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第24章


苏凛的事不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,在剧组也引起了不小的议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的事怎么看都是有人故意放出消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,影视城剧组那么多,怎么就他们俩被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她本人炒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廖玄的热度都敢蹭?想红想疯了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预备顶流都敢炒cp,也不怕女友粉撕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不就在撕吗?到处都是让她退组的帖子。就是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会退吧?没道理让一个新人毁了剧的口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现在剧本都改了,是能换就换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盯着压力保她一个新人?投资人疯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妆间里,助理、妆造师、工作人员,叽叽喳喳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听着这些声音,鲜红的唇忍不住上翘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发酵了几天,讨论的热度丝毫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论网上还是现实,大家都在问同一件事:苏凛会退组吗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苏凛还没有正式出道,可她做的好事却已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进组后对前辈不敬,出言不逊,蹭温蜜热度,跟爱豆炒绯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为了火,不息疯狂炒作的新人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妙的是,到现在了,都没有人察觉到是自己放出的消息,看来一切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老天有眼~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这次肯定完蛋!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,她甚至亲眼目睹高层找苏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在办公室里,商讨了几个小时才散会,看来应该是为了这次的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苏凛已经解约,在滚的路上了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邵蓝音再也掩不住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音姐,有什么好事吗?看你笑的那么开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妆师好奇的问,镜子里的女人笑的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点开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莞尔一笑,神神秘秘,勾起了无数人的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有人像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我懂了,是因为要和墨帝对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咱们蓝音姐要和墨帝对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,还是情侣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羡慕死谁了,羡慕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助理们打趣着,邵蓝音也不否认,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长得帅又有实力,平常都是他挑女星的,可这次却让自己钻了空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搭上他这条线,那电视剧圈必定有自己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妙的是,这次的剧本里他们又是一对恋人。如果拍戏过程中能磨合出点感情来,再有机会炒个绯闻,甚至更进一步发展到现实……那自己不就能彻底飞升?摆脱金主,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过活了吗?!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就连事业都能挤进一线了!

        可墨睿言由始至终都不肯正眼看自己……反倒是对苏凛另眼相看……不过苏凛就要滚了!

        剧里的女一,只有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邵蓝音更高兴了,也就随口和助理搭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是新晋的视帝,实力有目共睹。能和他对戏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羡慕蓝音姐,我要是和墨帝……不,就算只是和廖玄演情侣,这辈子也值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屁吃呢!没实力做得到吗?是咱们蓝音姐有实力,才取得了这个机会的。哪儿能轮到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!墨帝虽然有很多经典荧幕形象,但和别人演情侣的剧本却很少。而咱们蓝音姐可是合作过两次的,能和别人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有合作很多次。也就是以前跑龙套的时候,有幸参演过他拍摄的电视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谦虚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旁的助理却狗腿的说道:“那也是独一份啊。能和墨帝合作两次以上的,一只手都能数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听着这些马屁,脸上的笑容更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在业界出了名的严格,工作态度和他那张温润如玉的脸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很多人接触过他后,都表示做朋友可以,做同事就算了吧,压力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和他搭戏,还共演两次以上的,业界内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一些老戏骨才能抗住他的敬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邵蓝音,算上龙套在内已经合作了三四次,不知情的,恐怕还以为她实力多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音姐,妆化好了,你看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化妆师结束了最后一笔,任由邵蓝音打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镜子里明艳绚烂,青春却又成熟的自己,邵蓝音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符合自己形象的装扮,之前那村姑算什么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了。告诉导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空荡,邵蓝音又拿起剧本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和墨睿言搭戏,自己又想炒作恋情,演技上必须要过关!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达不到墨睿言的级别,至少也要让他们这对情侣看起来要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努力背了几遍台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蓝音姐,可以出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去摄影棚的路上,邵蓝音也一直背诵着台词。