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第13章


《观月记》播到了二十来集,但并没有在网上掀起多大的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粗糙的制作,廉价的布景,整个片子四处透着缺钱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买了原作但改编的非常离谱,因此短暂的引发了几场原作粉和演员粉之间的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子几乎没做什么宣传,只买了一些简单的通稿吹了一下邵蓝音的演技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苏凛怼了之后,邵蓝音稍微拾起来一些专业素养,电视剧中的表演确实有几场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网剧没钱也是事实,因此总体口碑中规中矩,没有大爆热门,也不至于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想要稳住事业的邵蓝音来说,这种程度的作品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作品除了演员粉丝外,几乎无人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为这部戏贡献了流量的还有东影203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直在等苏凛的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都二十多集了,男女主都已经交往了,还没见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苏凛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镜头被删得干干净净,一帧没留!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作为配角的一句:“小师妹遇害了。”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早就猜到会这样,倒也没期待过邵蓝音会善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部戏自己出场也不过是躺尸,也不指望这么一部网剧真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的热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后面隐约有工作人员爆料,说可惜了一些真有演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被人问起是谁时,工作人员表示:戏都被删了,别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在网上稍稍引起了一些议论。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《观月记》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被删减的事,苏凛没有办法。邵蓝音手段下作,不过这次,恐怕不能故技重施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苏凛坐在会议室里,和其他的主演们一同面见编剧和导演,商量着角色分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也在场,但这一次她不是主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次的戏,她也无权删除任何人的戏份!

        剧本逐一发下来,先是墨睿言,厚厚一摞,看着就让人头疼。他却眉头都不皱一下,开始翻看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廖玄,也是厚厚一摞的台词,有些少年气的廖玄看都不看剧本,一头栽在纸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背台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理会他的哀号,紧接着剧本到了邵蓝音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千恩万谢,可到手里的剧本只有三厘米厚。其中还夹杂着别人的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戏份大大的缩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在安排好了前面的人后,写有剧名的台本落到了苏凛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礼貌的接过,薄薄一本,可能比邵蓝音的还要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她来说却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有些激动的揭开了写有《枕上迷》台本,快速的阅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试镜时用的是现代台词,但这次的剧本却是现代侦探剧+古装悬疑剧。

        故事讲述当代侦探:陆弘,帮助警方侦破悬案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天赋异禀,有时只是看一眼尸体,就能猜到死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一眼现场,就能看出个大概的作案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一些悬案,他都有独特的见解。以非常刁钻的角度帮助警方破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之所以有这些特殊能力,是因为前世的他是个仵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百年,仵作元良经历了各种离奇悬案,他一生未能破解,万般遗憾。那些记忆和经历,竟跟着他一起投胎转世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前世未能破解的离奇案件,今生竟得以再次窥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一定要破解谜题!找出答案!

        故事穿插着前世今生,并通过男主的梦境,使两条线同时进行,巧妙的串联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悬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隐晦的探讨了一个有些沉重的问题,那就是犯罪者的子孙是否应该受到惩罚?而他们是否会携带犯罪基因,使这些犯罪遗传给自己的后代?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在故事的最后,勾出一个惊天大案来!

        光是窥见一个粗略的大纲,苏凛就知道,这部戏绝对好看!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这部戏不需要太多的女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重头戏都在墨睿言扮演的陆弘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人分饰两角,这两个角色都非常有分量,占据了相当大的篇幅,给其他人发挥的空间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饰演的是陆弘身旁的小跟班,虽然旷课打架,但却是一个平凡无奇的电脑小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负责帮陆弘验证一些信息,甚至走数据的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和墨睿言比,戏份不算多,但他是剧本里的搞笑和话痨担当,因此台词也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顺着人物介绍看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邵蓝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在片中饰演陆弘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常年在外追凶,行事神神秘秘,又不告诉家里,因此引发了未婚妻的不满,未婚妻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小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弘害怕未婚妻被卷入案件中,因此顺着她的话,承认有小三并逼未婚妻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戏就是苏凛试镜那天的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看了一眼剧本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出场的篇幅不多,但这么硬核的剧本,自己的戏肯定也是块硬骨头,不好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当时已经让几千人试过这段戏,邵蓝音只要选一个自己能驾驭的表演就可以了,难度也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上星剧,剧本质量上乘,制作团队也精良,就算是邵蓝音也想好好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作品得了奖,那她也能得道飞升,混入二线!

        比起《观月记》那种水平的制作,果然只有《枕上迷》这样的剧本才能衬托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正值得意,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介怀的看了一眼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便宜了这小妮子!

