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伪装gay蜜 > 第30章 哄他

第30章 哄他


下午的拍摄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,陈衍在台上打了个哈欠,台上的选手也没有了第一天的斗志昂扬。经过三轮筛选,只剩下了入围决赛的十位选手,明天将进行最终轮的比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卡,大家今天早点回去休息,咱明天决赛见。”导演终于喊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了摄像机,学生们不再像站军姿那样站的笔直,一个个像被霜打的茄子,没什么精气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衍打着哈欠走向顾之行,揽过他的脖子,半个身子的重量依附在他身上,“怎么着?吃枪药了?下午火气这么大?选手都要被你说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将他的手拿开,挑了挑眉,“有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午,他满脑子里都是陆卿穿别人的衣裳这件事,等回了家就想把她那件碍眼的衣服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看你?还没有。”陈衍指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没理他,转头回了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号选手苏酥又拦住顾之行,“顾老师,喝杯咖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顾之行冷淡拒绝,目光四下扫视一圈,没发现陆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你女朋友么?她刚刚去试衣间了。”苏酥指了指那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顾之行没做停留,朝试衣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在姜峥喊停之后就去试衣间换衣裳,眼下工作结束,也不用怕穿脏衣服不得体,再者,顾之行好像不喜欢她穿这件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将衣服脱下来,就听外面人喊道:“学姐,你在里面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是隔壁试衣间帘子被拉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迅速把自己的衣服换上,刚从胸口拉下来,她这一间试衣间的帘子被拉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脸色微红,撇过头去,“对不起学姐,我不知道你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迅速把衣服穿好,将换下的毛衣递给他,“谢谢你的衣服,下次记得先敲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出去,苏黎还堵在狭窄的试衣间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卿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的声音传来,苏黎没有让开的意思,陆卿索性从他身侧的缝隙挤出来,刚到外面,却听苏黎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低头,换好的毛衣脱线了,正勾到苏黎的腰带上。他今天穿了件灯芯绒衬衫,衬衫掩在腰带里,陆卿为难地看向勾住的那一处,这毛衣……没法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偏此时,顾之行进来了,见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,脸瞬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老师,是个误会。”苏黎一边解释,一边慌乱地解腰带上的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大步流星地走过来,一把拽开陆卿,线随着她的动作自然扯开,毛衣露了个破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下意识地捂住,顾之行脱了外套裹到她身上,扯断毛线,牵过她的手一声不哼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酥在试衣间门口,见顾之行黑着脸从她身侧匆匆走过,看向里面的那个人,默默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把腰带上勾住的毛线团成一团,一脸不耐烦地走到她面前,“下次别再拜托我搞这种小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么?”苏酥抬起下颚,目光自苏黎红着的耳朵上扫过,“还是说你也被她迷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笑话,我只是觉得没什么意思。”他不自在地揪着手里的线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不擅长说谎。”那个陆卿看起来分明很普通,究竟有什么魔力?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好像是真的生气了,回家的一路,只顾着开车,连话都没说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想解释,每每侧头瞥见他绷着的脸,又被他身上那股冷淡的气息劝退,这家伙生气的时候不爱搭理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已经接近凌晨,进门后顾之行就自己回屋了,还砰的一下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想跟过去解释,瞥了眼身上又脏又破的毛衣,脱下丢进垃圾桶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出来,客厅空荡荡,顾之行自己的房间也没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完了?她是不是该哄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房间换上一身家居服,陆卿走到他房门前敲了敲,没人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试着转动门把手,没锁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顾之行正靠坐在床上,单手枕在脑后,另一只手捧着一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录节目时的妆卸了,干净温和,刚洗过澡,头发还没有全干,家居服的领口微微敞开,过分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开门声,顾之行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随即收回目光,权当她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气了?”陆卿在他的床头站定,微弯下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脸绷着,刚才的温和已变为冷淡,面色不好看,的确在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顾之行生气她会捧着他的脸捏一捏,他不理她的时候就躺到夏季院子里的石床上发呆,她就躺到他旁边,一点一点往他那边凑,被挤掉下去之前,他准不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再往他怀里蹭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理我了?”陆卿试探着,伸出右手捧住他的脸,让他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没躲,与她四目相接,也没打算说话,似乎在等她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想了想,靠近些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,又迅速离开,“不气了好不好?试衣间的事纯属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年轻,长得也好看,是你喜欢的类型。”顾之行终于说话了,语气酸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在他身侧的位置坐下来,手移到他的耳垂捏了捏,在顾之行的脸上细细打量,“没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把她的手拿下来,“别乱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仍能听出在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得下一剂猛药,她索性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凑到他面前,“顾之行,你都长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自信?我不是只是看脸的,在我心里你是最特别的,旁人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在她靠过来的时候就绷不住了,她这样柔声细语的告白更让他心里像划过一片羽毛,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信算了。”陆卿要起身离开,又被他拽了回来,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笑意盈盈,“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在他身侧的位置躺在,抱住他的一只胳膊,“实话告诉你吧,自从见了你之后,陈衍啊、什么明星、帅哥排行榜我都看不下去了,眼里只有你。怎么办啊顾之行,你说,你是不是给我下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本来憋了一肚子的怨气,她的这句话就像是一阵春风扫过,所有的怒气瞬间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不要穿别的男人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那个不是没穿过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是。除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挺好哄,陆卿心满意足地在他手臂上蹭了蹭,干脆靠在那。腰间倏地多了一双手,似是在丈量她的腰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下意识地想躲开,腰间的手收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摸摸你长没长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摸,你刚刚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侧过头,睫毛很长,眼睛过分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以为这样就算结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缺乏点诚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诚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凑到她耳边低语:“今天你穿的那件衣服看着碍眼,想帮你脱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他在和她开玩笑,还是在暗示些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,“那个啊,我已经还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遗憾,原本想脱掉的。”他的手落在睡衣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陆卿穿的不是睡裙,和顾之行的一样,是上下身分开的家居服,他的手碰到衣摆那一刻,她几乎立即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、顾之行,这个玩笑可开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开不得?”他没有退步的意思,眸光落在她的脸上,带着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定了定神,“太、太快了,我们才刚决定试试,才几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没那个意思,只是想逗逗她,见陆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干脆继续逗下去,“嗯,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她没想到顾之行会这么一本正经地同她探讨这种事,脸颊发烫,支支吾吾道:“就,转正之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正?顾之行的眼睛微眯起来,别有深意地打量着她,“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试用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新加的,前几天提过,你大概没注意听。”陆卿陪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和我商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转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表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把他的手塞回到被子里,扫了眼床头上的时钟,快一点了,“不早了,睡吧,明天还要录节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不只是他们,节目组都被折腾的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握着她的手没放,“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、不行。”现在不比小时候,就这么躺在一张床上,她不确定半夜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再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没多想,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反扣住她的后颈,从轻微的双唇触碰到与她唇齿纠缠,陆卿被亲到没力气,整个人都依附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他的手落在别处,陆卿受惊,倏地推开他,“顾之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做别的,不过,你防我怎么和防狼差不多。”顾之行将她微乱的头发别到耳后,没忍住捏了捏她的脸,“回去吧。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放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如蒙大赦,利落下床小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将她逃跑的身影收在眼里,在她面前,他还真容易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一直到在自己的床上躺下才长舒了一口气。好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亲密的事,她想都不敢想,更何况是和顾之行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0246/83261389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