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第12章


播放着轻音乐咖啡店里,冻咖啡已经融化了些,水渍顺着玻璃杯流淌到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块随着搅拌晃动,苏凛绞着吸管,没看对面的人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碰眼前的冰饮,只是双手插兜望着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咖啡店里安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钢琴音乐流淌在二人间,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,过的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半晌,傅琛终于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咸不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算做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网上看见你参演电视剧了……是怎么样的角色?我也去追剧了,可还没看到你呢……第一次拍戏一定很开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一种熟络的语调问着,仿佛他还是苏凛的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盯着冰咖啡,漠然的语调如无形的手,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傅琛认输似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……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谅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副样子像是求自己原谅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心想求自己原谅,这么多年他去哪儿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又在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狗男人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这么狗吗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他以为,只要随便道个歉,他就没有过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说话,只是眸底凝集了一丝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和她交往多年,也知道她的一些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没说话,可眼神里却写满了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在怪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怪我是当然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苦笑着将视线抛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时候我太年轻了,还不懂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六岁了还不懂事?你是巨婴吗?不过也是,华耀集团董事长的孙子,巨婴也有人兜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刻薄的说话让傅琛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头望着自己的鞋尖,苦笑了一下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老样子。对不喜欢的事物总是那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刻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抢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恶毒的词语,她自己说自己可以,别人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话头一再被抢,傅琛却不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由始至终,他都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来……也是想给你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虚弱,不知道是因为身体不好,还是耻于自己做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的我没有处理好,被发现后我也很慌乱……这么多年,我心里始终放不下你和那件事,所以无论如何都想再见你一面,并对你说一声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说话,只是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他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垂下头,非常郑重的说道:“苏凛,以前那些事,真的很对不起!是我伤害了你……你能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埋着头,极尽真诚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在等苏凛的声音,她不开口,自己就不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低着头,苏凛继续喝饮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动,傅琛也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僵持了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是脖子实在难受的傅琛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还是不肯原谅我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我给你戴绿帽,你能轻易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吐出吸管,灿烂的笑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可你不是和我叔叔搞到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也带了几分幽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补偿,她也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偿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苏凛可就不爱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在你做了那些事之后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强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我们决不可能来往。怎么?你给我那样的难堪之后,被那样羞辱过后,我还得给你披麻戴孝,还得对你痴心不改?还要继续纠缠你才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话敲打在傅琛头上,扎进他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也清楚,苏凛离开都是因为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到底,为什么你又再度出现在我眼前?你发这些短信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丢出手机,就见屏幕上,是99+的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前,她就不停的收到陌生号码的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早就猜测可能是傅琛,但本人不出现,苏凛也懒得理会。结果他真的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望着满屏的短信,许久才说道:“我说过了,我想来和你道歉,然后……我希望你能和我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的苏凛差点没一口喷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复合?!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什么脸提这两个字?!

