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第33章


温蜜神色温和的说着提议,丝毫不像是刚输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镇定的样子,也不像是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老婆好飒啊!刚才是故意让苏凛赢的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你懂什么叫格局打开了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节目效果不就有了吗?节奏是真的好,节目组还不谢谢温蜜?】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有一瞬的惊讶,但苏凛很快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重新坐下,语调平和:“温蜜姐,黄赌毒害人不浅,收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呀——怕你连这一万点也输掉了~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说笑间话锋一转,挑衅拉满!

        【赢过的人,说话就是硬气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爱了爱了!就是喜欢苏凛这嚣张的样子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早看不惯温蜜装模作样了,必须给她撕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的脸色毫不动摇,她双手支撑着头,好笑的看着苏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放心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蜜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甜腻的笑容,和温蜜的简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这次只赌5000点吧。我真的很担心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把后面的话说完,但大家都知道苏凛的意思:万一再输了,三天之内赚不够点数,就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提前回家,这是闹多大的笑话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~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依旧是那调调,笑的让人心慌。两个人面对面做着,像是照镜子,可神似却又不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温蜜姐说可以……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把一颗颗棋子分别放回各自的容器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双方再一次的压上点数后,棋局再次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前不同,苏凛这一次打的比之前更激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几乎堵住了温蜜所有的路,同时从缝隙里铺开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被苏凛堵得无法翻转,只能在棋盘上抱头鼠窜。这个游戏她听都没听说过,更别说玩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凛,显然是玩过的人。而且非常熟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几乎是完全被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棋盘上落子的地方越来越少,温蜜的情况也越来越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当她颤抖着手落下最后一子时,也翻转不了局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苏凛没有下最后一子,局面也非常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手下两万点,温蜜在笑,但看得出很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温蜜挽尊的样子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看温蜜刚才那笃定的样子,我真的被唬住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以为是隐藏大佬,结果菜的一批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苏凛可以啊!我叔叔说她这个可以去职业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苏凛才是隐藏大佬吗?惊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笑死!大佬给温蜜面子,只赢两子就放过她了,温蜜非要继续结果脸都被打肿了,笑不活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没想到苏凛是实在人吧哈哈哈哈哈,都说装逼没有好下场了】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家的想回弹幕,却不知道说什么,毕竟是温蜜自己邀请苏凛再来一场的,结果被杀的片甲不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直播内容占不到好处,只能人生攻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是来看下棋的吗?我是来在恋综的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对啊,我们温蜜会搞不定三万点心动点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反正看苏凛和温蜜同框,谁丑谁尴尬】

        说起这事,弹幕就不困了,疯狂的刷屏,重复着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小偷不得house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偷脸的小心遭报应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同框既拉踩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温蜜美死谁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弹幕一直刷,就是为了给苏凛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游戏室的苏凛才坐定,就看见了满屏幕的弹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冷着脸,皮喜爱肉不笑的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承蒙温蜜姐谦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刻意把话题引到粉丝上,周围的人都不敢出声,生怕她们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不动声色,面色依旧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您的粉丝挺开心的,虽然输了比赛,却因为您的美貌而无所谓了。不过我觉得,容貌是很重要,但智商也很重要。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直接问出一个送命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死磕美貌,只会显得自己不甘心,输了比赛玩不起。路人看了难免会说自己心胸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果承认苏凛的话,就等于承认自己没智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的话,温蜜是承认也不对,否认也不对,只能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吧?连温蜜姐姐都觉得女人不能做花瓶呢。粉丝们学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朝镜头里比了个心,就是告诉弹幕们,就是说给你们听的!

        女生这边结束了游戏,男生那头也完成了抽签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女生这边不同,男生这边反而没什么火药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几人本来就是不同类型的艺人,加上目前也没有心生好感的对象,所以都比较佛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陈嘉良vs陆路的那场,陆路壮志豪言的演了一番:“昨天你选了铃铛是吧?那我们就是情敌了!拔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夸张的语调让大家笑了一会儿,但一场游戏下来,所有人的点数变动不大。大家都很珍惜点数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游戏结束!同时公布隐藏任务,和对手完成两轮一万点心动值的游戏,可获得三万点心动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温蜜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朝所有人礼貌的挥手:“我就笑纳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几乎没费什么力气,就拿到了三万点。扣除欠苏凛的一万点,她还有两万点心动值,和苏凛持平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到底谁是亲闺女啊?!太离谱了吧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之前怎么没听说有隐藏规则啊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肯定是看温蜜裤衩都要输掉了,赶紧找补呗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刚才看到有工作人员和她说什么,应该是说这事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刚才认真比赛的都算什么?小丑?!破节目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两万点?!那刚才还比个什么劲儿啊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有什么奇怪的?是我家温蜜不配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这个节目的流量怎么来的心里不清楚吗?没有我们温蜜有你们节目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该保护谁节目组比你们清楚!不服气你们倒是撑起这个节目来啊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气死谁了我不说~今天晚上还有电视看,美滋滋~】

