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伪装gay蜜 > 第23章 变质

第23章 变质


大片拍摄如期进行,杂志社对这次拍摄格外看重,不止来了陆卿,主编林娜亲自过来跟拍。摄影棚内除了摄影师的人,顾之行那头的事都是lucy负责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只是随意地在幕布前落座,根本不用刻意摆拍,摄影师飞速地按着快门,口中还念念有词,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摄影师查看手里的相机,“下一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他过去换衣服。”林娜嘱咐完陆卿,凑到电脑面前看成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领着顾之行去试衣间,将提前搭配好的衣服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帘子被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宣之后顾之行也没有联系她,拍摄时间是提前定好的,二人在片场见面,除了工作上的事,并没有多余的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是要给她个解释,回头就在网上官宣了,这件事导致片场内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就是他的解释?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,算什么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换衣服出来,陆卿主动接过替换下来的衣裳挂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眸打量她,见她没有理他的意思,终究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回到镜头前,摄影师试了两张,从相机后探头出来,“衣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准备上前,lucy已先一步过去,还没到跟前,就听顾之行说:“陆卿,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lucy了然,悻悻地退回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本来已经退回去,听到他叫她,又重新走过去到他面前将衣领捋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扣子解开两颗。”摄影师盯着镜头指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落在他衬衫领口上,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,愣着做什么?”顾之行微俯下身,同她耳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定了定神,仰头看向他,那双深邃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狡黠,她迅速避开,专注于本职工作,摸到他的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怎的,扣眼很紧,摸索了好一阵也没能解开,摄影棚的人都盯着这头,她越着急手越乱,恨不得直接把扣子拽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握住她的手,陆卿倏地把手拿开,他唇角勾起代替她解开第一颗,“看样子得回去多练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什么骚话?

        忽略他调侃的目光,陆卿主动去解第二颗,这次总算顺利,整理好衣领后迅速悄无声息地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快门声咔嚓咔嚓作响,镜头前的人恢复一本正经,处变不惊,仿佛刚刚调笑的那个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拍照时的顾之行好像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俊美,清冷,如天边孤星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像认识他,又好像不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娜站到陆卿身旁,“你命不错,得了这么个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敷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朋友么?所有人都认为顾之行是她男朋友,只有陆卿自己不知道他算不算男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卦大本营群里还在延续昨晚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甜甜:【给你们看个搞笑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发进来一张截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网友的评论:

        【zhi的那副长相我一直以为他是弯的,没想到竟然有女朋友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没准是故作弥彰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别乱说,你看zhi看他女朋友的眼神,就知道是真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可惜,我还想嗑他和陈衍的cp呢,你说会不会陈衍和他约会被拍,故意推出个女朋友当幌子?】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什么和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敢偷懒,大致扫了一眼,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真假假,如身陷蛛网,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抬起头,顾之行正看向这边,目光灼灼。她不着痕迹地将手机塞进大衣口袋里,假装去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拍摄的衣服都是zhi的,顾之行自己的品牌,lucy负责这些衣服的对接,拍完之后会直接带回工作室,见陆卿伸手过来,她将衣架拉向自己那一头,“我来整理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的zhi喜欢呆在工作室,可自从回国后开始准点下班,还破天荒地请过半天假。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感冒,直到官宣才明白他的时间用来追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lucy不由地多打量陆卿一眼,长的可以,但在这个美女如云的圈子里顶多算普普通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能感受到lucy对她的情绪,于公,她的出现的确给顾之行带来一些麻烦,lucy有情绪也实属正常。于私……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也不是她该干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套。”摄影师说完,陆卿照例带着提前准备好的衣裳和顾之行去试衣间,他在里面换衣服,她就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换好衣服再出来,却见陆卿靠在墙壁上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lucy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回神,接过顾之行换下来的衣服,没同他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在生气,顾之行自讨了个没趣,重新回到幕布前。

        lucy负责回收拍过的衣服,陆卿知道她不愿意她插手,将顾之行换下来的递过去,索性去电脑那边看拍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中的顾之行有点冷,很好看,放在演艺圈也能秒杀一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有一瞬的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顾之行之间的关系是从哪一刻开始变的?那次不经意的亲吻?还是更早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们不再是发小之间的相处,也不是她认为的姐妹,趋于暧昧,又没达到情侣的亲密。

