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呐小说网 > 抢了我妹的暗恋对象[电竞] > 第3章 第3章

第3章 第3章


淮扬作为电竞圈的神话红了七八年,几乎在第一句话前两个字出口的时候,直播间就有人听出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话音落,弹幕像开了二倍速,明显比刚刚刷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眼扫过去,一排排的问号加感叹号,估计都是在问刚骂人的是不是淮扬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把游戏因为白寻的频频转头丢失了节奏,上单心态炸裂,刚十五分钟就点了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白寻的电脑桌面此时还停留在排队的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是坐着的,淮扬则站在他的身边,镜头只能照到一部分淮扬的衣服下摆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又朝白寻比了个“噤声”的动作,然后笑着指了下白寻的键盘示意他关掉麦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照做,接着皱眉按着桌子就想站起来:“你在我直播间骂人,这样会不会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以为白寻是怕对自己直播间不好,想了下,道歉:“对不起,我以为是经过你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指的是刚骂人前问白寻的那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摇了下手,上前半步,有些着急:“我不是,我的意思会不会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一愣,寻思这小朋友还挺为他人着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逗弄的心思上来,他右手支着桌面往半边一歪,装作思考:“这不好说,加上我年纪大了,竞技状态下滑,搞不好会失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听完眉心又皱了些,低着头想了有半分钟,然后抬眼很认真道:“cb战队的负责人怎么联系?你现在跟他联系一下,我给他解释,让他别辞退你,或者我去你们队试训,替补也行,我不要钱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捂着肚子笑了两声,抬手压着白寻的肩把他按回座位上:“越说越没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坐在座位上,扭着身子仰脸看淮扬:“我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淮扬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舔舔唇,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淮扬:“真真没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事。”淮扬在白寻头上胡乱揉了一下,下巴点了下他的屏幕,“你好好直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直男”下手没轻没重,白寻的头发被淮扬两下搓得像个鸡窝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又看了两眼淮扬,右手在鼠标垫上抠了抠,视线转回去,点了把排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抱臂在他斜后方站着:“这把看能不能排到ad,选个你最拿手的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嫌弹幕刷得碍眼,刚排到游戏点确定的时候顺手把直播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有淮扬在身后看着,白寻像被教练盯着的小孩,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很顺利,选人的时候白寻锁了烬,开局三分钟,对面打野蹲下出现失误,白寻收获一波三杀直接起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分钟的时候对面外塔全掉,下路甚至被点掉了高地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。”淮扬接起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没开外放也没带耳机,所以整个客厅特别静,静到能一清二楚地听见淮扬听筒里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呢?!!”张伟峰的声音从听筒里飙出来的一瞬间,淮扬就把手机拿离自己耳朵了一米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两年前投资cb战队的大股东撤资,淮扬在危机边缘把所有积蓄砸给了战队,成为战队的第二老板开始张伟峰作为战队经理及第三老板,就再也没这么吼过淮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张伟峰,淮扬的声音就听起来淡定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是尾音上挑地“哦?”了一声,紧接着语气特别自然的像闲聊一样:“你看到消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伟峰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淮扬气出来心脏病:“贴吧爆贴,微博热搜,你觉得我是眼瞎吗?!啊?!我眼瞎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我这么红吗。”淮扬在沙发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伟峰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:“你还挺骄傲??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白寻的电脑屏幕,不得不说,年轻人反应是真的快,刚烬被盲僧踢到空中直接水银加闪现把命保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然呢?打游戏的红成我这样的也挺少的。”淮扬嘴皮子动了动回张伟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又要在你屁股后面收拾这些破事儿有多麻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看你闲着太无聊,给你找点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月工资全扣完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行,反正工资跟分红比也就九牛一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淮扬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这样吧,我正忙着呢。”淮扬说完也不管张伟峰话还有没有说完,直接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把手机扔到茶几上,再抬头又看到扭过来头看他的白寻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挑眉:?