        被弹幕提醒,不少人才想起当天晚上《地狱莲》播出,一时间不少人离开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这一天,《枕上谜》也开播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理会弹幕的撕扯,温蜜从身后拿出一张纸条:“抱歉,忘了告诉大家,其实节目开始前,我在客厅的杂志里找到了这张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上面用马克笔写着:两局赌上一万心动值,不论输赢,结束时返三万心动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没明白。后来才知道,是游戏里的隐藏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【所以当时就是故意挑衅苏凛的!她上当了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么辛苦才赚了两万点,我家温蜜一个任务就找回来了~笑死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就是黑幕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没看到吗?是节目组放在客厅里的!你们没找到而已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怎么就你家温蜜找到了?前一天苏凛翻杂志就没找到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行了,别演了!知道你是节目组亲闺女了,闭嘴吧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心疼其他嘉宾,什么垃圾节目!至于这么抱大腿吗?!】

        大概也猜到隐藏任务的事会引起大家的不满,温蜜赶忙又补充道:“今天隐藏任务赚了点数,晚饭就由我来请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做东,花了一万点心动值,招待了大家一桌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客客气气吃了顿好的,也没说什么,一天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的投票,苏凛依旧弃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嘉宾们的票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温蜜终于多了一票。而苏凛,也多了一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比起票型来,大家的注意力显然都放在另一件事上!

        “温蜜姐,《地狱莲》真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薇薇特别激动的说着:“我昨天用点数兑换了网络,就是为了追您的剧!温蜜姐在剧里真是太妖娆美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【薇薇真是懂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那个造型太棒了,今天都上热搜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好期待接下来的内容,为什么不能多放出几集呢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家墨帝的电视剧也很棒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对啊,演技一直在线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廖玄演的小助手也很好啊!跨界能演成这样真不错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都差点没认出是小玄子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真的打破了一些我对爱豆演戏的看法】

        《枕上谜》的播出,显然也引起了一些热度,但却比不上温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《枕上谜》着重笔墨在推理上,在放出一两个案件做引子后,解密还没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肩负一部分感情戏的苏凛还没出场,只是结尾和预告的时候露了个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预告里,作为某知名杀人犯的女儿,却出现在了两个案犯现场,甚至被盘问时异常冷静,引起了主角一行的关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于《地狱莲》是单元剧,两集就能讲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蜜扮演的就是地狱里,名为莲的女子。由她娓娓道来,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关于人性的选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为了配合电视剧的播出,今天的温蜜打扮格外妖艳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长纱连衣裙,背后仅靠三根丝带系住,红宝石项链跟随她的动作一起摇摆,再配上墨镜,倒像是莲本人走出电视剧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搜上,莲走进三次元的标题也顶到了前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艳丽的红唇如花绽放,她缀饮了一口橙汁,每一个动作都极尽妩媚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勇都看呆了。但也只是一秒就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任务是两人一组探索小岛,在小岛的一些角落里,我们放置了一些小游戏,共同达成游戏目标的两人将获得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。现在,将随机抽取嘉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抽签结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彭熙凡与墨睿言一组,陈嘉良和薇薇,俞勇和温蜜一组,廖玄和宋雅琪,陆路和铃铛,詹向晨和苏凛一组。

        六组小队分别在岛上探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彭熙凡能和墨睿言一组,高兴坏了,今天她一定要想办法留下个好印象才行!也不顾被人怎么想,质疑就要挽着男人的手。但却被男人轻易的避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那边的海滩看看,我先过去,你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彭熙凡也知道不能太心急,只能不清不愿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雅琪窃窃的跟在廖玄身后,不敢太远,也不敢太远,只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。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一起去了天然山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嘉良带着薇薇准备去山顶,但薇薇却以身体不适拒绝了,看起来不是很想爬山,只想摆烂。

