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伪装gay蜜 > 第34章 唯一

第34章 唯一


顾之行吃醋的时候喜欢生闷气,不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厢内寂静的只能听到汽车行驶的声音,陆卿偷偷打量他,考虑到现在还在路上,他在开车不能让他分心,暂且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夜晚,同样是生闷气,同样的进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习以为常,这次倒是多花了点小心机,洗过澡之后,她是抱着枕头过去敲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之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门吱声,转动门把手,房门竟然锁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,这次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哄你的机会只有今天晚上,你确定不开门?”明天就是除夕,他如果还想和她回去过年,应该不至于闹的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片刻后,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把枕头丢到床上,忙不迭地跳到顾之行的怀里,怕她摔倒,他下意识地扶住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个八抓鱼一样挂到他身上,盯着他的眼睛,见他面色冷淡,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生气了?真的是误会,他突然抱过来的,我没来得及推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来得及还是舍不得推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来得及,真的。”她在他的后颈捏了捏,“一直以为你这人对什么都不在意,原来这么爱吃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朋友都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了,我吃醋不应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,所以我这不是来哄你了嘛。”陆卿顺手把门关上,拍了拍肩膀,示意他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扫了眼被丢到床上的枕头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你来一起睡。沉不沉?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床边,陆卿想从他怀里出去直接跳到床上,顾之行没放,脱了她的鞋子,坐在床边,还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。这一幕倒是和酒店那次出奇的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起睡是什么意思?”他看着她的眼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字面上的意思,名词,不是动词。”陆卿还勾着他的脖子,这两天已经习惯和他接触,练就了不再轻易脸红心跳的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哄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还不行?”陆卿眨了眨眼睛,故作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一本正经,坐怀不乱的模样,突然来了恶作剧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今天穿的是一套系扣子的家居服,她一只手落到他上衣的扣子上,凑到他耳边暧昧道:“还是,你想要动词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低眸,落在她握住扣子的手上,“也就是口头功夫厉害,你敢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的胜负欲瞬间就上来了,脱个衣服而已,有什么不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动了下手指,一颗,两颗……不对,之前衬衫扣子那么难解,今天这扣子过于顺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却被他脖子上的项链吸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挑起银色的链子,上面挂着的是一个钥匙形状的吊坠,雕刻着字母qing,和她生日时收到的礼物同样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抬眸,对他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……一条项链。”他今天被气到了,洗澡的时候忘了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唇角勾起笑意,从睡衣里勾出那个zhi的小锁头项链,“我怎么觉得是一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对。”既然都发现了,顾之行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一开始就算计好了?”陆卿眯起眼睛,像是抓到了他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顾之行看着她的眼睛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很好看,眼睛也是,眸子深邃,不发脾气的时候有点冷,温柔的时候又像是湖水,引人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敢与他对视,低头才意识到他睡衣的扣子就只余下面不方便碰的两颗还系着,露出的胸膛白皙,竟然还有肌肉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脱衣显瘦的类型啊。”她喃喃道,之前总觉得他力气大,这么看应该是经常运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握住她的手,眸色微变,“脱也脱了,摸也摸了,你确定还要继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理智应该是否定回答,偏偏陆卿被他的美色·诱惑了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相当于应允,顾之行倏地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落到她的衣服边缘,停顿,唇松开她,“你确定做好准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有点怕,抱着他的手又舍不得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只是觉得该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的眸色有些复杂,“为什么?因为觉得我不开心,有意讨好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点点头,“我欠了你好多,而且又总让你不开心,或许这样你能开心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是很有氛围感的,水到渠成,听到她的话之后,顾之行松手,在她身侧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不解,侧头看着他,“不继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不敢看她的眼睛,凑近些将她抱到怀里,用被子将两个人裹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的是感情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地做这件事,而不是出于亏欠或补偿。至于今晚的事,我的确是生气的,鉴于你积极反响,暂且先不同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窝进他怀里,“我就知道你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乱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时候也这样。”陆卿抱着他的腰,还在他后腰摸了摸,没有丝毫的赘肉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握住她的手,“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任他抱着,不再恶作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之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我妈他们如果问起结婚的事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要是和你,结婚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爱她,宠她,凡事都以她为先,是生命中再不会遇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低眸看向她,正对上她仰头的目光,没忍住在她的唇上亲了下,“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再也没有比顾之行更好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很清楚,虽然她喜欢在网上当花痴,但现实中只有他一个,这么多年,她始终没有忘记他。或许花痴不过是借口,因为有一个叫顾之行的人,早早地住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似乎又想到一些事,半推开他,“你在外面那几年没乱搞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顾之行看着她,眼神真诚,没有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会反问到自己身上,陆卿不好意思道:“我也就网上花痴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今晚的事貌似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着呢?要这么说,你那么招蜂引蝶,我还不信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有炸毛的趋势,顾之行在她额头落在一个吻,“没有别人,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笑着揽过他的腰,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彼此的唯一,从很久之前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头一次过年带着男朋友一起回去,老刘和老陆别提有多高兴,笑的合不拢嘴,拉着顾之行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早就习惯了他们这样,见怪不怪,该干嘛就干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里忽然多了个群,只有三个人,陈衍、顾之行,还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衍:【你们两个去哪了?过年没有地方蹭饭,惨兮兮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之后还发了个可怜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在外面和老刘老陆聊天,陆卿回道:【你没回家里?】

        陈衍:【家里那两位度假去了,我明天还有通告,就没回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专治不服:【我和顾之行在老房子这边,今晚不回去。你也约个朋友……不对啊?你不是参加春节晚会去了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陈衍:【嘻嘻,没骗到你们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专治不服:【……打你的工去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陈衍:【记得收看我的节目,晚上九点半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深井冰,以前隔着屏幕觉得陈衍是男神,现在才发现是妥妥的深井冰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敲了两下,顾之行随即推门进来,见她捧着手机,凑过来看,眼神逐渐流露出不满,“我怎么觉得这家伙想挖我墙角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卿揽过他的脖子在他脸上摸了摸,“顾之行,你会不会是过于敏感了?陈衍不就是这样,上次在party上和他那个王妃在一起也这副德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顺势靠坐到她身侧,手臂从她腰后穿过去,把人带到怀里低下头吻住她的唇,极尽温柔地亲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卿被他亲到头晕,察觉到他手开始不规矩,倏地握住他的手,把他推开,“老实点,我爸妈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意犹未尽,在她唇上又亲了一下,“刚提到婚事了,我说你答应了。二老很高兴,这会儿正在和我爸妈视频通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之行的眼睛眯起来,流露出危险的神色,“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快,一点都不快。”陆卿顺手勾过他的脖子,靠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确定了这个人,怎么可能会觉得快,恨不得立即合法拥有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0246/83258780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