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伪装gay蜜 > 第33章 转正

第33章 转正


说是节目组拍摄完成之后有两天的假期,顾之行却因为这几日落下不少工作,吃过早饭就去工作室加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年底赶工作进度,陆卿也在家处理拍摄素材,将东西放到文件夹里打包发送到苏黎的邮箱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刚发过去,就收到苏黎的微信:【收到。学姐不是说要休假,怎么还在上班?】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想了想,大概是被压迫习惯了,闲下来就习以为常,惯性处理工作上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门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过去开门,是陈衍,他还穿着一身家居服,和初见时大大咧咧的模样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晚说过来蹭饭啊,阿行不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进屋打量了一圈,果然没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的不是时候,他去工作室加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你怎么吃,会做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诧异地看着他,“点外卖,你不会指望我做饭吧?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衍悻悻地坐在沙发上,也没有要离去的意思,吞吞吐吐似乎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看个东西。”陈衍掏出手机,递过来的屏幕上是一张截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来自节目组的工作群,里面发了一张她和苏黎在试衣间贴在一起的照片,对话框中有很多不好听的话,大意是她私生活不检点,有人联想到热搜,说她分明有男朋友,还和陈衍传绯闻,又和实习生乱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的眉头皱了起来,她不在这个群里,杂志社那边在群里的是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没在群里,我经纪人在,听她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之行知道么?”陆卿很在意他知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助理lucy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前因后果顾之行是知道的,陆卿并不担心这个,只是lucy必定会告诉顾之行,他不可能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误会,顾之行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就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陆卿侧头看着陈衍,见他还大摇大摆坐在沙发上,开口道:“要不你先回去吧?顾之行不在,你在这也容易惹非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衍本来没觉得有什么,听陆卿这么说,摸了摸脑袋站了起来,“那我等阿行回来再说。你也别太在意,剧组的人就喜欢嚼舌根,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送走陈衍,陆卿给老白打了个语音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?”那头似乎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节目组工作群里的消息是谁发的?你知道么?”陆卿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愣了一会儿,支支吾吾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误会。消息是谁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峥的助理。陆卿,咱们双方毕竟还有合作,不方便闹僵,这事我会和节目组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等你的消息。”陆卿挂断电话,语气并不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早知道这件事却没有和她说,如果她不问,看情形甚至不打算追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顾之行……他必定是知道这件事了,陆卿有点担心他会受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应该是不在群里的,从刚刚给她发消息的情况来看,或许还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颓然地在沙发上坐下,最近好像有什么东西和她杠上,专找她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傍晚,顾之行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小心翼翼地查看他的脸色,他还像往常一样,不调侃她的时候始终云淡风轻,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顾之行摸了下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挽过他的胳膊,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之行,你有没有听到或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顾之行面色微变,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卿有觉得很对不起他,握住他的手捏了捏,“虽然这件事是误会,但被其他人误解,应该给你带来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。”顾之行手抽出来,将她揽到怀里,“觉得对不起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卿顺势靠在他肩膀上,不知不觉对他的接触也开始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我会处理的。不过,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转正吧,我工作都没有过试用期。”他的话里还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仰头看着他,却被他修长而白净的脖颈吸引,的确不该有什么试用期,他这么优秀的人要什么试用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喉结,“好,转正了,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揽住她的腰紧了几分,垂下眸子看着她,眼中跳跃着不明的情绪,陆卿大致知道他这样的神情代表什么,正想从他怀里出来,顾之行已经捏住她的下颚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势汹汹,亲着亲着,陆卿没力气,整个人几乎依附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他才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、没跑。”陆卿不敢看他,察觉到自己还在他的怀里,要下来,顾之行勾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饿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。”陆卿不解,他问这个做什么。只是他怀里的感觉很奇怪,她有些坐不住了,推了推他的肩膀,“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想做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别、别的?陆卿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顺势将她拦腰抱起,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她放到床上,栖身过来,随即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被亲到发蒙,察觉到一丝凉意,才推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毛衣被掀开一半,他红着眼睛,低眸注视着她,眼中渴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之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叫我,我会忍不住。”他的唇又要落下,陆卿伸手挡住,柔软的触感落在手心,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做饭吧。”她推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她的抗拒,他低头在她唇上又落下一个吻,才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注意到他的不自然,等浴室门关上,才拽下毛衣,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好家伙。顾之行这气势,比想象中要可怕,且粘着她的频率越来越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下去,她迟早沦陷到他的美色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第二天,老白的处理结果出来了,发照片的造谣者在群里澄清这件事,之后被姜峥辞退。了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这个当事人没在群里,只隔空看到了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zhi那边下了声明,以后再不和姜导合作。”老白在电话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知道顾之行那头的动作,什么都没说,收到事情处理结果后就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比想象中严重点,工作日,陆卿到办公室,苏黎的座位临时安排到她旁边,二人讨论视频剪辑的事,却察觉到其他人总时不时地看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还是卫甜甜忍不住,在八卦大本营里发消息:【你和实习生还是换个地方工作吧?之前工作群里的事有人发朋友圈,大家都知道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以为意,【身正不怕影子歪,我们回避不相当于心虚了。我偏不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路雅:【真棒jpg】

