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第29章


【《我恋》网传嘉宾名单有温蜜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廖玄确认参加恋综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墨睿言亲自承认参加恋爱综艺!】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网综,竟然可以请到当红大花、视帝、和预定顶流爱豆,这是什么运气?!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之前一点消息也没听说大?!

        一系列消息在粉丝里炸开了锅,《我恋》的套路度也直线上升,《我恋》突然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综艺,顷刻间冲上了热搜!

        惊喜来的太突然,让节目组毫无准备。只能慌慌张张买了点热搜,加紧宣传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我恋》嘉宾名单公布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综艺首秀

        你最看好的cp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《我们恋爱吧》备受瞩目!

        先前还半死不活,一贫如洗的节目组,突然间赞助商如雪片般飞来。好事接连不断,让节目组都有些懵了……苏凛,是锦鲤吧?

        摄影棚里,所有的镜头都聚焦在同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经波折,以陆弘为首的小分队,终于抓住了那个杀人犯,并将他逼到了绝路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却挟持了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枪支直抵少女额头,逼迫陆弘就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弘也举着枪,双方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已经无路可逃了!现在束手就擒,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罪恶?哈哈,哈哈哈哈!你们口中的罪恶,只是杀人吗?可是我的罪恶,却是从一出生就决定了!因为我是杀人犯的孩子,所以我也有罪!你们又懂什么呢?我这一生,什么都不值得……而你们,被父母疼爱着长大,在他们的呵护下成长的人,甚至有资格行走于阳光下,可我呢?我有什么?你们这些人,满嘴的正义,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教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声音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推开男人,而是抓住了枪支,紧紧用它对准了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讥讽又嘲笑,可少女的目光却越发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指被母亲抛弃,自己一个人长大吗?是指街里街坊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,在背后议论自己说难听的话吗?是指你不论走到哪里,都被人指指点点吗?指你被人嘲笑欺负被霸凌被区别对待、他们却自诩为正义吗?当你求救当你哭诉让你求饶却无人理会吗?我当然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!这个世界对我残忍,所以我也残忍的对待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那样,你不就真的成了他们口中的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嘲笑,却又透着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。就算流着同样的血,我也和他不一样!我是我自己!而我和你,也绝不可能是同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脚步步向后,她紧贴着男人,逼他随自己倒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楼的边沿已经非常狭小,可她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结束了。你我都只是棋盘上小小的棋子而已……陆弘,剩下的事……就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语重心长,和前世般交托着重任。最后的谜团,最后的答案,都应由他去揭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后——少女如是重担,了然于胸般纵身一跃!

        书包带紧紧捆绑着两人,男人意识到的时候,身体已经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的赎罪,小小的赎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苏凛和男演员一同坠落在垫子上时,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由苏凛所饰演的角色彻底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角色以如此惨烈的形式离去,也是大家不忍看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在拍摄现场,知道这是演技,却也沉浸在那份震撼里,久久不能回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维持着躺下的姿势好一会儿,直至体内的角色彻底抽离,她才流着泪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导演捧着花,忍着哭腔:“恭喜你,杀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一句杀青,在场的人才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青了!恭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红着眼睛,推上了庆祝的小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 廖玄哭的一塌糊涂,剧中,他最爱的少女不见了。起初,他不信任她,甚至故意刁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少女却用自己的行动表达着真实,让宅男少年渐渐倾心……他本想案件结束再表白,却再也没了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眼目睹少女做出的抉择,那种震撼,让廖玄没办法走出,他抱着苏凛失声哭泣,好一会儿都回不过神来。反而要苏凛过来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睿言还沉浸在角色里,却有一刻,他走向苏凛,拍了拍她的肩膀,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缓缓的抽离着,她接受了大家的庆祝,与每一个人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少女已经消失,现在站在这里的,只有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抹熟悉的轮椅出现在了现场。他似乎等待多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那个身影的苏凛心里一咯噔,她没想到傅云薄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急急忙忙告别大家,赶快推着傅云薄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拧着眉:“不能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所以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为女一后,苏凛拥有了一间独立的休息室。她安顿好傅云薄,确认没有人会听见才问道:“怎么突然来找我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与刚刚杀青还沉浸在喜悦里的苏凛不同,男人周身都透着生人勿进的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静若寒潭的眸子盯着苏凛,一遍遍描绘她的轮廓,许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听说你决定参加恋综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的话语让苏凛心里一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这事她还没告诉傅云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就为这事吗?特意跑到片场?

