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第17章


傅琛的声音飘荡在学校上空,显得格外的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叔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不是和他订婚,是和他的……小叔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我好乱!他们早就分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分手后,苏凛马上找了他的叔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苏凛其实是和他叔叔订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变婶婶可还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们一脸懵逼,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。这样重磅的消息,在学生间难免引起了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他的叔叔……年龄很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年龄差……有点微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……真的被包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对视了一眼,毕竟先前柳雨晴可没少给大家宣传苏凛被人包养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又发出苏凛和男友的叔叔搞到了一起,难免让大家往那个方向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站在议论声中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嗡嗡作响,是电话还是短信她分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无心搭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差了六岁而已,退一步说,我是和你叔叔走到一起了,可那是我们分手后!而你呢?交往期间就和别的女人亲上了,如果不是你绿了我在先,我会他来往吗?就只许你出轨乱搞,不许我分手后正当交往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当交往?年龄差了那么多,是不是正当的大家还看不出来吗?!我说你怎么突然接到了电视剧的角色,原来是靠他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!的一声,傅琛的脸上就浮现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喘着怒气,一字一句强调:“那是我自己赢来的!全校都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脑子嗡嗡作响,他根本没听苏凛说什么,只是满脑子盘旋着一句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打了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,鞍前马后的少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划破了点皮她都能替自己难过的少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动手打了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摸着红了的脸颊,也滔滔不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,你以为自己很好吗?!嘴上说着对我深情,转过头却和我小叔叔搞在一起!说到底,你为什么对我好?愿意为我付出?不就是看中了我家有钱吗?!十几岁就已经盘算着这些了,你是什么好人?!一和我分手,马上就转头向我叔叔示好!我们分手时,你连挽留都不挽留一下,装什么神情呢!说到底这么多年,我也不亏欠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傅琛的这些话,苏凛只觉得荒唐可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竟为了这种人,奉献了整个青春?!

        视野渐渐模糊……这么多年不可言说的心酸涌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是这么看自己的……所以他才从来不肯看自己一眼,因为他觉得自己只是贪图他的财产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自己家没有富裕到和他们傅家旗鼓相当,可自给自足还是可以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起那些付出,想起顶撞父母的话,想起自己做的一切,苏凛只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!

        没理会苏凛眼底的恍惚,傅琛继续喊着:“被包养了很舒服吧?以后再也不用努力,直接做富太太就好了。苏凛,你如愿了,开心了吗?!不用跟我这种穷小子混一辈子真好啊!尽管我是因为你被扫地出门的!但你似乎一点也不在意,不愧疚……这就是你所谓的深情吗?!别笑死人了!陆咏嘉比你好一千倍,一万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就滚回去找她跟她复合啊!说到底,你被扫地出门是因为你废物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垂着头,隐隐有声音从她喉咙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她还嘴硬,傅琛更不屑一顾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不用跟着我这个废物真是幸运,毕竟傍上了我叔叔,以后要钱有钱,要资源有资源,还怕不红不火吗?而我也会和陆咏嘉走下去的,这一切都要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一顿输出,心里终于痛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想过这样做对苏凛的影响,又或者,知道了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咬着下唇,身体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愤怒,有悲哀,也有自我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没有早些认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忆一幕幕,都是打自己的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傅琛以为自己赢了时,却听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琛,这就是你对待前任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冰冷到极点的话,让傅琛不由的寒毛竖起。他惊恐的朝声音的来源望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听见了声音,她红着眼,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傅云薄出现在了校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拄着拐杖,身旁是人搀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以很勉强的姿势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来了?!