        苏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,陆卿以为他不知道这件事,等大家下班都走了之后,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,他才道:“学姐,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陆卿还以为是下午剪视频有一段疏漏的事,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却愧疚地看着她,“群里的八卦我知道了,都怪我。顾老师是不是很生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终于从电脑面前抬头,“哦,你说那个事,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苏黎吞吞吐吐,似是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想在年前把视频都剪完,只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是团队例行的年度聚餐,依旧是老白请客,今年由于业绩超出预期,老白出手大方,又包了餐厅的一整层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的视频赶在最后一天剪完,过去的比较晚,苏黎一直在给她打下手,跟个尾巴似的跟在她身后,聚餐的时候也是坐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杂志社的人只有老白和他的助理芳芳还有执行在群里,那个澄清的新闻或许看到了,但不妨碍有人一直拿这件事当烂瓜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苏黎似乎有点拘谨,吃饭的时候也有点放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为了缓解氛围,坐到苏黎的对面,对陆卿问道:“这小伙子怎么样?这段时间工作还行么?这实习证明开不开,我得咨询一下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是个公私不分的人,实话实说:“工作能力不错,也认真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黎给陆卿倒了杯酒,又端起自己的酒杯,“谢谢学姐这段时间的照顾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没动,手指敲了下他的酒杯,“还没正式进入社会就搞起酒桌文化了?酒就免了,至于工作上的事,是你帮了我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黎尴尬地笑了笑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他在live实习的最后一天,他要喝,陆卿也没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甜甜坐在陆卿的另一侧,怼了下陆卿,“过年是不是得把zhi领回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过不是领回去,他爸妈都在国外,即使我不回去,我妈也得让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对女婿比自己闺女还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笑而不语,他们的确是拿他当女婿了,搞不好今年还得再催一遍结婚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,她还没和顾之行统一口径,今晚回去得讨论一下,免得像上次那样闹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你和zhi很早就认识了?”苏黎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还没说话,倒是卫甜甜隔着陆卿先开了口,“何止?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他的语气中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卫甜甜那吃瓜的精神又上来了,反问道:“你不会看上我们陆卿了吧?挖墙脚这事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黎尬笑着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夹在中间有点别扭,正好不知道该怎么脱身,趁机和卫甜甜换了个位置,“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?”卫甜甜倒是也不见外,凑过去逮住苏黎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力抽离,手机提示音响起,是顾之行发来的消息:【几点散场,过去接你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扫了眼四周,大家喝得正嗨,【可能还得有一会儿,你们公司聚餐散了?】

        gzx:【不清楚,我不去,只负责报销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专治不服:【可怜jpg,你在家?】

        gzx:【嗯,陈衍在这,快散场通知我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专治不服:【ok。】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卿。”老白端了酒过来,在她身侧坐下,“咱杂志社今年能实现重大突破,你是最大的功臣,说什么我也得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领导敬酒,陆卿不好再拒绝,象征性地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,“都是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的时候年终奖已经进账了,说到底是顾之行的功劳,陆卿那个想犒劳他的心思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帮我谢谢zh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点点头,并没吭声。她还没想好怎么谢他,毕竟顾之行说过,不用和他计较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白,有件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白拍了拍她的肩膀,大气道:“有什么尽管说,我能做得到的,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苏黎的事群里虽然澄清了,但公司的人好像还不大理解,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大家,我想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啊……”老白四下扫了一圈,应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方才酒杯,双手拍了拍,“大家,先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看过来,老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陆卿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站起来,四下扫了一圈,“最近这几天我听到很多关于我还有我的实习生苏黎的事,不知道你们从哪里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件事是个误会,另外,我有男朋友,各位也都见过。既然是假的,希望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只是笑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白补充道:“陆卿可以说是咱们杂志社的头号功臣,捕风捉影的事,大家就别瞎讨论了,再被我听到就扣工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插曲过后,人们继续吃吃喝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本来不想解释这件事,考虑到会影响到顾之行还是决定说一下,再者,这段时间被嚼舌根的确也给她产生了不少困扰,苏黎怎么说也是她手下的实习生,在工作中遇到这样的事,她也要出面处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卿,霸气啊。”卫甜甜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无奈摇头,得罪人罢了,但至少对得起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不早了,陆卿对聚餐也没什么兴趣,敷衍了一阵准备离开,就给顾之行发了消息过来接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白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早了。”陆卿和卫甜甜林路雅等人说了再见,从餐厅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响起脚步声,苏黎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也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寒冬,已是深夜,外面有点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离家里不远,顾之行开车过来大概只需要几分钟,出来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站到她身侧,似乎在酝酿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走?”陆卿斜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黎转过身面对她,犹豫片刻才开口,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面色微变,正准备说什么,听他又道:“先听我说完。我知道你有男朋友,我实习结束了以后可能不常见面,所以想坦然说出来,只是我单方面的喜欢,你不要有负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倒是没什么负担,自从和顾之行在一起,对旁的男人没什么兴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抱你一下吗?就当是告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正想拒绝,苏黎以迅雷掩耳之势张开双臂抱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嘀——的一声鸣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忙不迭地推开苏黎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的车停在路边,他下了车,砰的一下关上车门朝这边走来,周身气息堪比冬日这冷空气,面色果然也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学姐,我可以解释。”苏黎也看到顾之行,还作势挡在陆卿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陆卿绕过眼前的人,走向顾之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要过来,她急于拉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误会?”顾之行低眸,暗色的眸光自她脸上扫过,随即走向苏黎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还是那副单纯的大学生模样,“顾老师,对不起,我刚刚是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手握成拳头,陆卿倏地握住他的手,对他摇摇头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冰凉,顾之行反握住陆卿的手塞进兜里,“记得管好你的情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话,他牵着陆卿回到车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黎没动,一直目送两个人上了车,又目送车子扬长而去,才露出一个苦笑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0246/8326102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