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第20章


孙先生傻张着嘴,偶尔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呜咽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都传温蜜是傅云薄的心头好,是秘密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促成双方合作,自己花了好大的力气,大费周章把温蜜请来,傅云薄却一点都不看就让自己把她走?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没说上几句话,怎么还生气了似得?

        孙先生万分不解又为难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先生是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化为泡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迟疑更是为傅云薄添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男人坐在轮椅上,可孙先生却忍不住想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温蜜,又看了看傅云薄……突然间,孙先生似乎明白了什么!

        想傅云薄暗恋温蜜多年,这些年里,他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表露过温蜜的喜爱,又想起外界传言,是因为他瘸了,内心自卑,所以才不敢靠近女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把温蜜带到公共场合来,让他们坦诚相见,傅云薄会感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想想,自己的做法,不就等于把傅云薄架在火上烤吗?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如日中天,要什么对象勾勾手指就能有,可傅云薄却永远的失去了机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像傅云薄这样级别的人,肯定是不愿公开感情的!甚至不想惊动任何人或媒体,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感情状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谁能忍受他人高高在上的同情呢?

        更不要说还是天之骄子的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找了个替身来打烟雾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,居然蠢到当众把这假象戳破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非常抱歉给您带来了不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先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真诚的道歉着:“我一定会处理好的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孙先生就来到了温蜜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二人说了什么,温蜜倒是很痛快的退场了,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温蜜的离场,这场万众期待的修罗场也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太突然,意外的让人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站进电梯,傅云薄才松了口气似得重新转动轮椅,走向了窗台的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站在落地窗前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皙的肌肤透着红光,视线也变得迷离了些。灯光在她眸底闪烁,她的眼睛今天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这么快就谈完了吗?不该多叙会儿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阴阳怪气的问着,话语里满是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的视线落在苏凛裙摆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从以前开始,只要是我喜爱的东西,哪怕只是多看一眼,第二天就会摆在眼前。到了后来,就算我只是无心的多停留了几秒视线……他们也会擅自把那东西送到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自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用鼻子哼了一声,语调里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察觉到她的微醺,不免叮嘱:“……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!这么好的酒,皇室特供,75万!平常还喝不到呢!喝了就是赚,今天我就要赚个高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苏凛又从服务员手里拿了两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也叫来一杯红酒,陪她慢慢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只当男人是装饰物,继续豪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喝了多少,她终于放下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迷离的目光投向了窗外,高层可以看清下面的每一束光,外面车水马龙,灯光迷离。一切看起来热闹又辉煌,可她却有仲前所未有的孤独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指尖轻轻的碰触着玻璃,苏凛抹上了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假的……都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粉嫩的唇上下碰触,发出了丝丝呢喃,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一切都是书里的世界,不是现实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多么的逼真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里的人也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心,也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眸子闪烁着水汽,润泽的仿佛星辰碎在眸子里。浓密的睫毛呼扇着,随时都要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恢复的记忆只有零星片语,甚至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自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到底是谁?有着怎样的经历?从哪里来?又要到哪里去?

        可她没有时间去思考……因为名为故事的主线还系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的大意,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说话,只是视线更深邃更幽深,呼吸都沉重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望着她,没理解这番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了视线,苏凛也回望着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嘴角扬起了一丝醉醺醺的笑容,尽管是在笑,可眼里始终透着孤独感:“你们都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自说自话,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假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不明白她的意思,他沉下目光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可我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伸出手,握了握苏凛的指尖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瞳孔微缩,恍惚的眼里倒影出傅云薄的模样。可那也转瞬即逝。她望着他,苦笑了一下,没有作答。只是轻轻回握,然后又松开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酒会又持续了一会儿,但傅云薄却表现的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,他就已经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先示意保镖带苏凛下去,她这样的状态,恐怕连走到车库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先被带走,傅云薄自己划着轮椅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孙先生却再度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先生就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紧张的问着,酒会才开始一个小时他就要走了,怎么说也太快了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:“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、可温蜜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又听见了温蜜的名字,傅云薄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是已经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先生见他眉头紧锁,立马说道:“您说不想在酒会见到她,所以我把她安排到1307号房等你了……那里更私密,更隐蔽。我叫人检查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先生的让话傅云薄皱起了眉,但也紧紧一秒就舒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冷冽的打断了他的提议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温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享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丢下这句话,傅云薄消失在了电梯的夹缝中。留下孙先生困惑的望着他,自己是不是做错了?

