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第21章


温蜜这个人,永远自带热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只是在酒店里露了个脸,也能引起一场风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神神秘造访五星酒店,而且盛装打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有行程在附近?这是她下榻的酒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后面像是在举办什么,参加宴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是深夜私会金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上内心这么阴暗吗?女孩子好看一点去酒店就是去会金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是和业界大佬吃饭吗?笑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画风被带跑偏的楼里,忽然一位列文虎克指出:“诶,这个人……是不是那个长的像温蜜的大学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如同丢入湖中的石子,激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注意到了站在后面,有些模糊,但确实被拍进照片里的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前阵子,在《观月记》叫嚣特别厉害的那个龙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龙套呢,镜头都被删光了,笑死。查无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娱乐圈可不是这么好在的,玩水军玩明白了啊?最后可是被别人玩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会和温蜜在同一个酒店里?还在同一个场合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笑不活了,不会真的有金主包养吧?温蜜是什么爆料体质啊,吃个饭,路过拍张照都把人家内幕给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叫拉踩,有的人往哪儿一站,温蜜就要美上十倍,背景板是谁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网上一片群嘲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拉踩的事,已经让一些人对苏凛没了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又被扒出背后疑似有金主,苏凛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剧组里的苏凛看着这些留言,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……真的有路人会记得自己这样一个还没出道的素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这次的手法,好像和上次《观月记》的事差不多?

        先是自己丢了一波路人缘,然后风头就转向温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这么巧呢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被粗暴的推开,场务闯入化妆间催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被打断了思绪,决定还是把注意力先放在拍摄上。她抬起头,望着镜子里娇俏可爱的女孩子,唇角扬起了不属于自己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~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迅速进入角色,场务点了点头,带着她去了摄影棚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前试戏时不同,这一次是正式的拍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场地定在了著名的影视景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剧组的人架好了摄影机,导演给邵蓝音讲着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戏份是邵蓝音和苏凛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剧中,男主捡回了名为茗儿的孤女。因为性格古怪,不适应与人生活,男主便暂时将她交给妻子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是两人生活的琐碎片段,并不是多难的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和墨睿言、廖玄等人在另一个拍摄区进行现代戏的拍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就交给副导演处理:“准备一下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就绪,打板的声音响起,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破旧的房门吱呀的开了,一身朴素衣着的邵蓝音进入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一手遮挡阳光,一手捧着鸡饲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化妆而显得粗糙的手泼洒着鸡食,周围的黄毛鸡飞过来啄食着私聊,一切都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妇人想起了什么,她抬起头望向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起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无奈的喃喃着,放下手里的活儿,推开了房门:“茗儿,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时搭建的木床上没有惊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茗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微微皱眉,她俯下身,将手放在了被褥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里却是一片冰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回头,就见幽暗处,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尖叫一声,一巴掌挥向了那人,就听一声翠响!

        “卡——!邵蓝音!你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导演气的从椅子上走了下来!

        这戏拍的好好的,突然发什么疯呢?!

        可邵蓝音却委屈的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!可是、可是她太吓人了……我吓了一跳,本能的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憋着嘴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这部戏也是悬疑类的……所以我想增加一点悬疑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她的辩解,副导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赶紧询问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角色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确实每场戏之间的关键,如果脸上挨了打,要耽误好几场戏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还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漠然的展示着,就见胳膊上留下了浮肿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她手快,抬胳膊挡了一下,不然小脸马上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没事,副导演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重新准备一下,从进门的地方开始拍。邵蓝音!你自己多注意点!别一惊一乍的!咱们这虽然是悬疑剧,可你的角色压根儿就和悬疑沾不上边!不要给自己加戏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嘟着嘴,一脸无奈的“嗯”了一声,像是知道错了,可心里却笑了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真以为进组就没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不是很狂往自己身上丢雪球吗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自己也要用同样的办法,以拍摄为名好好教训下苏凛!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的想法昭然若揭,苏凛也早料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遇到这样的好剧本,稍微有点脑子,就该知道要好好拍摄,这部剧绝对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邵蓝音心里还是这些见不得人的小算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苏凛决定以戏拍为重点,可她要太得寸进尺,自己也不会客气!