        万一这部剧爆了,那她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!从一个默默无名的龙套素人,一口气跃至三四线也是有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的美甲敲打着剧本,心里打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感受到了她的视线,知道她肯定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现在没功夫理会邵蓝音,而是如饥似渴的读着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故事里用到女性角色的地方不多,有邵蓝音一个人算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还是留出了苏凛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仵作元良的小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个角色是自己参演后才决定加进去的,但是对意外的对仗工整,和现代的助手形成了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薄薄几页的内容,苏凛很快就看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设定上,她是元良捡来的孤儿,之前一直服侍在元良夫人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偶然,她目击到了凶案现场,作为第一目击者,她非常冷静的诉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于冷静的态度甚至让人怀疑她才是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元良却相信她是无辜的,并且,少女冷静的分析后,得出的结论和仵作元良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元良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身上的才华,在为她洗清了冤屈,找到真凶后,决定将她留在身边,悉心□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起侦破了许多案件,可是有一天,她偶然撞见了惊天秘密!并且被人当即灭口。临死前,她留下了最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这条线索,贯穿了前世今生,成为现代侦探陆弘破案的关键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角色,有完整的故事线,台词,甚至性格塑造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最初冷漠到像凶手的女孩,渐渐变得有血有肉,有了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能遇到这样的剧本,苏凛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跃跃欲试,进入角色,开始揣摩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都来了,就准备一下定妆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妆师拍手提议着,大家也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坐在梳妆镜前,不停的翻阅剧本,任由化妆师打扮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本来就是现代装扮,加上扮演的角色年龄和自己相仿,几乎没太多时间就定下了妆容。简单的几个配件就给他一种微妙的宅男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邵蓝音这头没安分过。邵蓝音扮演的角色也有前世今生,都是饰演墨睿言的妻子,分为现代与古代两种妆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她觉得发型不够惊艳,一会儿嫌衣服太土像村姑,一会儿又嫌烫卷的头发伤发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番指指点点,弄得工作人员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贪婪的吸收着剧本里的内容,任由工作人员摆布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只有一个古代的造型,而且还是丫鬟的身份,用不着太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会儿妆造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抬起头来我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妆师扶起了苏凛的头,让她对准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镜子里的少女俏皮可爱,看起来十来岁的年纪,透着一股幼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鬓的黑发梳在脑后,瀑布般的黑发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略施脂粉的脸细腻白皙,又上了一层薄薄的腮红,可爱的令人想掐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一个具体的形象存在了苏凛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女孩应该说怎样的话,怎样思考,怎样行动,都明晰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提个小意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诚恳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好造型,就可以拍定妆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先跑到了幕布前,熟练的摆了几个造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宽大的耳机,使人阴郁的兜帽,只要稍微的驼背,眼神避开人群,往那一站,就已经让人确信了他是个科技宅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做好造型的邵蓝音花枝招展的往幕布前一站,摄像师才拍了几张就听见导演喊道:“造型师!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听导演不满的数落着跑来的造型师:“她的身份不是仵作的妻子吗?!怎么用这么明艳的红色?以为是官宦小姐吗?!那种穷苦感哪里去了?!而且妆也太浓了!现代感也太重了!到底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她自己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妆造师没了脾气,只能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朝向邵蓝音,指尖敲打着胳膊:“你!去把衣服换了!再重新化妆!这种造型根本不符合剧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还想说什么,却被导演喊道:“去换!还是你想换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剧组,大家都以邵蓝音马首是瞻,哪敢说她半句不是?拍马屁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进了专业剧组,在真正的大导面前,她邵蓝音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为了拍摄出好的作品而努力,有时甚至必须牺牲个人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这样的专业素养都没有,也难怪导演会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有些不快的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声音远远传来,清亮的嗓音年轻却又淡漠,一双有些脏了的绣花鞋哒哒的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闯入了镜头,黑色的秀发顺着身体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惊讶于自己的闯入,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瞬间,导演的眼前竟已经浮现了少女仵作闯入现场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试妆,却已经连声音都那么切合角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导演明白了墨睿言要她进组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简单的几个动作,百来张照片,却已经可以窥见这个角色的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翻看着电脑里的照片,少女从面无表情,到一点点拾取了感情,面容渐渐生动,简直就是角色本人的成长写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角色已经成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小女孩有点意思啊。试妆而已,却弄的像是要拍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她自己主动提出要穿旧一点的衣服,连鞋子都要脏的。甚至舍弃了干净的妆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自己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我都期待起她的演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旁是造型师的交流,这些声音都闯入了导演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导演,墨睿言的照片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旁人提醒,导演才从苏凛试演的角色里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按下键盘,翻到了墨睿言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身灰袍,有些旧了的衣服却掩不住笔挺身姿下透出的高傲。他的面容做的有些沧桑,但却符合这个角色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反复看着墨睿言和苏凛的造型,还把编剧也叫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也走到电脑前,观看起屏幕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像是确认了什么,朝两位开口:“既然妆造没问题,我希望今天就能试演一段。也希望编剧和导演能为我们讲下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视帝都这么说了,二人自然也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先试演哪段戏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打了个眼色,直至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她的对手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廖玄不厚道的笑了:“好家伙,上瘾了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