        上了电梯,傅云薄就拿出了手机,语调阴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问和孙先生公司的业务往来。对面说了些什么,应该是好消息。可傅云薄眼底没有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别让他们公司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发狠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出一个他们必须接受,但又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。如果不接受?就让他们混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丝毫不顾及谈了一半的项目,突然要加价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很为难:“项目就要动工了,这个时候突然加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给对面继续的机会,傅云薄只是阴冷的问了一句:“做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一定做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算有一件事能顺利,男人才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声咒骂了一句,难得的泄气爬上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车上,一股浓烈的酒气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当事人却毫不理会,继续叫着:“我没醉!我不会!走,继续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你该回宿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果断拒绝了她的要求,示意回学生宿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车开回宿舍,已经凌晨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的大门已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外面的街道依旧热闹,但宿舍门口却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轻叹了口气,他看了看四周,叫保镖去附近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望着怀里烂醉的苏凛,无奈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确认没有学生进出走动,傅云薄才亲自扶着苏凛,送她回了宿舍楼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敲了敲铁门,不多会儿就听见阿姨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!这么晚回来!不知道学校有规定,到点就锁门吗?!女孩子家家的,这么不自爱!”

        宿管阿姨骂骂咧咧,却还是能听见钥匙碰撞的“叮叮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替苏凛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酒气扑鼻而来,宿管阿姨皱了皱眉,本来想教训一下这个不教人学好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手电照亮男人英挺身姿的瞬间,那些话又让她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宿管阿姨像是要从睡梦中彻底清醒一样,努力挤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把苏凛转角给阿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喝多了,可以的话这里有些钱,麻烦你多照顾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男人就拿出三千块塞进了阿姨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太客气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宿管阿姨不好意思的笑着,手却接过了热乎乎的钞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回来晚的事就麻烦您保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柔声说着,磁性的声音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~好~”

        确认苏凛安全了,傅云薄才准备离开。只是临走时,宿管阿姨开口:“唉,小伙子,你有对象了没啊?如果没有阿姨可以给你介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没什么,只是昂着头,用下巴示意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宿管阿姨突然什么都懂了,她赞许的望着傅云薄:“小伙子,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苏凛放在自己的房间里,又从果篮里拿了两个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去吧。你也解解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握着两个橘子,有些许吃惊,但却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她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宿管阿姨挥了挥手,傅云薄笑了笑,收起橘子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傅云薄离开的背影,宿管阿姨一阵感慨:“我女儿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好的对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在酒店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心里排演了一万遍见面时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被推开,她期待的站起来,嗓音甜如蜜:“傅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生字还没吐露,孙先生惨白的脸就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先生?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吓得退了半步,怎么是他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今天的情况实属特别……可以请你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冷汗直流,嘴唇毫无血色,温蜜想无视都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心试探着,孙先生像是承受不住,崩溃的跪在地上:“我不知道啊!之前谈好的项目突然就要黄了,和我们合作的几家公司也突然表示要终止合约,好几个十亿的项目啊,到底为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嘴抖得厉害,看起来像是要吐了。可温蜜对他的事没有感兴趣,只是放缓了语调问:“那傅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会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近乎哀号,没注意到女人眼底的期许瞬间泯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。希望下次还能受到你的邀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没有表态,只是含蓄的笑了笑,迅速拿起了随身包便离开了。留下焦头烂额的孙先生,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离开了房间,去车库的路上,一切都很平静。直至坐上车的瞬间,黯淡的眼神变得异常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说话,只是唇角悄悄嘟囔了一句:“好狗不挡路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3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