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我们一起拼婚吧 > 第25章 同床

第25章 同床


陈铭已经结束在监狱那边帮忙的日子,领导让他休息这两天,下周就正式回所里上岗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闲着无聊,到所里来玩,刚和苏宁宁说了会话,就看见两人跟从的邵彭从南边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到所里的时候,他彭哥被走在他前面的一个小姑娘叫过去,两人靠的很近,说了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就看邵彭满面春色的进来,别说爱慕邵彭的苏宁宁会怀疑,陈铭也忍不住猜测那个女孩是不是彭哥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自己的搭档苏宁宁进所里没多久,就表现出对彭哥的好感,但彭哥一明显直没回应过她,这和刚才彭哥对那个女孩的态度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邵彭一进来,二人就忍不住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彭左右为难之际,本想用沉默打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好从楼上休息完下来的李然过来凑热闹,听苏宁宁说了情况后,他不怀好意的望了眼好基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给出言相救:“你俩别瞎猜测了,那是邵彭表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然撒起别人的谎毫不心虚,反正最后被拆穿后为难的是邵彭,又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也算是为邵彭短暂的解了围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彭对着等自己确认的两双目光,点了点头,算是给了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婚纱外景定的是周六拍,周五晚上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司玉他们原本准备坐摄影店的车一起去,一起回。因为邵彭爸妈的加入,他们最终改为自己开车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邵彭和他爸爸轮流开,不会很累,到地方后玩的时候,也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减少夜路,他们提前收拾好东西,一下班就开始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这样,五个小时的车程,他们到酒店时也快晚上十点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邵彭妈所愿,两间房间不远,差不多斜对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不是旅游旺季,但这里作为海边旅游城市,酒店空房也没有多到任意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邵彭觉得,司玉已经给他表示过两人确定要住一间,所以父母住近点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同住一间房的问题,两人周四晚上陪邵彭妈买完泳衣回家后,就已经讨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想象总是想象,真实的体验依旧没有想象的那么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四人已经办好手续,领了房卡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两口和小两口各自打开房间后,准备带着行李进屋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屋前,司玉给两位老人温声道晚安,邵彭妈亲切回她: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司玉进去后,邵彭妈又专门走过来交代儿子:“晚上别折腾很晚,明天还得早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妈的嘱咐,直接让邵彭闹了个大红脸,每次都是未受其利只担其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句不要脸的话,他倒是想折腾,但也折腾不起来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前预想的太简单,告别父母都进屋关门后,彼此才开始觉得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不只尴尬,尴尬中似乎还有点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气氛,司玉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,婆婆在门口单独交代邵彭的话,她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她自觉坦然,对邵彭没有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毕竟不是历经感情沧桑之人,面对这个半熟不熟,似乎还对自己有点想法的男人,她难免也是有些心思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,两人把行李都放好后,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司玉,毕竟主意是她定的,假装淡定也是她最在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洗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司玉从包里拿出洗刷用品和换洗衣服,走到卫生间门口,示意杵在旁边的邵彭挪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彭手忙脚乱的移开位置,回答的有些无措:“好那我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准备关卫生间门的司玉,赶紧露出头阻止他:”不用,你要出去,你妈肯定又听见了。我很快,你去准备你的洗刷物品吧。对了,把我们拿来的床单和被套先换上吧。“

        得了指令有活干的邵彭,瞬间神魂归位,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恢复正常了,卫生间的司玉,又开始发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她没注意,卫生间的墙竟然全是玻璃!