        没给苏凛质问的机会,傅云薄拄着拐杖快步走上前去,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傅琛面前,一巴掌重重打在了傅琛的脸上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巴掌可比苏凛的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被打的天旋地转,脚下没站稳,腿一软跪在了地上。病态的小白脸上也留下了厚重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令我作呕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冰冷着脸,眼神里写满了轻蔑和唾弃!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说出的话都自带三分寒意,苏凛都感到毛骨悚然!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?还嫌之前丢脸丢的不够干净,还要再来一次才甘心吗?上次好歹还是私密场合,现在却在公共场合!你真是越来越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语调不重,可苏凛却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她记忆里的傅云薄一直都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假笑,虚假的坎比专业演员。这还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傅云薄生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琛被打的懵了,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叫我叔叔!我没有你这么愚蠢的侄子!还有,这件事我会告诉老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了爷爷的事,傅琛才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、别告诉爷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,如果再被限制,他恐怕连留学都不能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怕了,早做什么?!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依靠在拐杖上,揪起他的领子,逼迫他看着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不少人围观着自己,他们交头接耳,议论不已,花也散了一地,眼前的画面让他彻底清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都做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回过头,就见苏凛红着眼眶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傅琛后悔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一次……让她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愤恨的松开了手,傅琛连退两步,丢了魂儿似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大家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丝巾,擦拭着打人的那只手,像是要擦去什么脏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秒,男人的脸上就已经是公关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蠢侄子不懂事,一把年纪了还给大家添麻烦,真的很抱歉。希望他的莽撞不会给大家带来误会——我与苏凛小姐确实订婚了。并且这些年,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,希望大家不要误会……当然了,误会也情有可原。毕竟一个大了那么多的男人,竟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孩子,是个人听了都会笑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幽默的打趣着,可却有一种强势的气场,逼着所有人都要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打了响指,身后的保镖立即按住傅琛的头,逼他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没有反抗,满脑子都是爷爷会怎么责骂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的视线对上苏凛时,却本能的不想弯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傅琛在用力,保镖们强压着他的头,逼着他向苏凛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想抵抗,可惜力量悬殊太大,他只能垂下头,而且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低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傅云薄的命令,保镖们不敢松手。他们让傅琛保持着被按压的姿势,等待傅云薄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艰难的拄着拐杖来到苏凛身旁,苏凛上前掺了一把,他顺势搂住了苏凛肩头,微笑着说:“苏小姐还在读书,出于对她的保护,这段关系一直没有公开。我也由衷的希望,今天的事大家不会闹得人尽皆知,给她带来麻烦。因为苏小姐接受了我这个瘸子……我非常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苦笑了一下,用视线引导大家看向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才有保镖急匆匆的推着轮椅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忙前忙后,傅云薄才得以坐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这样一个需要照顾的男人,大家心中不免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傅云薄像是为所有人考虑似得,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听说古装剧《云鹤图》正需要大量群演,我司与剧组正好有些关系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参演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一脱口,在场的人都惊呼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《云鹤图》是今年湖海电视台的年度巨制,剧组里都是顶尖的团队和金牌编剧,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进不去,可现在,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参加群演?万一被哪个制作人、导演看中了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要让所有人安心,傅云薄补充道:“这件事我会和学校方面协商的,晚一点会让老师通知你们,想参加的都可以去。由于机会难得,群演的事……还请对学校里的其他人保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玩味的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人全都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会说出去的。这么好的机会,说出去不等于告诉别人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交换,今天发生的一切,他们都会守口如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不打搅诸位了,我和苏凛还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客客气气的说着,同学们也对他有了些许好感,都纷纷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临走时,他又开口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傅云薄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想捧自己的女人,绝不会让她去一部无名网剧里做个配角掉价的。望周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让在场的人都吸了口凉气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霸总吗?!

