样?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在心里默默腹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果然是嫌海选太麻烦所以装睡吧!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会儿,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翻着从校方那儿拿到的资料翻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突然出奇的安静,所有人都在等同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秒钟,一分钟,时间似乎变得异常的慢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合上了资料,露出了柔和的笑容:“下周进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被选中了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牛批!!”

        豪华阵容的上星剧,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有为苏凛欢呼,有的觉得她不过如此,有的暗地里出言讥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操场上,依旧是祝贺苏凛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一把捏皱了手里的台词表,气的眼睛都发红!

        想她为了进入剧组,不息伏小做低,四处求人做饭局,还私下联系了导演、投资人、制片人,又大刀阔斧砍了片酬,甚至还带资金组,就这样也才捞到个戏份多点的女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却凭借这么几句烂俗的台词,竟然也要有戏份了?!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气的牙齿都在打颤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气过了最初的几秒,邵蓝音又冷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她也不可能硬刚着不让苏凛进组。

        演技实打实的摆在那里,所有人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份的反对只会引起别人的逆反,她不能自毁形象!

        进组就进组吧……她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不要以为进组就安全了!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冷哼一声,上次的事还没完呢!苏凛只要敢进组,自己就有机会整死她!

        出点意外,弄断条腿……也不算什么吧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邵蓝音的脸上才挂起了虚伪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决定进组,很多事就要按规矩办,苏凛被带去教学楼里,准备签合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围观群众还在震撼中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这个人有点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让我们墨帝陪演,应该也是认可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墨帝还是第一次这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有人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突然加入表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这事经常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听说他会和人对戏,并对剧本进行修改,可试镜的时候也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了……大家都没去过片场,只有助理才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帮助那个新人吧,总不能……是因为那个学生的演技调动了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坐回了敞篷里,他还没坐定,抱着头的廖玄就嘟囔了一句:“你就是故意把话题丢给我,让我开口提这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嘟囔没有逃过墨睿言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杏眼弯成了无尘秋水,他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在唇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嗤笑一声,认输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被你利用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笑笑,没说什么。只是看起了下一场试镜。

        签完合同的苏凛才出教学楼,就被同学们包围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你好厉害啊!居然得到了墨睿言的认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拿到什么角色了吗?剧本呢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发呀,苏凛,你要是火了别忘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们簇拥着她,说不羡慕是假的。可她要真火了,那就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了!万一以后能帮衬一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各怀心思对苏凛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一一回答,可才路过校门口,一道人影就吸引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她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发了很多信息给你,你没有回……所以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昔日少年有些腼腆的笑着,他的脸色还是那么不好,有些孱弱的脸苍白没有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大脑一片空白,她许久才能把那个讨厌的名字从脑海深处挖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名字是:傅琛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7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