        谁给他的勇气?!还是说……这也是强制力的一种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强迫自己定了定神,避免自己控制不住,一巴掌先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她冷静下来,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傅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先前那退让的态度不同,这次,他呼唤苏凛的声音都严肃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和我叔叔不是真的。你也不必这么折磨自己,配合一个老男人。我叔叔他心里有别人了……我只是不想看你受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的每一句话都在为苏凛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却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怎么就不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们亲亲密密都要在你眼前,还是下次做什么都要提前通知你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知道她在故意气自己:“你们之间年龄差了六岁,而且自那天之后,你们也都没有出席过同一个场合,这不能说明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明他尊重我的隐私,没把我暴露在媒体面前,也不会把行程强压在我头上。而且,再过不久的一场酒会,我将和他一同出席,前几天他已经来邀请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对此,傅琛却只是同情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要这样……苏凛,叔叔他真的有心上人了,就是那个温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不遮掩,直接说道:“你叔叔就是拿我当替身嘛。因为他腿瘸了,不好意思面对心中的白月光,而我又出现了,所以他选择了我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她说这些,傅琛皱了皱眉,似是为她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何必作贱自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说的痛心疾首,苏凛却冷起脸:“作贱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重复了一遍他的话,语调轻佻又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被你甩了,被你当众羞辱,就一点都不轻贱了呢。你这次来,你女朋友知道吗?一脚财两船,这也一点都不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已经分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再也受不了苏凛的拷问,傅琛终于坦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扶着额头,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时候无忧无忧,只想着在一起就够了。可长大了,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……渐渐的,我们之间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争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凝眉将最近的事告诉了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傅琛在大学备受器重,甚至被国外的学院看上,希望他能出国留学深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陆咏嘉却坚决反对,因为她不能忍受和傅琛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为了傅琛才考的这所大学,如果傅琛走了,她留下来不就没有意义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为此两人大吵一架,甚至闹到了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作的剧情里,苏凛同意了傅琛的留学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咏嘉看准了机会,摸清了傅琛留学的航班,丢下了国内的一切,自己也坐上飞机跑到了国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落地后,发现陆咏嘉早早的就在机场等自己了,知道她为自己不顾一切,他心中感激不已,更加深了二人的羁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两人也过了一段幸福的同居生活……甚至就地在国外领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回想起来苏凛都想yue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一起滚去国外不好吗?不要留在国内折磨自己了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默默翻了个白眼,但同时也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存在时,他们为不能在一起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障碍不在了,他们的感情却反而无法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尼玛离谱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……”苏凛翻了个白眼:“不就是留学吗?去呗。让陆咏嘉收拾收拾东西,和你一起去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直接把剧本丢在傅琛面前,后面的内容都替他想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你们干脆留在国外,顺便结了婚,做一对幸福的鸳鸯,多好呀?年少时的感情步入了殿堂,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~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话语带了些嘲讽,傅琛低头沉吟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他还是抬起头来望着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苏凛,我希望你能陪我去国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噗!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差点喷出第二口咖啡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说什么胡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傅琛却继续自己的步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着我叔叔不会幸福的……我不能让你掉进深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会很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打断了他:“你叔叔是华耀集团继承人,将来整个公司都是他的。我和他在一起,将来就是总裁夫人了。鹅卵石的钻戒,高级定制婚纱,三层豪宅,数不尽的珠宝,永远不做的家务,随时都有人斟茶倒水,我怎么会不幸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只是个替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无不痛心的说!

        可苏凛却一脸纯良的问:“那跟了你就能幸福吗?如果我没记错,你当时让家里丢尽了脸,爷爷对这事很生气,不仅剥夺了你的继承权,连给的零花钱就打了折扣。如今你也只是个穷小子,除了学费,现在日常开销都要自己赚了……你那些画,能卖那么多钱吗?能支付得起你每个月的开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一连串灵魂提问,当即让傅琛白了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和我们说的事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就说点有关系的事吧。傅琛……你这次来找我,根本不是想和我复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明明那么清脆,却让傅琛毛骨悚然:“你不会是想拿我去气陆咏嘉,好刺激她?让她回心转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敏锐的察觉到了傅琛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道歉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自己错了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希望自己掉进深渊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统统都是屁话!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做的,就是把自己再放回原本的位置上,继续为他和女主的感情添把火,继续履行一个工具人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过于敏锐的洞察力让傅琛心里一惊!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他心底彻底捏了一把冷汗!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苏凛和同龄人不同,可这么多年后他才真的意识到,苏凛是真不好惹!或许是职业的缘故,她过于的敏锐和仔细,可以将一个人轻易看透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能拟定一个人的未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什么都看清了!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将手伸回了口袋里,没了先前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们爱的死去活来,不顾旁人的劝阻都要在一起。这会儿却回过头来找我……如果你们的感情是真的,那对我必然是假的。既然是假的了,怎么还要回头呢?唯一的答案,你有用得到我的地方。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语调不重,但每一个字都入针般细密的插入傅琛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双七窍玲珑的眼睛盯着傅琛,像是要看穿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清透明亮的眸子凝望着,傅琛一时竟羞愧的只想躲避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不是为了挽回女友来的,这次来的目的都很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不可能答应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想说什么,苏凛却率先一步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,记得结账……总不会,你连这点钱都付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的喉结动了动,没有声音从他嘴里吐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就默认他是支付得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店门口时,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。傅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她终于再一次喊出了那个少年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些年过去了,你还是老样子。都不管别人怎么想,是不是方便,有没有难处……你只想着自己。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摇了摇头,丢下这句话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咖啡店里音乐依旧,可气氛却依旧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负气的仰躺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是那么难搞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从口袋里拿出什么,丢在了着上。一个小小的录音笔在桌上滚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吵架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手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望复合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他不仅仅是希望苏凛能和自己复合,陪自己去国外,也是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向家里证明,他已经长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不是六年前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苏凛还有感情,而苏凛对他也是同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甚至可以在国外登记结婚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同样有能力,有资格,继承整个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件事,能给陆咏嘉提个醒,让她清楚自己的地位和价值,并回心转意……那就更好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6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