        牛b!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牵起苏凛的手,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依旧是被压着头的姿势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握了握傅云薄的手。傅云薄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走向傅琛,眼底毫无波澜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让我知道了,这么多年来你的真心……那么傅琛,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别过头,不想去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保镖却按着他的头,撑开他的眼睛,逼着他面对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那一年,你参展的画获三等奖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绷着脸,冷漠的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奖是名正言顺,没有走任何后门的。也正是那次的作品获奖,让他在业界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会苏凛会说,是因为她自己才的将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名额已经满了,为什么老师突然又说多了一个名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皱眉,其实他当时也不明白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去求了老师……只要能给你一个名额,我就担任那个换了三次的学习委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,这些秘密藏在她心底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告诉你。比如李华峰,你还记得他当年怎么评价你的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琛的眉头皱在了一起,他怎么可能忘记!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蠢货把自己批评的一文不值,甚至说他的画是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后来就收敛了,或许是知道自己做错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和他打了起来,不许他再说你坏话,为了这事我们双双被请了家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说什么可笑的事,苏凛自己都把自己逗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琛……陆咏嘉十四岁进了你家的门,你跟他如胶似漆,你青春都和她有关,你的每一个微笑都因为她,你的每一天都因为她灿烂。其实大家都知道,也都暗示过我,可我却像傻子一样选择相信你,只有我依旧看不清真相的爱了你那么多年!我为你买药,为你洗碗,帮你扛画架,教你做作业,你心情不好骂我我受着,你画画不成功我去外面给你推销,甚至因为你和别人打架最后被叫家长,我被骂的像条狗,我都无所谓,因为喜欢你。我还是继续为你做这一切,活像个保姆!可是傅琛,你知不知道那一年我也十四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灵魂拷问,直接把傅琛问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刻才知道,那些年,羞辱他画的什么玩意儿的同学,是苏凛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参加画展的名额是苏凛求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背着他做了许多,可自己眼里只有陆咏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琛心里一紧,许多愧疚涌上心头,让他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记忆里,苏凛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方便,不用怎么开口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马上就会搭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很啰嗦,总是盯着自己的学业,叮嘱那些听腻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药了吗?需要再去买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点睡吧,别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饭吃了吗?天冷了记得加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题会做吗?需要我教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有一个妈了,不需要第二个妈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陆咏嘉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跟她在一起时,自己是那么轻松,那么自在,不用去想自己的破烂身体,不用去想家庭里烦人的事,不用去想所谓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长大了,很多事就不一样了。现实的问题摆在了眼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亲密无间,把本就娇惯的陆咏嘉变得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家里限制了用钱,穷的只能吃馒头,可陆咏嘉却说:“我不想吃馒头嘛,走,今天是我们正式相恋一百天,我们去吃法餐吧?什么?你没钱?那我们点西餐也可以~”

        起初她也体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钱就吃街边摊吧,也很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日子还是要继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我生日……你不打算送我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画?已经看过很多次了,看起来都差不多……没有不高兴啦,只是想要些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回我信息?在画画?难道画画比我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跟你一起走的女生是谁?为什么跟你那么亲密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留学?!傅琛,你飞黄腾达了,现在想踹了我这个共苦的女朋友吗?!告诉你,我不是苏凛!我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以为是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来感到了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留学的机会摆在面前时,两人之间的矛盾彻底爆发了!

        傅琛不能忍受她的娇蛮,故意提分手警告她不要胡闹。陆咏嘉也出于怄气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一段时间,傅琛总是会回想起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自己要是没放手,可以得到的东西……她的关心和体贴,自己的事业,以及……本应属于自己的家产……那数之不尽的财富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当他面对苏凛的真情告白,却不知道该什么面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先前那样捧着花来找她,已经是自己所能做的极限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半天,他才挤出一句:“可是我也努力的爱过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时,他的视线落在地上,望着苏凛的球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努力?爱过?不对,傅琛,你根本就不喜欢我。你只爱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冽的话,让傅琛久久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,自己不喜欢苏凛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苏凛来说,没有了爱,就算结婚了又如何呢?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无尽的空洞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在剧情的最后,苏凛连这样的婚姻都愿意接受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傅琛和自己结婚,她可以忍受傅琛在外面有人,就算和陆咏嘉在一起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要傅琛能留在自己身边……眼底有一瞬间能有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最后,他们还是不肯放过自己……偷偷的领证,到婚礼上的羞辱……和外面的媒体一起欺负自己,把自己往绝路上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头疼的厉害,她不想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累了……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把手落在傅云薄的轮椅上,推着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傅琛一个人站在那里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41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