        铃铛和陆路勾肩搭背,一边感叹怎么又是你啊,一边回屋喝饮料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俞勇倒是作出些成绩,带着温蜜就往洞窟走。温蜜也不拒绝,英姿飒爽的跟在男人后面,可温蜜气场强,倒是衬得俞勇普通又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沿海的城市,海风拂面,给人一种清凉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风扬起苏凛海藻般的黑发,她享受着温柔的风,和詹向晨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去洞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拿着地图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洞窟距离这里最近,而且风景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耸了耸肩:“虽然想说我无所谓。但我并不想和温蜜碰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扮了个鬼脸,看得出很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昨天看过弹幕,大概也知道了她和温蜜的恩恩怨怨:“外面的那些流言……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笑着说。没有人比她这个做了许多年替身的人,更清楚这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山顶吧,刚才听见薇薇说不想去。那里是最远的地方,可能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ok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座孤岛,但是地势还是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高的地方甚至有座小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炎炎夏日,山顶光秃秃的没有遮掩,两人暴晒在太阳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路崎岖,苏凛虽然穿着平底凉鞋,但也走的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点点头,没有拒绝男人的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找了快光秃秃的石头坐下休息,詹向晨翻看地图确认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起来很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翘着腿,随口问了一句。她自认没有暴露出什么情绪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没有看她,只是确认着地图上的标志:“暴晒着走了几公里,如果是薇薇应该喊累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像她一样,看起来是朵娇花需要怜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太累比较好。毕竟要把你背下山也挺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被他的话逗笑了:“那倒不用你背,我自己爬也能爬下去。看不出你还挺风趣的,之前你一直很沉默……对了,铃铛说她喜欢幽默的男孩子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眨了眨右眼,暗示可以牵线。男人只是笑了笑:“我也挺喜欢铃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那我要去告诉铃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更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:?

        弹幕:????

        【这是什么展开?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终于像是个恋综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我家宝贝一直有话直说,说是欣赏就真欣赏,大家不要误会。不然他要哄我好久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们一直在复制上面的话,但也有反对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装什么呢!前天还说苏凛可能是故意博取好感,今天就说欣赏,我呸!】

        “欣赏我,却不给我投票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故意板起脸来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多出的那一票是谁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浅笑起来,精致的下颚线有种勾人的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部分粉丝群体说话是很伤人。我以为你只是装的很坚强,但几天看下来,似乎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蜜的粉丝群庞大,不难想象一个刚踏入娱乐圈,还没站稳的人会经历怎样的暴风骤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苏凛不仅站在了这里,甚至敢于和温蜜刚正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勇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想之前故作姿态的请人吃饭,也只是一种防御机制,以便尽快圈出自己的领地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结合苏凛早些时候的话,似乎真的是经历过什么糟糕的事,所以很难对人敞开心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表现的过于冷硬,一些举动才会显得不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詹向晨似乎渐渐能理解苏凛的一些举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指坚强的那一部分?还是指装的那一部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将头发别到耳后,垂着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就好看,和温蜜同框根本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她身上,有种比温蜜更坚强的力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都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呵呵的笑起来,声若银铃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她有些俏皮的笑容,男人也露出了明灿的笑容,如同夏日爽朗的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和詹向晨接触不多,但至少从这些话里,苏凛没感到什么恶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挑眉,看来自己在恋综里,终于有点事可以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温馨提示,和我沾上可没好结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跳下石头,已经休息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威胁,只是……如果自己和某位男嘉宾来往过密,至少温蜜那边,可能不会给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詹向晨却了然于胸:“怕就不会说这些了。还有一公里左右就到山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,或许是坦白了对彼此的印象,两人之间没了先前的生疏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国外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十三年了。其实也不都是在国外,两头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习惯了也就还好。除了伙食有些不习惯外,能看看外面的风景也挺有意思。有时候接到工作,还会很期待第二天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工作关系,常年跟随不同团体迅游,詹向晨增长了不少见识,也结识了许多圈内的伙伴。虽然不是完全的公众人物,却也每天都很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凛听着他诉说自己的经历,竟有一瞬羡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那么自由,可以去任何地方,去做任何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你和墨睿言他们合作了一部剧?最近正在播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“嗯”了一声,显然不是很想谈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已经来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个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打断了话题,就见山顶有一处非常不自然的人工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小帐篷,里面摆放着冰镇的饮料,以及一张小纸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慢条斯理的坐下,一边喝着冰镇的饮品,一边观看着纸条上的内容:截至晚上八点前,两人共同完成一个作品。作品将被观众打分,评分65以上即可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这什么鬼题目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无命题作文可还行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命运全部交给观众是吧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纸条内容的苏凛两眼一翻,差点骂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演员出身,当然可以进行无实物表演,甚至一个人演完一个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和她搭档的却是舞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的属性天生不对等,擅长的领域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有默契,所在领域也毫无交集,怎么可能短短几小时就编排出一个好作品来?!

        坑爹呢吧!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察觉到苏凛的脸色变化,詹向晨安慰似得开口:“想放弃也没关系,我们可以去找其他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手机,苏凛很难判断时间,但通过太阳逐渐落山,她知道没时间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赌一把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詹向晨,我有个提议,不知道你能不能听一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凛有些正式的向他请求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见苏凛这么严肃,詹向晨也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提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你能现在就为我们编一支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和詹向晨,完成这个挑战!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2173/8067235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