        白寻舔舔唇,试探着:“是不是战队的负责人打电话在骂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cb战队按持股来分第一大老板是曾牧,淮扬的富二代发小,第三老板是张伟峰,第二老板则是和曾牧持股几乎不分上下的他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人里的另外两个人自然是管不住他,至于他自己有时候也不太能管的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骂他这事儿,其实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淮扬闲着无聊,就喜欢逗小孩儿,特别是单纯容易被骗的小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想了两秒,再抬头的时候换了个有些苦恼的表情:“对,还说要扣我这个月全部工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淮扬抬眼,目光在对面人脸上落了落,捕捉到了他话音落时对面人脸上一瞬间浮现的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想了一会儿,抬头很认真地问淮扬:“那你有钱吃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扬眉,心里好笑,但脸上仍然是微微有些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头不太宽裕,投资的生意上个月赔了点钱进去。”淮扬一顿胡扯,“而且家里还有个高三的妹妹要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白寻点点头,想了想走到电脑桌旁边的一个包里翻了张银行卡出来,然后拿着卡往淮扬的方向过来,“我这个卡里有十几万块钱,你先拿着用,密码是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骗你的。”淮扬没再克制笑出了声,他压着白寻的手腕把他拿着卡的手推了回去,“骗你的,cb的win怎么会没钱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孩儿实在是太实诚,再骗下去就真要把银行密码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站起来,从一边的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夹克:“你的操作我看了,进队是可以的,但能不能真的签下来还要再考虑,之后战队会跟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点点头,手上还拿着卡,跟在淮扬身后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我跟队里的”淮扬想了想曾牧和张伟峰两个人,换了个更高级的说法,“我跟队里的高层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白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淮扬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准备推门出去,白寻又在身后喊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转过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扣工资真的没事吗?你不是手上个月投资赔钱了?”白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笑了一下,不想解释刚骗他的事,只说“没事,吃饭的钱还是有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白寻家出来回到自己家的时候,淮纳已经把卷子写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检才过,讲几天卷子就要准备放寒假,淮纳这次考得还不错,淮扬也想让她轻松一点,所以帮她整了卷子就催着她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cb在年前的比赛也已经打完,所以淮扬算是休假,这两周正好可以在家照看淮纳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和这个圈子里其他“网瘾少年”最不同的一点大概是作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老年人养生作息,睡的早起的也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没想到的是,白寻起得也早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不到九点,淮扬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按门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是物业,没想到开了门,站在门口的却是提了一袋子豆浆油条的白寻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的头发还在滴水,他用脖子上的毛巾蹭了下侧颊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买了点油条。”白寻把两手的袋子提高,样子看着有些呆,“你们吃早饭了吗?还有豆浆和包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怔了一下,突然意识到白寻估计是还以为他要被扣工资没饭吃,所以来送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今天换了件卫衣,深灰色的,胸前的花纹和昨天那件黑色的一样,估计是同一个款式买了好几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还是昨天的那条短裤和黄色的海绵宝宝人字拖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松掉脖子上的毛巾,闲闲地靠在门框上,没回答白寻的话,反倒是指着他脚上的拖鞋:“大冬天的不冷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脚,然后两只脚的脚趾很明显地往后蜷了蜷:“不不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半笑着抬眼,视线又落在白寻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被看得有些毛,又把左右手的两个袋子往淮扬眼前送了送,硬着头皮:“你们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张嘴刚想说话,身后突然传来拖鞋打在木地板上的响声和淮纳的声音:“你昨天是不是去找xun了!!我刚接到物业的电话谁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听到淮纳声音的一瞬间就拉上白寻的手腕把他从屋里拉出来了,然后右手伸到背后,“砰”一下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淮纳看到白寻来送早餐她不得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啊,你拉着人家跑什么?”淮纳打开一楼的窗户,伸出头,冲站在院里她哥的背影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歪了点身子把白寻挡了个严实,然后抬手把白寻卫衣的帽子拉起来遮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寻不明所以,张嘴想问怎么了,然而刚发出个音节,就被淮扬按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右手搭在白寻的下颚骨,拇指松松地压在他唇上,笑着无声回答他:“我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身体很轻微地僵了一下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淮纳还在身后勾着头冲淮扬叫唤:“你昨天是不是去找xun了!我听物业说你去六号楼送快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站得懒散,目光飘到白寻手里提着的食品袋,除了包子豆浆和油条外,好像还有两个卤蛋。

        买的还挺丰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淮扬回答淮纳的声音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找他干什么?你休想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休想什么,我就是去问问他想不想打职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淮纳不信:“真的就这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,顺便也看一下他喜欢哪种女生。”淮扬盯着白寻的食品袋数包子,心想白寻这买的也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淮纳情绪激动:“什么?所以他喜欢哪种女生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喜欢女的。”淮扬慢慢悠悠地继续胡扯:“他喜欢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答完淮扬终于数清了塑料袋里的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貌似是六个小笼包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扬抬头问白寻:“你这包子是六个一笼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寻眼睛眨了眨,表情看起来木木的:“我喜欢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淮扬:

        忘了当事人在了。


  (https://www.tiannaxs.com/tnw65220236/80362534.html)


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:www.tianna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2.tiannaxs.com