        刷完牙,准备脱衣服的时候,她才发现,四周全是磨砂玻璃。

        幸亏没有变态到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司玉研究了一会,还是想处了应对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卫生间的灯关了,借着外面房间里的光亮,继续脱衣服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里面暗点,才不至于让外面的人看见里面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确保安全,她冲洗的时候还尽量往里面靠靠,离玻璃远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外面得了指示正忙着换床单被套的邵彭,并未发现这一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司玉快速从头到脚洗干净,为了不耽误邵彭洗澡,她脸上敷好免洗面膜,拿着吹风机就出来了:“我洗好了,你去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邵彭,已经把司玉安排的任务都完成了,他正在把他们带来的另一床薄被从行李箱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了一阵刚缓过劲来的邵彭,看着心上人湿漉漉香喷喷的从卫生间出来,还俏生生的嘱咐自己去洗澡,他感觉自己又控制不住开始心潮涌动,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好像,两个人要准备做些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吹头发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留下这句话,心旌荡漾的邵彭就拿着自己的东西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神不在的他,压根没注意到卫生间的玻璃墙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速刷完牙,就脱了衣服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特意调低的水温,本想压住他满脑子的旖旎遐思,结果适得其反,自己越想抑制,偏偏越往不该想的地方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,浴室里还残留着司玉刚才洗澡的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洗着洗着,身体就起了不该起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羞耻不已的邵彭,赶紧打断自己的颜色遐想,把水温又调低几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紧张,还是兴奋,身体某部位,偏偏就不听话,继续倔强的挺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糟糕的是,此时,外面背对着卫生间吹头发的司玉,这会已经把头发吹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拔掉插头的瞬间,起身无意间看了对面还在透着喷水声的卫生间一眼,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一眼,她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亮着灯的浴室,里面喷洒下的健美身影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最可怕的是,她好像还看见了某个模模糊糊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真该死,她忘了告诉邵彭,要关灯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受惊快速转过头的司玉,空白片刻后,为了自己刚才眼睛的不敢确认,好奇的她,竟然鬼使神差的又转过去,仔细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的人忙着灭火,丝毫未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人,也是着火一般,羞红双颊。

        司玉恨不得立马躲进被子里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用最快的速度把吹风机收起来,尽量不出一点动静,然后,悄声上床钻入被窝。

        海边的空气异常湿润,酒店里的被子又有点厚,原本就心绪纷乱的司玉,只在被窝里躲了一会,就受不了身体的潮热,掀开一角,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对着卫生间侧躺的她,耳边已经听不见花洒的喷水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克制住自己想转过身再瞄一眼的冲动,趁邵彭还在穿衣,她快速把自己盖的厚被子挪开,换过邵彭带来的那个薄被子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彭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,两米宽的大床上,一边是他换过被套的酒店被子,凌乱的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是盖着薄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,背对着自己的司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者中间空着的距离,大概还够睡一个人的宽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卫生间□□难耐的邵彭,这会已经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走过去把房间的灯都关掉,只留了门口走廊的亮光。这样,既不影响司玉休息,又能让她上洗手间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而来的昏暗,也让司玉心静很多,缓解了刚才的燥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耳朵却也灵敏了起来,邵彭的轻轻走动,上床的小心翼翼,她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他没盖那个厚被子,只和衣躺着,她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各怀心思的人,都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没睡着,偏偏又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一时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两人在各翻了几次身后,司玉忍不住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: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装睡失败的邵彭,被司玉突然的发问,问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心想:“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借机表白的时候,司玉一盆冷水对他当头浇下,也把他到嘴边的情话冲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,你也不要喜欢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昏暗寂静的房间里,只留一声似叹非叹的呼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玉什么时候睡着的,自己完全没印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醒来时,她看见自己除了换成了厚被子盖着,其他都没有什么异常,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还保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枉她一晚上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婚纱摄影店里的工作人员,不知道是昨晚来的还是今早来的,反正,司玉和邵彭吃好早餐准时等着的时候,凌美他们已经收拾出一间临时化妆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餐是和邵彭爸妈一起吃的,他们虽然起的早,但没有打扰司玉他们,等两人起床洗刷好后,才招呼一起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邵彭的状态把他爸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人还算精神,但眼底的乌青却过于明显,而司玉明显睡得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彭爸妈压根没想到自己儿子这是欲求不满心思过重,结合司玉的状态,两人都以为邵彭是纵欲过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司玉化妆时,邵彭妈还专门找到在楼下抽烟的儿子,过去瞪他一眼:“胡闹,不听话!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1392/79535695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