不知道的还以为多敬业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拍摄的房间,墨睿言已经等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身牛仔夹克,里面是粘着油污的白色t恤,男人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,甚至有些颓废感,胡子上隐约能看到胡茬,精神状态也有些委靡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精心打扮,一身职业装的邵蓝音看起来有些微妙的不搭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戏都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戏份,就是当时苏凛和墨睿言试戏的那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已经看过不少人演过这段,她暗暗记录下自己喜欢的,并挑选出能驾驭的表演,打算在今天重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紧绷着身体,看得出很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她相较,墨睿言却显得很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着烟,腿不停的抖动,看起来焦虑且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他已经进入状态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再三确认邵蓝音这边的状况,邵蓝音“嗯”了一句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到自己的位置上……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坐在白色的沙发上,高档的装修一看就是高级公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定神闲的坐着,手里翻看起杂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马上就要和心爱之人结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她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看了看手表,再三确认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来回踱步,神色也焦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房门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,你终于……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嘴边的欢喜,突然断崖式的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预想中的新郎没有仔细打扮,相反,他双眼通红,一身烟酒味,走起路来都一摇一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提高了嗓音,像是在宣泄自己的不满!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吸了吸鼻子,光是一个动作,不难想象他遭遇了怎样的不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事先放放,之前我们说过要一起去看婚纱的,地点我都定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态度有些生硬的转换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拿起之前翻看的杂志,想翻到那一页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陆弘却打断了她:“……我不会和你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个字,雷击般落在女人头上。书本突兀的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抽搐着嘴角,想表达一种震惊却不得不掩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粗糙的演技却无法表达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没有喊卡,墨睿言也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沉默了半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不结婚了。就这样。还有案子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过来就是想说这个的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飞快的念着台词,生怕下一秒就会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撇过头,没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几乎是扑上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提高了音调:“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?!婚期都定了,请柬也发出去了,你却突然说不结婚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太激动,一段话邵蓝音说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女人像是察觉了什么,眼底的光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你身边那个女孩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依旧没说话,她却仿佛早已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个女孩出现的瞬间,在她能站在陆弘身旁的瞬间,自己就已经输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陆弘,不可能的吧?假的吧?你……难道喜欢上那个助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竭尽全力想表达那种已经到了绝境,却还不肯放弃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的演技,终究撑不起这段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干巴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踌躇了片刻,最终闭上双眼,沉闷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一声,女人的世界崩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邵蓝音的声音在发抖,甚至破了音:“陆弘,我们从大学起就在谈了,这么多年,你突然就喜欢上别人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就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疲惫的叹了口气,甚至从上衣口袋取出烟,想来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邵蓝音扑上去,她紧握住对方的手,打断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、陆弘!这不是真的,对不对?!告诉我啊!说你骗我的!”她摇晃着男人,男人也任由她摆布,但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……我是真的爱你的!胜过那个女人!你那个助手,她只是个孩子而已……你们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为男人辩解,目光四处扫动,最终又回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是图她一时新鲜,是不是?没关系,我可以原谅你的,谁还不犯错呢?所以……求你了,别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近乎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男人不舍的目光最终化作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。是我对不起你,我变心了……没有为什么,我只是……不想再耽误你了……这么多年,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扒开了女人的手,满眼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泪水哗哗流淌,望着男人渐渐远去的身影,她想起什么似得再度揪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!是不是你的案子出什么状况了?!”没给人喘口气的机会,邵蓝音飞快的念着台词:“你知道的,我为你可以做任何事!所以你不必用这种谎言骗我!求你告诉我吧,到底发生什么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哭喊是那样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邵蓝音加重的哭喊,撕心裂肺,近乎癫狂,使得哭声更加尖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皱着眉,不知道是因为受不了那声音,还是依旧在角色里。只有喉结上下微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,只是我不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直视女人的眼睛。不再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望着男人,神色忽然写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?如果我们的感情早就出了问题,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……?!