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第16章


东影的校门口,一名男性手捧鲜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衣着干净清秀,一双桃花眼透着些许阴郁,却给他一种独有的高傲艺术家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脸色有些寡淡,看起来不是很健康,有些病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对他议论纷纷,不知道又是哪位美女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苏凛出现后,他立即动身,走向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柔声呼喊着,像是终于见到了久违的恋人,眉眼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会有人捧着花来找苏凛,203班的同学都炸开了锅!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啊!苏凛,他谁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手里的花是你的生日花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仔细看有点小帅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就有追求者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这位突然造访的追求者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苏凛垮着个脸,像是看见了脏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调听起来一切如常,可暗藏在下面的情绪却又冰又冷,没有人听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来恭喜你——以及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苦笑了一下,把花往苏凛怀里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你了,接到了电视剧的角色。上次的事是我唐突了……抱歉,我那个时候都不知道你已经接了工作,还让你陪我,真的很抱歉……这句恭喜说的晚了点,你不会怪我吧?听说这次阵仗挺大的……希望能遇到个好团队吧,不过就算是三流团队,对于现在的你而言也是好的。有戏演就行,不是吗?真好啊,你的梦想一定实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自顾自的说着这些,好像是真的关心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的语调在苏凛听来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自己的梦想实现了……他的却还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梦想,自己也根本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手里的话,苏凛笑的很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说的挺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把花丢回傅琛怀里:“下次记得带点我喜欢的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都不是她喜欢的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冷硬的态度让周围的同学察觉到了什么,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,这位……是你什么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开口,想着要怎么解释这段混乱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傅琛却比她更率先开口: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苏凛,简直被气笑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什么脸,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?!

        这说的是人话吗?!

        加个前字有那么难?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想纠正,可不明真相的同学们却惊呼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你就是苏凛的男朋友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华耀集团的那个、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傅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礼貌微笑着,常年的教养和俊秀的外貌,很容易吸引到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好绅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那个举办画展的画家?我听说过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有钱长的帅还事业有成,好羡慕苏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们知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惊喜的看向苏凛,看,她心里不还是有自己吗?否则怎么会大家都知道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自称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同学打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傅琛没有明白,他很困惑:“……那不然?”

        分手的事也告诉了其他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看他们的表情又不像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拿不准,倒是另一位同学附和:“我们都知道了,就别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笑着,却不动声色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订婚了~这会儿该改口,称呼自己为未婚夫才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名同学忍不住的点破了真相,知道她说什么的同学们跟着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会儿傅琛才意识到,他们弄错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把自己和小叔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当即变了脸色,上次找过苏凛后,他们还没分开吗?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知道,多年前的那天,叔叔接茬苏凛的话,假扮未婚夫妻,是想给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关系也绝不可能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们有年龄差,有身份差,所以自己从来没把它当真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自己都回来了,苏凛为什么还不停止这些越界的行为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都宽宏大量的原谅她那天对自己的羞辱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爬上了他的眉头,虽然唇边还挂着笑容,但眼底已经没了先前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苏凛,眼神像是在质问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苏凛不方便解释,只是冷声说道:“我们在吵架,已经要分手了……现在为大家再介绍一遍:他是我的:前!男友傅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强调着前一词,生怕大家漏掉了这个重要的关键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的同学都非常惊讶,都订婚了,现在却因为吵架要分手?

        到底发生什么了?!

        没理会他们的惊讶,苏凛只是拔腿就走:“还有别的事吗?没有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脚才迈出去,身体却一滞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,傅琛正拽住她的手,纤细的眉扭曲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低声开口:“我们什么时候订婚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打情骂俏的意味,可苏凛不接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个借口而已。怎么?你没撒过谎吗?再说我是订婚了,只是不是和你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笑着甩开了男人的手,划清两者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叔叔迟早会分开的,你有想过到时候怎么办吗?而且我也不想让你当着同学的面丢了脸,所以你最好配合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配合你和你符合吗?做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叔叔的关系……传出去对你不好吧?毕竟你们的年龄差,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他的金丝雀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苏凛这样的新生代演员来说,还没开始事业,就已经在传丑闻,绝对是致命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是拿捏住了苏凛的命脉,要求她妥协,可苏凛却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说啊。说了也不会分开,说不定我们就顺势结婚了,到时候谁还辛苦做什么演员啊,直接做富太太了。而我,也绝不会变回你认识的、以前的那个人,死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僵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苏凛,适可而止吧。你知道,我以前从来不做这种事的。我的自尊心不允许……可现在,我却都做了……你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有些不快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知道,他一直是个清高画家,一心扑在作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要比面对家里的斗争、比公司的斗争,要轻松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的自己从来没让他费过什么心,所有事她都会打理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要吃什么,怎么吃才健康,天冷了要不要添衣服……而回报自己的呢?一件都没有!