        拍摄又进行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些日常戏,可总拍的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邵蓝音在教苏凛洗衣服的时候,踩坏了她的衣服,就是教她缝衣服的时候,不小心扎到苏凛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件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可一件件堆砌起来,就是惹人不快。有些小动作甚至因为太隐秘,副导演都没发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两次,苏凛为了剧组都忍了,可邵蓝音却越来越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到了教喂鸡的戏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茗儿,你看,把饲料放在手里,它们会过来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先示范了一遍,果然见黄毛鸡们围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茗儿好奇的也抓了一把饲料,黄毛鸡见了新的饲料,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鸡还没来得及啄食,邵蓝音却起身,不经意的踩在苏凛的手上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故技重施,说着毫无诚意的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凛,在导演喊“卡”之前,却是一把抓住了邵蓝音的腿!狠狠的咬了起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没想到苏凛这么狠的,居然当着镜头咬自己?!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死死咬住她的腿,怎么也不肯松口。力道之大,像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可吓坏了邵蓝音,她挣脱不出苏凛的口,只能拼命的喊着救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周围的人也赶忙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卡————!苏凛,你在干什么呢!?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导演也被吓了一跳,赶忙停止了拍摄进入了场景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呸了一声,吐出了旧衣服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擦着嘴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抱歉,副导演……我刚才太入戏了……茗儿的状态还处在不信任人的状态,所以刚才蓝音姐踩到我,茗儿就扑上去咬了她……真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万分抱歉的说着,还朝邵蓝音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音姐?没事吧?我刚才咬的是不是太狠了?可别在你身上留下疤啊,不然以后……你都穿不了裙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疼的死去活来,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!刚才苏凛是真下力气咬的。甚至是不咬下她一块肉不罢休的程度!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疼的又哭又闹,可副导演却没怎么责怪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演员被角色附体也是常有的事,经常会有演员走不出角色,甚至隐退的。苏凛这么进入角色,本来就是导演镶中她的理由,不是她的过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,邵蓝音确实频频出错,她踩了苏凛也是事实,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导演不想得罪任何人,所以也只能打马虎眼,把事情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,变成了只有邵蓝音受伤的世界,她捂着腿,哭爹喊娘的要去看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没办法,这场戏到这里也只能暂停拍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你和邵蓝音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低头打lol手游的廖玄头也不抬,漫不经心的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望着手机屏幕里打得激进的adc,一边走位辅助,一边懒洋洋的答:“什么叫打起来了?我们还没公开撕破脸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奶了一口adc,用老江湖的口吻说着,廖玄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叫没撕破脸?你都上嘴咬了!现在邵蓝音腿上留了疤,正四处张罗着要你赔偿呢!你就不怕她告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他又拿了一个双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呗。她要想闹官司,那戏就别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剧组才刚开始拍摄没几天就闹出这事,邵蓝音作为前辈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是她先动的手,大家都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打官司把事情闹大,丢脸的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自己光脚的不怕她穿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推了一波塔,对面直接投降了。像是在廖玄的意料之中,他没有太多惊喜,只是抬头望着苏凛:“……如果她不告你,而是把你踢出剧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些锐利的眼神像是在审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苏凛更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理由正当,我心服口服自己滚。她歪门邪道,抱歉,我亲自送她上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的很灿烂,可眼睛里却没有半分的笑意,廖玄太熟悉那个表情,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工作人员叫她出戏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和廖玄对视了一眼,邵蓝音的事这么快就出结果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有些紧张的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只听说是个女的,在摄影棚最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女的?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和廖玄一起来到了摄影棚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青天白日,邵蓝音不一定作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人在圈子里,始终要多个心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主动提出要陪苏凛让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谁要见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玄扫了一圈,没看见剧组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邵蓝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脑后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声音熟悉又陌生,却让苏凛本能的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被施下了定格的魔法,苏凛缓缓回过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站着一名女子,和她差不多的年纪,只是看起来疲惫又沧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看了她好久才回想起这张令人厌恶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咏嘉,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37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