我会改的,我都会改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死死揪住男人的袖子,不允许他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哭泣没能换回男人的决绝,他甚至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男人只是甩开了女人的手,继续朝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留下女人悲凉的哭喊:“我和你这么多年……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易的抛下我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丢下我!求你了!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感情,最终淹没在了双掌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咔嗒的关上,彻底切断了两人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是女人的抽泣,陆弘依靠在门外,脱力的滑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案件牵扯之深,恐怕会挖出不得了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几小时前,一直对自己青睐有加的师父,以及前上司,也是重案组的组长,遇害殉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死相非常渗人,摆明了就是告诉所有人,不要再插手这件事!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到了现在,陆弘也没有接受这个事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具尸骸,仿佛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各方面的数据都显示,那就是自己的师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为了查案,他就三天没合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突破,却又发生这种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来这里之前,他必须把发生的事告诉家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到的师母家,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措辞委婉的吐露这件事,只有师母哭泣的面容,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弘……我知道,不是你的错……事情已经这样了……你不要责怪自己……还有,听师母一句话,你也不要继续查下去了……不然,可能你身边的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师母的话还盘旋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弘也明白,现在赶快退出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他才能保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回想无辜死去的人,回想这一路来受害者的家属,回想自己的师父嘱托自己的话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结婚?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呢?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收起了眼底泛红的泪光,目光狠厉又阴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有事要做……他不能停留在这里……他不能倒下!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托起疲惫沉重的身体,不知道用什么支撑自己再度站了起来……一步一步走向了电梯,准备去那个属于自己的战场!

        “卡————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男主的背影消失在尽头,导演终于喊了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的表演一如既往的优秀,他演出了陆弘在两难之下的那种决绝与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任何人说,都能看出他对角色和剧情的揣摩非常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另一方面,邵蓝音那边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不能说邵蓝音演技差,可刚才的戏,她居然演出了一种都市青春狗血爱情剧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她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小的侦探,而是霸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也不像是女主,反倒像被甩的小三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抱着胳膊,来回看着录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,墨睿言的演技可谓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分动作都拿捏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邵蓝音的部分,怎么看怎么拉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睿言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把他叫来画面前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次的剧本,重点还是在探案上。编剧虽然很擅长写破案的故事,可却非常不擅长写感情戏。很多时候,感情戏的台词和内容会显得格外突兀,不像一个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也是知道这点的,之前编剧在写剧本时,自己就干涉了不少,两个人一起修改了很多台词和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现在一眼看上去没什么问题,可一些细节,还是会因为演技的瑕疵而凸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次合作的对象是墨睿言,如果有他从旁指导,修改台词,靠演技微调这些不适的地方,整部戏的体感会好很多。而他平日里也乐于指导对手,以确保整部剧的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导演希望他能参与进来,调整感情戏中细微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不会有问题,可意外的,在看了几遍原片后,墨睿言的反映非常平淡:“还行吧。可以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反常态,丝毫不像之前的那么严苛,倒是让邵蓝音有些惊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导演也有些难以置信。就这么轻易的过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微笑着答,看起来儒雅又亲切,不像是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也想不出反驳的话来,反正墨睿言都说过了,那就是过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除了信任他之外,导演答应一遍过的理由还有一个,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,即便再来一遍,邵蓝音的演技也不会有明显的进步。演戏这种事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变好的。对角色的拿捏,对剧本的理解,从拿到剧本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决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邵蓝音,本就是以不敬业出的名……虽然这次出演,态度已经比传闻中好太多了,可对剧本的理解还是很浅,演出来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指望她就靠这么几天的突击,突然影后附体吗?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比重就不大的戏份,反反复复只是让大家再受几遍折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情绪反弹也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不愿意指导,大概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吧。毕竟教导别人也是件很累人的事,这么做吃力不讨好,他心里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导演也没要求她改戏,就这么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念头在导演脑海里闪过:还好邵蓝音这个角色的出场不多。实在不行……就剪了吧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84743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