        任何特殊节日,只要傅琛说不想过,苏凛就不会缠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傅琛,没有为她准备过一支情人节的花,没有请她吃一次饭,没有为她准备任何的礼物,一次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把自己不想要画送给她,苏凛就会感恩戴德好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画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跳脱出去的缘故,苏凛反而看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太习惯苏凛为自己着想了。所以当一个稍微任性,没有自己就活不下去的陆咏嘉时,他的每一天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还需要记得每年的特殊节日,为喜欢的人准备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还需要对一个人嘘寒问暖,表达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一年中的某一天,某个人的生日会变得那么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被陆咏嘉每天带来的惊喜所震撼,甚至每一天都变得无比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她相比,那个陪伴自己多年的女朋友,寡淡的如同清水,无味,无趣,像个老妈子!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他却为自己做了这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起过去的画面,苏凛只觉得自己可悲。望着眼前的鲜花,她只觉得更加讽刺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你以前从来不会做这些……为什么现在会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神色悲凉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自以为展示着自己的诚意,可他越是做这些不符合自己的事,苏凛就越是清楚的知道,他做这些不是为了挽回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上前一步,推开了傅琛,自己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见她还不肯原谅自己,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这么求你了,你还要我怎么样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过去,都是苏凛求着自己。可现在,自己都把身段放的这么低了,她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自己!?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很努力配合苏凛了,为什么她还要用这样的脸色对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怎么样,只希望你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撞开他就要走,背包里传来震动,或许是短信,或许是电话,可苏凛无心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还对陆咏嘉的事不能释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抓了抓头,像是对任性的女朋友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回过头来,神色讥弄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释怀?我们还在交往期间,你们俩就亲上了,还被我抓个正着,在看不见的地方还不知道你们到哪一步了。就这样,你绿完了我,一句道歉都没有,现在却让我释怀?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都要被他气笑了,傅琛到底哪里来的底气?就凭他不要脸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句话,也引得周围吃瓜的同学们惊呼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?!未婚夫居然绿了苏凛?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交往期间就和别的女的……yue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要分手了!是我,我也要分啊!都订婚了还敢乱来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人模狗样的,怎么不干人事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都这么好看了还要找别人?我不理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什么是劈腿男?是因为女方不好吗?是因为他喜欢劈腿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那种男人吧?没什么魅力,以为有一个人喜欢自己,自己就是受欢迎的人了,就敢花天酒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议论越来越大,傅琛做错事本来就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苏凛为了面子不会闹大,谁知道她却先自爆了,让自己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慌乱的看了一眼苏凛的同学,想说什么,可他就是有错在先,苏凛说的也没错,他找不到辩解的话,所以只能把拳握得更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所以只要你给我机会,我会想办法弥补你的!甚至对她做过的事,也可以对你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以为这是苏凛想要的甜言蜜语,苏凛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东西,一定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话不仅没有感动苏凛,反而使得她眼底的讥弄更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贱死算了……”五指插入黑发,苏凛第一次轻贱他:“傅琛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丢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换在过去,或许苏凛会为他的行为感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个男人又回头了,甚至当众送花,还当着那么多同学面丢了脸还要继续坚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他心里还有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看过剧本的现在,苏凛却只觉得恶心!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被骂的脸色涨红,他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!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一点脸面都不留给他,可他还不能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双手紧握成拳,傅琛只是嘟囔了一句:“你骂吧。只要你开心,那就骂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这样,就足以弥补自己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眼神一寸寸的冷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骂你?你以为你所做的事,是只要我骂过就算过去了吗?明明分手后,连我跟别人在一起都受不了,转头却要求我,不能对你出轨的事发脾气。你哪儿来的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!我可能之前对不起你,但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冲?!现在我是真的想和你复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词,苏凛绷不住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践踏了我对你的感情,浪费了我整个青春,并且还在交往时就绿了我,最后只是‘可能’伤害我?傅琛,你可真是无辜,真是完美的受害者啊。所以你的意思是,是我下贱所以才一直纠缠着你,你其实更辛苦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讥讽句句都踩在傅琛的心上,一层层剥下他的假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也找不到一丝借口为自己开脱,只能越发涨红了脸,怨恨苏凛为什么这么不留余地的揭穿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你不要逼我……!而且那个时候,你做那些事都是自愿的……我从来没强迫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像是忍耐着,可苏凛不想去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贱,我活该呗?你是完全没有责任的,是吧?这就是你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我是有责任,可那又怎么样?!我都付出代价了!而你呢?!什么订婚啊,未婚夫啊……你连自己同学都在骗!还好意思说我?!你敢告诉你的同学,我们早分了!跟你订婚的是我小叔叔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再也无法忍受,直接戳穿了苏凛的谎言!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2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