        拍摄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,林娜因为要接孩子放学提前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留在这做一些收尾工作,和lucy对完zhi那边的衣服后打算回趟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摄影棚靠近郊区,不好打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,自然地揽过她的肩膀,“走,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着痕迹地躲开他的手,“你不回工作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lucy拉着两个大行李箱从二人身边走过,没得感情道:“这些我就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顾之行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没动,“你的员工你不送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负责送女朋友,员工坐公司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上瘾了,执着地揽过她的腰走向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到附近还有其他人在,这次陆卿没有推开他,他手臂力量她是见识过的,这样揽着她的时候很霸道,就像小时候护着自己的东西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安静地奔跑在宽敞的高速公路上,黄昏陷落,没有山脉阻拦,眼前是无限天空,仿佛奔向地球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安静地开着车,陆卿却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歪过头看向他,“顾之行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没有看她,看似专注地目视前方,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,“官宣女朋友的事,还是结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应该都有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回答,似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是藏不住事的人,但顾之行不一样,他可以悄无声息地做很多事面上还能装作若无其事。她忽然想,如果真的成为他的女朋友或和他结婚,一旦吵架大概会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卿以为他不准备回答时,顾之行才缓慢吐出几个字,“回家再说,开车的时候不方便分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爱说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在公司楼下停住,陆卿推开车门就下去了,甚至不愿意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,卫甜甜和林路雅还在加班,听见有脚步声,不约而同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片拍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。”陆卿没什么精气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编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接孩子去了,老白也不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出去谈合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领导都没在,气氛瞬间活跃起来,两个人也没了工作的心思,凑过来八卦道:“昨晚那事是你们商量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摇摇头,顾之行和陈衍商没商量她不知道,反正没人和她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看起来不大对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有点累。你们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马上元旦假期,想着把工作尽快赶完,趁放假出去玩一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呢?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精神不振,又处理一阵手头的工作,再抬头办公室人都走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将近晚上十点,楼道传来脚步声,是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没料到这个时候办公室还有人,他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,“你怎么还没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走,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顾之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事,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谈完合作,顺道上来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不一会儿就出来了,路过陆卿工位的时候又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热恋中的情侣不该是这幅模样,他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你说他是弯的我就不信,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顾之行喜欢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以一副不可救药的眼神看着她,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?咱要采访他配合,拍片他还配合,还给你准备各种惊喜,这个包也是他送的吧,旁人都看的出来。你不会吧?都在一起了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?没有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,算了,有点复杂,走了。”陆卿拿起随身物品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无论是哪一种,必须和顾之行说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要谈谈么?那就谈。猜测都是徒劳的,还不如直接去问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比让顾之行亲自说出口更值得信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或不是回去就能有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有点害怕,怕听到的答案并不是想听到的那个,亦或者,听到想听到的答案后,又该如何回答他,甚至如何面对这种关系的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绪过于泛滥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楼外,道路两侧树的叶子早就掉光了,只有光秃秃的树干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的车旁站着一个人,在昏黄的路灯下有些冷寂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并非头一次站在那里,只是这一次让陆卿觉得他好像站在那里许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从送她回来之后就没离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脚步声,那人转过身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深冬,陆卿还穿着白日里的那件薄款大衣,顾之行靠近后敞开羽绒服,将她整个人裹在衣服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狭小的空间像是蚕蛹让他们紧密相贴,外面很冷,他怀里很温暖,陆卿被迫靠在他胸前,仰头看着他,“顾之行,你发什么疯?”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0246/83261396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