        和傅琛的质问不同,不知道为什么,当苏凛被傅云薄质问时,会有种迷之心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了想,自己也没必要对傅云薄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想说些什么,比如不会和嘉宾牵手,比如只是想试试综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她为什么要去和傅云薄说这些呢?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诡异的沉默着,苏凛也不知道说什么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,大概有半个世纪那么长,傅云薄才发出了声音:“……如果你需要结束和我的关系,你随时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傅云薄会如此果断的,冷静的,在这个时候提起了“分手”的事,苏凛的心蓦地一沉。心头萦绕的不安,似乎化作了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分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懵懂的咀嚼了一会儿,像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那话语中的抗拒,傅云薄才得以松口气似得继续:“之前带你去酒会……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,但是被人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没问,他却如实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不带感情的语调,迅速的使苏凛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大费周章的给自己买衣服,买首饰……其实就是分手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场不入流的宴会,本不会是傅云薄会去参加的,打发一个手下去就可以了。可他还是带自己去了。因为那对一个女大学生来说,已经是盛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他,根本不相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,就是想用如此浅显易懂的状况说明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傅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成傅董事长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当然知道,一开始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过是温蜜的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哄傅云薄高兴的玩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六年前一时好心,给自己几分薄面,让自己不至于太丢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会奢望能和傅云薄真的发生些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声音比以往要冷,傅云薄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太了解她的一切,或许比苏凛自己更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正常,如果不是傅琛不懂事,他也不会这么晚才告诉苏凛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态度,忽的让苏凛意识到了什么,她的瞳孔微微放大,随后又变得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电视剧是你赞助的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话让男人的指尖微微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不回答,就是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冷笑起来,语调也更加冷冽:“谢谢你,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发颤的声音让人心疼,傅云薄张了张口,却一反常态的没有马上发话,而是犹豫似得顿了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子不希望你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终于找了个好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苏凛却更愤怒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你甚至你们家任何人的同情和施舍!因为那对我来说,都是羞辱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着,却咬牙切齿:“谢谢你,傅云薄!谢谢你们,让我像个小丑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自以为是努力挣到手的成就,到头来,却是别人早就筹划好的。还有什么比这更耻辱呢?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实际上墨睿言亲自考核过你,才同意你加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从一开始,他就是你授意的不是吗?!改剧本加戏也是,对吗?铲除邵蓝音呢?也包括在内吗?廖玄也是!对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越说越大声,脸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素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件事说得通,另一件事也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没有否认,她既然猜到了,又何必再隐瞒呢?

        颤抖的指尖苍白又无力,苏凛呆站在原地,神色黯然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强烈的,难以抵抗的无助感,再度笼罩了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理性的诉说:“如果你想‘分手’,随时可以告诉我。在你发声之前,我不会有任何回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苏凛没有谢他,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,麻木的笑过后便丢下了轮椅上的男人,兀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分明在笑,可眸底却好像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甚至没去看她离开的背影,只是她摔门而去后,艰难而又绵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一直谨遵老爷子的意思,照顾好苏凛,帮助她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所谓的替身,磨练她的演技,询问她心底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暗中栽培她,给她提供合适的剧本,帮她挑选合适的对手。并且从背后,让墨睿言和廖玄帮助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除掉邵蓝音,也只是替傅琛稍作偿还。毕竟是傅琛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子也再三诸多,希望自己能帮助苏凛渡过艰难的日子,别再伤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一部质量尚可,有热度的精良电视剧出现了。这对于一个刚出道的新人来说,已经是无上的荣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之后该怎么走,就全看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帮了她很多,傅家与她,已经两清。他不欠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心底有种难以言喻的沉重与空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比任何的谈判,任何的失败,都要萦绕不散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分手的念头太突然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傅云薄也没想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的,他本想等电视剧出了结果后再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苏凛却接了恋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知道这件的他甚至愣了数秒,才明白参加综艺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味着,苏凛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帮助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已经走出了傅琛带给她的伤害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不再需要任何人为她保驾护航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干净清秀的五指紧紧抓住轮椅的扶手,紧的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尊重苏凛的任何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只等苏凛一句分手,他们就再无关系了……再也……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672358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